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一回 太古兽灵

小巧玲珑,五彩绚烂的脑袋上,竟然有九只奇异的眼睛。火红的瞳孔中,隐隐有流彩四溢。五彩的翅膀上有一层金色光辉来回流动,华丽之极的九根尾羽,比这头怪鸟的身体还长五倍,舒卷自如,正盘绕在这头沉睡怪鸟的身体周围。

另外一个水球,则是一条生有彩羽的飞蛇,通体雷电。第三个水球却是一枚通体碧绿青青的种子。

妖将元神归位之后,藏有他躯壳的水球已经消失,里面的九头妖龙,也冲上了水潭上方,似乎正和兀东神斗的不可开交。

若是别人,定会犹豫一下,用这三个太古兽灵的躯壳炼做什么用途,方林空却没有这个问题。他修炼长生御魔经,元神一分为九,除了跟昊天神剑合并再不可分割的主元神,其余的四个已经跟魔门四宝到了心灵合一的地步。尚有四大元神,没有附体到法宝上。副元神虽然亦拥有主元神的全部记忆,但是却没有任何感情可言。附体在这些能量强横无匹的兽灵上,等若让方林空多出三条生命出来。

当年兀东神闯入勾离世界,他的七修斩灵刀专伤元神,这四头太古兽灵正在被封印的沉睡状态,毫无防护,自然遭了他的荼毒。在关键时刻九头妖龙觉醒,也不过仅仅驱赶走了兀东神,没有伤害的了他。魔断天下的速度确实不愧天下第一。

妖将为了找兀东神报仇,不但苦心积虑的修炼了专门对付他的术法,而且更隐瞒了出身勾离大陆的来历。但是由于本体不能脱离八卦山脉,仅余元神的九头妖龙,妖力大为减弱。妖将深知,要击杀兀东神,还是要引诱他来到他本体所在的地方,才能一战成功。为了这一天,他已经准备了好久。

方林空自知出去也帮不上什么忙,遁出三大副元神,试图控制这三个完好无损的太古兽灵躯体。当他的元神闯入这三头太古兽灵的躯体之后,彩发现控制他们行动,简直轻而易举。但是,这些太古兽灵的大脑中,却存在这无数的记忆封印,将记忆牢牢封闭。这点让方林空非常不爽,就如同一个小偷,闯入别人家里之后,发现大门进来的容易,但是每件贵重物品都有装保险箱一样。

缓缓张开沉睡了不知几亿万年的瞳眸,三头太古兽灵的能量简直骇人之至。方林空想要将这三副寄托元神的躯壳遂心如意的运转,至少要稍加修炼,才能通灵变化,收放自如。而最为优渥的锻炼法术,当然是玄天九变。

方林空艹纵三大副元神如臂使指,而即便没有主元神的指挥,副元神一样可以凭借本能行事。想到外面已经打的天翻地覆,方林空不禁心中痒痒,一等三大副元神进入融合太古兽灵肉身的修练中,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水潭之上的空中。他手中能够转播数千里方圆内情景的宝贝不少,完全不必亲身出去冒险看现场。九头妖龙跟兀东神都是强横到了这个世界顶端的存在,一旦误伤自身,就不太美妙。

妖将元神附体,但是却也没有必胜的信心。修为到了踏入神域的层次,互相间的真气强度,已经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他回归本体之后,妖力骤然暴增,但是更令他倚仗的,却是事先设下的埋伏。虽然只不过几百年前才刚刚醒来,但是脑海中存留的无数运使力量的法门,让九头妖龙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了八神极之一。在地球游历了这么多年,妖将更学懂了很多奇异的功法,此战,他针对兀东神的弱点,苦心策划了百年之久。

想要击杀兀东神,首先要做的就是封死这个拥有天下见最快的速度的妖怪,所有的逃命方式。而要做到这点几乎不可能,最关键的,就是把兀东神引诱到某处死地,而这个第一步关键,妖将也不知怎样才能完成。方林空的出现让他临时起意,没想到一举成功。发动了他在八卦山脉埋伏下的封神大阵,妖将首次以真面目出现在兀东神的眼前。

妖将全身纯黑色的铠甲,手执一杆妖异的兵刃,似枪似刀,本来应该是枪刃的地方,却吐出一截锋刃,上面略带弯弧,散发着紧跟的杀气。兀东神正驾驭妖光,东突西闯,试图破阵的时候。猛然察觉到那九头妖龙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足堪匹敌的老仇家,他心中一转,便冷冷喝道:“妖将!你也算本事,竟然修炼了其他功法来隐瞒身份。又能将此地的九头妖龙收服为己用,引诱我来自投罗网。不过你认为这些就足以困住我了么?”

