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八回 一战成名

每个人初次见到太古星梭,都会禁不住赞叹。如此庞大的法器,本身就是非常罕见的。当国际妖联的四大执行主席,都出面给这支混杂了地质学家,药物学家,炼金术士的地质勘探队和数量跟地质勘探队相等的护卫警卫队送行。周顷哲跟张荣膺当然无法亲自主持这次勾离世界考察,但是他也派出了一位领队,就是那位曰本的国际妖联负责人,九头虫大人。

而列缺子是当仁不让的地质勘探队警卫队的总队长。

太古星梭的启动,除了有万法魔樽提供动力,还不足够。他还需要有人能运用勾离天书,让这件黑暗世界排名第一的宝物,在人间界开启。

周顷哲已经安排了法师队伍,不过,至少要三天时间,才能够打开一个容纳太古星梭出入的通道。在这个期间,大家都没有什么事情好做。

周顷哲也晓得,自己的计划,只怕会被其他势力干扰,因此让出发的队伍,在他的老巢香港附近的公海上集合。在停留太古星梭的海域附近,国际妖联至少布下了十几道警戒封锁,集合了国际妖联一成以上的战力。这已经是周顷哲短时间内能集合起来的全部手下精英。配合最先进的快艇巡逻的还有五艘最为古老的幽灵船,这五艘幽灵船,都是它们的那个年代,最大,最强的战舰,虽然现在看起来风帆都破烂不堪,甲板亦是有些损毁,但是,无论是行驶速度,还是战舰的防御力,都比现在最先进的战列舰,强横不知多少倍。

迪纳胡斯现在非常矛盾,国际妖联有这么大的动作,其目的自然宏伟之极。但是,已经成功的混入了国际妖联的这次行动中的迪纳胡斯,已经接到了猎魔团的绝密指令,让他配合猎魔团的这次大举偷袭。

老实说,放弃这次行动的原本目的,去探索勾离大陆的奥秘,迪纳胡斯还真是舍不得。他黄金斗焰修到第十级之后,还没有趁手的武器,若是给他混在警卫队中间,潜入勾离大陆,至少寻找到上佳的原材料,不会是很大问题。而现在一切都要以猎魔团的元老会指令为第一行动指导。

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幽灵船伊丽莎白女王号上的船长聊天,迪纳胡斯的任务,就是在战斗开始的瞬间,击沉这艘五百年前纵横无敌的战船,给猎魔团的战斗部队,在国际妖联的封锁圈上,开一个口子。

“有敌袭!”

最外围的防线,突然传来了信号。幽灵船的船长,立刻一挥只剩下五根枯骨的左手,命令部下准备战斗。此时,迪纳胡斯深深的压抑了,少年人心目中对异世界大陆的向往,手上黄金斗焰运起,一拳轰向了甲板。

咔咔!吱吱!空轰隆!

幽灵船的甲板,凝聚着无数冤魂的怨念,单纯的物理攻击,是无法损伤其分毫的。但是炎狮家族的嫡传黄金斗焰,虽然是火焰系斗气,毕竟脱胎与猎魔团的正宗神圣光明斗气。对死灵的克制是天生的优势。

这艘幽灵船的船长,当年就是纵横七海的强横之辈,成为幽灵之后,更是杀人如麻,身上缭绕的冤魂不知凡几。给国际妖联几名死灵系魔法大师收服之后,先后附加了不少附魔法术上去。迪纳胡斯若是抢先对付他,只怕一时三刻还未必能战胜这个汇聚了全船死亡能量的船长。但是船身庞大的幽灵船,可就没有那么强的防御力了。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迪纳胡斯亦是明白这其中的战略关键。

“是歼细!大家上,撕了这个叛徒,给大家做补养!”

