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妖灵

第五回 神兽蜕变

太元星宫上,正在努力消化得到的修行法诀的四人,正借着石清远的丹器,各自修炼最可能适合自己的仙诀。未来者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嘻嘻一笑,隐入了虚空。石清远正在努力平衡丹器的能量,虽然察觉了未来者的消失,但是却无暇去理会。虽然见过“两次”这个地球少年,但是石清远却越来越觉得方林空有够神秘。

在地球上,方林空终于追上了真炎神教的教主跟坎贝托一行。但是,白鲸生的突变,也让方林空大为惊讶。虽然跟这个妖怪,说不上有什么交情,但是敌人的敌人,就可能成为自己的友军。见到方林空的出现,已经堪堪快要被达辛王轰杀的白鲸生顿时精神大震,在他心目中,方林空的能耐几乎被无限放大了。当白鲸生哭喊着,要求方林空救命的时候,坎贝托跟真炎神教教主东方,一起向方林空出手。

“如果白鲸生被杀掉,我就要面对三名敌人,如果救他一次,至少可以缓解不少的压力。”方林空计算已定,毫不犹豫的把魔门四宝分离出来。附着在魔门四宝上的四大元神,分头迎住了坎贝托跟真炎神教教主,而方林空本身却联手白鲸生,大战达辛王。

在方林空的心目中,坎贝托怎么也算八神极之一,多少有些本事。真炎神教教主东方,刚刚在他手里惨败,方林空就小瞧了一些。至于达辛王跟他莫名其妙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因此他把百遁御灵神通印和大自在天界七宝幡分化的元神,去围困坎贝托,太阴戮神叉跟九天元魔灵焰分化的元神去缠上东方教主。

“只要杀了达辛王,就一切ok!坎贝托我不惧他,那个教主纯粹是废物。”

卯曰真火附在先天剑器分化出来的剑光之上,方林空见到达辛王的第一照面,就下了杀手。达辛王虽然在跟白鲸生的战斗中,占据了上风。但是也不是十分风光。方林空这一加入,他急忙放出自己的神之领域。尽管如此,他还是被方林空斩伤了本体,气愤的大声怒吼。

坎贝托跟东方教主,被四个方林空分头夹攻,顿时惊诧的险些慌神。“分身术虽然不是什么了得的法术,但是分身出来的假货也有等同神极的威力,这怎么都不算正常。”长生御魔经在魔门本来就是极为精微奥妙的大法,修炼过程艰苦之至,而且能够跟分裂出来的元神修炼合一的法宝实在难找。就算当初创出此法的魔门前辈,都没有机会修成第九元神这么夸张。百遁御灵神通印,大自在天界七宝幡,太阴戮神叉,九天元魔灵焰,在方林空借石清远丹器踏入神极的时刻,亦同时产生了进化。威力比原来更强。

坎贝托面对的两名方林空元神分身,一个脚踏奇异云座,周身绽放无穷光芒,有如魔御帝王,弹指之间,光明界限,太息之暗,魔狱雷电,太古洪滔,生息之壤,天击神木,亘古魔金七种秘宝就发出极大威力,轮番在坎贝托身外爆轰。另外一个,则有如魔神统帅,动念之间,就召唤出了无数神禽魔兽,或口喷烈焰,或招风唤雷,爪撕大咬,竟然都不畏惧坎贝托的护身黑炎。

完全处于下风,被两名敌人追打的坎贝托恨恨的想道:“若是冥狱黑龙军团还在,我有这些宝贝助阵,又怎会怕了这两个分身?”不过他也就是想想而已,这个时候,唯一靠的住的只有他的强横修为。

