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剑尊

第一百一十二章 羽墨!(第四更)【求支持】

玄灵秘境内,一条小溪边。

唰唰唰!

三道人影出现,三人都是身穿羽白色长袍,长发束起。

为首一人十八九岁,面貌俊美,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高傲之气。

只听身后一人对着为首一人说道:“羽墨师兄,从现场的痕迹来看,李鹤应该是死于偷袭。”

在三人面前的,正是李鹤的尸体。

羽墨点点头,脸色有些难看。

“羽墨师兄,这杨成竟然如此嚣张、残忍,连同门师兄弟都毫无顾忌的杀害!羽墨师兄,我们一定要给李鹤报仇啊!”羽墨身后另一人说道。

“仇是一定要报的,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羽墨摇摇头。

错了?哪里错了?难道李鹤不是杨成所杀?

闻言,身后两人都是不解的看向羽墨。

羽墨看着两人不解的目光,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杨成这个人我知道,他自己定然没有这个胆子杀李鹤。”

“哦?羽墨师兄的意思是,李鹤不是杨成所杀?”身后一人道。

“不!李鹤定是杨成所杀,这点毋庸置疑。”羽墨摇头。

“那羽墨师兄的意思是?”身后另一人问道。

“你们两个怎么就不会动动脑筋呢?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们竟然还没听出来!”羽墨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身后两人顿时小心翼翼的道:“我等愚钝,还请羽墨师兄指点。”

羽墨重重的叹了口气,道:“你们两个啊,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们才好!你们两个可以进来,就说明你们两个以后就将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可你们两个现在这个样子,让我以后如何放心将事情交托给你们?”

“我们知错,我们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习,绝不辜负羽墨师兄的期望!”身后两人立即说道。

“算了算了,我也知道你们可能是第一次接触,对于这些东西不懂。但以后跟在我的身边,就一定好好的学着点儿!知道吗?”羽墨喝道。

“是,我们明白。”身后两人诚惶诚恐地低头道。

“你们也不必如此,你们竟然能进来,就说明你们的天赋远比其他人要好得多!”羽墨突然柔声道:“以你们的天赋,只要跟在我身边,久而久之,自然会懂这些的。到时,我做了飞羽门的掌教,你们自然就是飞羽门的大长老和二长老。”

“多谢羽墨师兄信任,我们必定不会辜负羽墨师兄厚望!”身后两人感激涕零道。

见此,羽墨满意的点点头,知道他们两人已经暂时的被自己收复。这两人虽然也算是飞羽门的天才弟子,背后更是有着高阶玄师的长老,但论起这些手段,如何是羽墨的对手?

一招給一棒,再给一甜枣,立即就让他们服服帖帖。羽墨的脸上闪过一丝得色。

不过,如果要在他们心中永远烙印下我比他们强大的印记。接下来,就要露点真本事了!羽墨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你们两个,现在仔细想一想,从李鹤将信息传递给我,再到他的名牌碎裂,一共经历了多长时间?”羽墨一脸高森莫测的表情。

其中一人想了想,道:“期间应该不超过一个呼吸。”

“不错,不到一个呼吸。也就是说李鹤刚将信息发给我,就立刻遭遇到了不测。你们再想想,这又意味着什么?”羽墨依旧一副高森莫测的样子。

意味着什么?

两人低头苦思。

不知过了多久,其中一人突然说道:“我知道了,这意味着杨成当时早就埋伏在李鹤身边!杨成和李鹤的实力相当,如果不是他早就埋伏在李鹤身边,绝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杀死李鹤!”说完,这人得意洋洋的看着另一人。

羽墨暗骂一声,真是愚蠢!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要这么长时间才想得出来!

虽然心中暗骂不已,但羽墨脸上却是洋溢着赞赏:“不错,竟然杨成他早已埋伏在李鹤身边,为什么不立刻杀了李鹤,而是等他将信息发出去之后再杀了他呢?”

闻言两人又是低头沉思。

不过这次没过多久,另一人就飞快的说道:“我知道了,是因为杨成想要我们收到这信息!”说完,这人得意地看着第一个人。

“不错。”羽墨点点头:“那杨成为什么想要我们收到这信息呢?”

这人顿时语塞。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两人想了很久,却依旧没有想到一个答案。

就在这时,羽墨幽幽地开口:“因为这是白俊宇要向我宣战!”

“白俊宇?羽墨师兄,这又和白俊宇有什么关系?”两人闻言不解的问道。

这次羽墨倒是没有在骂他们,开口解释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李鹤在发给我们的信息中,提到他是被杨成的玄符所伤。而在这里,我们却看到李鹤被玄符所杀。这说明杨成身上有两张玄符,有着杀死李鹤的实力。那为什么杨成不在一开始就杀掉李鹤,反而让他逃出来了呢?”羽墨有时提出一个问题。

是啊,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两人心中想到。

不过这次,羽墨却没有给他们多少思考的时间。不一会儿,羽墨就接着说道:“这是因为杨成他不敢!他没有这个勇气!”

“哦!”两人了然的点点头。

“那为什么后来他又敢了呢?他又有这个勇气了呢?”羽墨又提出疑问。但这次他刚提出来,却又立即自我回道:“那是因为后来白俊宇给了他勇气!”

羽墨深吸一口,平复了一下情绪:“和李鹤一战之后,杨成应该一直尾随着李鹤,虽然他手中有着可以杀死李鹤的玄符,但他却不敢动手。而在此途中,杨成将这个消息发给了白俊宇。白俊宇本就和我不和,李鹤又是我这一边的人,值此机会,他自然不可能放过!”说道这里,羽墨的眼中闪过一丝悲痛。

两人见此,立即感动不已。羽墨师兄竟然如此关心李鹤,果然是有情有义啊!随即两人又是想到,我与李鹤一样,岂不是也将得到羽墨师兄的一视同仁?跟着这等有情有义之人,前途绝对是无比光明啊!

羽墨看到两人的样子,那还不知道自己的表演已经取得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羽墨的脸上隐晦地闪过一丝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