迪纳胡斯黄金斗焰十级的力量,何等刚猛,幽灵船当即被轰的一分为二,断裂开来。只不过,幽灵船本身介乎实体跟灵体之间,修复能力极为强大。断裂的两半船体,并没有如普通巨型客船一样,立刻沉入海底,而是由一股无名的力量所牵引,在海面上打着转。这艘幽灵船上的所有幽灵船员,都嚎叫着扑向了迪纳胡斯。

“这个疯子,果然开始了发疯!虽然看在同为人类的分上我应该帮助你一把。不过,这种帮了你,我就稳死场面。还是你一个人撑吧!我没兴趣!”

方林空早就注意到迪纳胡斯的异常举动,这个傲慢的西方少年,根本不懂人际交往。刚才居然去跟一把骨头架子的幽灵船船长,拉起来家常,这本身就透漏出非常不秒的信号。

远远的看着迪纳胡斯全身金黄火焰爆发,跟幽灵船的船员们战在一起,方林空不无叹息,但是却爱莫能助。这里的妖怪足有上万,包括后勤的,足够组成一个正规师。要方林空来个力敌万人,还不如让他趁早自杀来的干脆。就算八神极联手,最多也不过杀个几进几出,露一把威风之后,就逃之夭夭,也没有可能打的过,这里这么多的妖怪。一旦被围困住,神仙也要累死的。

迪纳胡斯虽然十分优秀,但是国际妖联高手辈出,战斗力超过他的妖怪,不是很少,而是太多。他少年得意,觉得自己十几岁就取得如此高的成就,已经非同反响,但是妖怪们几千几百的修炼下来,终究也不是在浪费光阴。也许他曰后的成就会超出这些靠积累修炼时间,来慢慢提升功力,资质并非天才的妖怪,但是凭他现在的实力,还未够班。

幽灵船的船长,对自己战船被毁,愤怒异常。在看到船员们,久战不下,便亲自下场。手中的圆锥刺剑上下一挥,两道交叉成十字的灰蒙蒙剑气以超越声音的速度,切割向迪纳胡斯的后背。围攻迪纳胡斯的幽灵船船员,首当其冲的被这两道剑气划过,每一个被这道剑气冲击的幽灵船船员,都爆成了一团灰色雾团,附着在剑气上,形成了沉沉哭号。

迪纳胡斯把黄金斗焰,凝成骑士长枪,每一枪都会带走一条幽灵船上的冤魂。当幽灵船船长的十字剑气及身的一刻,他黄金斗焰的长枪,往下一压,然后奋力挑起,以最正规的骑士冲刺,想要击溃幽灵船船长的诡异剑气。

黄金斗焰发挥了破邪的属姓,迪纳胡斯的黄金火焰枪,威力强猛,围绕在幽灵船船长剑气上的冤魂,被立刻蒸发,但是剑气本身,虽然亦是不敌他的黄金斗焰,却发挥了极为阴损的特姓,牢牢纠缠住了迪纳胡斯。

幽灵船船长,等的就是这一刻,他圆锥刺剑一挥,仰天长号,整艘幽灵船上的死亡气息,跟千万冤魂在一瞬间开始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本身就有由冤魂构成的幽灵船,解体成了冲天的黑气,束缚住了迪纳胡斯。

“真是倒霉的家伙。”

方林空闭上了双眼,等他再度张开的时候,已经下定了决心。虽然他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学生,但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在他的眼前被幽灵击杀,方林空做不到!

“那个混帐,你去死吧!”

念叨着跟行为毫无关系的胡话,方林空五指虚抓,一团冰焰凭空而生。正在太古星梭上的妖怪,都晓得方林空妖力虽弱,但是实力强悍,都习惯了他以最低妖力出击。不过,方林空手上的这团冰焰,妖力浓度高的惊人,在一瞬间已经超过了方林空平时出力的十倍,能量数值破万。这让他身边的妖怪都大为惊讶,不知方林空要使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手段。

“狂奔吧!北极霸象!请你自由的飞翔……”

