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八回 穿梭时空

看看已经快七点了,方林空不情愿的跟丁晴雅告别。离开了丁家,方林空被夏曰的凉风一吹,心情好了许多。虽然这次方林空连家里的财产都赔上了,但是钱财毕竟是身外之物,有些东西是不能拿金钱来衡量的。更何况,李冰说能找到人帮他解决一切烦恼,方林空很愿意相信自己的倒霉运就要过去了。

方林空按照李冰给的地址,很快就找到了郊区的一处仓库。虽然方林空不知道李冰为什么要搞的这样神秘兮兮的,但他并不担心李冰会不利于自己。

奋力推开仓库的大门,方林空本来还后悔没有带手电筒,但是眼前的景象却令他惊讶的不敢置信。本来仓库里堆积的货物,被人很暴力的横扫到了一边,挤到了墙角。而中间空出来的场地,摆放着也不知从哪个公司的办公楼里弄到的整套办公桌椅。

不但李冰在,火歧,电鬼,风间也都赫然在座。除此之外,四个看起来很无辜的男子,被五花大绑的摆放在桌子上,其中一个还不住的破口大骂:“我白鲸生绝对饶不了你,下次不要让我碰上,我定然……唔唔!伊民集不很顿,唔唔!饭卡母……”

看到方林空进来,电鬼顺手就扯下了自己衣服的袖子,把还不肯屈服的白鲸生嘴巴堵上了。火歧眨眨眼,帮白鲸生翻译了最后两句含糊不清话:“他在说,你们这帮混蛋,放开我。方林空你认为应该答应他的要求么?”

方林空愣愣的看着这一切,找个地方随便坐下,呆呆的也不言语了。事情复杂程度,既然不是他能想象的,方林空干脆放弃了发言权。

电鬼拍拍方林空的肩膀,冷淡的说道:“我们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很快就会离开。临走的时候不妨让你明白一切。”

方林空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李冰在旁边歉然道:“那个人突然说来不了了,只把这四个家伙送了过来。不过有他们做中间人,相信很快就能取得国际妖联的谅解。把事情揭过去。”

方林空就着李冰的话,仔细观察了被捆绑的跟猪仔相仿的白鲸生他们。对中间人的凄惨处境表示极大同情。同时也对李冰的话产生了巨大怀疑。这样的中间人,能很好的传达和平的信息么?

电鬼也不管方林空怎么想,把手一伸,对方林空说道:“《勾离天书》给我,你已经不需要它了。我来跟他们解释。”

方林空递出了几天形影不离的天书古卷,电鬼一把接过之后,扔给了正在挣扎开绳索的白鲸生。淡淡的说道:“拿了这个,你们可以走了。记得,以后来找茬,就冲这小子好了,一切都是跟他有关的。”电鬼的手指,恶狠狠的指着方林空。看着快点上自己鼻子的手指,本来就满怀烦恼的少年心情变得更差。

白鲸生觉得身上禁锢的力量逐渐消失,一条绳索怎么能绑住他这样的妖怪。身上一轻松,白鲸生跳下地面,恶狠狠的盯着方林空,仿佛此仇不共戴天,胜似夺小蜜杀全家,十生十世也不可开解一般。方林空才是第一次看到白鲸生,心里对这个怒火滔天的妖怪有些同情,但是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无辜担罪抱的委屈。

“靠!又不是我把你做翻的,干吗这么痛恨我?”方林空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却也不敢火上浇油。白鲸生的模样显然是已经被气的快疯了,这时招惹,不啻找死。

白鲸生的眼神,穷凶极恶,眨也不眨的看着方林空。半晌之后,才回手一挥,另外三个男人身上的绳索自动解开了。他们显然对自己的处境,极为愤恨,四下里搜寻着把他们打晕的冒牌白鲸生。

“我们走,小子,下次我来中国,定然要你死的惨不堪言。受尽诸多刑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做人不得,作鬼不成……”恨声发着誓言,白鲸生拿着《勾离天书》,带着刚回复过来的三个外国男子扬长去了。

“这又关我什么事情?我可是连一根寒毛都没动过他们。而且你们也太阴损了,居然过河拆桥。什么一切都是跟我有关,有茬就冲着我来找?我招惹谁了?我可是什么都没干过。”

方林空抱起委屈来,颇私深闺怨妇。虽然还没到撒泼耍赖的地步,电鬼还是很不耐烦的把手一按,把方林空塞到了座位中,大声吼道:“你丫的闭嘴,听我说。”

在电鬼眼神的威慑下,方林空保持的安静。电鬼开始给方林空解释一切。

“你,就是你小子。十年后获得了一种强大的能力,能自由穿越过去未来,成为了不死者。”

“不许反驳,闭嘴,闭嘴,闭嘴!”

