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五回 机械魔兵

“方林空你不要那副苦怪表情,这个可不是二次元空间迷途,这里是一个战斗结界!”

得到了绿眉的提醒,方林空才认真打量了一番,果然这次没有了那种时空交错的奇异感觉。念力延伸出去,很快就接触到了边界。

方林空这时已经过了兴奋点,冷静了许多。想了一想,他不由得有点迷惑的说道:“我就是想来问问,去迪斯尼乐园怎么过去。何必弄出这么激烈的见面会?既然这里的主人不欢迎,我不进去就是了。”

绿眉掩口咯咯而笑,说道:“这位佛罗店主,早年可是声明甚著的大妖怪。后来也不知怎的跟猎魔团搭上了关系,就在这座人类最有名的艺术都市定居下来,开了这家古董杂货店。脾气之古怪,在黑暗世界中也极是有名。你现在想要说,刚才不过一场误会,要拍拍屁股走人,可是有点嫌晚了!”

方林空正要开口详细问一下,一声声轰轰的沉重脚步震动传来,让他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前方。

一排巨大的钢铁身影,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之中。

“我的天,这是汽车人还是霸天虎?也未免太有个姓了吧!绿眉大姐你在干吗?”

眼前的敌人出现,让方林空彻底崩溃。青冥老祖的出现,本来已经让方林空颠覆了对修行者都是老古董的看法,但是,这次面对的敌人,却让方林空再次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虽然眼前的大铁块们,散发着一阵阵的魔法波动,让方林空晓得它们并非纯粹的科技产物。但是,任是哪个少年,在看到了由各种车辆改造的机械魔兵,也会浮想联翩。

美国当年风靡全球的玩具宣传动画片《变形金刚》。其中的大多数变形机器人都是现实生活中的科技产品,因此,诸如擎天柱那样的载重卡车经常可以在美国的公路上看到奔驰而过的巨大身影。

最前方的一排机械魔兵,便是由这种载重卡车改造而成。除了擎天柱军团之外,紧接着的就是一排德国大众甲壳虫汽车,改造的大黄蜂。估计是飞机的改造价格比较昂贵,方林空并未看到自己最喜欢的喷气飞机改造的红蜘蛛等机械魔兵,但是却在一队劳斯莱斯跑车改造的机械魔兵手山,看到了不断的从手枪变成小型机械人的威震天。

方林空震惊过后,才想起身边的绿眉大美女,但是更让他跌破眼镜的是,绿眉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个熊猫牌数码相机。正在兴致盎然的咔嚓咔嚓排着照片。

听到方林空的问话,绿眉立刻把手上的数码相机丢了给他。并且摆出几个姓感撩人的风搔姿势,示意方林空给她用机械魔兵做背景,拍摄几张留影。

“绿眉大姐你不去给某个游戏做形象代言人,真是可惜了这副傲人身材!”

方林空顺手给绿眉拍摄了几张照片,并且信口开河的夸赞了几句。没想到绿眉俏笑倩兮的接过了方林空还来的数码相机,轻撩银白长发说道:“你怎知我没做过这种形象代言?告诉你我们阴山集团,最近新开发的一款真实游戏,就是我做的广告模特!”

方林空这下更是无话可说,看这绿眉更换了相机的存储卡,又对准了自己。他连忙摇手说道:“我可没兴趣留这种照片!”

绿眉伸出两根青葱玉指,比出胜利的V字。说道:“我这是换了视频拍摄的模式,待会要看你的战斗英姿了。别以为这些铁家伙只是好看,佛罗不但是土系大宗师级别的魔法大师,而且亦是著名的电气工程师。这些家伙的战斗力,绝对不逊色在动画片中的表现!”

方林空接下来想说的话,给一道道交叉的火舌给憋回肚内。也不知佛罗用怎样的能源推动这些机械魔兵,除了蕴涵强大的魔力之外,各类现代化的火力武器亦是十分猛烈。

单足轻踏地面,方林空身影急速转换了方向。面对如此猛力的攻击,方林空当然要避之大吉。绿眉体外的五色烟霞,虽然看起来轻飘飘的,但是防御力确实不同一般。方林空避过当面,把她暴露出来。但是绿眉毫无退避的打算,就那么靠着护身的五色烟霞屹立不动。手上的数码相机,摆出了准专业级记者的架势,不停的爆着闪光灯。

方林空此刻把神念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机械魔兵的每一次攻击,其火力的轨道,反射,威力,都给他计算的清清楚楚。凭借近乎音速的身法,方林空就能在看似惊险的战斗中,其实却游刃有余的躲避开一切攻击。

这种战斗方式,他是学自古神桀沌。

“以最小的出力,造成最完美的战果!这才是战斗的真谛!就让我来检验一下,目前的修炼进步程度吧!”

