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四回 飞去来兮

临安岛乃是海南爵省中的第二大岛。海南爵省的二十八个海城,四成以上的居民是扶风族,可以说,海南爵省就是扶风族的领地。尽管由于扶风族天姓自由散漫,对政治并不精通,海南爵省的大部分官吏,包括总督跟大部分城主在内,都不是扶风族人,但是海南爵省的大部分事务,还是取决于扶风族的长老会。

按照扶风族的姓氏跟血缘等古老传统,海南爵省的二十八个海城,数千个岛屿上,按照地域也有着差不多同样数量的长老会存在。这些由快要进棺材的老古董把持的权力机构,其执政的效率,跟决策的英明程度,自然可想而知。

天狗宗元带领着跟方林空的第一警卫大队战斗中,惨被击溃的残兵败将回到了临安岛之后,负责巡逻的临安军队立刻就拦住了天狗宗元,要他立刻表明身份来意。

天狗宗元面对这群咄咄逼人的军人,心中只有苦笑,他从小离开了临安,去武圣厉沧海门下学艺。然后,更是游历了勾离大陆无数地方,甚至曾远去南大陆增广见闻,但就是没有机会,回来故乡看看。他自嘲的想道:“若是给人知道,我天狗宗元也有会被人盘问来历的一天,至少离罕帝国会有八成的武者,笑的喷饭。”

他老老实实的报上了自己的姓名,但是临安的军人们,似乎对这个样子普通的男人,全没有一点信任感。当头的一名士兵哈哈大笑,说道:“如果你是天狗宗元,我还是兽族刀圣哩!谁不知道天狗宗元大师,乃是当今帝国的四大元帅之一,更是皇家骑士团——破穹骑士团的统帅。如果他生得你这副模样,岂不是会衰三代子孙?”

天狗宗元哭笑不得的亮出了甚为帝国元帅的魔法徽章,正在喋喋不休的诋毁天狗宗元长相的几名士兵,和正在附和哄笑的扶风战士顿时变得鸦雀无声。离罕帝国的皇家标志,就是一头月影之龙,能够在随身佩戴的徽章上,镌刻着这头帝国皇家神兽的人,不管是否帝国元帅,都不是这帮下级士兵能招惹的起的人物。

士兵的异状,终于惹起了这支巡逻军队的领军武将注意,当他看到天狗宗元手上的魔法徽章时,顿时骇的大惊失色,立刻以最恭谨的态度施礼,说道:“临安城,域外护卫军,督御卫南方有火见过大人!不知大人是来我处询查,还是另有要事?”

天狗宗元本来对这支军队颇为不满,但是当他看到了南方有火的时候,突然心灵一震。这名下级武将,对部下的纵容跟不负责任,显然并非本意。他带领过无数的军队,麾下武将自然也数目不少,对部下的识人之明还是有的。这个督御卫南方有火,眼神中野心勃勃,显然不是甘于平庸之辈。想到了扶风族落后的长老会制度,天狗宗元也只能长叹,扶风族不是没有人才,只不过,缺乏人才成长的土壤罢了。想起九黎数族空有强横战力,却从来都是被人驾驭的一方,天狗宗元也只能叹息不已。

他对南方有火说道:“我来此是为了回家探望,跟公事无关。不过,刚才临安城派出的军队,被人打的落花流水,连领军武将九鬼御斋都被生擒了,这事我要跟本城的长老会商议一番。”

南方有火听了天狗宗元的话,心中半信半疑,但是看到了天狗宗元背后狼狈万分的同僚们,他又不得不信,只好对天狗宗元说道:“既然如此,我先去报告长老会。请大人慢行,便于临安城接待!”

天狗宗元微微点头,南方有火当下接管了九鬼御斋的败军回城而去,只留下自己的部分士兵,跟随在天狗宗元的身边。

临安城的七大长老,此刻早就忘记了去征讨方林空的那支兵马,以三千人对阵百余人,在他们的脑袋里只会想到,摧枯拉朽,势如破竹,一战而定,凯旋而归之类的场面。当南方有火前来报告的时候,唯一还在长老堂内坐镇的钦长老,顿时怒不可遏,大吼道:“九鬼御斋那个废柴,居然连这点小事都他喵的办不好!给我立刻撤去了他的武将之职!”

钦长老话音未落,南方有火便幸灾乐祸一样的火上浇油道:“九鬼御斋将军,此刻尚在对方的俘虏名单,这份惩罚还要他回来才能通知到!”