方林空刚要表示疑问,不耐烦的电鬼,在大声吼叫的同时,顺手把另外一支衣袖扯脱,塞进了方林空的嘴里。

方林空在暴力在也只能唔唔的,奋力挣扎。期望获得基本人权。电鬼并未把暴力升级,自顾自的说道:“然后你对自己过去人生大大不满。因此安排了一切,把时间之珠,轻轻的弹动,改变了你现在的命运。”

“就是这样。好了!现在我允许你问我几个问题,快点问吧!”

方林空看着满脸杀气的电鬼,指尖缝隙,湛蓝色的电芒飞快的流窜。显然情绪极不稳定,随时都可能发飙暴走。便怯怯的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能不能换火歧来回答我,我觉得他说话比较有逻辑。噢!不!轻点……”方林空还没说完话,电鬼一把抓起他,用最大的力量扔给一旁看热闹的火歧。猝不及防的火歧,虽然伸手接住了方林空,却给强大的惯姓一起带倒。和方林空滚作了一团。

火歧自己站起来后,拉起了方林空。面对电鬼的杀人视线,放弃了讨回公道的打算。当火歧正要开口的时候,猛然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半边的仓库都被掀飞了。

“我是奥伦·维金,里面的人把勾离天书交出,我饶你们不死!”

“又有疯子出现了,这个敌人当初他可没告诉咱们啊!”电鬼姓情暴戾,被人袭击心情当然不好。电芒一闪,已经冲了出去。

方林空只听到哒哒!哒哒哒哒!的连续枪响。不上一会,电鬼就全身狼狈的跌了回来。身上至少有十七八出伤口,在不断的流血。

“奶奶的!这是什么法宝,会有这样的威力?”

看到电鬼受伤,方林空也不禁骇然。不过靠他的一点常识,方林空觉得这就是枪伤。不过现代火力武器能对付灵异生物么?方林空也大为不解。

奥伦·维金占领了一个高高的土坡,身前摆放了数挺机枪,手上端着AK47,肩膀上扛着地对空肩刺导弹。刚才的状况,正是他一手造成。

单纯的力量,奥伦·维金不会比白鲸生更强。但是西方猎魔团这些年大力发展了灵能武器。即便一个普通人,也可凭借这种武器,对付强大的妖怪。奥伦维金有持无恐。

总部在欧洲的猎魔团与美国除灵公会合力开发的最新技术。用神圣秘银铸造的破魔枪械,仿现代枪械制造。能填装各种弹药,除了普通弹药之外还可以使用神圣破甲弹。除灵灭魔威力不凡。而且不需念咒,也不用准备。属于现代科技和古老秘术的完美结合。

刚才电鬼就是被奥伦·维金乱枪轰了回来。如果不是电鬼的身体素质非同一般,危机之际,躲开了大部分的子弹。只差一点就被打成筛子。

“哦!好难受啊!给我出来!”随着电鬼一声断喝,身上的创口,叮当两声,冒出了亮银色的金属子弹。把所有的子弹逼了出来,电鬼也不禁神色委顿。看来这种子弹不但能伤害肉体,对灵体一样有副作用。

“很有趣的东西啊!我去见识一下。”一直没有干涉电鬼他们行动的李冰,身形一晃,冲出了仓库。感应到了李冰身上强大的灵力,奥伦·维金立刻换上了重型武器——兰道尔战斗炮。这是美国灵能武具制造大师——比尔·迈克唐纳德亲手制造的强力武器。个头同威力一样,是非同凡响的大家伙。奥伦·维金为了方便乘坐飞机,瞒过机场的检验。把所有的武器,随身携带在体内的次元空间中。所以强劲武器层出不穷。

“方向……好狡猾。”李冰原打算以高速移动对抗这种从未见过的奇特法宝。但是奥伦·维金第一炮就向着仓库发射了。要是李冰避开,里面的方林空他们就危险了。见识过这种武器威力的李冰,知道里面的电鬼,火歧他们根本没能力抵挡这么强大的攻击。

“速冻极冰剑!斩!”

李冰张手一抬,在寒冰冻气作用下,大气瞬间被凝结。一柄寒冰长剑划空而过。硬是拦截下了兰道尔战斗炮发射的炮弹。一声轰鸣,巨大爆炸力让附近的泥土地面,沙石翻飞。爆炸的中心地面被炸出了一个足有中型商场大小的巨坑。

李冰飘飞到天空,避开了爆炸的威力范围。随手一指,一条冰丝急冲直下。

“无论你是谁,这样的行为,我很不欣赏。冷静一下吧!”

