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十三回 东方一木

“斯得克!你苦修得来的力量,为了什么?”

闻毅等人走开之后,从黑暗中踱步出来黑衣人,喃喃自语的对自己提问。暴露在阳光下的脸孔,说不出的苍老,让人不敢相信,这个家伙在一年前追杀方林空的时候,居然还年青的有如猴子。

“我要把这世界掌握在手心,而这个城市即将成为我的领地……”

斯得克身上在常人肉眼难以看到的黑火,有如火山爆发一样,冲去云霄,燃烧起四五十米高。似乎在向这个城市宣告他的到来。

然后一个身穿名牌服装,却把袖子挽起老高的年轻帅哥,摆出一幅我不认得这个白痴的姿态,从斯得克身边绕过。

斯得克有些恼火,但是他可不敢对真炎神教教主之子,大喝呼喝。东方是他的老搭档,但是两人的实力,却是互相都不了解。斯得克一年前加入了真炎神教的献祭团,获得了黑暗力量的加持,东方却是从未展露过真正的力量,两人的关系也只是普通,也谈不上口头交流修行心得。斯得克收回姿势,悻悻跟在东方一木的身后,两人来到这里,是为了配合猎魔团的某支刺杀小分队,监视方林空的行踪。虽然早就被告知,方林空现在今非昔比,但是斯得克还是不信,一直想找机会证明,自己现在的力量。

“东方!方林空现在真有那么厉害,我们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么?”

东方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斯得克一眼,摇摇头说道:“方林空的本事……其实如果你知道,这次刺杀他的其实是我父亲跟坎贝托亲自出手,就不会这么问了。”

黄云风在看到方林空安然归来,第一句话问的就是:“你跟石清远说了什么?”方林空愉快的比划了个ok的手势,艹纵羽翼雷蛇返航地球。只说了一句:“我已经跟这位仙长达成了协议,接下来会有一些合作。”黄云风不晓得方林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只好不问。

方林空最近并不是很闲,国际妖联跟昆仑仙道的事情,都够他头大。黄云风这小子虽然战斗力不怎么样,但是修成星光体,也算奇货可居。如果好好调教,曰后定可大方光彩。

方林空想来想去,想到了曾经跟自己有仇的东心雷。闻仲达道行虽高,但是肯定没什么耐心调教这小子。反倒是东心雷,一心想要出人头地,有这么个大有前途的弟子,对他曰后在昆仑仙道的地位巩固,十分有力。方林空料定此事能成,回到地球,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东心雷。

接到方林空的电话,东心雷颇有些意外,不过方林空辈分摆明了比他高,东心雷也不想解决以前的恩怨。他最近正在潜心修炼,想要把青元仙剑修至身剑合一。方林空的打搅让他颇为不快。不过方林空一句话就让东心雷被掉起了胃口。“我这里有部本门失传了的剑诀,不知你可有兴趣过来研究一下。”

方林空一句话说过,便挂了电话,那边东心雷语气急遽,说立刻便到应答,他根本没有去听。虽然方林空跟东心雷不熟,但这个家伙的个姓都摆明了在脸上,以方林空对东心雷的了解,这种诱惑百分之一百会生效。

放下电话,方林空笑眯眯的对黄云风说道:“虽然你机运不错修成星光体,但是毕竟走的速成路线,底子太薄。我给你找了个导师,乃是我们昆仑仙道年轻一辈最杰出的几个人中,脾气最好的一个。也只有他才有耐心调教你。”

黄云风顿时感激涕零,对方林空如此细心安排他的去路,激动不已。接下来方林空说的几句就没有注意到,等到手上接过了方林空递来的东西,他这才如梦初醒。

“为了弥补你根基太浅的缺陷,我这里有一部仙章,不但有星光体的进阶修炼口诀,还有最精奥的御剑之术,青冥剑是本门镇派飞剑你不要小觑了它的威力。我知道你护身的法宝也有些欠缺,这一套十二旗门遁威力不错,防身堪有大用。这个是青冥师叔送我的超级魔宠百海王,不但可以当作交通工具,还能变化成幻兽铠甲,如后你修为提高还可以达到我羽翼雷蛇的地步……还有几件小玩意,属于生活的必备用品,我猜你原来的师父可能没帮你置办齐备,我这里正好有多。”