钦长老本来还想叫九鬼御斋来好生训斥,听到连这个侄孙也没有全身回来,顿时大惊,立刻连声叫唤:“快叫本城督御卫以上的武将尽数集合,老夫这就亲自带军出发。”

九鬼御斋乃是钦长老的亲眷,隐藏地位远在南方有火之上,一旦有损,钦长老立刻不顾一切,召集所有能调动的武将,便打算立刻出征。南方有火没忘记,提醒钦长老道:“我军败退,本来会全军覆没,但是正好给回本岛探亲的天狗宗元元帅路过。救援了九鬼御斋的败军。此刻,天狗宗元元帅正在本城外,等待长老会的迎接!”

钦长老冷静下来,心中叫苦道:“帝国元帅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尴尬时候回来。九鬼御斋那个笨蛋,丢人居然丢到如此境界,真乃异数。我本来还待提拔他成为本城的狼牙将,现在全都泡汤了!”

离罕帝国的地方军衔,分为将,尉,校,卫四级。帝国皇室在四大国都还有督军,元帅等更高的军衔。爵省的最高军事长官向来是总督兼任。城池中,按照其大小,定会有一两名,或者三四名将级军事首脑,略低与城主的地位。临安已经算的上颇为大型的城市,因此,军事上,共有八名最高武将,其中原来的狼牙将已经年纪老迈退役,目前还无人继任。在更大型的城市,有顶极武将十多名也不是奇事。四大国都的将级武官,更是有上百人之多。

钦长老不敢独自面对天狗宗元,急忙令手下去召集其余六位临安城的长老,共同商讨此事。

听得帝国元帅衣锦还乡,临安城顿时变得热闹异常,再也无人去管方林空一行人等,天狗宗元虽然不好浮华,但是也禁不得这些人来来去去的热忱宴请,直到五曰后,他才有暇回家看望。

天狗宗元出身其实甚是贫寒,他流浪在外多年,家中的寡母跟妹妹,也得不到他半点照顾。这次因为会同帝国七大高手击杀冲入东都阊犴的异兽三头黄金貔貅,而被提拔为帝国元帅,也是帝国各大势力较量的结果。并无多少实际权力。

当天狗宗元心中忐忑的敲开家门,门内欢呼一声:“哥哥回来了!一个靓丽少女冲出了门外。”天狗宗元看着已经长大的妹妹,心中激荡不已,一把抱起妹妹,抛入了天空。天狗火月见到多年流浪在外的哥哥,心中兴奋更是难以描述。兄妹俩手牵手的回到家里,正好天狗宗元的母亲正在厨下做饭,见到天狗宗元,老人家连话也说不出来,一家人喜极而泣。

一家人正亲热间,突然门外有敲门之声,天狗宗元愕然一愣,心道:“是谁找上门来?”

为了不让临安的官员搔扰到家人,天狗宗元并未说起自己家的状况。而他在外游历,更是从来不说家中情况,这些临安的官员也自然打探不出来。而作为帝国四大圣者的武圣弟子,天狗宗元出门若是能被人盯梢而全无察觉,那岂不是笑话?

天狗宗元疑惑的打开大门,却见到一个气度凌厉的少年跟一个身上不带丝毫气息的三十几岁的男子,正站在门外。他定睛一瞧,心中惊叹一声,连忙请二人进来。

方林空跟八岐微笑着跟天狗宗元的母亲妹妹施礼,嘴上当然说的天花乱坠,什么:“我们乃是天狗大哥当年游历大陆的同伴,曾经出生入死无数次,交情有如兄弟……”诸如此类的谎言滚滚如潮的一说,天狗宗元的母亲顿时信了。听说两人并非临安城的讨厌官吏,招待两人顿时热情起来。

天狗火月虽然也跟母亲般善良,但是却多了几分精灵古怪,方林空说的热闹,八岐却一声不吭,总觉得这两人定然有些问题,只是她看不出来。不过,既然大哥没有表示异议,天狗火月也不好慢待客人。

儿子回家,天狗宗元的母亲亲自下厨,做了最拿手的饭菜,方林空跟八岐自然一点也不客气的坐了上座。三人吃饭时虽然看似亲热,但是互相间却以种种秘法严辞交锋。

天狗宗元第一句问的便是:“你二人怎么找到我的?我并没有感到任何能量波动,追踪在我身边?”

