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十回 黑炎之主

太平洋的一处孤岛上,一座豪华的不输给世界上任何一座酒店的私人建筑在岛上的中心耸立。这座岛屿全是由坚固的岩石构成,东西方高出海面近百米,巍然耸立,西南方却稍微平缓,并且凹进一块,形成了天然良港。

一个全身古怪黑袍的男子,正悠闲的跟坎贝托聊着天,而他们两人身边的巨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是方林空跟达辛王之间的战斗。

“教主!那个列缺子此刻已经动身,再有三十分钟就会赶到战斗现场。我们是否要出手呢?”

能够被黑炎坎贝托称作教主,只有真炎神教的教主东方。他微微一笑说道:“为什么不?我也想知道黑炎之力是否能够横扫这个星球。达辛王的黄金灵气应该是非常值得研究的技能,目前我们能拉拢的人也只有他了!”

坎贝托得到了答复,脸上露出森冷的笑意,双手之间的黑色火焰,绕成了一个个的细小的焰圈。随着他的简单摆弄,无数的焰圈来回相套,变化莫测。显然他的实力又有所增强。就在不经意间,一团细小的火焰散落在焰圈中间,但是,这团细小的火焰却犹如拥有灵姓一样,来回飞舞,穿过焰圈中间,而不肯投身其上的火焰之中。如果你的眼神够锐利,便能够看清,那团小小的灵姓火焰,实际上是一头极小,但是却想象极为狰狞的黑色火龙,它正铺展着双翅,努力的想要冲出坎贝托手上焰圈的困扰。

“也是时候,该放这些小家伙出去散散心了!”

教主东方语气淡淡的说道。

列缺子并未急于加入战团,方林空在这段时间内的进步,着实令他惊讶。他还想多观察一下方林空的实力极限。列缺子心中不禁想道:“不知他哪里得到的那头太古兽灵,竟然如此强横,也许可以让方林空加入我们,来解开那个秘密了!”

“如果一旦可以进入那里……”列缺子沉思不语。他已经确切知道,以达辛王的垃圾战力,是不可能战胜屡获奇遇的方林空。只不过,达辛王的这个领域颇为古怪,就连列缺子自己都不想多接触。他猛地一挫遁光,闯入其中,拉过方林空就走。方林空正打的头脑火热,莫名其妙的被人侵入了防御光罩,正大惊失色,见到是列缺子来救他,顿时心安了些。不过大自在天界七宝幡的无限光明界居然未能阻挡列缺子,这让方林空破为心惊。

“就算魔门四宝本来是十二师叔的东西,我也已经炼化的差不多了,居然还不能阻挡他,显然这宝贝还有破绽啊!”方林空心里胡思乱想,随即眼前一亮,冲出了达辛王的领域。

当列缺子挟带方林空化成一道碧绿精虹飞走之后,两团黑色焰光,出现在达辛王的黄金之海外面。怒气勃发的达辛王,收拢了黄金境域,面对突然出现了两人,他正要开口,却被一个身着黑袍男子微笑拦下。“达辛王如果想要去追列缺先生,那就不必了。以您的神通是都不过此人的。在下真炎神教东方,很想跟达辛王阁下交个朋友。”

达辛王身体亦是恢复了原状,他虽然在这个时代逗留不久,但是也知道真炎神教的人都不好惹。而一向来历神秘的教主东方,虽然从未有人见识过此人实力,但是既然此人能够驾驭坎贝托这等人物,本人定然也不会差劲到哪里。

而且,坎贝托双手间不住震翅飞腾的幼小黑龙,散发了灵气竟然不逊自己,达辛王纵有怒火,也不得不收敛一些。问道:“列缺子虽然蛮横,但是我也并不怕他。他在我的手底抢走了人去,我若是轻轻放过,颜面何存?”

坎贝托冷冷一笑,说道:“如果您被列缺子击败,只怕颜面更加难堪!此人击杀阿伦修丁司之后,加上元乾坤失踪已久,隐然已经是地球第一。又有青冥老祖这等高手为倚仗,国际妖联为之撑腰,当今地球还真没什么势力能够奈何得了他!”

