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二回 极冰妖王

方林空出了餐厅,对迎宾小姐客气的先生请慢走的职业笑容,视而不见。当他大步走向楼梯之后,在没有人视线看到的下一秒,就一步迈到了九楼。瞬间移动这种法术,对方林空来说已经驾轻就熟。

“九零八!这里是九零一,那么那里便是了。”

确定了房间的号码排列次序,方林空大步迈开,转过了一个走廊的弯角。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些很讨厌的家伙。刚才他在楼下遇到的那名身穿英国皇室特许的男装品牌GIEVES&HAWKES西服的年轻男子,正手捧一束怒放的粉红玫瑰,正在敲击一件客房的房门。GIEVES&HAWKES的全新标识“GH”加上一只剑的形象不失简约高雅。而且这年轻男子的发型显然是请专人设计,正好衬托他平凡的脸型,有些神秘的气质,增添了几分优雅。如此派头,足够哄倒任何一名经验不足的少女。

当然背后的十余名凶横的保镖,也足以处理另外一批不肯就范的。

方林空视线落下,很不巧的,这间房门的门牌号,正好是九零八!

方林空脚步不停,那名年轻男子的手下立刻出手阻拦。方林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出手根本不分轻重。他仅仅简单的一挥手,便有两名黑衣大汉横着飞了出去。曾经跟方林空有过两次照面的那名黑衣大汉,显然脑筋比同伴强许多。深知此刻是要见分晓,表忠心的时刻。急忙护着那名年轻男子向后退开。

本来这名年轻男子家庭颇有背景。本人也颇有些手段,纵横黑白两道,商场官场,都有些能量。本来他想以他吴公子的大名,追求一名小小的音乐圈的新人,还不是手到擒来。不过,他没想到,那家娱乐公司颇为硬气,根本不买他的帐,干脆的拒绝了让旗下艺人出席他宴会的邀请。

难得他亲自出马约请佳人,却遇到了方林空这等恶客。他习惯了以上位者的思维,还想让手下把方林空制服,狠狠教训一顿。可是还没等他下出命令,方林空已经把那十来名的保镖横扫一空。

当这名凶狠少年的眼神看了过来,若不是有那名黑衣大汉搀扶,这位吴公子险些就膝盖一软,跪了下去。

方林空并不是为了打架而来,不过他可没有敲门的耐心。刚才那名吴公子似乎敲门了很久的样子。方林空五指张开,如切豆腐一样插入了九零八室的房门,他手腕轻轻一转,已经把门锁掏了出来,然后轻轻推门,比较斯文的走了进去。

仅仅踏出一步,方林空就感觉到了一种奇异的冰冷。在丁晴雅的房门口处,有人设置了一层战斗结界,而且还是极端冰寒的属姓。

虽然此刻退出还来得及,但是方林空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昂然迈步走了进去。

方林空曾进见识过杜斯卡娅的冰峰结界,不过他即将面对的敌人显然,更加强悍。因为,杜斯卡娅的战斗结界模仿的是西伯利亚的冰冷荒原,而这里是绝对零度下的奇异空间。不要说普通人类,就算弱小一点的妖怪都经受不住这物力上的绝对低温。方林空放弃了使用青火神焰铠的诱人想法,作为得自古神桀沌的奇异能量,青火神焰的温度是亘古不变的,就算在宇宙中也不会消散能量,即便在绝对零度的结界下也不会被克制住。但是,方林空深懂隐藏实力的重要。他平时使用青火神焰,并没有发挥全副威力,即便别人有心观察,也不会知道青火神焰的奇异之处。但是面对这个还未露面的敌人,方林空不知怎地有一种非常古怪的恐惧。

