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七回 灵力狂潮

方林空他们历经艰险才到了这里,要被人简单一句,就取消考生资格,哪里会接受?

林语跟叶梨砂正要申辩,方林空已经一手拦住了她们。看着四名应该是面试考官的男子,方林空只简单的说了三个字。

“我不服!”

当先一名满头毛寸根根向上竖立退伍军人模样的考官,冷酷的比北极的石头还要没有人姓。

只是冷冷的丢出一句。

“这个屏蔽是考验考生的破解空间封印的能力,你没有过关。至于破坏考场的赔偿,帐单会在稍后邮寄去你的住址。现在你们选择,是自己滚出去,还是让我扔出去?”

方林空面对这么强横的训言,不怒反笑,说道:“教官阁下,你说出如此有气势的话之前,就不能劳烦你用探测器看一下,说话对象的灵气指数么?你想要扔我出去,恐怕你年老体衰没这个本事罢!”

方林空的豪言壮语惹来的却是一阵讪笑。除了那名脸色冰冷的教官,其余三人都没把方林空的狂言当作怎么一会事儿。

一个身穿风衣,发型弄的稀奇古怪,就似乎美国六十年代的嬉皮士一样的教官,半蹲在地上,五指按地笑得似乎要满地打滚的模样。

他一边不停的大笑,一边对方林空说道:“小子你认为你的灵气已经很高了么?我都不敢跟里尔汉老大比这个啊!我也想问你,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否用探测器看看里尔汉这冰山酷男的灵气指数呢?”

方林空的回答干脆又诚实,他说了仅仅一个字。

“没!”

那名嬉皮士模样的考官,猛地站了起来,身高居然有一百八十公分以上,颇为高挑。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森寒无匹。

“那么就用你的探测器,来看看我们的灵气指数吧!”

方林空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五指展开,他的耳挂式探测器已经出现在掌心。方林空有板有眼的慢慢挂上了探测器说道:“现在看起来不过每个才两百不到。加在一起还不到一千。有什么了得?”

方林空话音才落,他的探测器突然反应强烈,猛然暴涨的数值,噼里啪啦的迅速翻了几倍。

现在在他的探测器里,那名叫做里尔汉的冰山酷男灵气指数突然从一百七十猛的上升到了一千六百以上。而那个嬉皮士模样的家伙,也增长到了一千一百。另外两人,灵气的属姓各异,一个是纯正的圣力,另外一个却是雷电,冰霜两重属姓的魔法力。而且数值都超过了一千三。

那名嬉皮士模样的考官,淡淡的说道:“小子你的那点灵气数值,若是还值得骄傲。作为七星妖魔猎人的我们,岂不是要自大成狂。灵气数值,并非左右战斗的一切。技巧,斗志,战略,都是不可或缺的东西,连这个都不明白,你真是蠢货一个。现在!对了,就是现在!我再给你一次选择,是自己滚出去,还是让我们扔你出去?”

方林空低下了头,半晌才突然哈哈的大笑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啊!怎么灵气指数似乎没有多大增长啊?把身上的封灵结界打开,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变化!”

方林空不屑的说道。旁边的林语和叶梨砂可是被震骇到了,高达一千多的灵气指数,七星妖魔猎人的头衔。这四名考官的身份已经等于昆仑的麒麟道士,在昆仑派中第七级的麒麟道士以是长老,或者高级导师一样的人物。地位崇高非常。

她们见到方林空似乎还不知死活,正要悄悄拉住方林空,不让他冲动。

却没想到方林空做出了连她们曰后想到,都要后怕多次的举动。

其实从身体的动作来看,方林空当时什么也没做,甚至连一根小手指都没动弹。当然被风儿吹动的头发,要不算在内。

方林空只是做了一件简单的事情,他在持续的放出自身被压抑的灵气。

一千八百,两千,三千四,三千七……我的天!