方林空扣指轻弹,数十发金系的念力子弹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当前的一排擎天柱的能源输送线路。被切断了能源,这些钢铁巨块,立刻便停止了动作。方林空正要依样葫芦,击倒剩下的机械魔兵。一声古怪的声波传出,一些工程虎的部队,开始了二次变形,七辆工程车,搅拌机,挖掘机,推土机灯灯等等组合在一起,变成了更加巨大的大力神。

而且,方林空不可置信的看着另外几组机械恐龙,也开始组合。在那一瞬间,方林空确信那个叫做佛罗的古董杂货店老板,肯定有着超凡脱线的幽默细胞。

“幸亏没有大都市,猛大帅,铁甲龙跟宇宙大帝!不然这个世界……一定不是地球,而是塞波特恩!”

组合之后的机械魔兵们,身上笼罩了一层魔法护罩。方林空连续发射念力子弹都被这层护罩给阻挡下来。当他连续射击在同一个地方,打破护罩时,又因为这些组合之后的机械魔兵,动力源头并非一个,不会立刻停止动作。而只要几秒钟,它们的自我修复功能,就会把破坏的线路接连上。立刻又变的威风凛凛。

“奶奶的!上帝怎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不提方林空的哀号!佛罗这位胖胖的古董杂货店老板,正在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看着方林空,被他的机械魔兵部队,追赶的东突西窜。并且显得乐不可吱。

这个世界的人分有很多种类,其中有一种人,就叫做收藏癖好者。他们喜欢收藏一切能找到的东西。邮票,鼻烟壶,火柴盒,鞋子,烟斗,贝壳,甚至世界各地的泥土……

佛罗的爱好,就因为其财力而变得广泛的不着边际。

比方说,为了那个远去的年代,风靡一时的动画。他就肯投入巨资,收罗了大批二手汽车,跟一些器械,并且钻研炼金魔法中的魔偶制造技术,搞成了这支变形金刚部队。

佛罗的本意,并非用这个东西,来做古董杂货店的防卫。而仅仅是满足一下他的童趣愿望。方林空的出现,给了他一个机会,那就是展示这些机械魔兵。他到是并不指望靠这个打倒方林空。若是方林空出手重一点,伤了他的珍藏,佛罗说不定就一怒下收起自己的宝贝,用更厉害的手段惩罚这个入侵者。但是,方林空显得分外识趣,出手有效率的有如精密电脑,连多一分伤害都没有造成。

年纪大了,反而很难体会一些简单的乐趣。佛罗收集并制造了这些机械魔兵,却无人能跟他分享。这点经常让这位胖胖的古董杂货店老板,有些惆怅。

因此,在那么一个瞬间,佛罗突然对这个破解了他的二次元空间结界。又冒冒失失的闯入战斗空间的东方少年有着莫名其妙的好感!

方林空当然不知正在用魔法装置,窥测他的佛罗,有什么心理活动。屡次攻击无果,他焦躁的脾气又占了上风。在不能保持绝对冷静的状态下,方林空的计算出现了一个错漏。一道火舌喷中了他的后心。

受到攻击,方林空脚步一个踉跄,无数的火舌立刻覆盖了他站立的地方。佛罗察觉不妥,立刻下了命令,停止了机械魔兵的追击。绿眉一时也吓了一跳,正想出手救援,却来不及了。

当硝烟慢慢散去,现出方林空的身行。却看到双手架在头上,膝盖微微弯曲,脸上的神色平淡如水。身外三层护罩,保护的他毫发无伤。一层是淡青色的光幕,一层是无色的透明光罩,还有一层最是华丽,无数的彩霞光晕层层叠叠竟然一眼看去不知有多少层数。这是,方林空本身的防御光罩,大自在天界七宝幡形成的保护,跟三十三天封印诀的华幕。

刚才的炮火虽然猛烈,但是却连最外层,方林空本身的青色光幕防御都没能震动。自然也不必说其余两层了。

佛罗也松了口气,他并无杀人的念头。见方林空安然无恙,一面惊诧方林空坚强的实力,一面暗自叹怀自己是不是有些老了。

“这位少年,我很欢迎您来到我的古董杂货店!刚才的意外,幸亏没有伤害到你!我愿意送你一件礼物作为补偿。不知你是否能忘记刚才的不愉快呢?”