咳嗽几声,方林空心道:“百海龙确实能够祭炼的堪比羽翼雷蛇,只要你的修为比石清远那个古仙人再高几级,这可不算我说谎、”黄云风不知这个法宝介绍还有这等曲折的内幕。接过这些东西,黄云风是彻底的把方林空当作亲人来看待了。兴奋不已的摸索着这些宝贝,方林空出手大方,除了了两件法宝算是出了血本,机械魔兵,探测器,灵能枪械,道门符咒,通用东西方法术大全,龙蝇祭炼的寻魔虫……这些东西也都价值不凡,而且实用度极高。

当然那一张记录了方林空特意挑选出来的《十方咒轮经》黄云风更是慎重收起。《十方咒轮经》前半部记载的乃是从入门到飞升,以及飞升之后的一些修行经验。后半部却是一些极为厉害法术,这些法术近乎佛宗法门,最是适合黄云风不过。

方林空如今手下也是颇有势力,随便安排黄云风住下,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黄云风恰好被安排在闻毅他们住的酒店,自从父母离婚之后,黄云风吃饭都没正经过,平时偷摸些财物,也都仅够生活,想要奢侈消费那是妄想。如今生活骤然改变,手头阔绰,黄云风就没正经起来。拨打了几个电话给服务台,问过了本市的洗浴中心分布,他就离开了房间。

恰好闻毅带了零樱她们回来,两边错身而过,陈明彬转头一望,突然开口叫道:“喂!你是谁?这里可是我们赤峰军的地盘。”黄云风正兴冲冲的,听到有人挑衅,立刻回骂了过去。“我是谁关你们屁事?老子是昆仑仙道的,不鸟你们赤峰军。”马经杰一把抓住正要发作的闻毅,笑着说道:“我们跟昆仑仙道正在合作,这位想必是刚来的兄弟。有什么需求可以尽管跟我们说,赤峰军毕竟是本地组织,人头地头也都熟络。”

黄云风也不是软硬不吃的主,马经杰说话和蔼,他就老实回答道:“我是方林空大哥带我过来的,暂时住在这里。”

闻毅怪叫一声,冲马经杰眨眨眼,说道:“我还有要紧事情,你跟陈明彬没事的话可以去招待这位小弟哦!”马经杰咒骂一声,闻毅能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过是很久不见零樱,想要着急去亲热罢了。

马经杰当初也曾起意,去泡一下北奥战队的其他三位美女。只不过燕旖旎眼高于顶,根本瞧不上他这种稚嫩级色狼。鱼北瑶一派女工作狂作风,脑海里想的都是怎么把手上的工作进行完毕,然后再去接新的任务,马经杰在鱼北瑶心目中被简略成了一个符号。熊晶晶倒是比较容易接近,但是她成天飞来飞去,从一个城市转到下一个城市,马经杰鞭长莫及。

每次看闻毅搂着零樱这种级数的美女亲热,马经杰都会感觉那是一种莫大的刺激。尽力避开跟这两人一起,免得浑身不自在。陈明彬淡淡一笑,他知道马经杰的想法,就对黄云风说道:“我们也正要出去,如果你没事,大家一起好了。”

黄云风正要去“干”大事,雅不欲跟人一起。但是马经杰扑了上来,问长问短,热情的不得了。让他不好拒绝,无奈的点了点头。

三人扬长出门,马经杰去开了自己的车出来,黄云风倒是识货,一眼看出这辆彪悍的陆地吉普也是机械魔兵。想起方林空赠送的那辆跑车型机械魔兵,突然赶到一阵熟悉的温暖,顿时对两人感觉顺眼好多。三人连开车,边聊天,很快就熟悉起来,黄云风听到这两人跟方林空是从小的朋友,高中的同学,顿时觉得大家乃是一伙。马经杰听到黄云风说起自己的奇遇,也不禁咂舌艳羡不已,倒是陈明彬一直若有所思,对答不上几句,就闭口不说话了。

马经杰带了黄云风,去到平时他经常过来的那间非人酒吧,这里是这座城市妖怪聚集之地,虽然三人都是人类,但是他们踏入这里的时候,却没有引起任何注意。跟过来的女服务生打过招呼,马经杰正要去平曰经常占用的包房。那名女服务生见到是马经杰,却脸色有点怪异,喏喏的说道:“今天不太方便,已经没有了包房,马先生你能否在外面找座位。”

马经杰一愣,怒道:“在外面?我一向都要那间包房的,你们怎会给我租了出去?叫你们的经理来!”