奥伦·维金并未见过李冰,不过他随身的妖力探测器,这时已经狂响不停。而李冰冰丝上附着的冰寒气息,也让他知道,不可抵御。

“妖力数值一万六,好强的家伙!”奥伦维金那虽然惊叹与对手的强横,不过还是对自己充满自信:“妖怪们啊!人类智商终究在你们之上!强大的力量并不能决定战斗的胜负天平。”

傲慢的奥伦·维金,左掌伸开,掌心的五芒星发出璀璨光芒,转瞬间就消失不见。

“瞬间移动!到也有两下子。”李冰对奥伦·维金的战斗方式,大大称奇。这么多年的隐居,李冰已经极少动手了。初次见识近代的战斗技巧,也不禁燃烧起熊熊战意。

奥伦·维金在得知方林空和白鲸生等人会在这里聚会。出于责任心,马不停蹄的就赶了过来。一脸我很衰,很落魄表情的白鲸生等人,怎么看也是失败者。奥伦·维金当然不会把狙击的目标放在他们身上。

事情,往往就是这么阴差阳错,出人意料。

奥伦·维金对自己的战斗技巧,深具信心。即便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依然没有动摇他的决心。

“力量的强大,不意味着胜利的来临。只有坚信行为的正确,才能勇往直前。”奥伦·维金对猎魔团的战斗格言,深信不疑。

手上换了射速最快的灵能武器,奥伦·维金不断的改变方位,以躲避李冰无孔不入的冻气侵蚀。他身上的圣力防护罩,已经开动到了第六级。若非正面被李冰的冰丝击中,区区寒气,还奈何不了他。

奥伦·维金手上的武器,射速是平常枪械的五倍,弹道速度亦是超过了每秒三公里。即便对手的速度能超越音速,也不可能躲过他的子弹。

“这样的东西还不足以对付得了我!”李冰的自信是有来由的,他的妖气带着凛冽的寒意。冻气的侵蚀,让周围空气自然形成了高密气压。奥伦·维金连续射击,子弹都在半空中就被冻的掉落地上。这样下去,等若有败无胜。奥伦·维金面对劣势,依旧沉着冷静。双手灵活的调换武器,转瞬间已经试过了十余种进攻方式。

“嗯!艹纵冻气的妖怪,但是身上妖气也混合了大量灵气,真的是很奇怪。应该有人类血统,或者其他我不知道的因素。因此,圣力的驱魔力量不起作用,我来试试高爆火焰弹。”

呼呼!无数火球满天飞射。

李冰和奥伦·维金的战斗越来越激烈了。

方林空抱着电鬼,已经逃离了即将崩塌的仓库。风间和火歧为了保持战斗力,便把这个重任交给了最没用的方林空。

“我以后会有力量的,到时我一定把每个敢冒犯我的家伙,打入十八层地狱,再踏上一万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灰头土脸的方林空骂骂咧咧的发着誓。电鬼很不愉快的打断了他的牢搔。“你以后确实是个小肚鸡肠,有仇报仇的家伙。你报复的时候,连妇女,儿童,老人都不放过,是国际上有名的无耻败类。”

“我靠!这么不给面子,小心我以后报复你。”方林空这句话,捅了大大马蜂窝。不但电鬼,连火歧和风间都齐齐比起了中指,恨声骂道:“你以为呢?要不是你这么无耻,怎么会把我们送到这里,干这种苦差。”

方林空讪讪不甚好意思。问道:“我以后就那么差劲么?”

“你连自己都玩,正常人能这么干么?”

电鬼虽然受了伤,但是说起这个话题,依旧精神十足。对方林空的品德,为人,姓格,大肆诋毁。在电鬼嘴里,未来的方林空,简直变成了世界罪恶之源。走动的犯罪机器,十恶不赦的立体典型。每一次行动,都会成为世界犯罪的经典案例。

方林空瞠目结舌之下,实在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还会有如此龌龊,猥亵,不知廉耻的生物。而且居然还是长大后的自己。

“获得了力量之后,我变得这么肆无忌惮,无恶不作。就没人来惩罚我么?”方林空试着在三人中争取一些好感。没想到电鬼毫不犹豫的断绝了他改恶向善的努力。“你的能力是唯一的,超越了时间与空间之后,再没有力量能对付的了你。因此,你永远不会恶贯满盈的。要不然,我们早就把你剁了喂狗去了。”

“不要走的那么急吗?不打个招呼么,诸位!”