方林空嘿嘿一笑说道:“天狗大哥还处在观念落伍的年代,请看此物!”他顺手递过一具地球制造的探测器,天狗宗元虽然自诩见闻广博却也不识得此物。方林空详细的解说了,此物如何用来联络,如果探测生物灵气,甚至大范围的搜索强横生物。天狗宗元对探测器的功效颇为赞叹,不过他随即问道:“我平时都是隐藏了身上气息,跟常人无异,你们怎么可以凭借真气强弱找到我?”方林空随手点击按键,给他演示如何锁定目标的灵力频率,这样,无论对方能量如何强弱变化,都不会错失方位。

这三个人谈起来,悄无声息,眉飞色舞。看的天狗宗元的妹妹天狗火月心中颇为恼火。偷偷的狠狠踢了大哥一脚,说道:“你们三个说些什么?难道还怕我和妈妈知道不成?”

天狗宗元神色尴尬正要解释,方林空嘿嘿一笑,抢先说道:“我们在四处冒险流浪的时候,就经常听到天狗大哥说起火月小妹有多么可爱。我刚才正想,头次登门也不曾带什么礼物,跟天狗大哥商量,把上次我们一起冒险得到的东西,送给火月小妹。天狗大哥正在嫌弃我的礼物寒酸,不肯让我拿出来丢人哩!”

方林空这句狠话,让天狗宗元欲辨无力,他要是再行阻拦,正应了嫌弃方林空礼物寒酸……就连天狗宗元的母亲,本来想要拒绝方林空这种初次登门的陌生人送的东西,却也不好开口了。

天狗火月终究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若是方林空吹嘘自己拿了什么奇珍异宝出来,她必定看也不看,一口回绝。但是方林空居然说自己礼物寒酸,连天狗宗元都不好意思让他拿出来,天狗火月却想见识一番了。

“既然豢火大哥想要送东西给我,小妹我倒也不好挑剔。我还从未收到过男孩子的礼物哩!”

众人都在看方林空到底拿出什么东西来,就连八岐都想不到,方林空会拿出什么玩意来讨好天狗火月。他知道方林空的宝贝多的不可胜数,但是送些什么却是破费考量的事情,贵重之物到不一定效果甚宏。给年轻的女孩子一把列缺双钩之类的仙兵,只怕反而没法讨得对方欢喜。

方林空在身上摸来摸去,掏出一片极为小巧的镜子。此物乃是他在地摊上随手购得,花费壹圆。工艺在地球来说甚为粗糙,在勾离大陆却显得精致小巧,颇为精美。他把镜子递给了天狗火月,小声说道:“这块矿石,是我在剿灭狗头人强盗的时候,无意中得来,除了能够较为清楚的照出人脸来,并无奇特之处。而且极为容易碎裂,我先后弄碎了几次,如今只有这块还比较大些。后来我请了工匠,打造了一片铁皮将之包裹起来,这才比较方便挟带。”

天狗火月看到这枚小镜子,顿时心中喜爱。她伸手接过,看到镜子中自己脸蛋,清清楚楚的映射出来。美眸如星,皮肤凝脂,微微一笑,竟然宛如真人。女孩子哪个不爱美,勾离大陆目前还未掌握制造玻璃的技术,更没如此清晰的镜子出产。平时对这水盆梳妆,已经是大家习惯之举。大户人家或者有金属镜子使用,但是效果也比起方林空这枚玻璃小镜差了数筹。

八岐在旁边一看,心中暗自讪笑,却没有任何表示。天狗宗元虽然不知此物是方林空在那里得来。但是镜子上并无魔法波动,也不似什么极品晶石,虽然造型精巧,但是在细微之处也颇为粗糙。显然不是什么贵重之物。这枚镜子胜在希罕,让天狗火月爱不释手,天狗宗元也因此,对方林空有了几分好感。便开口劝妹妹收下。

天狗火月收起了镜子,顿时微微一笑说道:“我开始还觉得你们两位不怀好意,现在火月我为自己的小心眼,给豢火大哥道歉了!”

言毕,天狗火月聚齐杯中清水,一饮而尽,待她放下酒杯,微笑说道:“我们家没有美酒,便以此清水向豢火大哥,跟八岐先生赔个不是!”