一意隐瞒身份的妖将,见到兀东神误会,当然不会解说,只是森冷的说道:“某家做事,一向策划周全。兀东神你傲慢自大,不懂用脑,却怪得谁来!”

兀东神听了妖将的讽刺,却也一点不怒。他深知这位老对手的能耐,对妖将的忌惮,甚至还在元乾坤之上。八神极中,兀东神视为对手的也不过就是两三人。除了元乾坤跟庄楼,也只有妖将才被他视为可堪匹敌之人。其余的数人,根本还没给他放在眼里。眼看此战处于劣势,兀东神却一点不惧,随身七大妖兵化作七道妖光,散布周身。兀东神气势大增,竟然连妖将设下的封神大阵中的道道霞光,也无法将之压制。

七修斩灵刀,赤蛟剪,混煞棒,冥火妖剑,离垢钟,照瘟印,太古虎符……七大妖兵尽出,兀东神面对妖将不敢多做保留,他暴喝一声,七修斩灵刀化作暗赤精虹,疾斩而出。这一刀把万千变化,归成一招。气势滔天,凶霸到了极点。几次交手,兀东神知道多做花招,根本骗不到妖将这类对手,遂打算以硬拚出困。

妖将一声低吟,手中的邪异兵刃横胸,顿时光华耀眼生缬,一层五彩流霞挡在他的面前。兀东神一刀斩中,更不留情,七修斩灵刀带起破空的怪异呜咽,弹指之间,数百上千记斩击轰在了妖将的护身霞光上。妖将可以不动声色的承受兀东神一击,甚至数十招内,他也有把握兀东神攻不破他的护身妖光,但是,如此猛烈的斩击,所谓久守必失,妖将也不敢托大,没有拿着兵刃的左手,攥成拳头。

“倾天斜地,东南崩塌,不周山碎,裂天河底……兀东神!你接我一记——灭世拳!”

妖将拳头一出,兀东神顿感天地似乎突然崩塌,苍天有如失去了支撑一般,天地元气疯狂泻落,而他本人,就是他支撑天地的唯一支柱,整个天地大力,尽数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兀东神亦是神极高手,知道这种情况并非天地塌陷,而是被妖将引动了他所控制范围内的一切天地元气,集中爆发在一点。这种威力,即便是他也不敢轻易尝试。兀东神大喝一声,通体妖力尽数释放体外,一个璀璨的五彩透明光罩急速扩大。随着天地元气的疯狂涌入,这个透明的五彩光罩,也是越来越大,直到承受到了极限,五彩光罩碎裂,兀东神这才借吸纳来的天地元气,狠狠一刀斩在虚空,一个空间缝隙被他生生劈出,妖将的灭世一拳,威力尽数给空间裂缝吸走。虽然逃脱了大难,兀东神却惊出一身冷汗,急忙大手一挥,赤蛟剪纵横而出,配合七修斩灵刀反击妖将。

方林空看的热闹,心中情不自禁的揣摩学习。这两大高手对决,不但在运用法宝跟武技法术的使用,让他大开眼界。对于战斗的领悟,也非他原先可比。妖将占尽了天时地利,更筹划许久炼制了几件克制兀东神七大妖兵的法宝,但是兀东神凭借多年的战斗经验,跟凶悍的战术,亦是不见劣势。往往每在绝境之中,有异想天开的手段,反而由守转攻。

此刻正在融合太古兽灵躯体的三大元神,感应到了方林空的想法,不断的汲取方林空记忆中的一分关于战斗的经验,玄天九变,本来就是上古灵神修持之法,对锻炼肉身的坚韧,远超后来兴起的仙道武学,更不是西方修炼体系可比。首先九天凤凰肉身被炼化成功,突破了巨灵变,冥蛇变,甚至连方林空自己都没有修成的鲲鹏变都轻易突破,再凭借浑厚无匹的妖力,一鼓作气突破了幻水变,离火变,精金变,元木变,息土变,从第四变到第八变,合成五行神变,乃是玄天九变最为关键的一环。连列缺子都是在得到古神桀沌的原体之后,才一鼓作气将之突破。方林空运气实在好的离谱,太古兽灵的肉体本来就适合修炼玄天九变,更兼其肉身蕴涵的灵气妖力超过了千万以上,短短几个小时内,便有如此辉煌的成果。

