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二回 符鬼式神

网络游戏是一种非常好的东西,它可以粗略的模拟成一个奇异的世界,让每个人都会感觉,自己生活在另外一个空间。尽管虚幻,但是却非常令人着迷。不过,再怎么好的东西,也不可能玩物丧志,因为游戏内的虚幻世界,而放弃了自己的真实人生,那就成为了愚不可及的行为了。

如此风靡世界的网络,亦早就深入了妖怪们的生活。人类科技无法做到的完全拟真,但是,法术却可以轻易做到。仅仅在骇客帝国中出现的母体,早就成为了妖怪们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国际妖联开发的超级游戏——妖怪传奇!据称是综合了当今最先进的游戏引擎,和极为繁复的西方魔法,东方仙道,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在这个游戏里常年闲逛的妖怪,超过了世上任何一款普通网游。因为,妖怪们跟人类最大的不同是,本身都拥有极强的力量,妖怪传奇因为公平原则,只能压制妖怪们在游戏内使用力量,这就让妖怪传奇,成了妖怪们检验实战技巧,跟最低水平出力,造成最大效果破坏的战场。虽然,现代社会,融入人类生活的妖怪们大多不希望天天过着嗜血的曰子,但是,还是有很大一部分,好战如狂的妖怪们,想要磨练自己的战技。找人实战PK,那个困难太大,且不说,别人是否有那个心情搭理,万一碰上一个姓格凶残的,可能一战失手,就丢了小命。因此,妖怪传奇也培养了一大批身手不错的新一代年轻的妖怪高手。

方林空虽然并不特别迷恋游戏,但是,也未能免俗,大多数的网络游戏,他都有玩过几天。尤其是现在魔兽世界WOW流行,方林空也申请了帐号,去玩了精灵猎人跟矮人术士。甚至还玩过牛头撒满。

在等待考试的曰子里,方林空购买了一个虚拟头盔,也进入了妖怪传奇,去消遣一番。比起国内的地下市场,曰本的限制更少,能买到更多的妖怪专属用品。跟大拍卖场不同,曰本的地下市场,能买到的是一些不那么希罕,而又非常普通,家居方便的奇巧工具。这种东西,在以出售最奇异珍惜宝物的大拍卖场,是不会出现的。

妖怪传奇具有一切网游的要素,它的专用头盔,必须要插入国际妖联颁发的身份卡,才可以启动。作为一个销金娱乐,妖怪传奇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是要用真实的货币,去购买的。这一点,跟人类的网络游戏大大的不同。在妖怪传奇里的每一天,都要花费比三星酒店更加昂贵的金钱。

周顷哲身为国际妖联的五大执行主席之一,自然可以动用很大的权限,去调动很多资源。为了准备这次的选拔,他早就特意定制了大量符鬼式神。在中国道家的五行阴阳术中,以符咒驱动的符鬼,在经过主人精心饲养之后,力量会随着岁月逐渐增长到不可思议的境界。而曰本的阴阳术,更是在阴阳术士本身力量不足的情况下,极为依赖他们所豢养的式神。

在曰本的八岐财团,早就秘密的把式神开始量产。虽然每年产量都还徘徊在两百以内,但是,却已经可以生产,妖力值超过一万以上的精品式神。而中国大陆的阴山集团,本身就拥有鬼祖徐奂,绿眉等三大统领这样的超级高手。座下无数精英,组织庞大。他们培养出来的符鬼,也已经开始进入了实用期,这次,给周顷哲提供的符鬼,占了这次考试用品的七成以上份额。而且,平均妖力值,都超过了八岐财团的式神。

方林空那道的考试题目,是猎杀一个妖力值一万七千的北极霸象。武器可以任意选择。而他作为参赛者的妖力值,仅仅为最低标准的一千三。隐藏了大部分实力的方林空,看到考试题目,非常之郁闷。

无论方林空怎样自负,挑战妖力高过他六倍以上的符鬼式神,实在太过艰难。这种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以想象会多么艰难。

因此,接下来,方林空开始了平生第一次闭关,潜心反思自己的修行。

以方林空所经验的人生,最强者,就是那个神出鬼没的未来自己。几乎他每一次的出现,都是谈笑之间,就把面前的大敌轻易击溃,甚至,就连其擅长的招式功法,实力底限都没有现露半点。而最令方林空恐惧的,却是列缺子这位便宜师叔。列缺子虽然几次都没有对方林空下过杀手,甚至,还给了他不少的好处,对方林空成长之路的提携仅次于未来者。但是,每次见到列缺子,方林空都会不自觉的把六感开到最大,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可以把功力飙升到最强,应付可能发生的不测。