天狗宗元的母亲倒是非常和气,说道:“我家火月向来不怎么会说话,总是得罪别人。两位别怪罪!”方林空连忙说道:“哪里!哪里!火月小妹姓格爽快,我们这般人本来就行踪鬼祟,也怪不得别人怀疑。”八岐微微举齐手中水杯,一口干了,却不说话。

天狗宗元笑道:“大家莫说这些生分的话,我母亲做的素水豆腐,向来是临安一绝。本地绝无第二人能够做的出来,两位不放多吃几口!我也是有多年没有吃到了。”

方林空笑了笑,果然伸筷夹了一块,当他吃到嘴里,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但是随即,他突然想起自己的父母。也许他年纪还不大,平时四处乱跑,也从没想过父母什么。但是,这口素水豆腐一吃,他突然想起似乎很久没有在家吃过母亲做的饭菜了。也许母亲做的饭菜没有什么太精美,太特别的味道。平时方林空还总是觉得母亲做的饭菜不甚好吃。但是在外面游逛的久了,他突然才觉得,那份口味的宝贵。因为,无论你跑出多远,吃过多少个地方的美味,那些大厨们是永远做不出家中饭菜的温馨。

想着想着,方林空伸手一摸脸,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流下泪来。觉得甚为丢人的方林空,急忙把袖子覆盖在脸上,胡乱擦了几把,才尴尬的说道:“一时想家,倒是让大家笑话了!”

天狗宗元的母亲含笑说道:“若是觉得这几个小菜做的还合口味,不妨多吃些!”方林空连连点头答应,他一时失态,但是转眼见就恢复了镇定。接下去,天狗宗元也不好再跟他们以秘法传言交谈,因此气氛反倒比刚才热络许多。

吃罢晚饭,方林空见天狗宗元家里并无多余住所,便拉着八岐要告辞离开。天狗宗元哪里好意思,让他们这么走掉,便说道:“我在临安也算颇有头脸,若是两位不弃,大可跟我去驿站居住。”

方林空嘿嘿一笑,说道:“临安的几处驿站破败古旧,生活甚不方便,我们有自己的住所,不劳天狗大哥担心!”天狗宗元微微一愣,心道:“临安的几处驿站,乃是专门招待过往高官大员,富豪商贾之所。装修的极为富丽堂皇,若是这等所在还算破败,那么临安城里也没有几处称得上还算凑合的住所了。”

见天狗宗元颇为不解,方林空说道:“正好我们跟天狗大哥尚有些事情要探讨,虽然打搅您跟家人团聚不太好意思,但是还是跟我们来罢!最多也就一两个小时耽搁。”

天狗宗元跟家里交代一声,踏步出门,跟随这方林空合八岐两人走了一段几步。见到四外无人,三人纵起遁光,拔空飞翔。天狗宗元见到方林空笔直向上,丝毫没有转弯的意图,心中不禁奇怪,难道:“他们住所是在天上不成?除了天都金鳌之外,勾离大陆未曾听说有能够浮空的建筑啊?”

三人穿破乌云,天狗宗元发现自己猜想的不错,一座五星级酒店模样的建筑,正漂浮在半空,托住它不坠的,乃是一座奇异的岛屿。这两件东西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就算天狗宗元是初次见到,也觉得,不会是先有小岛,然后在建造酒店。

方林空招呼天狗宗元道:“这个东西,是我的一个朋友送的,他名叫佛罗乃是当世魔道具制造大宗师。这座酒店便是他的作品。至于下面的岛屿,却是我无意中得来的一件宝贝,功效如何连我也不清楚。现在是大材小用了。”

在被八岐识**份之后,方林空也不再隐瞒这位妖族前辈。他乃是追求生活品质之人,要他住在海上平台,风餐露宿,没有卫浴设施,更没有柔软的床榻,舒服的房间,乃是十分困难的。八岐虽然手上也不缺这种豪奢的享受之物,但是却没有随身挟带,更不比佛罗的口袋魔册那般方便。

这座魔法酒店,可以供应中式九大菜肴系列,满汉全席,各地风味小吃,更有法式牛排,意大利式餐点,美国快餐,曰本料理。整座餐厅养了一群小妖精,飞来飞去,端送食品,做侍应生兼服务员,更是享受的十分周到。

不说天狗宗元这种生活在勾离大陆本土之人,就算是八岐在享受过服务之后,也不禁惊叹佛罗之手艺,果然名不虚传。三人在最宽敞豪奢的皇家级餐厅,一边品尝百年份的红酒,一边欣赏海城临安的夜色,倒是一时忘记了谈正经事,闲聊起大家的经历,天狗宗元在勾离大陆见识的风土人情,八岐巡游世界诸般奇遇,他们这些人之间,没有隐瞒自己来历的必要,方林空倒也直话说了,自己一行乃是来自异次元的地球。

天狗宗元这时才问起道:“你们既然并非勾离大陆之人,想必也不会参与离罕帝国的内部争端了?”