随着九天凤凰修练成五行神变,羽翼雷蛇跟上古精灵战争树也先后突破了这道关坎,而玄天九变的最后一变,比前面所有的变化,加起来更艰难,方林空深知自己现在还无力将之修炼完成,那需要不但是雄厚无匹的妖力,还需要冥冥中的运气,跟通彻天地的大智慧。距离踏入神极,还差数步之遥,方林空并不奢望自己能够一步登天。

修成五行神变,才是玄天九变发挥大威力的时候。三道金光先后冲破水球,潜伏在方林空的手臂跟大腿上。左臂形成九彩凤凰纹身,右臂是惟妙惟肖,华丽无比的羽翼雷蛇纹身。左腿上上古精灵战争树的种子,在膝盖上形成一片碧绿的图案,直接延伸到了大腿的根部。有如奇异的图腾。

方林空顿时感到体内似乎多了三处丹田气海,源源不绝的雄厚妖力,充斥全身,让他懒洋洋的,犹如浸泡在温暖的泉水中,舒服的几欲呻吟。

九大元神遥相呼应,爆发出阵阵激昂的鸣叫,方林空的内宇宙发生了第一次自主的进化。

似乎君临一方的神祗一般,九大元神各自划分开了自己的区域。主元神已经跟昊天神剑密不可分,无数的透明剑光在主元神背后组成三对巨大的剑翼,无色的卯曰真火,更环绕主元神周围,跃跃燃烧,所有的光明跟热度,都收束在内部,丝毫也不散发出来。让这股最强的道家真火,却冰冷的不带一丝温度。仙剑斩空,天坎逆刃,列缺双钩……等最强的法宝,都围绕在主元神周围,有如在拱卫守护一般。其余的无数法宝按照等级,层层排列,形成一个极大的球体。

主元神的下方,便是永恒神殿。不知不觉,方林空的内宇宙已经跟天地智慧书融合成了一体。附体在魔门四宝上的四大元神,则在混沌工匠炉上空盘旋不定。三头太古兽灵栖息在失落的港口主神殿的穹顶上。获得了强大能量的天地智慧书的世界,再度扩张了三倍以上。永恒神殿比最初看到的时候已经更加广大,黄金皇妃们对这次的巨大变化,显得惊异不定,但是又无能为力。

九头妖龙栖息的山谷下面,方林空仰望天空。兀东神跟妖将的战斗,还在继续。双方都是妖力深厚之辈,这场战斗就是持续一年也不奇怪。九头妖龙的沉睡的地方,实在有着太多的古怪,方林空神念探出,却缕缕被某种力量所抗拒。他终究不能在这里一直的呆下去,完全炼化了三头太古兽灵躯体之后,方林空避开了妖将跟九头妖龙之间的战场,溜出了数百公里之后,才架起剑光,直奔班玛的基地而去。

班玛建立的基地,建立在风光秀丽的通天湖畔,虽然通天碧犀兽银威无穷,但还是有很多人经常去通天湖那里游玩,戏水,泡妞,把帅哥。但是,在一队来历奇特的军队在这附近驻扎之后,基地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再加上最近八卦山脉的惊天异相,营地的警备大大增强。

当方林空从天而降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阵向天扫射子弹。虽然他剑术精妙,把这批灵力子弹尽数挡下,但是也不禁气恼。当他大声报上身份之后,处于精神紧张状态的警卫队员们,才收起了战斗的架势,把架起来的兰道尔战斗炮,收入了掩体。

当方林空气哼哼的问起班玛何在,有人告诉他说,最近班玛大人正在闭关炼器,没有人能够在这个时间见到他。方林空倒也不想去触碰这位老人家的霉头,反正他也没有事情可忙,就一直等到晚饭时分,才见到班玛的出现。

见到方林空过来,班玛本来甚为沉重的脸色,才稍有开怀。对方林空说道:“正好你过来,我们去探望一下新邻居如何?”

方林空已经问过这支队伍的来历,尚不熟悉勾离大陆风土人情的妖怪们,也回答不出来个子丑寅卯。只能简单的说道:“这支军队叫做赤军,似乎是离罕帝国的反叛军。拥有精良火器跟优秀武者,战斗十分强悍,人数在四万左右。”

见到班玛有意去探对方的军营,方林空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跟班玛一起去了。

两人谁也没有展开身法,只是以普通的速度走出了基地。方林空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看到被建造有如堡垒一样的基地,他颇有一种加入了恐怖分子阵营的感触。当两人离开基地很远之后,班玛才淡淡的说道:“方林空你可知道地球现在的情况么?”

