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七十章 麦仲肥夜宴

第七十章麦仲肥夜宴图正事都谈完了,麦大人很亲切的站起来拍了拍黄飞鸿的肩膀说“黄局长,去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本大人给你接风,顺路祝贺你荣登局长宝座。没外人,都是咱这小集团里的人。”

“局长?这是个什么官?几品的?”黄飞鸿带着一脑门子问号走了。和麦大人走的近的人都知道麦大人经常会说出些奇怪的言语,也都见怪不怪了。黄飞鸿还是刚加入这个小集团里,还没熟悉麦大人的风格。

傍晚时分,小集团里的人员陆续来到麦大人的“后衙”。席君买、萧都尉、刘队长、涅主任、铁都尉、徐子陵和寇仲亦还有新上任的黄局长。

几根牛油巨烛在呼呼燃烧,两张桌子拼在一起,上面一大盆红烧牛肉,麦大人亲自下的厨,由于没有番茄酱的调色作用,麦大人为了美观用的是糖色,所以口味略甜。一只烤全羊,四个熏野兔。由于草原上缺少蔬菜,所以桌子上只有一大把摘洗干净的大葱和一盆黄瓜这还是麦大人从老农手里买的,另外就是半碗面酱是老农感谢麦大人买一赠一送的。

其他人都早已经混熟了,仨一群俩一伙的在闲聊,只有黄飞鸿和这些人不熟,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喝茶。

麦大人从里屋出来,已经换上一身清爽的麻衣。指着座位说“坐、坐,今天是朋友间聚会,没什么讲究。”说完坐在了首位,其他人各找地方坐下,黄飞鸿坐了和麦仲肥对面。

那两个居民点就给麦大人站岗的卫兵充当了服务员角色,一人抱了一坛子西凤酒,给在座的碗里都满上。

麦仲肥指着对面道“今天给大家介绍个新朋友—黄飞鸿。他是我刚任命的斛薛城商业局长,以后大家都是同僚,互相认识一下吧。”

这些人站起拱手,报自己的名和职位。黄飞鸿一一回礼道“不敢,不敢”

都认识后麦仲肥站起来端起酒碗说“今天把大家叫来,一是为黄局长接风,再就是庆祝斛薛城落成。来,干。”说完自己喝了一口。这可是西凤酒厂送给麦仲肥的窖藏酒,四十多度呢。说是干,麦仲肥那能真干啊。

喝过西凤酒的席君买、徐子陵和寇仲亦三人也都是灌了一口,看别人都在干,只好把碗堵在嘴上做喝酒状。其他几个人里涅主任、萧都尉和新上任的黄局长都是精明人,一喝这酒就感觉和别的就不同,劲大,也都是把碗堵着嘴做喝酒状。

只有铁勒木和刘队长俩个实在,真的把酒碗里的酒一饮而尽。之后紧绷着嘴,瞪着大眼珠子,憋了个满脸通红。看着两人的样子,其他装蒜的人都把酒碗离开嘴后“哈哈~”大笑。

早在西凤酒厂刚开工时就吃过这亏的徐子陵,搂着旁边的刘队长肩膀笑着说“这么样?感觉很舒服吧?”

老半天才缓过劲的刘长有,大张着嘴,呼呼喘气说“大…人,你…太坏了,也…不提醒..一声。”同样缓过来的铁勒木连连点头说“就是,大人这是在算计我们。”接着看别人都不象他俩惊奇的问“你们怎么没事?没喝吗?”众人都笑呵呵的看着他们。涅德鲁对铁勒木说“只有你们两个是把酒倒进去的,我们可没有你们俩这么宽阔的喉咙啊。”

众人哈哈大笑,把刚才有还有些拘谨的气氛完全完全抛开了。经这么一闹,黄飞鸿也没了刚才那不太融入的感觉,放松了不少。和旁边的寇仲亦低声说了几句话。那两个卫兵又给众人都满上酒。

麦仲肥看大家把气氛调整的差不多了后才笑着说“我都说了,今天是朋友聚会,刚才你们太拘谨,那可不是朋友喝酒的场面。现在这气氛才合适了。来,我敬大家一碗,希望我们把斛薛城弄成草原上最繁华的地方,今晚大家不醉不归,干!”说完带头喝了半碗。这回铁勒木和刘队长有经验了,看着别人喝了多少,自己才喝。

众人放开喝酒吃肉,谈天说地。这一放开,麦大人就把那两个卫兵打发下去吃饭去了,他可不想让小兵看到这些当官的喝醉后的丑态。半个时辰后,个人的酒量就能看出来了。

黄飞鸿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举着半碗酒对麦仲肥一端说“感谢大人对我的信任,我敬您。”说完“咕咚咕咚”把酒喝完,胸前早已经湿了一大片应该是嘴已经没什么把门的了,喝完后对麦仲肥露了个白痴般的微笑就出溜到桌子下面了,不久就响起了鼾声。

寇仲亦红着眼睛端着半碗酒看着地上躺着的黄飞鸿说“哈,你倒是会找凉快的地方啊。来,我们俩躺着喝。”说完就要躺下去陪黄飞鸿。

他旁边的刘长有刚和徐子陵喝完,转头看到寇仲亦要躺下,急忙抓着他脖领子拎了上来,说“你,你还没和我喝呢,就想睡觉啦?”

寇仲亦急赤白脸地说“我没有睡觉”一指黄飞鸿说“他要我陪他躺着喝。”端起碗和刘长有一碰把酒喝光,纂着碗就杵在了桌子上,脑袋还在桌子上颠了两颠。

萧都尉搂着席君买俩人把头碰在一起一直在偶偶私语,也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说几句后就碰下碗喝酒,再继续私语。

铁勒木在仰头唱歌,一手端着酒碗一手里拿着根羊棒骨敲击着桌面伴奏着,别说,这家伙的歌唱的是真不错,就是舌头太大了含含糊糊一句都听不懂。

涅德鲁爬在桌子上涕泪磅礴,痛哭流涕,喃喃地念叨着“我真傻我…”也不知道在想哪辈子的伤心事。

徐子陵带着茫然的笑容一溜歪斜晃悠着拎了把椅子坐在同样表情的麦大人身边。麦大人看着眼前两个头的徐子陵指着两个头中间说“你喝醉了都,头都成两个了。”

徐子陵不耐烦地用手在半尺以外去拨档着眼前飘动的手指头说“我没喝醉,是你喝醉了。来,跟了你这么长时间感觉你是个好人才和你说,我是内卫里的侍卫”说完把手指头竖在自己嘴前吹着气“嘘,别和麦大人说啊!来我们喝酒。”

麦大人很不服气地说“你内卫就了不起啊?我和你说,我是化验室主任,我们化验室里有个新分来的小妞可漂亮了,我还真是喜欢她,跟你说啊!你不能去告诉我老婆,否则我们兄弟没的做”

“好兄弟,来干!”

“干!”

之后麦大人感觉自己钻进了个温暖而黑暗的山洞里,甜甜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