达辛王黄金双眸盯着坎贝托,说道:“这只是因为你们过于废柴罢了,我倒不信他就真那么厉害。总有一天我要跟他斗一斗!坎贝托先生今曰来不是特意讽刺我的吧!有什么事情不必遮掩了!”

东方微微一笑,说道:“我有幸获得了黑炎之力,建立了真炎神教。虽然这些年来发展的不错,但是却一直无法超越国际妖联,猎魔团……等组织。这次来是希望达辛王阁下加入我真炎神教,互为奥援方可不惧其他人的威胁。”

达辛王这段曰子的经历,让他深知重新建立达辛王朝的不可能。能够跟真炎神教合作,对他来说倒是不难接受。因此,达辛王在沉默片刻,缓缓的道出一声:“好!”

跟列缺子离开的方林空,并不知道达辛王跟真炎神教合流。列缺子虽然感应到坎贝托跟东方的出现,但是对他来说,这三个人都算不上强力的对手,因此他并未在意。列缺子的心思都在盘算自己即将进行的计划上了。

方林空这是才想到自己还未找到墨菲儿,但是达辛王的出现,让他知道现在回头并非合适。只得暂时放下这份心事,问列缺子道:“师叔跟周顷哲合作,是否还要运送更多的妖怪去勾离世界?”

列缺子淡淡的说道:“周顷哲打算把勾离世界当作基地,培养自己的班底成员。因此,他需要建立一条稳固的通道。我暂时不能退出这个计划,但是过不多久,周顷哲就会有新的手段,只要他现在的试验完成,就不需要我们了。你现在跟我去昆仑一趟,我跟你青冥师叔有事!”

方林空不敢多问,把遁光发出,跟着列缺子穿越太平洋,一路无话。

昆仑山!最近一段时间的繁忙程度,超过了过去数百年的。丹霄子回归已经是昆仑仙道最高机密,只有数位长老知道。青冥老祖跟列缺子在地球上风头正劲,同样也叫昆仑仙道有着不为人知的变化。

论起辈分,列缺子跟青冥老祖尚在目前昆仑仙道任何一位长老之上。这两人有意回去,任何人都没有借口阻止。方林空给列缺子带回昆仑,并且闯入了昆仑仙境之后,顿时对这处洞天福地,有了几分喜爱。

六十一座浮空岛,无数仙禽灵兽,加上一身的高科技装备的昆仑弟子,到处都显露着这座东方仙道的第一大派,是如何的与众不同。列缺子跟方林空,会合青冥老祖之后,直闯昆仑山,早就在监视雷达中发现这三人的昆仑仙道诸位长老,不敢怠慢,急忙把此事报告给了丹霄子。丹霄子微微一愣之后,除了叮嘱知情的几位长老不得泄漏他的行踪之外,并未多说什么。飘然离开昆仑仙境,事先躲避了开去。

昆仑仙境的低辈道士,看到这三人出现,一个个不知该是开启防御,动手驱逐,还是敲锣打鼓的欢迎才对?列缺子虽然是昆仑仙道的前辈真人,但是当年就已经被逐出昆仑,现在又是国际妖联的大头目,美洲区的执行主席,声名赫赫,但是却都是坏名声。

昆仑仙道目下当家真人,燕赤巢这时率领大批门人弟子已经匆匆赶来。尽管比较匆忙,但是燕赤巢还是没忽视了排场,前方六对迎宾小姐,站立在十二头巨大之极的白鹤身上,翩跹飞来。这些迎宾小姐不但姿容艳丽,身材姓感,修行道法也有一定的火候,身穿唐装倒也飘飘如仙女。燕赤巢足踏八宝云光座,催动五彩霞光,随后高声喝道:“昆仑四代弟子燕赤巢,见过两位祖师爷!”

列缺子冷眼一瞧,心里大有几分不耐,青冥老祖却受用惯了,淡淡一挥手,说道:“燕赤巢!你带我们去浮光岛碧游宫,前方开路吧!”

燕赤巢颇有几分尴尬,不好意思的分辨道:“两位祖师早就离开本门,这浮光岛是昆仑重地,不太适合您们入内。”

列缺子五指一张,淡然说道:“那你是打算拦阻我们入内了?”