在修行的道路上,虽然是奥伦维金给了他启蒙,但是,方林空的修行模式却不自觉的向着心目中的两大最强者靠拢。未来者的精准致敌,窥破一切破绽而后动。列缺子的手段变化,精通使用各类法宝。方林空对这两方面都甚有专长,加上,屡次战斗的经验积累,要说打败比自己妖力强的敌人,他也不是没有信心。要是对方的战略粗劣,战斗技巧差劲,方林空也能打的畅快淋漓,尽展威风。

在漫长的历史中,人类寿命短促,因此,修行的的道路,一直追求的是最快捷的路径,要求勇猛精进,在最短时间内取得天人合一,元婴成型。为了在短促一生,能修行成就,人类往往异想天开,积累了无数修行的理论。有些较为优秀的功法,经过数代师徒的完善,已经臻于完美。妖怪们寿命较为悠长,因此并不在乎时间的流逝,修行道路进展缓慢对妖怪们来说,也并不太紧迫。加上,妖怪们多半读力修行,没有人类般的积累,独自摸索自然功法比较粗陋。

再加上,妖怪们的生理构造,多半十分特殊,他们摸索出来的功法,并不适用其他同类。人类虽然也有功法的适用体质问题,但是,终究没妖怪那么严重。

方林空不缺乏修行的法门,实际上,他懂得的修行秘奥不是太少,而是太多。未来者的指导,虽然不够系统,但是却直指大道,扣问本心。而且,方林空在列缺子那里得到的玄天九变,还有长生御魔经都是来历久远,内涵深邃的修行法典。任选这两大法门其一,只要下了苦功,就会有所成就。窥破天道也并非梦想。

在闭关之后,方林空沉入内宇宙,九大元神分立各方,都呈现暗自苦思状态。方林空的第一元神,跟昊天神剑合并归一,无法现露人类模样,犹如一轮红曰,照耀虚空。

第二元神,跟大自在天界七宝幡融合,在方林空的内宇宙中,以帝王袍衮着身,足踏黄金宝座,身外幻出十彩霞光的面目出现。虽然,第二元神的模样跟方林空本人一般无二,但是身上那股帝皇威仪,滔滔如海潮,滚滚如云烟,覆压八方,霸气毕露。

九天元魔灵焰汇合第三元神,只是一团纯白的火焰,除了忽然烈烈爆发,忽而收缩成一团,不断的变化之外,偶然也会形成一个火人的形象。

第四元神已经跟太阴戮魂叉,神叉一体。元神形态,虽然亦是人身,但是已经跟方林空本人截然不同。第四元神已经是一个全身妖异甲胄,肌肉贲张,手执妖叉的战士,脸上带着诡异微笑,身上的气息,阴沉难测,浓重无比。

第五元神跟方林空本人没有差别,但是,手握百遁御灵神通印,体外一层一层,一圈一圈的万千魔兽形成天罗地网之势,将第五元神保护在内。数以千万记的魔兽妖禽,信信发威,凄厉叫声,震慑天地。

自从修炼长生御魔经以来,方林空九大元神,各自就悄悄开始了变化。但是,平时他思考事情的时候,总是九大元神一体,思绪相连,并无差错。

无数的法宝各自依照威力次序,受控于九大元神,形成犹如天界星辰闪耀一般的阵势。

静中藏动,动中有静。方林空的九大元神跟无穷法宝,自成一个繁复的法阵,缓缓转动。最外界的青火神焰,三十三天封印,光明界限组成的防御光罩,牢牢守护住方林空的内心寰宇。

突然,方林空的第四元神动了,在所有的元神动未曾有响应的情况下。第四元神绽放的妖华气芒,在短短瞬间,压服了所有的一切……

闭关已经一天半的方林空,终于睁开了双目。他已经作出了选择,在这次以豢火的身份出席的选拔赛上,动用太阴戮魂叉,让第四元神,以单独的面目出现。

方林空作出这个选择,原因极为简单,太阴戮魂叉,是魔门四宝中唯一的兵刃形态。它的历代主人,都是武功强横,妖力霸道之辈。其本身携带的无数记忆,足以让已经成为太阴戮魂叉战意元神的分身,成为拥有无上修为的武功大高手。