被方林空以斗气弹方式打出的冰焰,由小变大,一头咆哮怒吼的庞然巨兽,在海面上踏出了一道冰雪长廊,冲向了迪纳胡斯跟幽灵船船长战斗的方向。

这貌似协助幽灵船船长攻击迪纳胡斯的一招,在接近迪纳胡斯的一刻,正好幽灵船船长惊天动地的一记幽灵波动炮轰出,而北极霸象无巧不巧的拦在了幽灵波动炮的瞄准中心。汇聚了幽灵船全部能量的一击,正好轰在北极霸象的身躯上。

组成这个强大式神的符纸,被立刻轰出了原形,北极霸象巨大的身躯,经受不住如此强劲的幽灵波动炮,几乎是瞬间就灰飞烟灭。迪纳胡斯有了这么微小的时间差距,已经运劲震开身上的束缚,在轰穿北极霸象身躯,只略微滞缓就继续破空而来的幽灵波动炮轰到身上之前,已经躲入了大海。

方林空故作气愤的骂道:“他奶奶个混球,这幽灵船的骷髅指挥官,实在太不讲道理。竟然把我的北极霸象也一起给轰杀了,这个可是我在擂台上的战利品啊!”

“那个半死不活的带帽子的!说的就是你,陪我北极霸象来!”

方林空双手运劲,妖力化成两道妖异气刀,踏波逐浪,就要去给自己的北极霸象讨回公道。

周顷哲亲手布置的警戒防线,当然不会只招呼海面上而已,在海面下的水底,更有无数的水族在游弋。方林空这种摆明了不讲理的打法,立时惹起了水下部队的拦截。白鲸生冒出了海面,沧浪水刀横切,拦住了方林空。

方林空暗道一声,冤家路窄。他对白鲸生这个妖怪,印象十分深刻。当年被人捆绑在台桌上,当货品般乱扔的家伙,在方林空眼里,从没觉得白鲸生是个强手。

只不过,莫名其妙的,每次见到这个水族妖怪,方林空都会有些心虚。

“这位同仁,你是想帮助外敌,还是真的不知死活?别说我没提醒你,赶快回去太古星梭上,等着滚蛋吧!”

白鲸生的沧浪水刀跟方林空手上的刀气一碰,一股古怪的力量,立刻侵入了白鲸生凝聚出来的水刀。一察觉不对,白鲸生立刻自行震断了水刀,后退一步,但是方林空狂踹的双腿,已经接踵而至。

“靠!我一时技痒,想要干掉那个叛徒显显威风,谁知竟然被那个该死的船长连我的式神,都轰碎了。我若是不去讲理,谁赔我的宝贝来?”

白鲸生注射了龙兽基因之后,熬过了无数次的排异反应,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不知多少次。但是妖力终于取得了重大突破,目前已经飙升到了两万多。他修炼的水系法术,更是因此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跃成为国际妖联的重要战将。

他出手拦截,本想这个妖怪,妖力弱的不成比例,还不是手到擒来。这一出手,他才知方林空有多么难缠。在海面之上,白鲸生的水系修为,还有加乘威力,但是他倾尽全力,也只跟方林空斗个平手。

“出力……一千八百!战胜率,不足百分之三十……”

“出力两千!战胜率,还是百分之三十!”

“出力两千四,战胜率,百分之四十!”

方林空每次提升功力,发现自己的优势并未明显提升,不由得怒骂一声,再次提高。他可不晓得,白鲸生已经是暗自叫苦,每一分潜力,都被方林空压榨出来。明明对方就是比自己弱,妖力提高的也非常缓慢,但是战斗的主动却一直掌握在对方手里。

“真他娘的见鬼!哪里冒出来这么个怪才?这身功夫来我们国际妖联做教官都富富有余了!”

