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八回 金花龙雀

方林空终于弄到了一个可以对话的人物,心里巴不得先问个清楚。解解心头疑惑。但是,就在此时,金霞中出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波动,一头前所未有的生灵从金霞的尾端,闯了过来。

六翼,三头,四足,长尾。方林空从未想到,世上会有如此优雅美丽,超脱世俗的强大生命。这头生物,体型并不十分巨大,但是却有一种无法言语的威仪。金霞中的战士们,都不敢靠近它的身边。

这头生灵,巨大的羽翼上是彩色流转不定的光辉,似乎每时每刻都在不停的变幻。六只翅膀扑闪,代起一道道的彩色的霞光,拥护在它的身旁。三个娇小,但是却艳丽不可方物的脑袋,让方林空想起了传说中的凤凰之首。六对炯炯有神的淡碧色眸子中,射出流道强烈的有如实质的七彩炫光,伸缩吞吐不定。而它的长尾,几乎占据了身躯的一半以上。比孔雀更加华丽的尾上翎毛,发出灿烂华彩,每次轻微抖动,都拖起有如彩虹般的光轨。

“就是这个!我等了几十年,就是为了抓住这头金花龙雀。这位道友,可否配合鄙人一下?我若是抓捕到这头金花龙雀,愿意好处与道友均分!”

方林空虽然不知这金花龙雀,是什么神兽。但是,看这头畜生的威风气度,就连金霞中驾乘神兽灵禽的战士,都躲避三舍。心知此物决不好惹。但是给那团蓝光中的人一说,也不禁有些意思动摇。

“你说来说去我还不知你是谁?来到这里就为了抓这头金花龙雀么?”

方林空这次的问话,那团蓝光中的人,这次却爽快的回答了。

“在下丹霄子!修仙地球。已经飞升千年!今曰闯入古神桀沌体内,就是为了抓几头仙禽灵兽回去。这金花龙雀,是三阶仙禽。品相最为华美,是我辈仙真出行的不二坐骑选择。道友若是有意,我抓了这头金花龙雀之后,再帮你也搜刮一头就是!”

方林空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听对方的言下之意。他能在这个奇怪空间来去自如,必然本事神通非同小可。而且,他已经自称修仙地球,飞升千年。想必还是哪家门派的前辈。

思索一番之后,方林空立刻便换了语气。说道:“丹霄子前辈,不知飞升之前是哪家出身,我亦曾认得昆仑仙道的破空子跟青冥子前辈,不知前辈可会识得?”

那团蓝光中的人,听到方林空攀交情。本来还不以为意。在修行世界中,来自宇宙各地的奇异生命多的去,就算碰上一个星域出来的都不容易。他已经飞升千年,连地球在哪里,座标都找不到了。自报家门,亦不过是一种习惯罢了。因此,方林空刚才一开口,丹霄子便听得激动万分,嚷道:“破空子是我大师兄,青冥子是我四师兄。当年昆仑十二上仙,我排名第五。你小子怎么认得他们的?你可知回去地球的座标?”

方林空愕然一愣,攀亲居然攀到这等恰好,也算他运气冲天。居然接连遇到了两位昆仑元老。他遂不敢怠慢,立刻把自己能说的东西,挑拣着说了。丹霄子听了亦是颇为感慨,不过他毕竟是已经飞升的仙人,感情淡漠了许多,只是可惜的说了一声:“青冥子师兄若非过于沉迷外物,也不至于今曰还滞留人间,可惜的是列缺子师弟,他当年在我昆仑资质仅次于七师弟麒麟子。却中道入魔,真是可叹!原来你是破空子师兄的隔世弟子,说起来还是我的师侄!”

方林空心道:“列缺子那厮有什么可惜,现在虽然还被压在凤山村地下,但是说不定哪天就破关而出,照样又是纵横天下的妖孽。只不过,到时我却怎么应付这老妖怪?我手上的宝贝可都是从他那里顺来的耶!”

方林空甩甩头,不去想这些烦恼的事情。既然攀上了关系,方林空哪里还有不打蛇随棍的道理?立刻就换了称呼,转而对丹霄子说道:“晚辈也不知原来是师叔驾到!您怎会迷失回去地球的座标?这里距离地球并不遥远啊!”

丹霄子说道:“我当初道力不足,强行飞升。脱了人间界之后,就迷失了方向。幸好地球附近的空间裂口,有几个前辈仙人留下的通道。我凑巧进入了一个,就去到了天外神境,梨罗星系。那里也是广有神通者的聚居之地,只不过我跟他们格格不入,很少有交往。因此不曾问得怎生回来地球。再说,飞升之后,能回去人间界的凤毛麟角。大多不知被卷入了哪个时空。就算能力超越我辈的上古仙人,能找到回来的道路,也会因为岁月久远,物是人非,而懒得回来。”

“这次我是因为偶然跟梨罗星系的度泫然交为好友,得他邀请去参加梨罗星系的盂兰大会。没有像样的坐骑,便闯入这里想抓捕一头金花龙雀。”

方林空这时才想起问道:“师叔说来这里是什么古神桀沌?可否给小子将说清楚些?”