方林空一行刚摸上公路,两道白光唰!的闪亮起来。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子,依靠在一辆重型汽车旁边,正是他打开了汽车的大灯。刚才说话的声音,正是这个男子发出了。

预感到不好,火歧和风间连忙把方林空拉到了后面。

来人翻手一张,手心里一枚八角四楞的小小铜印,在空气中缓缓浮起。很快就绽放出蓝色的电流,形成了一团球形闪电。

“虽然不是很愿意,我大约是不可能放你们离开了。愿意的话,就战斗吧!”对方淡淡而自信的语气,让场面的气氛顿时凝重下来。

“是电鬼老大的能力耶,如果不是老大受伤,能量不足,两人正好斗斗。”火歧感受到对方的战意,颇为遗憾的说道。

风间冷冷一扫,对方林空说道:“你先走,我们拦住这人。”

一把推开了方林空,风间的身影化作了淡淡虚无。这次亲眼看到,方林空这才意识到风间的速度到底有多快。只一步之间,风间就把速度提高到了超出视觉神经的捕捉范围。

那个拦路的男子身上,几乎在同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形成一层保护膜罩。风间的连续攻击,都被这层护罩弹开了。不过,他刚才依靠的重型卡车,却被一股龙卷风里,遥遥带起,推开了四五公尺远。

“火歧!轰他!”

风间一声断喝,火歧也出手夹击。方林空对自己无能为力大为不满,不过这种时候,也不说呈英雄的时候,抱起电鬼,方林空趁机冲上了卡车,发动了机器,亡命狂奔。

“为什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敌人,难道我未来不是应该无所不知么?怎么会让自己这么倒霉,天天象丧家犬般狂奔?”

方林空惊魂未定,他以前上网时曾看了怎么驾驶汽车。不过这种没经检验的技术,政斧机关不给发驾驶执照就是了。方林空把油门闷到最大,重型卡车发出了很可怕的轰鸣声,周围的景物飞速倒退。

“嗯!”没听到电鬼回答,方林空正要追问一句。却骇异的发现,身边的电鬼变得非常古怪。全身冒出丝丝电流直向脑顶汇去,头上一道细小的蓝色电芒,穿透了车棚顶部。凭借微妙的第六感应,方林空第一个想到的,是电鬼已经离开了这个肉体。

“今晚夜色真好!你的朋友我送他们回家好了。”

一支很平常的手掌,平平的伸出,搭在已经变回马经杰的身体上,转眼间,马经杰已经无影无踪。

方林空刚骇了一跳,回头看到的却是一张跟自己完全一样的脸孔。

“我是十年之后的方林空,很高兴见到十年前的自己。”

方林空呆呆和对方伸出来的手握了握,猛地想到不对,赶紧抽回了自己的手,大声喝问道:“你为什么要搞这么多事?把我得生活弄得乱七八糟。还把家里也一把火烧了。现在我流离失所,背后无数疯子追杀,好开心的么?”

终于见到了罪魁祸首,方林空简直怒不可遏。正要继续追问。却猛然听到,一丝噼啪的电流爆鸣。整个重型卡车,都被一股强烈的电流通过。电的他龇牙咧嘴,期期艾艾的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真遗憾!我来给你解释吧!先要说到咱们不幸的童年。”

十年之后的方林空,一点也不把被攻击的事情放在心上。显然这种电流也伤害不到他,依旧慢条斯理的说话。

“放屁,我怎么也不觉得自己的童年有什么不幸。唯一的不幸,就是遇到了你!”

《勾离天书》蕴涵的能量果然非同小可,才这么几天,方林空已经得益蜚浅。顷刻间已经缓过气来大声吼叫。他自己虽然也扯皮扯的极有心得,但是十年后的自己也这么胡扯,却让他分外不能忍受。

“嘿嘿!高中毕业都连初恋也没一个,还不悲惨么?”

“胡扯!初恋还能有十个八个的不成?”

“我就是为了挽救我们的初恋啊!要知道,未来的我可是连丁晴雅的小手也没摸过一次。”

“我也没……我摸过!那又有什么干系?这个和你回来搅局,能扯上勾连么?”

方林空和未来的自己吼了一阵,大大的诧异对方的脾气。简直好的不可思议。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很难让人觉得会是坏人。

“我是临毕业时才知道,丁晴雅一直暗恋我来着。”

“放屁!丁晴雅那么傲气的女生,怎么会暗恋男生?”

“啧啧!你还真不了解女生。你没觉得你和她的关系进展的很顺畅么?而且她对你也很亲切?”

方林空正待反驳,猛然想到不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回来就是为了帮我泡上你的初恋情人?”

本来还不确定,但是看到那张和自己一摸一样的脸孔微笑着挑起拇指。方林空觉得快要晕了。“最后一个问题,请!让我,把你——轰至渣!!!”

“后面有敌人追上来了哦!你确定不需要我出手么?”

“不要乱动,会死的……”

方林空终于把传闻证实,未来的自己,确实姓情很有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