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四十九章 寒冬里的娱乐问题

第四十九章寒冬里的娱乐问题

地里的甘薯已经刨出来送进了地窖。很多人家都搬进了新建的土坯房里。在麦大人的号召下,趁着天还不是很冷能劳动的都去割草了,大堆大堆的干草随处可见,这是为牲畜越冬准备的口粮。大堆大堆的干牛粪饼也都储存了不少,这可是可循环再利用的天然能源,冬天全靠这东西点火取暖呢。牛羊已经进了带有土房的畜栏里,而不再露天散养。也有部分守旧的人仍然住在帐篷里,牲口也还在露天散养着。这部分冥顽不灵的家伙麦二天师也懒的理他们。

大量老弱牲口被集中屠宰,麦二天师专门派人去灵州收购了满满一牛车调味料什么花椒、八角、桂皮、小茴香、葱姜蒜等。运回来后,麦二天师自己猫在房里按前世炖牛、羊肉的方法把各种调料按照所煮肉类的不同分别包成拳头大的小包,交给涅得鲁让他负责把宰杀的牛羊分开煮熟。一时间各家门前的大锅里雾气弥漫,肉香四溢。

几队巡逻兵边巡逻边大声喊着“麦大人有令:吃肉地可以,喝汤地不行。吃不完的煮熟牛羊肉切成薄片穿起来晾干。”麦二天师还想留锅老汤准备生产牛肉干呢。

一些体弱的妇女聚在一起一边唱着歌谣一边缝制着麦大人说的羊毛被。两层麻布中间铺上两寸厚的羊毛,在密密的缝合。为了不让里面的羊毛乱跑,还要在上下两层面上缝出一个个的方块(够厉害吧?作饭缝衣服,带孩子都会,简直就是全能男人,霍霍)那些做被子地羊毛都是经火碱水脱了脂的,生产火碱只要把碱面和石灰水搅拌均匀就可以了静置之后把上层的澄清**倒出来就是火碱溶液,虽然不纯,但洗羊毛脂那是够用了,洗过的羊毛经过三次清水漂洗后晾干,就是纯净的羊毛。

这一切都是为了应对草原上严寒的冬天。麦二天师也搬到了土房里居住,虽然不如在“豪华型”牛皮大帐里威风,但麦二天师是个务实的人,咱不能只要风度不要温度啊,万一得个畜流感什么的那可就惨了。

麦二天师的“新房”绝对是斛薛部上层人员的标准间。所有上层管理人员都是按照二天师的房间标准布置的。

麦镇长的房子比一般人的要宽敞些,里外两间,里间一盘火炕上铺着新擀出来的毛毡,上面“整齐”的堆放着两床羊毛被。外间一个火盆里燃烧着半死不活的火焰。一张没有任何修饰的原木方桌和同样的四把椅子。窗棂上里外糊着两层生宣纸。毕竟是镇长吗,搞点小特权还是允许地。就是没有个女主人了。(16岁的麦二天师终于达到了男人的标准。)

对于麦镇长的终身大事问题,铁勒木和涅得鲁还是很上心地,专门进行了一次选美比赛,一水的十五六岁小姑娘穿着民族服装,在麦二天师面前走来走去。而那个嘴上刚长出毛的麦二天师却在想着地窖里的甘薯够不够过冬。弄得两个选美组织者只能草草收场,最后给麦大人安排了两个12岁的小丫头伺候麦大人。

其实麦大人不是不想,实在是他不敢。太宗皇帝一个劲让他还俗,可他还有件事情没完成,还不能还俗。如果在这里纳了妾,被那个某内刊反映上去,那他可真是没理由不还俗了。

天说变就变。从后世那个叫西伯利亚的地方来的寒流瞬间席卷了整个草原。气温一下就降到了零下30多度,天空阴的就象快要掉下来了。西北风卷着碎雪花漫天飞舞。牲口棚里的牲畜们都躲在每间土屋里卧在干草上互相挤着取暖。

而已经搬进房子里的人们却没有感到以往的寒冷。厚实的土墙挡住了寒风的肆虐。一个小小的火盆带来的温度完全可以充满整个房间。老人和男人盘腿坐在温暖的火炕上,就着牛羊肉干喝着小酒。孩子在地上玩着各种能玩的东西。女人在火上的锅里熬煮着甘薯粥。香甜的甘薯味弥漫了整间房屋。

老人惬意的喝了口酒说“原来汉人的生活是这样舒适,房子就是比帐篷住着舒服啊。”

男人长出了口酒气说“是啊!汉人手巧,心思灵活。您看这个叫炕的东西,屁股底下都是暖暖的,可比在羊皮上暖和的多。”

女人插言“那个羊毛被才叫好呢。盖在身上比羊皮舒服多了。又轻又保暖。”

老人接过话来“那个麦大人是真想咱们好啊,可惜我那个弟弟,就是不听,还住在那个破帐篷里。今年的冬天希望没有暴风雪,要不然他又不好过了,哎!”

这样的谈话在每个搬进新居的家庭里重复着。麦二天师的声望值是蹭蹭上涨比咖啡推荐票的增长快多了。不用过完冬就应该排在排行榜首位了。

麦二天师并不知道这些,他正爬在被子里想怎样打发这漫长而无聊的冬季。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小说网,什么娱乐都没有。草原的冬天有四个多月长的时间,可总不能冬眠四个月吧。要不做副麻将,教他们打麻将来熬过冬天?这主意不错,这里有的是牛骨头,做副骨制麻将,效果应该不比后世的塑料麻将手感差。

想到就做,钻出被窝跑到门口捡了根牛骨头回来。问题也出来了,没工具啊。嘻嘻,可以让那些木匠去做吗,他们有工具呀。找了张纸画好108张图样。裹上皮袄直奔木匠房而去。

木匠们是四人一间住着。麦二天师冲进去后,几个木匠正在喝酒。看清是麦大人时,急忙想下地见礼。麦二天师把那张纸递给他们说“你们照着这样子,用牛骨做一套出来,快点,我有急用。人手不够就多叫几个。一定要做的大小厚薄都一样啊。做好本大人有赏。”

麦二天师在无聊的煎熬中等待了两天半后,一个木匠抱着一包东西跑进了麦二天师的房子里说“大人,您要的东西做出来了。”

“快、快、快放到桌子上,让本大人过瘾,不对,是过目。”

那木匠把那包东西淅沥哗啦的倒在桌子上。麦二天师一张一张仔细的看着,木匠们还真是尽心了,每张骨牌都被仔细打磨了,上面的条、筒、万都是非常清晰。

麦二天师大喜,拿出两贯钱来赏给木匠们。木匠抱着两贯钱回去了。

麦二天师急忙叫两个小丫头去叫铁勒木、涅得鲁和萧都尉来。自己则找了块毛毡割成桌面大小。

涅得鲁和萧都尉住的离麦大人很近,很快就过来了。萧都尉进来就问“大人,出什么事了?”涅得鲁则看到了桌上的东西,走过去拿起一张来看了看发出“咦”的一声。

麦二天师笑咪咪的问“老涅,你认识?”

“认识,我们那会…..”停下了没说。

原来铁勒木也进来了。

麦二天师看人到齐了说“来来,我发明了个好玩的东西,大家一起来玩。”说完不好意思的看了涅得鲁一眼。

麻将学起来很容易,几圈下来,铁勒木和萧都尉就全掌握了。涅得鲁这老家伙看来明朝时期就没少玩这东西,那手法太娴熟了。

从此以后漫漫冬日里,呼啸的西北风中时常会传出淅沥哗啦的声音。麦大人聚众赌博的生涯从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