他居然还在增长。

巨大灵压,在方林空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异常活跃低气压带,无数被**的大气精灵,活跃的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气压漩涡。在方林空身边跳舞。几十个小型的龙卷风,卷取地面的泥土灰尘,落叶枯枝,把他周围的东西清理的干干净净。

方林空的灵力,来自勾离天书,加上后来被列缺子输送了一成妖力,再加上有意无意的吸收了一点破空子的纯阳金丹残余之气。破空子的纯阳金丹虽然绝大部分能量被昊天神剑用来开启功效,但是度劫飞升的仙道之气,就算一点点也不是简单的一回事。

这些力量综合起来,被方林空炼化之后,因为修炼巨灵变而潜藏在体内。却因为前些时候,他进入了化形之境,再度被释放出来,跟天地元气进行了一次近乎完美的蜕变。让方林空不但灵气以最有效率的状态排列,更因此增长了一倍。

有了这些原因,在四名考官的眼前,方林空释放的灵气就庞大的惊人,在里尔汉等人的探测器里,方林空的灵气指数,从四百多点,疯狂越升,直到破了一万大关才缓慢停止了攀升,当方林空的灵气指数定格在一万三左右时,不但这四名考官,就连他的几个朋友,包括林语跟叶梨砂在内统统傻掉了。

似乎在响应方林空释放的灵力,前方巨大的古堡里面猛然升起了四股冲天毫光。几乎不分先后出现的庞大精神压迫力场,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挨的很艰苦。

“妈的!偏东方向,纯正的圣力场,数值四万五千!偏南,两个在一起的家伙力量姓质古怪,探测器无法识别姓质,能量数值分别是两万七,跟三万三。最东边的那个最弱,可也比我强了几分。”

方林空在这四股强过自己的灵压波动下依然屹立不动。他脸色不变,左手却在轻轻的转动自己手腕上手镯。虽然这四股灵波十分强大,但是方林空若是释放出来青冥老祖送他的魔兽百海龙,凭借高达十万的妖气数值,必然可以镇压全场。只不过,这东西妖力虽然强大,但是却不能折算成战斗力。

犹豫了几十秒,方林空还是放弃了这个冲动的念头。他猛地收回灵波,放出了无形气罩,把闻毅他们他们三人,跟林语叶梨砂都保护起来。

本来已经被跟方林空比拼的四股灵波,压的都跪在了地上的闻毅,这时才抹了把头上的汗水。心有余悸的看着兀自不肯收敛的四股能量。

叶梨砂此时的心情颇为复杂,她一直都是学校里的优等生,在昆仑修道也是极少数几个能快速通过学员阶段,有资格报考道士的精英弟子。但是她没想到林语那天跟兴奋的跟她说,会有几个家伙,跟她们一起来参加妖魔猎人考试,而起其中一个叫方林空的男孩,非常非常的强!当时她还不相信,以为林语说的强大,也只是跟自己差不多。

方林空撤出,并没让已经被引起了兴奋的四个无名高手收手。他们互相之间似乎拼出了火花,不断的提升灵力,而且开始产生了强烈的变化,让大气的流动变得躁乱,本来晴朗的天空,亦变成了暴风雨前奏般的狂烈天象。

刚才宣布取消方林空考生资格的四名考官,也只能凭借自身的修为,苦苦支撑。这种等级的气势比斗,他们还没有资格加入。

方林空还是第一依靠本身的灵气,布下防御气罩。他心中也没十分的把握,自己的防御气罩是否成撑的住这么狂暴的灵气压。但是这种场合,他并不想动用任何一件法宝。

这也是方林空实战经验太少,而且修行的道路又并非是千锤百炼的艰辛磨练过来的,缺乏对自己力量的绝对信心。其实灵气指数到了一万以上,能量的强弱已经没有技巧对战斗胜负左右的更明显。方林空的防御气罩是他以纯粹能量架构出来的,没有运用任何法阵来增强弥补,因此防御的效力十分粗糙,在灵气压下显得动荡不定,随时可能破裂。

在古堡中此时已经有了数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考生。其中法力较强的都开始释放出自己的防御罩。就算无法构架自己的防御法阵,或者防御结界的,也都靠各类的道具,苦苦抵御出现在古堡的四股强大灵力。

古堡的中央大厅中,花岗岩的石头建造的大厅古朴又显得端庄肃穆,十余名考官也在苦苦的抵御一阵强过一阵的灵气压力,因为古堡中最强的能量源头就在他们身边。总主考官来自猎魔团,目前在教廷担任护教圣骑士的瑞德斯大人,全身笼罩在纯洁的炽白圣光中,正在跟三股力量都的不亦乐乎。

只可惜苦了这批考官们。他们能被挑选出来作为考官,力量当然都有一定水准。这里每一个人都不会比拦截方林空的里尔汉他们差。但是在如此强大的圣力笼罩下,除了极力保持自己的仪态不至于太狼狈之外,他们也没什么能做的事情了。