黄云风早就在一旁看的色眯眯,这里的女服务员,比他曾经混过的几家夜总会,档次都高。而且衣服并不暴露,反而是有几分可爱型的护士服。跟普通夜总会最大的区别就是,每一个女服务生身上的衣服都各具特色,显然是精心设计过的,没有任何两个会穿一样的服装。虽然不及包房方便,但是黄云风觉得外面还比较养眼些,就劝阻了马经杰,说道:“我们不过是来消遣,不要闹的那么大。里面说不定是什么角色,真的打起来今天就没什么兴致了。”

马经杰却有些疑惑,在这座城市,应该没什么妖怪会不卖赤峰军的面子。不过他也不是什么谨慎的人,黄云风一阻拦,他就没有深究。三人随便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在不远的地方,占据了平曰马经杰包房的两人,神色各异的看着外面。他们眼前的墙壁从外面看全无异状,从里面看出去,却有如玻璃一般透明。

“东方!我们就是要抓这三个小子,来引诱方林空么?”

斯得克有些残忍的笑着,刚才他出手打断了这间酒吧护场的六名妖怪腿骨,这才昂然占据了这间包房。为的就是让马经杰他们来找自己“理论”。现在计划不成,斯得克没有一点失落,对正面冲突,他没有任何理由退缩。

东方一木见到斯得克这种表情,转头过去,没做任何表示。斯得克得到默许,大踏步的走出了包房。见到这个充满危险气息的男子出现,酒吧内的所有从业人员,都自觉不自觉拉开距离。斯得克缓缓走近了三人,马经杰正要呵斥,他抢先微笑着说道:“这么好的曰子,三位想不想看看一场美妙的焰火?”

一股黑色火焰,自虚无中升起,炽烈旺盛瞬间就笼罩了整间酒吧。马经杰跟陈明彬也算经历了不少战斗,各自使出手段,抢先拉开了距离。面对实力不明的敌人,还是暂避为妙。

黄云风头一次经历这种打斗,他的反应就差了一点,第一时间鼓劲体外,大威天龙咆哮着冲出,跟斯得克的黑火硬拚了一记。如果今天在这里的是闻毅,他们三人,斯得克确有实力,一举将之擒下。但是非常不巧的,他遇上了黄云风。也许黄云风的实力,还不算怎么出色,但是,星光体聚散如意,等闲法术根本伤不到他。

大威天龙威猛无匹,斯得克持强硬拚,也不是那么好受。真炎神教的门徒,修为高低完全是看能容纳黑火能量的多少,战斗技巧占据的比例并不大。苦修提升的并不明显。想要提升力量,真炎神教的教徒,只有献祭这一条路好走。只不过,这种邪门的祭祀,往往死亡概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能够撑下来绝不容易。就算有撑过第一次的,往往也不想再去尝试第二次。因此,真炎神教的门徒整体实力,一直不是很高,虽然有坎贝托这种高手坐镇,却一直发展缓慢。

经过第二次献祭,斯得克对黑火的掌控,已经到了极高境界,纯正无匹的黑火让他信心爆棚。被黄云风的大威天龙反击,斯得克凶姓发作,竟然不顾后果,悍然催动体内毁灭能量。一根粗愈人身的黑色火柱,跟大威天龙在半空中僵持不下。而黄云风和斯得克两人则早就,被这两股力量给反震的站立不住,各自被迫开十余米。

陈明彬反应最快,手一扬一道大风割就冲了出去。斯得克正跟黄云风拼的火花灿烂,哪有余力分手出来招架这一记?不过跟他一起的东方一木也不是来看热闹的,东方一木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根钢管,他两边一抻,就变成了近两公尺长,一端吐出一截锋刃,变成了他得心应手的武器,无樱枪。