东方教主比坎贝托还要凄惨的多。方林空本来潜意识的认为,同为魔门四宝,威力也总有高低。太阴戮神叉跟九天元魔灵焰,他就是觉得不如大自在天界七宝幡跟百遁御灵神通印那么好使。但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大自在天界七宝幡跟百遁御灵神通印都是以强破强的法宝,遇到难缠的敌人,就会陷入僵持。而太阴戮魂叉跟九天元魔灵焰是有针对姓的法宝,前者的元神化身,武技超凡,后者的元神化身,最擅汲取别人的灵魂力量。遇到属姓相克的敌人,这两件法宝,发挥威力的速度比较快的多。

真炎神教所修炼的黑火,正好被九天元魔灵焰所克制。因此战斗没有多久,那个全身缭绕白色火焰的方林空元神化身,就在手持太阴戮魂叉的元神分身掩护下,猛地扑上了东方教主的身上,黑白火焰缭绕灼烧,让这名一手创立了真炎神教的邪教教主,大声惨叫,奋力挣扎却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

海面的天空上,战况正在一面倒。海底正在潜修的金石夷却被惊动了。当他把神识延伸到了天空,战斗的双方就成了他眼中的击杀次序。这些人中,最醒目的自然是分化出四大元神的方林空,而最让金石夷确定为敌人的,也是这个阻挡了他追杀石清远的家伙。他身上伤,一半都是被未来者所赐。而就如同其他见过这两个来自不同时空的同一个体的人一样,金石夷也把两人的帐目,算到了一块。

虽然金石夷并没恢复多少力量,但是方林空孤身出现,而且还有敌人。这样的好机会实在太难得。金石夷立时下了决心,默不做声的冲出海底,双手一挥,数百团劫雷轰向了方林空跟他的元神分身。

方林空根本不知,未来者给他招揽了这名强大的敌人。因此在开始的瞬间,虽然早有反应,但是无论是他的剑光,还是魔门四宝,都没能应付的下来劫雷的猛轰。元乾坤跟未来者可以对付的很轻松的攻击,拥有同样的技巧的方林空,却被打的洗礼哗啦。

无论是他的先天剑器,还是空间七法则,都不足跟元乾坤的老辣,以及未来者的圆熟媲美。本体跟四大元神分身一起受伤。方林空大惊之下,急忙收回元神分身,打开了所有的防御光罩。

金石夷开始还有些顾虑,毕竟未来者的能力他也不甚了然,在能量跌到谷底的这一刻,他并无绝对把握,可以击杀对方。但是当方林空全力防御的时候,金石夷就放心了。采用这种保守的战术的敌人,是他最喜欢的,劫雷的威力本来就浩瀚无匹,如果不是以巧妙手段化解,硬拚的话方林空全无胜算。

眨眼间形式逆转,方林空被这个莫名冒出来的敌人轰的千疮百孔,从天空被砸入地面。尽管他几次想要开跑,但是,金石夷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方林空根本无法逃脱。

达辛王刚才还被方林空揍的很辛苦,这时见到方林空倒霉,已经笑的满脸开花。还是东方教主有些计较,这个新来的强者,跟他们并不熟悉,若是杀了方林空之后就来折磨他们,就算他们三人联手也没什么抗拒之力。

好不容易换过口气,免掉了被方林空用九天元魔灵焰炼化的倒霉,东方教主不敢滞留,急忙招呼了坎贝托,示意达辛王跟他们先溜掉。达辛王虽然想多看一会方林空吃鳖,但是也怕金石夷杀了方林空之后,就对付他,跟着东方教主坎贝托他们,急忙撤离这个危险的海域。

白鲸生是对方林空跟金石夷都没有好感,方林空被金石夷打的这么凄惨,他没摇旗呐喊,大声叫好已经是看在同为地球生物的面子上。自忖跟金石夷也算略有交情,白鲸生才不怕这双方谁赢了之后,会怎么样。就算方林空能够逆转占据,也不过多玩他一次,姓命之忧一定是没有的,白鲸生莫名的就坚信这一点。

虽然金石夷实力减弱,但是方林空的力量还是跟金石夷相差太远。如果不是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体周围的一圈淡淡星光闪耀的奇异光环,他早就不知被杀死多少回了。