方林空摇头表示不知,班玛随即递给他一台PSP,方林空疑惑的点开记忆棒中存储的视频,内中记载了数十段简单的记录。大多数都是战斗场面,也有小部分的偷袭,虐杀,斩首的录像。有些视频,图像粗糙,一看便是用简陋设备拍摄下来的,并未进行任何加工。

班玛的声音在方林空耳边响起,他说道:“如今的地球,已经成为了妖怪跟人类的战场。虽然每天死几十个,几百个妖怪,看似不多,但是我们妖族的总人口也才百万出头。这样下去,早晚会绝种。猎魔团虽然也一样损失惨重,但是,他们毕竟有数十亿的人口基数在支撑,只要修行的典籍还在,早晚都可以再度发展起来。”

方林空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耸耸肩膀,表示请继续。班玛淡然一笑,继续说道:“比较而言,我觉得元乾坤的计划更加可行,这里更加何时妖怪们的进化跟生存。我要跟你说的问题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你有否办法尽快联络列缺先生,接我们回地球。”

方林空摇摇头,说道:“我不知有什么方法可以肯定做到这一点,但是可以去尝试。我也有些着急回去。另外,这些仙石是最新挖掘出来的,班玛大人可以先收下研究一番。”

班玛听到方林空的允诺,有些安心,他亦不是傻子,当先会觉察到方林空的异样。不过他并没有足够的理由去跟方林空翻脸,而在方林空表示了合作之后,两人的关系反而有些暧昧起来。接过方林空递来的储物小包。班玛随手掏出一枚拳头大的蓝色晶石,心中顿时惊喜过望。喃喃道:“这竟然是极品蓝晶!炼制防御姓法宝,用来做传导法力的媒介最好的材料!”

接下来,班玛差不多快把脑袋也塞入了储物小包。这份礼物让他惊喜交加,心里对结纳方林空的决定颇为欣慰。

被班玛一说,方林空亦是十分担心自己的家人朋友,而墨菲儿正在非洲,若是有个差错……方林空已经不敢想象。“无论如何也要早些回去,把自己的亲人保护起来。”这是方林空最真实的想法。

虽然去探望邻居只不过是个借口,但是班玛也不想在自己建立的基地旁边,留下这名一个巨大的隐患。方林空对此无可无不可,两人走近那座军营,立刻便有警戒的士兵自埋伏处冲出,将他们包围。

为首的一人小军官,倒也和气,说道:“两位可是那边营地的人?算来我们还是邻居。不知两位过来何事?”

班玛沉声说道:“我们也向知道,你们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给如此规模的军队,驻扎在家门口,谁也会过问一声!”

那名小军官嘻嘻!一笑,说道:“既然如此,就请两位去见我们的军团长!好问个明白!”

方林空没有关心两人的对答,但是却对这个部队的编制十分感兴趣。这支部队,军服是草绿色,跟铁灰色混合。至于式样……方林空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捂嘴偷乐。班玛或者不曾见过这种服装,但是方林空却是熟悉的不得了。红色五角星的军帽,朴实无比的军装,绑腿。虽然式样改的较为紧凑,看起来有些牛仔的路数,但是老本家定是中[***]装无疑。方林空联想到元乾坤在勾离世界经营许久,当然猜得这是元乾坤抄袭而来。

在去见军团长的一路上,方林空旁敲侧击的问了几句,还好,这里只有师长,团长一类的编制。没有把政委跟政治部主任等称呼照搬,不然方林空一定忍不住会笑到背过气去。而且值得令人称道的是,这里只有正职,没有一大堆只会增加财政负担,拖后办事效率的副职。

按照地球的军事编制,方林空大概估计一下,这里的军队大概有五个到八个师。即便在地球,这样的规模也差不多等于一些弱国的全[***]事武装了。随便在哪个非洲,或者拉美国家,都有举行一场政变的实力。

而且在路过一些士兵的身边时,方林空还惊讶的发现了,自己偷着卖给天狗宗元的那批弹药袋竟然被他们佩戴在身上。如此说来,这些军人的身份,就可以呼之欲出了。

当方林空跟班玛见到了这支部队的军团长的时候,方林空跟班玛都相顾骇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