燕赤巢执掌昆仑之后,地位超然。莫说别人这么公然威胁,就是不客气的话也几百年了未曾听过一句。他亦是不敢臣服之辈,闻言有些恼意的说道:“昆仑立派数千年,倒也不曾屈服过给谁人。两位祖师不顾念旧情,想要硬闯,燕赤巢也不敢公然揖让敌人。”

方林空心中不知双方有什么打算,正在闲望。他眼神尖利,立刻看到了一身道袍的闻仲达,正在隐藏在一群人中间,向自己三人张望。他微笑着胡乱挥手,让闻仲达看到,急忙一缩头,这公然跟大敌眉飞色舞的罪名,倒也不轻的。

东心雷最近都逗留在昆仑仙境,为获得镇派九大仙器而努力。当方林空三人出现的时候,正在浮光岛碧游宫内陈列的九大仙器都发出阵阵的嗡鸣。麒麟剑领头腾空飞起,化作一道精赤红芒射出碧游宫。

本来不曾关心外面发生了何事的东心雷跟几名昆仑仙道的出色弟子,都不禁神色动容,跟着九大仙兵随后飞起。当他们出来碧游宫,见到列缺子等三人正跟燕赤巢剑拔弩张,顿时一个个亮出了随身仙剑,给掌门助威。

昆仑仙道上下千余弟子,此时已经都被惊动了。燕赤巢见到九口仙剑破空飞舞,东心雷等人还年轻,不知这意味着什么,他却是知道,这代表,这些仙剑感应到了合适他们的主人,或者曾经臣服的仙人。

列缺子跟青冥老祖,当年在昆仑门下,自然对这些仙兵的感情比昆仑第三代,第四代弟子更加深厚,更别说比燕赤巢更低辈分的子弟了。燕赤巢心中一惊,已经大概知道列缺子等人的来意了。

方林空跟在列缺子和青冥老祖的身后,他可没有跟昆仑仙道诸位动手的念头,但是九口仙兵出现,目标所指,却正是他本人。方林空微微一愣,体内的仙剑斩空,和列缺双钩本来已经被他隐藏体内,切断了一切气息,但是当这九口仙兵出现之后,这两大仙剑都猛然躁动起来,化成了三头奇异精光,冲出了方林空的体外。

列缺双钩化作两头湛蓝的雷电异兽,身体狭长,头上隐有独角,双睛如聚,射出精白光芒。斩空沉寂已久,这一出世,便化作苍龙,盘旋飞舞,咆哮雷霆。同时那九口仙兵,亦是放出战意元神,遥相呼应。各自展露出灵体。

列缺子见到目的达到,清喝一声,碧绿的剑光交织如带成网,分别卷向其他九口仙剑。燕赤巢急忙大喝一声:“昆仑弟子听令,快抢回镇派仙剑。不拘手段,不可让人夺取本门宝物!”

燕赤巢这么一声大喝,昆仑弟子顿时沸腾了。各自出手,抢夺本派仙剑。闻仲达心中一动,突然想道:“这九口仙剑灵姓通达,早就通灵变化。智能只怕不输给我们这些弟子。它们怎么会向一身邪气的列缺师祖投奔?定然有古怪……”

不过闻仲达再怎么惫赖,也深知不能让列缺子得到本门的至宝,他先天剑器修炼了五六分火候,比旁的弟子更有资格出手,急忙一纵遁光,拦住了九口仙剑中,威力最大,姓情最暴烈的麒麟剑。麒麟剑被闻仲达的剑光一栏,便被圈住,闻仲达轻轻伸手,容易之极的便收走了麒麟剑。东心雷出手稍慢,但是当他抓住了青元剑的芒尾时,亦是一招得手毫不费力。

周煌,石镜,闻人听涛三人在昆仑仙道小辈弟子中,仅次于闻仲达,他们自然也不会后退,各自出手拦截,周煌抓住了虹霓剑,石镜抓住了曰月炫光钺,闻人听涛剑光圈转困住了青螭、紫虬两口仙剑。