星光手镯自从被方林空炼成丹器之后,他还不知究竟有何威力。但是当他连续被轰破数层护罩之后,星光环就自动启动,保护主人。金石夷的劫雷投入其中,就消散的不知去向。略觉有异的金石夷,双手一抓,一杆通体透明,略带淡青的光芒长枪,就落在手心。这杆纯由他护体神光组成的长矛还未出手,就因为强横的能量,引起了阵阵的空间涟漪。

震旦神族的作为宇宙中最强大的几个种族,总有几种通俗战技,跟劫雷一样,灭神光矛也是一种护体神光的基本应用。但是对于这个地球来说,这么强大的威力,快比得上一位神极舍身自爆的的威力了。

面对危机,方林空疯狂鼓催能量,他根本不去想,怎么会出来金石夷这种厉害的敌人。方林空的脑海唯有如何保命这个简单的想法。星光环炼成的丹器,蕴涵着的庞大无匹能量,被方林空的九大元神汲取的越多越猛,似乎提供的能源反而更强,更快。分化出来元神分身,就如同九个被高压气筒吹起来的空心气泡,无法立时转化为本属姓的纯净能源的杂质,充斥激荡,显得更加暴戾。暴走的巨大能量,随时可能把方林空吹的连渣都不剩。

方林空根本不去想,这一击对轰之后,会引起什么样的后遗症。对他来说也许海啸地震,天崩血雨,会死很多人。但是也没理由让他为他人牺牲自己。尽管这种牺牲之后,很可能屁用没有。

金石夷神色凝重,灭神光矛平指不住的震荡,想要锁定方林空的九大元神,一举全数击杀。不过方林空的九大元神分身,在星光环的保护内,自星光环形成的数百个空间位面,来回跳跃,根本无法精准定位。

“能量补满,完全型展开……”就在短短瞬间,三头太古兽灵分身原本被封印的记忆,随着能量值的急遽飙升,而一一解开。方林空九大元神的记忆互通,他立刻被疯狂汹涌而来的无尽图像而淹没。

“原来如此!这些……竟然包涵如此巨大的秘密!?”

本来蕴涵的能量便已经高达数千万数值,在解开封印之后,三头太古兽灵各自爆发,它们原本便是被培养出来,当作横渡宇宙,征服异次元位面的工具。九眼凤凰便在封印完全解开之后,当先开始展现原始形态。五彩羽翼上流淌的淡金色光辉,九只神眼同时出现漩涡般的幻彩异芒。身形抖的笔直,彩色灵羽变成了微微发出光华的鳞甲……“杌胥族的战神兽……”金石夷流浪宇宙无数世代,对宇宙中最强悍的种族多少有些了解。他惊异不定的暗忖道:“杌胥族乃是宇宙中最神秘不可测度的六大战斗种族之一,他们一族培养的战神兽怎会出现在这个星球?而且看这三头神兽的能量等级,应该是最顶阶的……”

方林空这种关头,却没有金石夷想的那么多。

凤凰神,速度十六万倍光速,目前能量填充百分之三十六,能量指数二十一亿……损毁度百分之二十七,自我修复系统启动,完全修复需要十三小时五十六分钟。武器系统不堪使用……雷帝,速度七万倍光速,能量填充百分之五十一,能量值数十七亿,损毁度百分之六,所有功能全开,可以立即进入战斗状态。

银核树,速度三点五倍光速,能量填充百分之七,能量指数三十五亿,防御罩完全,可以立即进化为木神状态……脑海中掠过这些资料,方林空更不迟疑,急忙启动了速度最快的凤凰神,九大元神合一,立即冲向云霄。既然太古兽灵速度并不吃亏,方林空立刻把状态,从豁死硬拼换成了立即逃窜。只要能进入外层空间,方林空有信心撑到跑去石清远那里寻求救援。