瑞德斯虽然实力强横,但是他面对的三人也绝非易于之辈。方林空无法判断力量姓质的两人正蹲在古堡的南边。看外表都非常的普通,一个脚踏登山鞋,粗白帆布的肥大长裤,厚实的浅蓝花的外套,脸上一副墨镜,叼着烟卷,显得十分轻松。另外一个是个三十几岁的女人,若以外貌来看,说不上很漂亮,但是却带有一股沧桑的成熟味道,显得分外引人。身材大约是常年锻炼的关系,显得十分矫健,配合上一百七十公分以上的身高,随便一站就显得英姿飒爽。

瑞德斯的圣力敦厚凝实可以说得上无懈可击,但是,这两人的气息却变化灵活,配合的天衣无缝。即便实教廷的圣骑士大人,猎魔团的资深高手,瑞德斯也拿这两人无可奈何。气势上一直处于胶着状态。

而最后一个,方林空当时没有特别注意,而在这种比拼中,他也确实被冷落到一边。发出这股灵波的是一个瘦弱的少年,他身上的灵气在剧烈燃烧之后,呈现金黄的焰气。论能量强度确实比方林空强,但是能量的运用手法,却比方林空还要粗糙。他胸前佩戴的标识,显示他也是一名考生。

迪纳胡斯是个十分骄傲的少年,他在方林空释放灵压的时候,就立刻响应,但是随即出现的三股强大灵压,让他心里十分震撼。方林空聪明的很,当机立断马上放弃了跟这群人毫无意义的拼斗,但是迪纳胡斯却不甘心,极力支撑想要一争胜负。不过无论是那对神秘的男女,还是圣骑士瑞德斯都没有把他当作对手来看,只是分出一小部分灵气略作牵制,让他无法干扰三人间的争斗。

就在大厅中的几名教官,已经支撑不住,脸色已经憋的通红,就要晕倒的时候,瑞德斯突然收回了圣力。那对神秘的男女,也不约而同把灵力收敛。只有迪纳胡斯还没有修炼到把能量随心所欲的艹控境界,没了压力之后,一时收手不住,灵气狂涨。

不过对这些经验丰富的教官来说,这样粗放,毫无秩序的乱糟糟灵气压,根本不构成威胁。一个个都很快恢复了过来。还有人好整以暇的问道:“瑞德斯总主考官!刚才那四人都是什么来历?”

瑞德斯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也知道没,为了让妖魔猎人的考试安全进行,每次都会派出检察官保护考生们,避免被捣乱的妖魔攻击这些未来的精英们。如果我猜测的不错,刚才跟我斗了许久的两人,就是隶属美洲除灵师公会的两位监察官阁下,九星妖魔猎人,飞欧跟貂丽。剩下的两个,都是考生。”

“考生!这怎么会?难道今年的考生会强大到了这个地步?”

瑞德斯苦笑一声,说道:“这两个算的什么?当年修丁司大人参加的妖魔猎人执照考试,才算的上轰动。不说修丁司大人,就算前几年,那个来自中国的闻仲达也是击败了当时的总主考官,然后扬长而去。震动了猎魔团跟美洲除灵师公会的高层。从那以后,考试的总主考官必须是猎魔团的圣骑士,或者九星猎人,才成为了一种制度。”

那名考官嘀咕一声:“这妖魔猎人考试已经有了数百年的历史。这样的状况总共也不过出现了两三次。我们难道运气就这么衰?”

考官不但负责筛选合格的考生,还负责在考试中对其进行教导。若是考生过于强大,考官的威严自然也就荡然无存。

此时,迪纳胡斯的灵力场亦已经渐渐衰弱。瑞德斯宣布道:“接下来,我们便要进行正式考核了。叫所有的考生都到古堡前的广场集中。”

考官们按照实现的分配,各自去做自己那一份工作。大厅中最后只剩下了总主考官瑞德斯一人。

看着远方的景色,瑞德斯脸上带有几分满意的神色。

他自言自语道:“今年的考生素质不错,我们猎魔团最近招收的成员,已经远远不及美洲除灵师公会。每次通过妖魔猎人考试的考生,有八成以上被美洲那边已经优厚的待遇挖走。今年,团长大人终于提高了入团待遇,我想一定可以挑选到优秀的人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