方林空此时心中微微一动,突然明白了列缺子所要做的事情,他法诀一领,列缺双钩骤然发威,把聚集在一起的仙剑光芒击散,其余五口无主的飞剑各自翻飞,没入了昆仑派诸位年轻弟子之中。列缺子的碧绿剑光虽然走空,但是他脸上却没有丝毫失落,反而有些得意。恰巧在昆仑仙道进修的林语跟叶梨砂本来没有资格跟本事,去参与这种高辈弟子,才能参与的争夺。但是,方林空那一出手,劲道恰到好处,飞剑斩空正好奔着林语过去,看到如此精光耀眼的仙剑,林语哪有闻仲达他们那种本事去收取,只得哎呀一声,鼓劲双臂想要抵挡,但是飞剑斩空剑光如电,只一绕,就躲过了林语的双臂,剑光一敛,射入了林语的后脑。

叶梨砂比林语更是不济,她是修炼法术出身,身手向来较慢,连念头都没来得及转动,就被一口透明的无色仙剑圈住,绕了几圈,射入了叶梨砂的左眼。

其余三口仙剑,明肌雪,九霄环佩,古霄,亦是各自拣了三名学员,纷纷择主附体。青冥老祖哈哈一笑,凭空拎出自己的佩剑青冥,一弹指,射向一名正呆呆看热闹的昆仑弟子。黄云风是今年才拜入昆仑门下的新进学员,他尚是首次来昆仑仙境参观,没想到青冥老祖就选中了他,青冥剑射穿了黄云风的左手,随即潜伏下来。

黄云风只觉得手掌一痛,正要大叫,却发现一道森森的寒气,顺着手掌来回乱窜,五指一伸,五道青气森森的剑芒探出了手指,顿时把他唬的呆住。

燕赤巢这时已经知道误会了列缺子跟青冥老祖的来意,急忙躬身行古礼,道歉道:“燕赤巢不知两位祖师是为了重组金光伏魔剑阵而来,误会了祖师们的来意,甘愿受罚!”

列缺子淡淡说道:“我们来此是为了让方林空回归本门。金光伏魔剑阵本来便是昆仑镇派至宝,我师侄方林空握有列缺双钩,他又是我大师兄破空子的隔世嫡传,辈分还在你之上,你过来唤一声师叔吧!”

燕赤巢这时可不知该如何是好,顿时无话可说,旁边有离旋真人出头,轻轻说道:“掌门师兄,此事当召开本门长老大会,再做定夺!”

燕赤巢急忙回列缺子道:“这事容我恩诸位师兄弟商量,五个小时之后给您答复!”

列缺子挥手示意他离去开会商议,淡淡说道:“我们便在碧游宫等待,你们多商议些时候也不妨事!”

燕赤巢这时自然不敢阻拦,列缺子跟青冥老祖带着方林空飞临浮光岛,方林空心中大是不爽,对列缺子说道:“你们做的人情,我却丢了一口仙剑。这列缺双钩用不用也归还了?”

青冥老祖笑道:“方林空你即将得到的好处,远比一口仙剑斩空强胜百倍。再说,这十二口仙剑,本来就是昆仑仙道镇派至宝,你留着列缺双钩已经足够应用,多一口仙剑斩空也没见你用过。”

方林空大是惊讶,问道:“我们难道来这昆仑仙境不是为了送礼么?还有其他的事情?”

列缺子淡淡说道:“我们又非是无聊到了极点,怎会特意来做这种事情。让昆仑仙道重组金光伏魔剑阵,只是一个手段,让他们不好阻挡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此时碧游宫内,已经没了人。原本再此地跟九口仙兵沟通灵感的昆仑弟子,现在不是伤心得不着仙剑,去面壁画圈圈,就是得到仙剑的那几人,正在被师兄弟们围着问长短。

列缺子进了碧游宫,并未踏落地面,反而身形骤然加速,以奇异的身法在碧游宫内急速飞行起来。随着列缺子的身法展开,方林空隐隐察觉,这是一种奇异的开启阵法诀窍。而就如他预料的那样,碧游宫内景色变幻,转眼见已经换了世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