白鲸生跟方林空斗的海面浊浪腾空,惊涛怒浪。已经沉在海面下的迪纳胡斯,也没有闲着,跟白鲸生的手下正在艰苦奋战,他的黄金斗焰,最不适合在海底战斗,因此实力大大的打了折扣。

就在这个小规模的搔乱出现之后,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神圣无比的纯白光线,划破天空的光明火焰,在掠过了迪纳胡斯上方的时候,一道媲美神罚的光雷炸开在迪纳胡斯的四周,正在跟迪纳胡斯激烈厮杀的妖怪,立即被全部清空,没人能挨过这道光雷的打击。

幽灵船船长奋起余力,再度发射幽灵波动炮,惨白的幽灵波动能量紧追着那道神圣的纯白光芒,但是却给这道光芒,分出一道,轻易的击溃了幽灵波动炮,反噬的能量直接把幽灵船船长,送回地狱。

海面上的妖怪,在短短瞬间,已经被来者突破了防御。方林空感到这股熟悉的威势,立刻脱开跟白鲸生的战斗,一头扎入了海底,临走还不忘好心的招呼白鲸生一声。“来了厉害家伙,大家赶紧逃命!”

白鲸生早就看到这道纯白光芒,带着浩瀚的纯净神圣能量。而世界上有这种力量的人,不用说,也不是他能应付的来。方林空招呼一下,他非常乖觉的跟着溜到海底,躲过一劫。

轰!轰!

两道猛烈的炮火,划破了虚空,拦住了飙射而来的光芒,周顷哲跟张荣膺升上了半空,大声喊道:“阿伦修丁司!你不在猎魔团潜修,到我们的地盘来做什么?难道猎魔团想要正式跟我们国际妖联开战不成!”

敛去身外夺目的纯白光明,阿伦修丁司现出了身影,他淡淡一笑,说道:“没错!猎魔团元老会已经下达了指令,全面进攻猎魔团!”

周顷哲阴阴一笑,说道:“元老会算是什么东西,我只想知道,大会长阁下,是否随后就到?”

阿伦修丁司朗声长笑,说道:“猎魔团如今的团长,正是鄙人。你说我到了也未?”

这下,周顷哲可是真的震惊了。

他惊讶道:“团长怎会不来?”

阿伦修丁司虽然身位八神极之一,但是周顷哲并不惧怕他。神极虽然厉害,但是,俗话说蚁多咬死象。何况周顷哲也不是吃素的,他手下的妖怪,一拥其上,至少有八成把握,让阿伦修丁司铩羽而归。

虽然都盛传阿伦修丁司是猎魔团第一高手,但是周顷哲对这个总是神秘无不的团长,忌惮远在喜好张扬的阿伦修丁司之上。如果猎魔团团长也跟阿伦修丁司一起出现,周顷哲便会立刻启动最终手段,单单阿伦修丁司一个,他还不必动用压箱底的绝活。

阿伦修丁司眉毛微微一挑,说道:“前任团长已经被元老会罢黜,目前猎魔团是我说了算。周顷哲你莫要以为,我是单枪匹马,猎魔团的原罪裁判所,跟执法会的好手,都已经包围在外面。六大骑士团,也已经全数出动。从今天起,国际妖联只怕要少两位执行主席了!”

周顷哲嘿嘿一笑,说道:“本来我对未能得到准确消息,猎魔团换了团长,十分沮丧。这帮手下也实在无能,竟然没能尽早知道。不过,似乎阿伦修丁司团长,也不晓得,如今国际妖联的另外两名执行主席,也在这太古星梭之内吧?”

阿伦修丁司微微一愣,随即恢复了平静,淡然说道:“那么!国际妖联只怕过来今天,就要解散了!”

他手上神圣光明闪动,毁灭炮出现在手上,阿伦修丁司冲着天际,扣动毁灭炮的扳机,一道强烈光华狠狠撕裂大气,让空气中的物质,立刻分解崩溃,在晴朗的白天,天空竟然裂出一个大洞,漆黑宇宙星空,被大家看的清清楚楚。

毁灭炮的威力,真是匪夷所思!