丹霄子这时已经明白,方林空并非跟他一样的仙人,而是一个初懂修行的毛头小子,因此,口气便老气横秋起来。

“说起这古神桀沌,我也不知他从哪里闯到了梨罗星系,当时还有一头神兽白龙,跟这家伙打的天地无光,星辰失色。后来,两败俱伤之后,便在这里结成了一处领域。常有修行者或者横行宇宙的生命体闯入这里,却被古神桀沌所化。你身处这两道霞光,便是古神桀沌的体内二气。每个被这两道混沌之气吞噬的生灵,便会跟你一样,进入青霞化作青神,进入金霞就化作谛仙。二气之间会引起无数争斗,最后层层进化筛选出来的,青霞这边,就叫做神将,金霞那边就叫做仙师。只不过,这些生灵会被古神桀沌体内二气抹去神识,成为神将仙师之后,亦只会帮助古神桀沌清除闯入它体内的入侵者。你怎么还会保留意识,倒也颇堪推敲。”

方林空听了心中大惊,脸上亦变了颜色。

这古神桀沌竟然如此庞大,那神兽白龙也没详细说情。自己来这里岂不是送死?又能更这宇宙中的巨无霸,沟通些什么?

丹霄子似乎对这古神桀沌颇有了解,滔滔不绝的介绍道:“古神桀沌体积庞大,若是粗略比较,大概能相当太阳系的一半,从太阳直到木星轨道那么大。其内部若说是生命,还不如说自成宇宙。我曾经听人说起,这古神桀沌出身,应该是宇宙中某个流浪的神族。该族体积庞大,有如星球,历经亿万年生长,躯体往往大的不可思议。其体内除了这混沌二气之外,尚有二十二种器官。”

方林空听得咂舌不下,连忙询问道:“既然如此,师叔可知怎么才能从这里脱身?我若是变成了什么青神将,神志尽丧,岂不坏了!”

丹霄子嘿嘿一笑!说道:“你也不必担心,既然现在你的神识还未被青、金二气化去,那么暂时还不必担心。其实这青、金二气颇有妙用,对修行大有帮助。你不妨跟着老道我先收伏了金花龙雀再说!”

方林空答应一声,不敢为难这位丹霄子师叔。

丹霄子其实也颇为奇怪。方林空看起来修为不高,但是居然能抗衡古神桀沌体内的青、金二气。就算他自己也不敢碰触着两道霞光,因此,为了来这里抓金花龙雀,他还特意炼制了一件护身法宝,天恶蓝袍。方林空居然不必假借任何护身手段,就可以在青霞中保持完整的神魂,着实让丹霄子感到惊讶。他暗自想道:“这古神桀沌神通无边,青、金二气奥妙无穷。若是这小子能炼成神将,说不定可以帮我大忙,一会不放诓他一下。”

且不说丹霄子的打算,方林空看到金花龙雀如此奇异,也不知该怎么下手帮忙。若是用天坎逆刃封印,先不说是否能成功禁锢这头仙禽,万一封印了之后,丹霄子连天坎逆刃一块要走怎么办?

他不只该做些什么,丹霄子却是早有准备。此时金花龙雀已经六翼张开,飞出了金霞的笼罩,反向青霞中扑来。方林空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两道霞气中的生灵,可以自行脱离青、金二气的控制。心里大是骇异。

丹霄子却大喜过望。他虽然有天恶蓝袍护体,但是却也不敢在两道霞光中来回冲突,若是引起了古神桀沌的警觉,那可就大大不妙了。这头金花龙雀虽然不像方林空一样保留了完整的神志,但是却也能残留几分灵姓,知道要捕杀青霞中的生灵,才能越升阶级。可怜这点灵姓,只让丹霄子心愿得遂罢了。

见到金花龙雀扑来,丹霄子隐藏在方林空背后,一动不动。等金花龙雀接连杀戮了十余名青神,看方林空靠的甚近,便展翅飞来,丹霄子才催动法力。方林空只感觉骤然间蓝光大盛,金花龙雀只来得及一声清唳,便被蓝光吞噬。眨眼间,丹霄子收起天恶蓝袍,又缩成一团柔和蓝光。方林空看了金花龙雀之威,只道跟丹霄子必有一场恶战,没想到丹霄子法力这等惊人,若无其事的便收了金花龙雀,顿时让方林空钦佩不已。

丹霄子收了金花龙雀,已经是心满意足。便对方林空说道:“你要脱离这道青霞,只有继续提升品阶。等到了神将的实力,古神桀沌就会招你去它的神念所在的星器。只有脱离了青霞,去星器的路上,才是最好的逃脱时机。有我再次,便助你一臂之力。让你尽快脱离这霞气罢了!”

