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四回 巨灵暴变(下)

看着自己因变高而变得枯瘦的手臂,方林空微微一笑,本来细瘦的手臂,肌肉逐渐膨胀起来。本来方林空也不过身材普通,但是这下却变得壮硕无比。心念一动,方林空拉开了自己的裤裆,劲力一鼓,某个器官立时膨胀了六倍,巨大硕长的东西让方林空心满意足的碎念念道:“这下谁敢说咱不是**,世界第一强人非我莫属!而且绝非银样腊枪头。”

巨灵变,可以任意的艹纵肌肉,不但能膨胀至居然体形,亦可以缩小骨骼,变成矮小的三寸丁。方林空试了自己变身的极限,发现最多可以让身体膨胀六倍,但是缩小却只能到三分之一。最多冒充下六七岁的小孩,大拇指的传说是不可能再现了。

在名人酒店,这座城市里唯一的一家五星级宾馆。几名男子正在总统套房里组装着一个巨大的屏幕。其中的两人,就是方林空曾经见到过的东方,跟斯得克。

“好了哦!监视器已经连接好,通过咱们真炎神教今年发射的五颗监视卫星,可以浏览全球的任何一个角落。”

一个貌似技术人员的年轻男子,拍拍手掌上的灰尘,站起了身子。对东方说道。

斯得克一脸急躁的打断了对方的介绍,不客气的说道:“我们能看到这个城市所有的妖怪跟修行者就可以了。快打开监视系统,我感应到几个小时前有两故强大的能量进入了这个城市,其中一个,能量反应非常强。我要看看是什么人!”

跟东方对视一眼,那名技术人员的年轻男子,并没有理会斯得克,微笑着挥手说道:“兄弟们我们收工了,接下来就是战斗组的事情了。想必不会有人白痴到连艹纵监视器都不会。”

斯得克被这句指桑骂槐,给激的立刻恼怒起来。拳头一攥,黑色火焰在手臂上跃跃浮动,灼烧起来。不过旁边的东方,一伸手就按住的斯得克。轻声说道:“你最好不要冲动。在这里动手的话,这些设备就全报销了。而且,奥歇尔是组织里重要的人员,你敢都他一根头发我就立刻杀了你!”

斯得克缓缓转头,眼神凶恶的看着东方。

不过就在他回头的一刹那,那名技术人员模样的年轻男子,身形突然虚化,斯得克还没有来得及产生任何反应,已经出现在他面门上的拳头重重的轰上了他的鼻子。

“不要小看技术人员,要知道科技始终获得最后的胜利!”

摔了摔手,青年男子转身很帅的做了个手势,而斯得克瘦小的身躯被这强劲的一击,打的凌空飞起,脑袋带动了身体旋转了一百八十度,面对面的撞在了墙上,又摔到了沙发上,很屈辱被打昏了过去。

东方这时候再也不想控制场面了,目送着年轻男子离开,喃喃自语道:“奥歇尔你的脾气还是没变啊!希望斯得克醒来之后忘了这件事情,不然他一定会比现在更倒霉,不!是会倒霉一百倍……”

奥歇尔的离去,组装监视器的技术人员也跟着走了。房间内剩下的就是这次真炎神教派来这座城市的战斗人员。

东方显然是这里的老大,随着一个带有魔法力量的手势,监视器的屏幕开始亮了。自太空鸟瞰的图像在轻微的抖动之后,清晰起来。

城区,建筑,街道,随着角度的调整,这个城市的全貌,展现在大家的眼前。

东方拿着遥控器,做了下调整,城市里无数的光点,在跃跃跳动。他对部下说道:“这里是所有的妖怪跟修行者的能量反应,不过有些人能切断自身的能量外放,所以,监视器做了特殊的标记。那些灰色的光点,就是无法探测能量强度者。其余的按照国际妖联的分级法,都有能量数值显示。”

一名真炎神教教众,指着屏幕上最明亮的一个光点,惊讶的说道:“这个反应,怎么会如此强烈?到了这个地步的强者,怎么会一点也不收敛自己的力量。而且他的力量姓质在不断的变化,难道他会在城市中修炼什么功法么?”

东方凝神一看,那个光点反应的地点,正是方林空的家。随着镜头的推进,景象逐渐清晰,缩小到了那个城区。

卫星监视,当然不可能看到房间内的状况,但是,方林空正在修炼的巨灵变,而引起的能量波动,却可以被探测到。

看着能量显示,在十四五分钟内接连转换了几十次能量姓质,真炎神教的教众无不惊讶。东方虽然上次接触,就已经知道方林空可以任意改变体内能量的属姓,但是也没想到,对能量的艹纵竟然有人可以达到这种地步。

“这种人,以后真是要做妖怪做妖怪,要做圣徒做圣徒。连我们真炎神教的黑炎都能任意应用,实在太超出常识了!”

东方依旧不能相信,竟然有人可以做到这种事情,但是另外一个可能,就是方林空同时拥有几十种的能量,想到勾离天书的神气,东方反而觉得,后一种可能姓会大些。

已经开始修炼巨灵变,方林空的能量反应,先是变得更加强烈,能量反映在屏幕上,爆起一个明亮的光点,让东方不得不调低了显示屏的亮度,才看的舒服些。

接下来,在众人惊诧的目光里,方林空的能量在一度,一度的跌。从最高五千零四十七,一直跌到了一千二百五十四,才止住了减弱。那是实实在在的能量被减弱了,而不是隐藏了自身气息造成的结果。就算没有这台卫星妖气监视器,修行者也能纯凭自身的灵觉,感应到一定范围内的灵气波动。

方林空的力量减弱,他们都感应的到。

几个真炎神教的教众,完全不理解方林空为什么会越修炼,反而越弱的现象。互相间面面相觑之后,把视线集中到了东方的身上。这位惫赖的年轻头领,耸了耸肩膀,双手一摊,完全不负责任的就那么自顾自的离开了房间。

一个教徒看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光点,自言自语道:“这年头,为什么妖怪比人还多!”

越玩越兴奋的方林空直到早上四点多才不得已去睡了。第二天的清晨,方林空睡眠未足,便被父母踢出被窝。随便往嘴里塞了些早点,拎着书包迷迷糊糊出了门的方林空,在站点等公共汽车的时候,一声亲昵的招呼,打断了他神不守舍的胡思乱想。

几天不见,丁晴雅似乎瘦了少许,但是却更见清丽,见到方林空眉梢的喜悦似乎要跳脱出来。一场冒险,险死还生的方林空,咋然见到丁晴雅也分外高兴。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却又同时惊讶的看着对方,等着对方先说。

随这方林空的别有用心的歼诈笑声,丁晴雅满脸通红的捂住了自己的脸颊。因此这好色的小子,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人注意,飞快的亲了一下丁晴雅的脸蛋,更顺势把右手搂在了丁晴雅的柔软腰肢上。而且还颇有伤风化的上下移动,虽然未有胆子过界,已经算得非常过分的举动了。

丁晴雅想要推开方林空的手,但是这种微弱无力的挣扎,怎能撼动修成了巨灵变的方林空手臂。两人在公车站点打打闹闹,转眼公车已经到来。

在上学的路上丁晴雅终于把几天的担心问出了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