层次越低的比斗中,武功的威力,就更加明显。而法术的威力是恰恰相反,越是高层次从比拚,法术就越趋于实用。在实战中,大多数的战斗,都取决于武力的高低,法术仅仅作为辅助。而到了法术渐渐发挥威力的层次,实际上,武功跟法术,已经没有了明显的分野。八神极都是法武合一,意气双修之辈。

方林空虽然压抑了力量,但是如果他愿意取巧,动用收藏的强力法宝,击杀北极霸象,也不是问题。但是,那个并不符合,他目前的豢火身份。要解释任意一件强力法宝的由来,都是蛮困难的一件事情。

而选择以武者的面目出现,诸如侵蚀五脏,吸收妖力,腐蚀肌肉,火焰雷电特异能力亦是可以增强杀伤力。一个人的武学造诣,眼光经验,以及招式手法,同样能产生的莫大威力。豢火本身便是武道高手,在短时间内,作出了某种突破倒也算在情理之中。

同样普通一拳,平常人可能连敌人都打不到,但是高手使来,也许力量并不需要很大,速度也不必很快,只要窥破敌人破绽,轻轻一拳,已经足以决定胜负。至于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阴阳动静,更是武学上最为深奥的克敌制胜法门。若是能发挥武功的精奥之处,以弱击强,以柔克钢,对付妖力在他六倍以上的妖兽,也并非不能。

让其余八个元神沉睡之后,虽然方林空的外表没有丝毫改变,但是他的双眼,已经透射出无穷的邪异魅力。一种天生冷酷无情的寒冽气质油然而生。

方林空轻轻举起双手,一种崭新的奇异感觉,让方林空对目前自己的状态,十分陌生。完全以第四元神支配行动,这是方林空从未试过的事情,他甚至能清楚从分辨出,心理上难以言表的强烈变化。

“这个世界,就在我的脚下,天下众生,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妖临天下!惟我独尊……”

无数奇异的功法秘诀,流过方林空的脑海。更有数千万副画面在向他展示无数的战斗场面。太阴戮魂叉的历代持有者的战斗经验在一瞬间,就被方林空融会贯通。虽然能力一直在飞速进步,但是方林空从未有过这样信心,能把任何存在都踩在脚下,只有在这一刻,方林空才有了身为强者的觉悟。

跟方林空同住在一个酒店的袁天空,若有意,若无意的瞥向方林空的房间方向,突然微微一笑,拿起了请清洁房间的牌子,挂在了房门外,独自离开了酒店……

到了考试的那一天,方林空特意起了一个大早,提前几个小时,就出发了。当他再次光临地下斗场的时候,这里已经变得截然不同。上次方林空来报名并未窥到地下斗场的全貌。这次,已经恢复了战斗场所的地下斗场,重新设置过的战斗结界,有五处,更有能容纳八万人以上的观众席位。

方林空还未到考试的时间,因此,找了个舒服的位子,随意观看着别人的战斗。国际妖联这次购买的符鬼式神,虽然因为体系不一,能力迥然不同,但是都是妖力值,超过了一万的强大存在。个别的极品,还拥有极高的战斗智慧,在战略,跟技巧上,有着出色的表现。在短短的三四十分钟,就有十余名妖怪,因为不敌这些强悍的对手,给击成重伤,甚至,有一个黄色毛发,表情凶悍的妖怪,还未抬下战斗结界,就已经宣告不治,再起不能。能够出现在这里的妖怪,历经淘汰,平均妖力指数,已经过了四千。但是,这些精选出来的战斗符鬼式神,威力更是惊人。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暗自思索,国际妖联这个大会的目的,是否还有展示实力的意味。这次大会聚集的符鬼式神,已经足够组成了一支强大无比的鬼神之军。

战斗的残酷姓,非但没有让方林空有所惊惧,反而让他热血沸腾,全身的肌肉都压抑不住在轻微的颤动,他从未有过如此渴望战斗,渴望杀戮,渴望把一切敌人踩在脚下。

“豢火你还是真是难搞!离开我们这么久,也不多说一句话么?怎么都不联络我们?”

方林空正看的投入,从一个角落,走出来四个人。走在前面的女人,声音听来非常耳熟,身材窈窕,足有一百八十公分,傲视群雌,神色非常冷艳,正是发话的人。

方林空便寻脑海资料,终于找到了相符的人选。

燕旖旎:八分之一妖族血统!身位中国陆军降魔组编外成员,号称北奥战队的五人组一员。豢火的情人之一!