巨大的扩音设备,让佛罗爽朗的声音在战斗空间内激荡。方林空还没开口,绿眉已经抢先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也对刚才冒失闯入,深感抱歉。我来此是想要获得一本十五世纪亡灵魔法大师胡安帝法的著作原本。不知您能否割爱!”

佛罗略微沉默,看方林空并没表示反对。立刻开朗的说道:“这本书虽然我也不甚舍得,但是既然你们需要,我当然不好食言。请跟着这辆汽车,来到我的身边吧!”

佛罗话音刚落,一辆漂亮的红色机械魔兵,分解变形之后,组成了一辆漂亮的跑车。方林空耸耸肩膀,跟绿眉钻了进去。

当两人在一间巨大的陈列室,见到了和蔼可亲的佛罗,跟他身边的那位神秘客人。绿眉笑着跟两人招呼,方林空却甚是失礼的惊呼出声。

因为,这位年轻的神秘客人身上的气息,方林空感到了无比的熟悉。当对方抬起了脑袋,露出了微笑,正是丹霄子。

方林空急忙躬身施礼,大声说道:“方林空见过师叔!不知师叔怎么会回来的?有什么需要师侄跑动的地方没?”

丹霄子一身的打扮有颇有现代气息,方林空刚才一时没有认出。在遭遇古神桀沌之后,丹霄子虽然独自偷跑,但是方林空没有半点怨愤。一来他留下也得到了甚多好处,二来他当初就没当这位师叔有什么亲近,被抛弃了也只怪自己反应不够快。

方林空这么亲热,丹霄子微微一笑,看不出有什么反应。神色自若的说道:“我不过是回来看看,也想去看看你另外的几位师叔。若是你没有什么事情,不妨跟我一起去拜访他们吧?“

方林空心道:“拜访青冥老祖倒还没什么!但是去拜访列缺子就大可免了。至于别的师叔那就更见鬼了,弄到后来出了马脚更是大大不妙。”

因此他微微一笑,嬉皮笑脸的说道:“你们老一辈的见面,我这个晚辈就不必去掺合了。万一弄出什么千年情史出来,大家都尴尬不是!”

丹霄子被方林空一句千年情史,弄得大失仪态,连本来绝世高人的模样都再不能保持。咳嗽一声,岔过了话题。

“这佛罗老板收集的东西,很多都颇有来历。就说这万法魔樽,我就曾经见识过其威力,还被它收走一口飞剑。可惜今曰却变得如此残破,威力尽失去。”

此刻,佛罗才有机会插嘴道:“原来两位竟然是师叔,师侄。真是名门出高徒,刚才这位少年,连破我两层魔法阵,实力惊人,真是了得。”

绿眉在旁边眼睛骨碌骨碌的转悠,却一言不发。她经验老道,看的出来,丹霄子绝对不是好惹。方林空的来历不明,但是他获得力量跟勾离天书有关,却不是什么秘密。今曰怎么会冒出一位师叔出来,让绿眉颇费推敲。

方林空嘿嘿一笑,对佛罗说道:“我刚才看到您这里有妖魔猎人的标志,想要来问问路。没想到却遇到了师叔,我外面还有一位朋友在等待,就不在这里奉陪了。不知您是否知道去迪斯尼乐园怎么走?”

佛罗先是一愣,然后便哈哈大笑,伸手接过丹霄子递来的金樽,说道:“刚才这位女士想要胡安帝法的原著亡灵魔法书,我既然答应,自然立刻奉上。不过我也曾经说过,要送你一件礼物,以补偿刚才的过失,你也不要推辞!”

听到别人硬要送东西给自己,方林空怎会拒绝。他立刻高兴的答应一声,说道:“如此说来,小子就却之不恭,生受佛罗先生的厚爱了。”

佛罗呵呵一笑说道:“不过我有个乖僻,送人东西,却不能白拿我的。我这里陈设的东西,随便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但是就这么随便拿走可不成,只有说出此物的来历,名称,功用,不至于让这事物明珠暗投才可!”

“就是说,不知道来历的东西,就不能拿了!”

方林空倒觉得这个乖僻,颇为合理。按照现代理论,霸占某项资源,却不懂得利用,便是一种浪费。即便其得来的途径合法,所有权益清晰,也是一样。

绿眉在一旁听了,立刻说道:“佛罗先生这个要求可难不到我。胡安帝法大师,是千年以来最杰出的亡灵魔法大师,我修炼的东方仙道,亦是属于研究生人魂魄的系统,因此才想得到这本亡灵魔法书,来增益见闻,加强修为。”

佛罗笑嘻嘻的递过一本古老的羊皮卷给绿眉,说道:“这位女士不必说了,这本书的来历您既然清楚,当不会让此书束之高阁,蒙尘冷落!”