即便进入了化形之境,方林空的肉体已经强横无比,他也不愿意轻易尝试对抗如此低温。绝对零度的战斗结界,足以让大部分妖怪丧失活动能力。

略微踌躇,方林空的脚下升起了一团黑色的火焰,黑火形成的护罩把方林空保护了起来。真炎神教的黑火,是没有任何温度的奇特能量,对抗绝对零度的战斗结界,正好恰如其分。

除了寒冷,就是一望无际的惨白,方林空踏入了这个战斗结界之后,并没有任何动作。这个战斗结界比他见到的任何一个,都要巨大,这也表明了主人的能力。如果他去寻找,绝对不比在迷宫里捉迷藏更容易些。

静静的等待,有时才是最好的,最有效率的方式。

一阵轻柔的音乐声音似乎自虚无中出现,方林空这样在应试教育下培养出来的高中少年,是绝无可能分辨出来,这是哪位世界名家的惊世大作,还是默默无闻的音乐天才,不为人知的辞世绝笔。他直觉得这个调子听起来让人非常舒服,甚至给人一种清爽开朗,阳光明媚的感觉。即便在如此冰寒的世界,方林空也能感觉到那声波震动中传递来的温暖……

“小兄弟!我一向喜欢完美的风格,在你看来也许这些十分做作,又很无聊。但是,那仅仅是因为我们的审美,跟眼光的层次不同。我希望您能喜欢我的安排!”

一个仪表不凡,有如大艺术家一般的中年男子,以一种奇异的方式现身在方林空面前。先是方林空的眼前出现了揉脆的玻璃镜面一样的诡异折射,然后,似乎用无数的碎块拼凑起来的一样,最终形成了一个光滑无比的平面。

方林空左右双手,暗自扣了天坎逆刃跟列缺双钩两件神兵的使用法诀。凝神定气的缓缓说道:“这位先生,我不知您为何要把我的女朋友请到这里?不知您能否明确的告诉我,您的目的?当然,若是以丁晴雅威胁我做什么事情的废话,尽可免了。”

那名中年男子听了方林空的话,优雅的一笑,说道:“我只是受人所托,帮你照顾一下家人,跟女朋友。我要周顷哲放弃对小朋友你身边的人动手,总要有个过得去的理由吧?我的理由就是,丁晴雅已经是我属下公司的签约歌手。当然不能让任何人威胁她的安全。”

“照顾我的家人?周顷哲又是谁?”

这名中年男子淡淡一笑,让方林空不知怎地,产生了一种此人可以无条件信任的心里。这名中年男子说道:“看起来小朋友你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我从头解释。”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澳洲人士,当然澳大利亚不是我的出生地。不过我已经在那里居住了几百年之久。有人叫我冰祖,或者冰王,当然也有人叫我冰山,或者冰人的。你愿意怎样称呼都成。我最喜欢的就是艺术,举凡绘画,音乐,电影,雕塑,我都喜欢。在好莱坞我还开了一家电影公司,跟一家音乐唱片公司。”

“委托我的人,也就是给你邮寄过勾离天书的那个人。至于周顷哲你应该听过的,国际妖联的五大执行主席之一,最近风头正劲。”

方林空刚才情急之下,确实忘了周顷哲是谁,不过经这个中年男人这么一说,他立刻就记得了这个妖怪世界的大头目。不过还是有些事情,让他非常摸不到头脑,当他的眼睛看到那名男子的身体的时候。突然惊呼了一声。

历经大战,方林空的眼里也大有长进。这名自称冰王的中年男子,全身都呈现一种淡淡的透明状态,正是肉身能量化的征兆。尽管方林空无法知道对方的妖气属姓,但是,那种精纯粹炼到了极点的妖气,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难道说……这家伙也快要踏入神极了?”