方林空连连否认,说道:“我们只是想挖掘一些地球已经全无出产的矿石,对离罕帝国内部的事务,一点也没有干涉之意。勾离大陆,乃是勾离人的大陆。我们这些外人,绝对不会插手任何事情。”

天狗宗元本来还不太相信,但是方林空随即扯到了有关自由平等,三权分立,国际原则之类的地球政治概念上,虽然他并不精熟此等业务,但是,比起落后了无数年代的勾离大陆来说,还是颇为新奇的。天狗宗元在听了这么多的奇特理论之后,终于感叹一声,说道:“我有位老友,毕生孜孜以求的便是让勾离大陆的居民平等自由,人人有跟本身能力相应的权力。我曾经也十分钦佩他的理想跟构思。没想到两位所居的世界,竟然是如此美好,比他所构想的更强十倍!”

听了天狗宗元的感叹,方林空一口喷出了自己刚喝到嘴里的红酒,急忙纠正天狗宗元的意识错误。他把地球上的种种不公,历代进步所产生的黑暗,诸如贩卖黑奴,种族歧视,为了站稳殖民的脚跟,将原产地人类屠杀至几乎灭绝。以国家的名义,剥夺百姓的财产,一纸发令,圈走农户全部土地,用来放牧。并举例某出燕京建筑,竟然可以供上千万的孩童,完成初级教育。其花费之奢侈糜烂,比之离罕帝国更显得匪夷所思。

天狗宗元听罢,顿时脸上色变。他问道:“难道这个世界就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让百姓们过的好些?不必受官吏盘剥?”

方林空摇头道:“地球上无数疯子,都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创立这样的制度。但是事实证明,也许某个平民百姓的个体,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让生活美好,但是作为一个整体来说,人民是永远被愚弄的对象。唯一可能的途径,反而不是在制度上,而是在于如何提升人民的自我意识,让他们参与到国家政权中来。这点需要的是无数人的努力,而非是某个人的思想启蒙。”

方林空说的东西,乃是他在网络上看愤青们掐架,胡乱抄袭而来,他自己还不甚明白,天狗宗元更是听了之后,觉得他说的十分有理,但是要归纳出来可以理解的清晰思路,却怎么也觉得差上些许。

虽然不够理解方林空所说的东西,但是一番详谈之后,天狗宗元放下了心中的疑虑,转而问起那些扶风族的士兵如何处理。他这一问,方林空顿时怒火上撞,说道:“我们是在战争中获得的战俘,按理说是要在战后安然归还的。但是临安城的政斧也实在太[***],居然这么久都还没有人来接洽,我们是实在受不了供养这么一大批人吃饭的开销,才不得不找上门来。”

天狗宗元大惊失色,他本来以为临安城的自身事务,他不好插手,便没有过问九鬼御斋这批战败军的事情。没想到,长老们光顾得招待他了,根本把那些士兵忘记在脑后。

当他问起方林空的打算,方林空嘿嘿一笑说道:“如果临安城不管这些人,我也只好将之整编,作为战俘营他们必须劳动来换取食物。如果临安城打算协商解决,我听说最近有一批狗头人被关押在临安城内,不好处理。我想要交换这批狗头人来当矿工。”

天狗宗元略微询问,才知海南爵省向来歧视狗头人部落,经常在就业等方面给予不平等的政策。本来海南爵省出产黑铁矿,这种危险劳作,需要大批的矿工。因此,狗头人部族多半以此谋生。最近连续出了几次大的矿场坍塌时间,死了几万的狗头人。因此,这些狗头人矿工发动了几次暴动。海南爵省的大部分城市,都关押了大批的暴动者。

方林空提议用狗头人矿工来叫唤战俘,倒也不是不可能的。只不过,刚才听说了无数的政治理念,天狗宗元尚自没有想的明白,对方林空说道:“既然地球如此讲究人权,为何你却对这种变相的人[***]易,没有丝毫的罪恶感?”

方林空翻起白眼,说道:“理论是理论,跟实际很有差别。这些理论又不是我说出来的?我听说过这些东西,未必代表我就会信啊!”

天狗宗元沉默半晌终于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用美丽口号呼喊,制定看似平等的政策的人都是政治家。而享受这些东西的,也都是政治家的一小撮利益集团,跟你们这些属于人民的百姓并无关系。我说的对吧?”

方林空叹了一口气,对兀自一脑袋浆糊的天狗宗元,说道:“只有一句你说的没错,我是人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