方林空这时四下打量了佛罗的收藏,心里十分之佩服这位胖胖的古董店老板。方林空自己也算得身家丰厚,法宝仙兵不计其数,更有列缺双钩,魔门四宝等超级宝贝,天坎逆刃更风因了无数的神兽仙禽。不过比起佛罗的收藏来也不过小巫见大巫,数量种类还不及这里的陈列九牛之一毛。

佛罗的收藏更不乏顶级的超级宝贝,威力莫测的奇异物质。只不过跟方林空手里的宝贝不同,佛罗的珍藏大多数都已经残损破毁,只能当作欣赏的古董摆设,不能用之克敌制胜了。

方林空从没有人跟他系统讲解过,这类法宝渊源的课程。因此,他虽然能凭借眼光跟经验,猜测出某相古董的功用,但是却没办法说出,其名称来历,有什么历史典故之类。

佛罗看到方林空的茫然神态,更是兴奋。要知道,跟一个学问渊博者讨论古董的历史细节,跟给一个学徒讲解普及知识,是两种不同的愉悦,这位胖胖的老板,越是看方林空不敢开口,就越是觉得兴奋。

到了后来,还是佛罗忍耐不住开口说道:“我这里虽然收藏的都是一些破损的法宝,但是本身材质,灵气,往往还在。若是有人能以法力修补完整,其威力也是不可估量。就算不能修补如初,以之修炼成其他功用,也比现在量产的东西好了不知多少!方林空先生,若是还看不上眼这些,也就太没眼光!”

佛罗略带唏嘘的语气,让方林空愈加尴尬。绿眉借了方林空的光,轻易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亡灵魔法书。心中正是轻松高兴的当,看到方林空这个模样,有心帮他一把。便开口说道:“佛罗老板的收藏,在地下世界十分有名。若是这些东西的价值加起来,只怕足够买下一个中等国家。方林空你不放先让佛罗老板给你介绍一下他得意的珍藏吧!”

方林空正不知如何是好,心道:“我又不贪图他的礼物,弄这么麻烦作甚?林语说不定等的焦急了,我还是赶快出去汇合便了!”

他还没出口告辞,佛罗已经听了绿眉的建议,笑眯眯的说道:“我介绍之后,这样东西,就不能当作礼物送你了。方林空你说,先从哪里开始介绍好那?”

方林空暗道:“你爱送不送,我又不希罕,这么罗嗦的胖子,倒也少见!”

他正待一口回绝,想想,又觉得这么不开市面,也不够礼貌。便说道:“佛罗先生的收藏都十分珍奇,我根本一件也不认得,看来今天是不能拿到礼物了。至于这个介绍,我当然很想听一听,不过,我还有朋友在外面。今曰就免了吧!”

听到方林空屡次提起,还有朋友在外面。佛罗也不好挽留。只是说道:“我今曰的承诺,永远有效。只要你有机会来我的店里。随时恭候你来拿走自己应得的东西。”

方林空当然谦逊一番,正欲离开。丹霄子却突然说道:“刚才佛罗老板给我看的那件万法魔樽,您说不愿意出售,但是不知,可否愿意以物件更换?”

佛罗微微一愣,万法魔樽的价值他是知道的。只不过这东西非常昂贵,又已经完全破损,失去了功用。虽然未必不能修补完整。但是若要修补,只怕不比重新炼制一件轻松到哪里去。可以说,属于那种价格高,但是却没人愿意出手购买的东西。他说有人愿意以一亿七千万欧元收购,倒不知说谎,只不过,最后并非他不愿意卖,而是对方还有其他的附加条件,让他无法接受罢了。

丹霄子说要以物交换,佛罗倒有些犹豫。这个毕竟不是现金交易,可以衡量价值。对方若是拿出的东西,还不及万法魔樽的价值,其间的差价,自然还要另外填补,若是对方拿出的东西,超过了万法魔樽,只怕自己还要付出一些别的赠品。这个原则倒是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仓促间对方拿出的东西,怎么估价,才算合理,就破费周章了。毕竟一件东西在不同人的心目中,其价值是完全不同的。

丹霄子这话一说,方林空突然想起一事,转身对佛罗说道:“这么说来,我也想跟佛罗老板,以物易物,交换一件东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