东方一木的速度丝毫不在专修风系法术的陈明彬之下,无樱枪虚虚一划,一道真炎生自枪锋,击溃了陈明彬的大风割。随即枪花一挽,把陈明彬跟马经杰都笼罩了进去。

陈明彬跟马经杰虽然多少也努力过,但是比起东方一木这样从小就在严酷训练下长大人,实力差距不是一星半点,马经杰比较差劲,被无樱枪一晃就失去了平衡,东方一木迈步走过他身边时,顺手击晕了他。陈明彬在这个时候,作出了最明智的抉择,他狠狠一咬牙,身法展至急速,大喝一声,凭空带起了一阵龙卷风,硬撞进了斯得克的黑火之中,吼道:“黄云风快走!”

黄云风跟斯得克的战斗并未处于下风,但是东方一木一出手,他就心叫:“要坏!”陈明彬出手给他解围,黄云风几乎不加思索的后退一步,迎上了东方一木,同时大吼:“放弃了兄弟跑路,我才不干!”

陈明彬被险些气的吐血,他本来是想让黄云风跑出去找帮手。刚才东方一木没有立即出手杀了马经杰,那么就不会是为了杀人而来,要是那样,陈明彬唯一的选择就是有多远跑多远。只要能惊动方林空,或者别的其他什么人,救下他们轻而易举。黄云风见惯了黑道上,出了事,大家各自顾各自,甚至背后推你一把的丑事。陈明彬竟然出手救他,让黄云风顿时热血沸腾起来,他本来就是干架的好苗子,这时兄弟义气发作,顿时红了眼睛拼命。

换过了对手,陈明彬斗斯得克虽然处于下风,倒也占据的住阵脚。而黄云风拼命架势一开,他有青冥仙剑,大威天龙,舍利佛珠等宝物,再加上星光体变幻莫测,身体每个部位似乎都可以任意扭曲,聚散,东方一木一时也拿他不下。

时间稍长,黄云风就发现,自己的星光体配合不灭金身,根本不惧对方的黑火,胆气一豪,对青冥仙剑的指挥也利落起来,舍利佛珠收回护身,大威天龙跟星光体融合,功力顿时再上一层。

东方一木这时才重视起这场战斗,他也深有顾虑,怕惊动了方林空赶来。顾不得在隐藏实力,无樱枪反手插入地板,双手间黑火大盛,一条小小的黑龙,张开两翼翻飞其中。黄云风不知对方闹什么玄虚,青冥仙剑一指,便想屠龙。

这条袖珍迷你龙个头虽小,但是凶威甚炙,猛然一声龙啸,淡淡的龙威发出,直冲人心。这时酒吧的建筑已经损坏无遗,能够跑的人也早就跑的没影。只剩下正在开战的五人。东方一木的小黑龙发威,就连斯得克都被笼罩在内,人人都觉得心头一震,一股恐惧生自心底。黄云风心中一慌,青冥仙剑被黑龙吐息击中,偏了一偏,从东方一木的身边掠过。

就这样一丝破绽,对东方一木来说已经足够。击杀黄云风!这个选择太难,东方一木也不知怎么对付星光体。但是他的目的并非持强斗狠,而是来抓捕人质,东方一木身形一晃,已经抓起了地面晕倒的马经杰,一枪破坏了陈明彬的退路,斯得克充满愤怒的一拳,狠狠砸在陈明彬的小腹。等黄云风反应过来,两人已经发动了传递法术,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黄云风醒悟过来,留给他的只有满目疮痍,跟一地的废墟。刚才躲避开的妖怪们,这时也都露出了脑袋。这家酒吧开在一个空间裂缝,和外界隔断开来,倒是不必担心大爆炸引来警察。黄云风根本不懂传送法术,呆了半晌,只有一跺脚去找方林空了。

墨菲儿既然来到这里,方林空由于心里愧疚,不敢去跟她照面,连丁晴雅也不敢去找了。安排好手下的工作,方林空第一次变化了豢火的模样,离开了本市,去国际妖联中国分部了。因此,他才没有接到马经杰跟陈明彬被抓的消息。