方林空不知丹霄子的打算,无奈下,只好按照丹霄子的指点,继续跟金霞中的谛仙作战。

不过,丹霄子出身昆仑,飞升千年。对道术的理解,可说当世无人可及。方林空在他的指点下,武功法术突飞猛进,有这等上佳的实战演习场所,又有一等一的宗师级仙人点播。方林空升级速度之快,比挂了外挂,用了作弊器修改属姓,还要快捷十分。

而且,有了丹霄子指点。

“这个谛仙等级低你太多,经验值太低,不值得浪费时间。那个不错,超过了两级,等我先弄他一下子,你在越级杀了……”如此这般,方林空有如绷紧的弓弦,不敢有丝毫怠慢。丹霄子眼光奇准,给方林空点出的,都是刚好稍微高他一些的谛仙,既免得品阶太低,方林空要多造杀孽。也可省得对方过强,方林空难以快速毙敌,浪费时间。

每次出手丹霄子都要求方林空一个照面之内,便解决战斗,不可拖泥带水。更不可给敌人还手的机会,这样的标准之下,方林空每次出击,都不能有半点差错。一招下去绝对不可偏差半点,法术使出,时机定然要恰到好处,不能迟早半分。

随着手下毙命的谛仙越来越多,方林空不但接连进阶,而且战斗经验亦是快速积累。不知不觉,方林空逐渐有了一丝奇异的感觉,这个空间内的能量,再也不是跟他毫无关系,而是有如呼吸般亲切。方林空跟丹霄子都没注意到,随着杀戮跟进阶,方林空的身体悄悄的发声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巨灵变已经开始达到了颠峰,玄天九变已经突破了第一变,开始向第二变蜕化了。

玄天九变,每修成一变,便会对肉体跟能量的控制精深一层。巨灵变是蕴涵能量与体内。蕴涵的能量越大,巨灵变的威力就越强。等到修行者能突破肉身跟灵气的界限,巨灵变就再也没有变化大小的限制,大可以撑天立地,小可以如芥子微尘。到了这个地步,修行者若能再上层次,就可以长生不死,肉躯不毁。

比较起来,昆仑仙道的化形之境,正是介乎巨灵变,跟玄天第二变冥蛇变之间的层次。方林空在地球,亦已经达到了化形之境,只要他能再进一步,早晚也会突破巨灵变,进入冥蛇变。

但是古神桀沌躯体之内的能量,都包含了它的意志在内。排斥一切非本体的力量。就是丹霄子这样的仙人,也不得不炼制特殊的法宝,把自己体内仙气跟古神桀沌的力量分割开来。

方林空的神志之所以不受控制,却是托了他元神神器的福。无论是昊天神剑,还是魔门四宝,都是横亘古今,超越世间的超级法宝,古神桀沌既然并非有意对付方林空,青。金二气亦无法撼动方林空的元神。

玄天九变却是最能转化能量的法术,方林空开始虽然跟别的生灵一样,被动的接受古神桀沌的能量,这股能量一旦离开了古神桀沌的领域之外,便会被收走。因此,作为古神桀沌制造出来的零度沸点,才会那么古怪。

当玄天九变开始突破到冥蛇变的时候,古神桀沌的能量,已经开始被方林空据为己有。因此方林空的感觉才会变得如此奇异。

冥蛇,古之神兽。吞天地曰月,复喷吐出来。以为戏!

方林空接连不停的冲杀,也不知经历了多久的时间,恍惚间,青霞中的生灵逐渐稀少,金霞中亦是数万里长短才可见到一名谛仙。只不过,这时的敌人亦强过了当初遭遇的不知几百倍。方林空虽然有丹霄子维护,战斗也开始变得艰苦起来。

也不知身体变化过多少次,方林空现在身躯巨大的有如山岳,雄壮的体魄,背上高高的竖起了七根骨刺。他现在已经不必动用佛罗达姆之角,甚至连天坎逆刃也很少动用了。仅仅凭借一双巨手,方林空就能生裂敌人,而他的皮肤也变得比任何法宝形成的护罩还要坚韧,普通敌人的攻击,方林空连没头也不皱一下,甚至完全感觉不到伤害。

丹霄子这时也察觉了方林空的不对劲。

“若是普通的神将,此时的能量早已达到极限,应该开始最后一次蜕变了。这小子怎么还在吞纳能量?这样下去,很快便会自爆的!”

丹霄子正想如何压抑方林空体内彭湃的能量,这时,金霞中又出现一个隐约的身影。方林空此时已经不愿放过任何一个击杀敌人的机会,毕竟遭遇到敌人的机会已经太稀少了。他仰天巨吼一声,体外的青色霞光,已经自发的旋转成一道巨大的漩涡。方林空已经可以艹纵这股能量为己用,他体外的保护霞光,比青霞本身明亮光耀十倍。当方林空冲击的时候,带起了一道冲天的青焰,化成了一道摇曳的虹光。

丹霄子本想拦住方林空,但是一念下,又想道:“这小子本来就有些古怪,我先让他打完这最后一架,若是十分不妥,我就出手。”

因此,丹霄子撑起天恶蓝袍,化成一团蓝光,紧随着方林空窜入了金霞之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