混元剑尊

第一百零八章 天赋神通!(第三更)【求收藏、求支持】

金宇鹏嘿嘿一笑,道:“老大,我这么说自然是有我的依据的。”

看着金宇鹏的得意样,易轩是在是有些受不了。易轩也不说话,直接就晃了晃手中的紫宵剑。

被紫霄剑上的剑光闪过之后,金宇鹏脸上的表情顿时收敛,对着易轩讪讪的笑了一声。

易轩扬言要将他脱光掉在地元剑派山门的言语,金宇鹏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借他一个胆,他也不敢得罪易轩。

“咳咳。”金宇鹏清了清嗓子,脸色也正经不少:“老大,想必你也知道,地元子祖师留下的玉简中,在描述沼泽巨鳄身上的特点时,除了有灰蓝双瞳外,还有它的两大天赋神通,翻江倒海以及重力压制。”

易轩点点头:“不错,也正是因为有这两大天赋神通,沼泽巨鳄才可以一下子将整个轻风国变成了千万里荒泽。三千年前,沼泽巨鳄先是一招重力压制,将轻风国整个压平,接着就是一招翻江倒海,引流大江大河,瞬间流遍轻风国,使轻风国彻底变成了一个沼泽。”

“没错。”金宇鹏点点头,指着黑甲魔蜥道:“这头大蜥蜴身上有没有翻江倒海这个天赋神通我不知道,但它的身上确实有着重力压制!这头大蜥蜴身上的重力压制自然没有沼泽巨鳄的强大,但一经施展,方圆百米内,重力立即就会加大一倍!若非是因为这个重力压制,这头大蜥蜴的实力虽强,但却也别想那么轻易的打赢我!”金宇鹏对着黑甲魔蜥傲气的说道。

而回应他的,却是黑甲魔蜥不屑的眼神。这头黑甲魔蜥的灵智极高,已经可以听懂人类的语言。

金宇鹏见此脸顿时瘪了下来,刚想踢它几脚,但考虑到易轩还在身边,只能怏怏作罢。不过,金宇鹏却还是恶狠狠地瞪了黑甲魔蜥一眼。

黑甲魔蜥这次却是理都懒得理,直接就将头转了过去。

这个把金宇鹏那个气的啊,偏偏又发作不得,只得在一旁自己发着闷气!

“哦。”

易轩却是没管这一人一兽,闻言之后却是低头沉思起来。

“灰蓝双瞳,重力压制。如此说来,这黑甲魔蜥身上,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拥有沼泽巨鳄的血脉了。”易轩轻声说道。灰蓝双瞳和重力压制,在魔兽当中虽然都不算是稀有东西,但两者相加在一起,易轩目前知道的也就只有沼泽巨鳄了。

看着眼前这头黑甲魔蜥,本应高兴的易轩,此时脸上却是有些忧虑。

金宇鹏看到易轩的样子,眉头也是一皱:“老大,你是在担心这头黑甲魔蜥的血脉?”

“不错。”易轩叹了口气:“如果这头黑甲魔蜥和三千年前那头沼泽巨鳄没有关系倒还罢了,如果有关系的话,恐怕还会惹出不少事端。严重的话,可能还会给地元剑派带来灭顶之灾!”

金宇鹏闻言,心里也不由纠结起来。好不容找到一头符合条件的魔兽,但如今却又有一个极大的难题摆在面前。究竟该如何选择,金宇鹏自己也陷入了挣扎之中。

易轩见此,又是一叹。他看得出来,金宇鹏是真心喜欢这头黑甲魔蜥,不仅仅只是因为它的血脉和潜力。

“你也知道,即便不将轻风国的残余力量算在内,它在我穆云国中也时刻犹如一颗不定时的霹雳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将我地元剑派覆灭。”易轩的语气有些沉重:“我穆云国修炼界落得如今这步田地,可以说都是拜三千年前那头沼泽巨鳄所赐。他们得罪不起那头沼泽巨鳄,却可以将怒气撒到和它拥有血脉关系的后代身上。据传,一头和当年那头沼泽巨鳄有着血脉关系的荒兽,就是在轻风国残余的玄宗围攻下致死的。这些玄宗国家被灭,居无定所,就是当初那头沼泽巨鳄也拿他们没办法。”

“我穆云国如今虽然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但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发现有那头沼泽巨鳄血脉的魔兽。如果发现了,恐怕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情。这仇恨,实在是太大了啊!”易轩又是一叹。

“我穆云国东南西北四面,分别被暗夜森林、轻风国、死灵沼泽、不归荒漠包围。不归荒漠虽然传说通往另一个国度,但只进不出,谁也没有证实过。死灵沼泽是远古战场,从来没有人知道他通往何处,连死灵沼泽深处都从来没人进去过。而轻风国,”易轩脸上闪过一丝苦涩。

“三千年前,我穆云国还可以有轻风国作为媒介,和外界还算是互通,各种信息、资源都可以有所了解和获取。但沼泽巨鳄那一战,却是将整个轻风国都变成了一个千万里荒泽!”易轩摇头叹息。

“如今,我穆云国要想获取外界的信息和资源,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冒着重重危险穿过暗夜森林,要么九死一生穿过千万里荒泽。暗夜森林内各种元兽、凶兽不可计数,最深处更传闻有荒兽出没。即便是高阶玄师想要穿过去,那也是困难重重。更别提还要来回一趟,其中的艰难无法想象。而千万里荒泽的形成距今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千年,但因为当初死的人太多,导致各种毒气、怨气蔓延。这毒气、怨气无比厉害,就是一般的高阶玄师见了也会头疼无比。更别提在这三千年里,里面还衍生出了各种强大的异兽。有些异兽的实力之强,甚至不弱于玄宗强者!”

易轩仰面长叹:“沼泽巨鳄那一战,无疑是将整个穆云国的出路都给堵死了。这个仇恨对于玄士而言,简直就相当于杀父弑母之仇啊!即便三千年过去了,这仇恨却不仅不会淡化,反而会越积越深。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穆云国的资源就那么多,在没有外界资源的补充下,穆云国修炼界只会越来越弱。玄士本就是为了探索天地而存在的,沼泽巨鳄那一战,却几乎是将穆云国所有玄士的前路都给毁了。这等仇恨,是根本就没有化解的可能的!”

金宇鹏沉默,他先前并没有想那么多。听到易轩的话,才发现这仇恨原来是如此之大。

易轩看了眼金宇鹏,又看了眼黑甲魔蜥,语气更为沉重的道:“目前我更为担心的是,穆云国的玄士看到这头黑甲魔蜥之后,才不管他是不是当初那头沼泽巨鳄的后代,直接就会将它杀死。而我地元剑派,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还有可能会成为整个穆云国修炼泄愤的牺牲品!”

“话我就说到这,最终的选择权却是在你。我只是将这种选择可能造成的选择告诉了你,无论你最后如何选择,我都不会发对。”易轩认真地看着金宇鹏。

“我......”金宇鹏的脸上无比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