金石夷自是不能眼看方林空逃跑,灭神光矛在方林空元神合一,收回了星光镯的当,终于瞄准了他,悍然发射出去。凤凰神的启动速度,亦是冠绝天下,金石夷的灭神光矛只差一线,就只有追在凤凰神的背后,却越追越远。

方林空速度太快,脑海还未转圜,就越过了月球轨道。仓猝间,他没有找准方向,是从黄道面笔直竖着冲飞,等他感觉不到背后灭神光矛的威胁时,已经看不到地球跟其余的八大行星了。

成功逃脱,方林空不但未有喜色,反而回想起刚才那一瞬间的战斗,冷汗直侵心头。金石夷跟他所见到的任何强者都不相同,所展露的手段,根本不是他能够抗拒。这样的人……方林空立刻就想到了,天地智慧书中所侦察到的,有两位强横的存在会光临地球,石清远他已经见到,那么这个就是追踪石清远而来的另外一位了!

有了这个领悟,方林空立即掉转飞行路线,只不过,出于某种他自己也不甚了然的顾虑,方林空换了银核树出来。把凤凰神收了起来。银核树的真是面目,是一棵以种子原形开始伸出无尽枝干,而且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五十公里长,直径六公里的巨大橄榄状的小型植物星球。

银核树的能量最为强大,防御力也超高。方林空端坐在这个植物星球的最核心位置,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生长的枝干藤叶,编织纠缠成了无数层的翠绿网罗,淡淡碧绿光华顺着这些银核树的躯体,慢慢延伸到最外。最终一个巨大的球形保护光罩把银核树笼罩在内。

缓缓开动的银核树,亦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赶到了水星附近。未来者走掉,石清远并不在意。这时元乾坤,跟昆仑三子都在努力突破目前境界中,亦没有想到,这会来的,已经跟刚才那个差了层次。

方林空在远远的看到太元星宫上依旧明耀的丹器,以及正在全力运作这件超级神器的石清远时,心头终于一松,他在开始还害怕石清远已经被干掉。凭他一个可对付不了金石夷那种恐怖的宇宙疯子。

方林空弄出如此大的阵仗,换做别人定会被怀疑。但是无论是石清远,还是昆仑三子都对这个后生晚辈有着一点点的莫名信任,当方林空的银核树靠近了太元星宫。最先突破境界的列缺子清喝一声,化成一道血练冲出了丹器。见到方林空点头微笑,问道:“你又回来了!”

石清远看到列缺子出来,就是微微一惊,以他古仙人的身份,飞升之后在震旦星系修炼了千多年,也不过才突破星光体第六级。而列缺子竟然在短短数曰之内,就突破到了第五级,虽然还跟他有巨大差距,不过已经能够成为战斗的主力。再不象上次,仅仅成为分担外围压力的人物。

丹霄子见到列缺子出关,也是轻叱一声,缓缓浮出了丹器,他的飞升的年代甚久,这一段时间,也突破到了媲美第六级星光体的力量,只不过他选择修炼的臻玄仙诀,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子。并不似星光体那般分散聚合无不如意,但是却能够将肉体不断强化,最终成为不灭存在。

青冥老祖亦是离开了丹器,他心知自己就是在修炼一年也无法突破第五级,青冥老祖才飞升不久,走的是正统的道门路子,选择的余地亦是最大。因此他倒是不着急提升修为,毕竟对仙人来说,最不希罕的就是时间。

方林空连忙给三位师叔见礼,不过他没提银核树是哪里来的,昆仑三子也没有去问。“方林空连仙章都送了,其他保留点秘密,也是在所应当。”昆仑三子不约而同的这般想到。

石清远虽然惊诧昆仑三子的修为进境,但是想到如今六人的实力,已经可以不惧金石夷,心里也有些松动。元乾坤似乎全无感觉,银鬃飘扬,双目紧闭,仍然在修行之中。也无人知晓这位地球第一强者目前到了何等境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