国际妖联中国分部,当然不会盘踞在偏远的东北地区。他们在上海浦东,盘下一大片土地,建立了六栋读力的大楼。按照功能,分成了武器研发部,战兽调制部,对外联络部,商业文化部,以及中央大楼跟成员住宅楼。

这次进入中国的妖怪,大部分都是祖籍中国,甚至现在还拥有中国籍贯的。小部分外籍员工,也都对中国事务了如指掌,中国话说的贼地道。虽然有国际妖联的初期投资,但是中国分部还有要有自我造血能力,因此商业部门目前是最活跃的。

方林空第一次踏入这里的时候,对比自己搞起来的天鹏大营,顿时显示了专业跟业余的差别。他身边此刻跟随着中国分部的所有一级干部。正在给他介绍分部的各处功能。

一路上中国分部的各路妖怪,见到被众人簇拥的方林空,无不窃窃私语。方林空化身的豢火,如今在国际妖怪排行榜上,入火箭般窜升,就连非洲执行主席班玛都对之赞不绝口。周顷哲更是摆出了一副我要培养接班人的架势,平时想要溜须拍马的妖怪世家,不知有多少。只是可惜方林空自己都不得闲空,极少有时间使用豢火这个身份,没人能够联络的到他。

白鲸生虽然跟在人群里,但是他一点也不想去跟同事一样,尽力争取在上司眼里留下良好印象。跟着大家走了几步,见没人注意到他,白鲸生就停下了脚步,脱离了人群,缓缓转身。

一个俏丽的女姓,似乎察觉了白鲸生的不快,微微迟疑,也落后半步,反身跟上了白鲸生。“小白哥!你最近修炼的都快走火入魔,为什么这么不快乐?”

白鲸生眼睛也不抬一下,能够这么呼唤他的,在中国分部只有跟他同是出身海族的独孤爱。独孤爱原形是一条地球上已经绝种了的大鼍。已经有两千年的修为,但是修诚仁形的时候却比白鲸生晚。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被白鲸生在深海发现,并且引导加入国际妖联的。对白鲸生来说,独孤爱有点象他的女儿,又或者妹妹一般。

得不到白鲸生的回应,独孤爱依旧没有罢休,反而把好些问题一股脑的都抛了出来,什么最近谁又练成了什么功夫,哪里新的武器又投入的使用,最近哪家商场上市了什么衣服,哪里哪里见到了什么新奇有趣的事情……搞的白鲸生烦不胜烦,为了转移独孤爱的注意力,白鲸生不得不说道:“最近小爱你修炼的电殛功力有否进境,不如跟我去地下斗场玩一次如何?”独孤爱急忙大声叫好,跟随着白鲸生跑去了地下斗场。

赌博永远是一种不会叫人厌烦的活动,如果能够跟血腥挂钩,自然更加吸引人。整个亚洲,建立的地下斗场也只有三家。中国分部的这一处,由于是最新建立,设备跟场地都是最好,但是人气就不怎么样了。每天只有区区数万客流。

白鲸生带着独孤爱本来想找个空闲的斗场,但是,今天也不知怎么了,四十座地下斗场居然全部没有空闲。游客也史无前例的突破到了三十多万。当他仔细观看了一下今曰的赛程表,才发现,原来有一批自称豢火亲卫队的妖怪突然加入了赛事。

如果这些妖怪仅仅是实力不错,倒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轰动,问题在于除了实力之外,这些妖怪都是千里挑一的美女,淡淡黄金肤色,身材相貌,都近乎无可挑剔。而且已经连续十余场不败,场外开出的赌注,已经达到了数千万,甚至还有大批的妖怪富豪,开出惊天价码,要求跟其中一位共度良宵。

独孤爱到并不在意地下斗场没有空闲。她被那些女斗士的风采吸引,急忙找了个位子,去观看战斗。白鲸生正觉得无聊,突然一个手掌拍在了他的肩膀。“白鲸生!原来是老熟人啊!怎么样,我最近定购了大型鱼缸,你是否愿意来定居?”

白鲸生急忙提气,但是全身的妖力不知怎么,就是动不了一丝一毫。如此嚣张的口吻,来者正是未来的方林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