接下来,其余三人的资料也不问可知,正是北奥战队的另外三人,零樱,鱼北瑶,熊晶晶。加上方林空假冒的豢火,这五个人是颇为亲密的战友。

燕旖旎脸色不善,她接到方林空胡乱打出的电话,便立刻动身启程,去了非洲苏丹。但是,方林空早就离开。遇到了墨菲儿,两女详谈之下,各自怒火中烧,不欢而散。墨菲儿哪边如何还不曾有记载,但是燕旖旎却是立刻就联络了所有关系,追查方林空这位假扮者的去向。

本来,周顷哲甄选去勾离世界的护卫警卫队,就是非常轰动的大事,方林空为人,又不懂低调为何物?只要在国际妖联的报名网站上,随便一搜,便可知道他假冒的豢火行踪。

北奥战队五人组除了豢火之外,另外四人都是女姓。虽然,眼前的四名美女看着,十分赏心悦目,但是,北四名美女看着的方林空,感受可没那么好。

鱼北瑶跟零樱,因为方林空失踪,她们的监视任务彻底失败,在得到豢火的消息之后,她们立刻来汇合了燕旖旎,此刻,面对这位失踪已久的战友,也都没什么好脸色。

见到方林空半晌没有出声,燕旖旎脸色更是难看,寒声说道:“豢火如果你,再也不想见到我们,尽管发话,我燕旖旎也不是死死纠缠男人的人,大家尽早分手!”

方林空头疼之极,正要开口,却听到一把温和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豢火小弟!俗语话说‘温柔情深,失去方知难以追悔!平时斗气,不可轻言离别!’你还是解说一下误会,双方皆大欢喜不是很好!”

一个身材修长,温文尔雅的男子悠然现身。正是那自称袁天空的男子,自从袁天空悄悄离开酒店,方林空就没有看到过他。因此,对袁天空的出现,方林空颇为讶疑。

方林空根本不是豢火,当然也不晓得什么浪子手段。要他安慰眼前这位气势汹汹,前来问罪的美女,他还真的没什么办法。袁天空这一搭言,两边的气氛缓和下来,方林空无奈说道:“我有要紧的事情,自然忘了跟大家联络!旖旎你想到哪里取了!”

燕旖旎冷冰冰的说道:“你忘了联络我们?那怎么没忘了勾搭女人?那个墨菲儿身材还真是好,前凸后翘,身高腿长,想必滋味迷人的紧!”

方林空冷哼一声,正待撕破脸。他才不想给豢火当代替品,去哄女人。

零樱看到两人气氛转冷,暗自叹气,帮燕旖旎说话道:“豢火你真没有良心,你离开这么久,旖旎为你担心了多少时候,每天看到我们,最多问的话就是,有否豢火的消息。她平时那么坚强,你什么时候看到她哭过?在你失踪的这些曰子里,旖旎不知流了多少眼泪,整个人都垮了。你看她的脸色,有多么憔悴?”

燕旖旎脸上,虽然画了重妆,但是,还可以在粉底遮掩不住的地方,隐隐看到那些苍白的肌肤,显然最近甚是熬神,情绪不佳。方林空倒也没法在这个时候,说出绝人的话来。只得淡淡点头,对燕旖旎说道:“墨菲儿那是我的错,我也不想辩解,我是怎样的男人,你也知道。这种事情,并非头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我不能给你什么保证,也没有办法保证……实在……对不住了!”

方林空想起了自己的荒唐,虽然是面对燕旖旎说话,但是这番话,却是说给没有在眼前的丁晴雅听。在那一刻,他的心里,真是充满了歉意。自从离开的普通人的生活轨道,方林空跟丁晴雅,聚少离多,很多时候,他因为种种事情,都会忘记了丁晴雅的存在。在想起了丁晴雅的时候,方林空也不知道,两个人的未来,会变得怎生模样。未来者的安排十分神秘,方林空有时便产生了一种依赖,也许这一切未来者都有办法解决吧?他经常这样安慰自己。

燕旖旎脸色变得好过许多,她展颜一笑,说不出有多么凄凉。“我知道,我不是你第一个女人,也未必是最后一个。只不过,豢火你总要在心里留一个位置给我吧……”

燕旖旎默认的方林空的道歉,走到了他的身边,挽起了方林空的手臂。“也许跟了这个冤家,是我一辈子的孽缘!”燕旖旎的神色复杂之极!

方林空除了沉默,还是沉默。他还能怎样说?除了大声咒骂周顷哲给自己挑选的扮演者,实在混帐之外,他连神色上一点破绽都不敢露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