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九十一章 代号“大扫除”

第九十一章代号“大扫除”

席君买和铁勒木到来后,麦仲肥将情况一说。两人互视一眼脸上带着惊讶表情,现在的斛薛城将尽八万人口,竟然还有不开眼的马贼跑到眼皮地下搭窝,这也太不合常理了。

铁勒木的身上还带着伤,虽然不重,却也是缠着不少绷带。他这阵正怀疑地看着捧着一碗羊肉狼吞虎咽的张德昭轻声问麦仲肥“大人你相信吗?”

席君买面色凝重地插口说“我相信,最近我们一直忙着安置人口的事,确实忽略了我们范围里的巡视。尤其是上次那场比斗后部队里的伤员太多,最近时间都在修整,马贼进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麦仲肥点头说“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啊。这就是灯下黑,我们根本想不到他们就在眼皮底下。”

席君买走到张德昭的身边问他“你知道马贼有多少人吗?”

张德昭很认真地想了很久后说“不知道。”席君买差点摔一跟头,不知道还要想那么久啊。

张德昭又吞了块肉后接着说“我们去的时候,我大略看了看能有二十多顶牛皮帐篷。”

席君买抬起头对麦仲肥道“大人,如果一个帐篷里睡十个人,那就是二百多人,就算三百人吧,人数不多。我带着三百唐军去把他们摸了算了。”

铁勒木说“不用席大哥去,我带人去摸。”

“你身上还有伤,你先休息,我去摸。”

“你很重要,不能擅离,还是我去摸吧。”

“好了,好了,你们俩摸够了没有?又不是在唱十八摸。”麦仲肥打断了这两人的话。

“什么是十八摸?”席君买问

“大人你会唱十八摸?好听吗?你唱一个我学学。”铁勒木问

“你俩给我闭嘴!听我唱…不对,听我说,老铁你继续养伤,席大哥你带一百唐军去。”麦仲肥被这两个家伙弄的有点蒙。

“一百人数少了,只能击溃,不能全歼啊,大人。”席君买摊着手说。

“带一百唐军是督战队,我们不是刚收编了四个部落吗?一个部落二百,你带九百人去,你全权负责,和他们说清楚,是去打马贼的。不能让他们混吃等死。灭了这伙马贼后,分出一半的财务分给这八百人,让他们也知道知道在我麦大人手下的好处,能尽快融合就尽快融合。不过你要小心他们反咬你们一口哦!”

“成,我这就去挑人,量他们也不敢反咬。挑好人我就直接走了,就不回来和你汇报了。”席君买一抱拳,一把把张德昭揪起来说“这家伙我借着带路。”

张德昭哭丧着脸说“大人我还要去啊?”

麦仲肥笑骂道“废话,你不去,谁知道怎么走啊?”又对席君买说“保护好这家伙,我有件事情还要着落在他身上。”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最多三天我就回来。”席君买转头带着张德昭走了。

看着席君买的背影铁勒木狠狠地说“大人就是偏心,这么好的事情不让我去。”

“你得了吧你,你一身伤,再带一帮伤兵去?赶紧好好修养过来是正经的,那场仗你打的还不过瘾啊。”麦仲肥撇着嘴道。

“嘿嘿,是挺过瘾的,那好了,我回去修养了,有事叫我。”铁勒木也走了。

麦仲肥正准备回屋去躺会,门口的卫兵又进来禀报“中书省宣旨官到了,请大人接旨。”

麦仲肥不敢怠慢,急忙整理着装迎出门去。一个三十郎当岁帅的一塌糊涂的男子带着两个按着刀把的内卫站在院子里。

麦仲肥急忙上前施礼道“下官迎接天使来迟,乞赎罪!”

那个帅的一塌糊涂的天使道“斛薛安抚使麦兜麦仲肥接旨。”

麦仲肥躬身道“小臣麦兜接旨!”

“圣上逾:斛薛安抚使麦兜麦仲肥署理斛薛期间,失察于民,酿成部族械斗,死伤人众。甚失朕望,本当送有司问罪,念其荒边牧守着实不易,特恩减其罪,罚俸禄一年,以思己过。钦此!”

“小臣谢吾皇陛下隆恩!”麦仲肥再度鞠躬请谢。

“呵呵,公事以了,麦大人随意吧!”帅天使笑着说。

“大人里面请,容下官献茶待客。还没请教天使高姓?”麦仲肥满脸堆笑地说。这官面文章可要做足了,那是天使啊!不是鸟人呢。不好好招待这鸟人回去复旨随便一句话就可能给麦仲肥带来灾祸。

“麦大人不必客气,下官邓素,字雪然,这也是第一次来边塞草原。看来陛下还是很清楚麦大人的清苦的。”这个邓天使一边打量这些土坯房一边说。两人落座后,卫兵献上茶来。

“虽然清苦,到也别有一番风情。邓大人不妨多住些时日,领略一下这边塞风情如何?”麦大人开口道

“下官领麦大人好意了,只是上命差遣,不敢久留啊。”看来邓天使还是不太适应这里的穷酸象。

麦仲肥巴不得这家伙快走,这样说话实在不是麦仲肥的风格,太累了。

喝了会儿茶,聊了聊天后。麦仲肥派人安排邓天使一行下去休息了。自己也赶紧躺炕上眯了一小觉,中午连饭都没吃。

下午醒了后骑着东风去看了看城外安置的部民,深入人群了解了下民情,和东风发了会疯。晚上安排了一次篝火晚会为邓天使一行接风洗尘,并送行。邓天使决定明天回京了。

空手而来的邓天使回去时大包小包的土特产,依着麦仲肥再让邓天使牵头牛回去,被邓天使婉言谢绝了。可能是有点怕这个热情过度的麦大人,邓天使一行是落荒而逃般走了。后来京里就纷纷传说斛薛安抚使麦兜麦仲肥大人一个人在那蛮荒之地憋坏了,看到长安的人亲热的怕人。最后传的越来越离奇说麦大人只要看到汉人就想亲热。把个麦大人气的暴跳如雷。

三日后晌午时分,席君买带着那九百来人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大群马十几辆大车。俘虏一个没有,席君买的解释是马贼太遭人恨了,那八百人下手根本不留活口。

这就没法追究了,麦大人和几个军队头目一商量。干脆来个拉网式的清理,把斛薛地盘上的非斛薛城的人全部清理一遍,代号就叫“大扫除”。

人手根本不用愁。有那八百做榜样,其他的部落也纷纷加入进来,这一次的行动,把整片草原上的马贼弄了个鸡飞狗跳,远遁千里。

事后麦仲肥问张德昭高唐国有种花卉并把棉花的样子形容给张德昭。张德昭这次想都没想回答“是白叠子,这东西高唐国的有钱人家里都有的种。”

麦仲肥前世记忆里记得在那本书里看过棉花的原产地是印度和阿拉伯。在棉花传入我国之前,我国只有可供充填枕褥的木棉,没有可以织布的棉花。棉花大量传入内地,当在宋末元初。在汉朝时棉花就从印度传到了高唐,被那里的人当做花卉栽种在园子里观赏,却没人知道那东西可以织布。

麦仲肥对张德昭说“本官给你五十贯钱,你再去趟高唐,大量收购这种叫白叠子的花种,此事办成了,本大人赏给你一百贯钱。如何?”

张德昭一听麦大人如此信任自己,立马拍胸脯保证完成任务。麦大人接着说“我会派人去把你的妻子儿女接到斛薛城来居住,以后你们一家就是斛薛城的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