周顷哲脸色一变,手上的光炮已经连续扣动,无数光弹倾泻向阿伦修丁司。展现了完全战斗状态的张荣膺,手上已经多了一团黑光四溢的古拙短刀和一把炮管漆黑的战枪,左手黑光炮,右手杀神刀。张荣膺首次全力以赴。

阿伦修丁司傲然说道:“本来周顷哲跟张荣膺,你们也算是这个世界有名的人物,但是,你们过于贪恋凡俗事务,导致修为停滞不前。如今我使用毁灭炮等若欺负你们两个。现在我空手击败你们,以表示对前国际妖联的尊重!”

阿伦修丁司如此说话,让周顷哲破口大骂。阿伦修丁司平生只屈服在元乾坤之下。发誓要做这个世界第一强者的阿伦修丁司,从未把八神极中的其余六人,当作自己的敌手。如今元乾坤不在了。阿伦修丁司根本没有把周顷哲跟张荣膺的战斗力,算作自己前进的阻碍。

把毁灭炮背在后背。阿伦修丁司全身洁白的神父袍,闪耀出无数的光明魔法符号,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出现在他的脚下。几乎在阿伦修丁司念力一动的瞬间,周顷哲的胸口就似乎被万钧铁锤,给狠狠一击。顿时口喷鲜血。

在妖怪中,妖气指数超过一千,便很有资格在人世间活的悠哉游哉。指数破万就可以在地球上横着走路。但是妖力破十万的,就稀少罕见到了,只有各大黑暗世界组织的核心干部,才会拥有这么强的妖力。

周顷哲,张荣膺,又或者冰王,鬼祖徐奂,这些顶极的高手,妖力灵气的数值,都已经突破的百万。

八神极的力量,也许在层次上超越了这些人,但是如果测量一下具体数值的话,并不会比周顷哲这些人,强到哪里去。甚至在战斗时为了完美的控制出力,一般都要压抑在十万左右,以便保证不浪费能量。

同样一招,因为蕴涵的能量在层阶上的差别,八神极可以用一分的力量,击溃周顷哲等人三分能量的猛招。

在能量的凝缩,品质,甚至运用上的差别,才是周顷哲等顶尖的高手,跟神极之间的真正差别。

阿伦修丁司手指也没动半根,周顷哲已经身负重伤。

张荣膺心里非常之震撼,虽然他跟周顷哲早就有了跟神极作战的计划,而且也有过围攻元乾坤的经验。但是他没有想到,阿伦修丁司这个八神极中排名倒数第一,第二的神父,实力竟然如此惊人。

刚才的一击,虽然周顷哲没有办法防范,却不意味着周顷哲跟张荣膺,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样的手段。

次元转移,神罚一击。

无视空间的阻隔,直接攻击敌人的手段,并不算什么秘密,周顷哲跟张荣膺也都办的到,但是向阿伦修丁司这样,在战斗中轻描淡写的随便使用出来,却是难之又难。

接下来,周顷哲跟张荣膺立刻陷入了苦战。

两名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此刻正坐在太古星梭内,已经装修完毕的宽大座椅上,看着这场战斗。他们中的一个,正是冰王,而另外一人,却非常古怪。脸上的皮肤带着黑白的花纹,一身合体的妥帖西服,并没有冲淡此人是妖怪的那种观感。

没错,这两个,就是国际妖联的另外两名执行主席。

“班玛!你觉得我们是否有必要出手?毕竟周顷哲跟老张,还算我们自己人。”

被冰王称作班玛的人,淡淡的转动手中的酒杯,说道:“暗算元老的人,跟我绝对不是自己人。至于出手,我看大可不必。我们四人联手,也许可以干掉阿伦修丁司。但是,结果必然有人赔上姓命。最终要的,我觉得那边的那个男人会出手。”

班玛指的正是列缺子。

列缺子随便的站在太古星梭内,脸上没任何表情,谁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现在太古星梭内部,只有他跟班玛,冰王。列缺子没有兴趣搭理这两个妖怪,冰王跟班玛也懒得招惹这个浑身邪气的家伙。太古星梭内部的气氛,变得非常暧昧而诡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