方林空此刻心中的震撼,比见到古神桀沌的时刻还大。

冰王看出了方林空心里的惊讶,但是却没有详细的加以解释,只是简单扼要的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并且,把这些曰子以来国际妖联的动荡,黑暗世界的大事件,约略的说了一番。方林空此时才晓得,自己出席血族的百年战争,竟然搅和了别人苦心策划的战略部署。

本来周顷哲跟张荣膺,已经让许多部下混入了血族。加入血族只要进行一次仪式便可,这给国际妖联大开了方便之门。这些妖怪本身变已经甚为强悍,转生为血族之后,虽然实力并不能如普通人一样的提升,但是凭借这些妖怪的本身力量,就可以在血族中占据高位。周顷哲本来还计划,控制血族之后,再把势力延伸进入暗黑理事会。甚至,为了这个计划,他还付出了无数的代价,获得了猎魔团的支持。

但是列缺子的出现,让周顷哲一切计划都成了泡影。阿伦修丁司为了二月十四的约战,放弃了当场出手的打算。而周顷哲准备控血族的人选,白虎神族的张百伦,又被方林空生生封印。这名在国际妖联的排行榜上,一直高居头十名之内的新生代绝世高手,偏偏遇到了方林空这等超级怪胎。

而且,青冥老祖在这之前,已经回绝了周顷哲的拉拢。百年战争更加剧了这个矛盾。方林空这个人类中的无名小子,短短时曰内,一跃已经成为了国际妖怪组织排的上号的大敌。

方林空被冰王这么细细分析,顿时发现自己的处境简直岌岌可危。

他可没有列缺子那种可以硬扛八神极的本事。而且,他的父母朋友,可都是普通人类,就算闻毅他们,也不过是三只修行中的菜鸟而已,别说帮上什么忙了,不被拿来当作人质,已经可以偷笑。

突然间,方林空因为最近力量提升而带来的信心,消弭的无影无踪。他在这一刻突然感到,自己是如此渺小,力量是如此单薄,而处事的手段又是如此的幼稚可笑。在周顷哲张荣膺这样的大妖怪眼里,他恐怕连个跳梁小丑都算不上。毕竟,这个时代,比的是综合实力,跟组织的凝聚力。个人的英雄主义已经没有太多的市场。

冰王绕有兴趣的看着方林空不断变化的眼神,直到方林空的眼睛里,除了冰寒森冷之外,再无其他的表情,这才开口说道:“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整理好情绪的变化,方林空你也算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了。在我的一生中,先是确定了某人了不起,才去发掘对方的优秀之处,也是绝无仅有的第一回。”

方林空愕然一愣,说道:“难道你知道未来者的身份?”

冰王淡淡一笑,说道:“我们以后会是朋友,现在虽然提早了一些,我还是很喜欢交你这个朋友。”

方林空眼神猛地凌厉起来,问道:“那么我现在可以去看看我的女朋友如何了吧?”

冰王挥手一笑,平地涌起一座古典大方的古铜大门。他说道:“只要你推开门就可以进入丁晴雅的闺房,另外,顺带一说,我对这个小妮子很有好感,已经收了她做干女儿。你最好认真对待这份感情,不然一个愤怒的父亲,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也说不好!”

“靠!威胁我!”

方林空佯佯的推开这座大门,突然一阵热浪的水蒸气袭来,让他措手不及。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曲线玲珑的曼妙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嗯!这个老混帐,居然把我送入了这里?”

方林空正要开口解释,却更加的惊讶的发现,在隐约的水雾之后,并非自己的女朋友的[***],而是一个极为陌生的漂亮女孩。对方正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出现在自己浴室的少年。

双方的视线对望了一刻,还是那个女孩突然恢复了惊惶,急忙扯过一条浴巾,裹住了自己青春的少女胴体。然后几乎是尖叫着把方林空轰了出去。

方林空颇为狼狈的一步退出了浴室,冰王打开的大门早就关闭,他没办法回去冰王的战斗结界。但是当他出了浴室,看到的事情更加让他瞪大了双眼。一个正在梳理湿漉漉的长长头发的少女,正坐在**,听到有人出来,笑着说道:“凉盈!你这么快就洗好了么?刚才叫那么大声,不是发现了针孔摄像头了吧?”

这名少女边说,边抬起头来。正是方林空的女友丁晴雅。

这下,方林空顿时感到脑袋嗡嗡作响,就算被百十来名国际妖联的妖怪追杀,也没有这一刻更加恐怖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