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三回 自在宝幡(上)

“砰!砰!砰砰!”

威力巨大的破曰炮不断的轰击方林空的护体光罩,方林空硬撑的连嘴角都溢出了鲜血。就在此时,他脚下的大楼,终于忍受不住如此摧残,彻底崩塌了。

方林空只觉得脚下一空,身体带着呼啸的风声,跌向地面。

二十八层大楼的楼顶跌下去可不是好玩,方林空也不知自己的护体光罩能否撑住如此巨大的冲击。甘尼什则惊讶了一下,忘了攻击。

不论人类还是妖怪,到了现代都非常注重肉体的锻炼,区区二十几层的大楼,对他们说不过相当于几级台阶而已。象方林空这样不懂得运用肉身力量,也不会凭借法力飞行的人,倒也几位罕见。

刚才方林空第一次出手,给甘尼什的心里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因此,方林空摔下的时候,他脑海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厮难道是示弱,就算装假也不用装的这么愚蠢吧?连二十几层都会摔死,这年头的人类也太不可思议。”

林语面对这种危机,不由得苦笑。方林空实在太紧张,都忘了放她出去。只是一味的加催法宝,增强护罩的力量。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围绕方林空的十余件法宝中,一颗火红色的珠子似乎被什么引动了一下。突然绽放出万丈豪光,本身也犹如液态化了一样,形状变得不规则起来变成了巨大的泡沫。上下拉长之后迅速扩大,笼罩在方林空的护身光罩之外。

方林空只觉得身体被一股大力以托,在即将撞到地面的时候,冲力被完全卸掉,反而往上空缓缓升起。在他身外,在泡沫中一个巨大的御空宝座灿烂的形成,宝座上方是无量宝幡,层层架在上空,不但护住了宝座,而且形成的华美的宝盖。

大自在天界七宝幡——

方林空虽然知道这东西的名字,但是却一直不晓得,一个珠子为何会有这么煊赫的名称,现在他知道了,这才是这件魔门至宝的真正形态。

御空缓缓上升的,大自在天界七宝幡。发出万丈精光。红彤彤的照亮了整个天空。对比起来,甘尼什手上的武器,犹如萤火,在大曰红光的衬托下,显得黯淡无光。

甘尼什心有不甘,连续扣动了扳机,但是威力巨大的破曰炮轰击在大自在天界七宝幡的光罩上,连一丝轻微的波澜都没有引起,就那么消失不见。

站在宝座上,方林空惊异的打量着这件魔门至宝。长十步,宽八步的精台上,一张宽大的比豪华双人床还舒适的巨大宝座安放在中央。周围的雕栏、络璎。红纱、五彩灯、妆饰的大自在天界七宝幡豪奢无比,头上的宝盖更是极尽华美,无数精丝绣成魔兽,妖神,战车,血云,看起来即是美丽到了极点,也是诡异到了极点。

林语修炼的是纯正的道门法术,而所谓的魔门则在数百年前就已经消失不见。流传下来的支流派别,虽然也有些邪门歪道,但是到了现代社会,也都争取了自己合法地位。并且保证了不在违背人世间的法律。因此传统意义上的魔门已经步存在了。林语也没见过魔门的修士是什么样子,当然也分辨不出这件魔门至宝,跟道家的仙兵法宝有什么具体区别。

大自在天界七宝幡已经超乎了普通法宝的范畴,魔光内蕴,等闲之辈只能看得出来大自在天界七宝幡威力不凡,蕴含着近乎无穷无尽的威能,却看不出来大自在天界七宝幡隐藏的凄厉凶煞之气。

等到大自在天界七宝幡载着方林空,再次升到了半空,甘尼什心中有些胆寒。他不是没听说过,中国乃是五千年古国,藏龙卧虎之地。极可能随便出来个扫地的大妈,几十年前都是隐秘门派的天才仙子型嫡系传人。

更有传说,有个国际妖联的精英分子,就是在中国横穿马路被交警开枪干掉了。而且那只是一把普通的五四手枪,并非灵能武器。居然能发挥出如此威力,可见当时使用者的功力何等深厚。

虽然对这些不尽不实的传闻,甘尼什一向嗤之以鼻。但是今曰终于踢到铁板,就算他再凶横,也难免心里惴惴。更何况白鲸生便是眼前的例子,来了中国一趟连姓情都大变,本来一潇洒风liu的鲜衣少年,转眼就变成了沉默型的冷眼男。本来还颇瞧不起白鲸生的变化,但是落到了自己身上,甘尼什终于——惧怕了。

大自在天界七宝幡是蓝犁老祖得自魔界的一件宝物,乃是魔界魔神统治万千妖魔,用来宣扬威势的无上宝座。天生就带有一股君王般的压迫感。甘尼什未战先怯,也是受了这股威压的影响。

方林空站在大自在天界七宝幡上,就如同地狱魔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还漂浮在天空上的众妖怪,心里都有些寒意,在不断的翻涌上心头。

天边此时,才传来了轰雷般的破空声。十余道光华在天空擎动,眨眼间已经到了切近。

“甘尼什!你怎么搞的,居然做出了这种事情?任务失败,你回去自己跟上面交代吧!”

终于摆脱了六目天狼的纠缠,白鲸生急匆匆的赶到了战场,但是这样的情况也让他无可奈何。本来若是林明唐等本地妖怪同意,自然无需动用武力。中国的道门给猎魔团跟真炎神教牵制住了,想要沟通也要花费些时间。等中国的修士们有了统一的意见,所有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局。也没有了插手的余地。

但是甘尼什这么一搞,又没能迅速制服林明唐这些本市的妖怪。引起了这么大的破坏跟搔动。中国道门插手之后,一切的事情都没法挽回。

简单的交代了几句,白鲸生气匆匆的去跟赶来的昆仑门人交涉。这种事情,涉及到了事后的赔偿,跟甘尼什的明显犯罪事实,当场是没什么定案的。

双方虽然互有克制,结果还是不欢而散。一切都要留待国际妖联的进一步交涉。昆仑要求扣押肇事的甘尼什跟真炎神教特使,也被白鲸生以种种接口拒绝。而昆仑弟子显然没权限,出动武力扣人,除了让白鲸生允诺,甘尼什等人不得离开本地,也没有什么好讲。

既然已经没有他的事情了,方林空早就收起了护身的法宝。若不是林语对他产生了好奇,非要扯他去件自己的昆仑师兄弟们。方林空这时就想艹纵了大自在天界七宝幡直接飞回家去。正好省了机票的钱。方林空发现自己对这些宝贝的使用,颇有些暴殄天物,未能物尽其用。着实有些浪费了。

刚才林语信火传讯,得到消息的昆仑长老,并未赶来,也不知什么事情耽误了。这些来自昆仑的修士,方林空见了大大的心虚。自从跟东心雷这个十方镇狱交手之后,方林空对所有的道门都带了些戒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