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五十四章 火炮之父李恪闪亮登场

第五十四章火炮之父李恪闪亮登场

众人一直笑闹到过午时分。麦二天师起身告辞,小屁孩李治也说“四哥,我也回了,要不母后又要戳我脑门了。”说完还做个鬼脸。众人都笑。

魏王李泰一直将二人送到门外,这才施礼道“老师,很久没听你讲课了,只有听你讲的课才觉的快乐。”李治插嘴说“就是啊,现在那些老夫子给我上课,我都要快睡着了。”

麦二天师看着这兄弟俩嘴边也挂着微笑。这是他的学生,同时也是他的朋友。麦二天师并不否认自己当初教他们带着很重的功利思想,就是想这里面肯定有一个是将来的皇帝,自己想做什么都要靠他们给自己撑腰。所以麦二天师从不厚此薄彼(除了那个李佑)都和他们象朋友一样的相处,所以也更不想他们兄弟间最后弄的反目成仇。

“其实那是一套新的教学方式,四个字就可以解释‘寓教于乐’,魏王殿下如果有志于学,不妨多想想贫道当初的一些做法。汇集成册,也是开一代教育之先河的好事。贫道再次提一下那次关于兔子心脏的事或者对两位殿下有所启迪。请回吧,贫道告辞了。”麦兜麦仲肥施礼后登车奔下个目标青华山兵工厂,那里还有他的另一个弟子兼朋友—李恪。

回到京城就听说蜀王李恪请示了太宗皇帝后在青华山修了个别府,就是为了就近管理兵工厂一直住在那里。麦二天师的马车经过几道检验后驶进了青华山兵工厂。

下车时正看到薛管事在那里视察着出铁情况。老宋头身穿一身青色官袍正在那里吆喝着,从官袍颜色就知道老宋头现在是个八品官了。

老宋头回头看到麦二天师下车来,急忙扯了一下薛管事,两人跑过来给麦二天师见礼。麦二天师笑着说“老宋终于穿上官袍了啊。”

老宋头光知道嘿嘿傻乐。薛管事接话说“他这官是蜀王殿下去管工部要的八品铸造匠,现在老宋可是蜀王殿下的宝贝呢。”

麦二天师对老宋头拱手道“恭喜啊,老宋。对了,蜀王殿下呢?”

薛管事急忙说“蜀王殿下正在实验场试炮呢。”

“试炮?”麦二天师大奇

“是啊,上次您走前不是和蜀王殿下说起过火炮吗?还随手在地下画了个草图。蜀王殿下就上心了。一直在和老宋研究这东西,这不是前几天刚铸出一个实验性质的,此时正打算试试呢。”

麦二天师一听头就大了,这种原始火炮添火药可是有讲究的,太少弹丸打不出去,太多可有炸膛的危险,那可是会出人命的,也顾不上多说,牵过一匹马,就想往实验场跑。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沉闷的“轰”的一声大响,在山谷里回荡。麦二天师坐下马只是哆嗦了一下,烦躁的打了两个响鼻,看来已经习惯了这些响动。

二天师一抖马缰绳一奔实验场而去。等跑到时。看到几个军士正用棍子在捅架在石头炮座上的炮管。马跑过来的声音惊动了众人,一起回头看。

里面一人大声喊着“老师”迎了过来,正是蜀王李恪。二天师急忙下马,也迎上去。

看着眼前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和印象里那个英俊、潇洒的少年相比,多了几分与年龄不相符的沉静和成熟之气隐隐然还带了一丝沧桑之色。

“老师,您回来啦!”蜀王李恪躬身施礼欣喜这色溢于脸上。

二天师回了半礼后对李恪说“我一来就听到你把炮造出来了,正在实验?”

“是的。老师,刚才试了一次,但弹丸没有出膛,正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李恪说

“是吗,把弹丸弄出来了吗?”二天师问

这时那几个军士已经把那弹丸取了出来,递给二天师看。麦二天师抓着那个拳头大小的实心铁球到炮口处看了下说“弹丸小了,最好能和炮口大小相仿。这样火药在炮膛里爆炸时能量不外泻才能产生足够的推力。”

“就是说以后所有的炮膛口和弹丸的尺寸必须要完全一至。”李恪沉思着说。

“对,就是这意思,而且炮膛的装填火药量也要找个固定的数量,否则火药太少弹丸打不出去,太多可有炸膛的危险。我建议从少量开始一点一点添加,这样产生的危险性会降到最低点。”二天师叮嘱道。

“学生记下了。”蜀王李恪躬身回答。

二天师前世也是个半吊子兵器爱好者,本想把子母膛装弹法也一并告诉蜀王李恪但想了想还是算了。现在这火炮是世界上第一门,其他国家根本都没有。等这种前装炮技术成熟后,再把子母膛的方法告诉蜀王李恪。

所谓的子母膛就是抛弃原有的将火药直接填入炮膛之中,舂实后点火发射铁砂或弹丸的陈旧模式,更换成类似后世炮弹的子膛,即将火药铁砂按照固定的配方事先装填进一个个外径与大炮内径略小的小铁管里,从大炮炮口装入。大炮尾部正中留有一个核桃大的小洞,用以点燃子膛尾部预留的火捻来发射,之后只要倒出铁管,换另一根就行。大大减少了装弹时间,提高了安全性,同时又提高了射速和射程。之后就是炮尾部与炮身成可开合搭扣设置,就成了后膛炮了。

因为没有合适的弹丸,这个实验只好放弃。接着做霰弹实验。众军士在三十丈处(按汉丈计应该是七十五米的位置)设置了几块大木板,将火药倒进炮膛椿实在将石子、铁屑碎玻璃等物个倒进去椿实。准备点火了。

麦二天师拉着蜀王李恪躲的远远的,没办法。这也是麦二天师第一次看土炮发射,他只是知道理论,具体怎么样他一样没底。所以很不顾形象的先溜到安全地带,虽然并不怕死,但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思想还是深深的左右着他。那个方世玉老妈的师兄不是说“安全第一”吗。

一个军士拿着火把很是坦然的走过去将錾口的火捻点燃后扔下火把跑的比兔子还快。眨眼就窜出去两丈,太牛了,绝对是短跑明星转世的。

“轰”那炮口的火焰喷出去一尺多长。等硝烟散去,几个军士才从火炮这里开始数步。麦二天师拉着蜀王李恪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俩人一直向木板方向小心的前进。那地上可是有碎玻璃的,不小心割破鞋子怎么办?即使不割破鞋子,割到…扯远了。那炮口里的零碎成扇面型,玻璃茬子喷的最近,有七八丈左右。接着是碎石和铁屑。那设置的木板上只有寥寥几个被碰到的痕迹。

“连三十丈都打不到?”李恪有些失望,要知道弓箭都可射到五十丈开外的。

麦二天师拍拍李恪的肩膀说“火药应该还可增加点,另外,炮管也应该再长些,那样射程就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