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103章 麦仲肥的屠刀

对方的暴民显然接到了某种指令,开始强攻。现在已经不是喝酒论交情的时候,你不杀他,他杀你。没办法开打吧。

刚才零星的箭雨,现在已经密集成了片,没什么误伤不误伤了,这是你死我也不见的能活的时候。麦仲肥期盼着斛州骑军能快点赶到。

城防军虽然是新入伍的新兵组成,但毕竟是受过训练的正规军,经过了短暂的情感纠葛后迅速进入状态,暴民一方的人开始成片的倒下。城防军也伤亡遽增。这时候已经打红眼了,只要是对面的都是敌人。

麦仲肥站在安全地带默默地看着两边的屠杀,他已经麻木了。对面这些人真值得自己为他们付出吗?不,他们不配,吃我的,喝我的,到头来还要杀我的这些人不能再活在这世界上。

东门处人喊马嘶地涌进来大队骑军,领头的是萧都尉。看到麦仲肥,萧都尉在马上行了个军礼“大人,你没事吧?卑职来晚了。”

“铁勒木呢?”麦仲肥的声音很冷。

“铁都尉带着大队在后面,卑职带了四千原斛薛军先来的。”

“杀,一个不留。”

“是,杀,一个不留”萧都尉对着骑军大声发布命令。

“哦,哦,哦”那四千骑军,大喊着,张弓搭箭向对面射去,飞蝗一样的箭雨可不是那一千多城防军的规模,覆盖打击下,对面的人死伤惨重,开始向后退,城防军清理出一条通道。四千骑军开始纵马越过障碍物,抽出弯刀,狂卷而去。

钟楼上那王先生看着眼前的一幕惊异地“咦”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这可不是麦仲肥的风格啊,主人不是说麦仲肥是妇人之仁的人吗?对他治内的民众很爱惜的吗?怎么会这样?”

昆达慌神了“王先生,这可怎么好?骑军到了,我们是不是带人撤走啊?”

“恩,你去南门汇合那两千人,带他们从南门冲出去,有多远走多远。”

“那你呢?你不和我走?”

“这里还有那么多人,我来接应他们,你快走吧。”

“好,王先生果然够朋友,那我先走了。”

看着昆达下了钟楼王先生轻声冷笑一声“恐怕你们走不了了,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一半,也该走了。”

四千骑军横冲直撞,他们接到的是死命令“杀,一个不留。”只要眼前是出气的活物都是他们剿杀的对象。暴民连带着被裹挟地百姓,一个一个倒了下去,鲜血在路边流成了小溪。

看到已经杀红眼的骑军一直在后面紧追不放,好多叛军扔下武器,大喊“我们投降。”骑军象根本没听到一样,照样舞刀砍下,其他人一见,哪还有别的想法,只管狂奔而去。

哈副尉看到骑军连裹挟的百姓都杀,急忙对麦仲肥说“大人,这里面好多都是无辜的人,他们都是斛州的百姓啊!”

麦仲肥看着前面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的东大街,心里也有些茫然。但一想到自己这几年为这里付出的努力和搭进去的金钱换来的确是这场有预谋的叛乱,立刻心硬了起来。冷冷地说“暴民也是斛州的百姓。带着你的人去配合骑军吧。”说完打马向府衙而去。

带着两千人冲出南门的昆达没走多远就迎上了铁勒木的大军,毫无例外地被分割包围,昆达率众投降。

当东方的旭日探出头来时,斛州喊杀声终于停止了。全城被骑军控制,开始搜寻漏网的暴民。

城防军将满城的尸体堆到马车上,一车车运出城扔在筑城时挖出的大坑里,三千多具尸体装了大坑的一半。

一夜没睡的麦仲肥,坐在刺史府衙自己的椅子上一边喝着一碗滚烫的羊奶,一边用通红的眼睛盯着站在大厅中间被捆着的昆达。

昆达同样看着麦仲肥。大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说说吧,为什么发动叛乱?谁组织的?”麦仲肥开口道

“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组织和出谋划策的却是你们汉人的一个当官的。”

“是谁?叫什么名字?在那里当官?”

“不知道,他不说,只知道姓王,说是他主人让他来的。还说事成后给我五十套明光铠。哦,还有好像是从长安来的。”

“他人呢?没和你在一起?”

“没有,他去接应攻击这里的人了,我去南门带这二千人突围。”

麦仲肥突然笑了,“他利用完你跑了?”

“是,我事后也想到了。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用你们汉人的话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你觉得,带着一帮人过苦日子很快乐?”

“我的日子并不苦,和现在一样。在这里虽然同样的生活,但缺少了权利,没有了过去一呼百应的威严,我这次就是要拿回自己的权利,拿不回来也无非就是个死。”昆达现在就象是个在为自由而战的烈士一样。

“恩,你会死,不只你,和你一样身份的都得死。我一直下不了这个决心,是你这次帮我下了决心,也许我以前对你们这样的人太过于妥协了,正好借这次的事,彻底清理一下。你现在很后悔投降吧?是不是还以为我会把你们贬为奴隶?”麦仲肥盯着昆达说

“你不会这么做的,你没理由杀他们。很多贵族和头人并没有参加这次行动,你这么做会引起另一场暴动。哈哈!我知道姓王的为什么要帮我们了。因为你很在乎自己所谓的政绩,而我们确是被人当枪使了,他早就知道我们成不了事还在不遗余力地帮我们就是要利用斛州的这场暴动来打击你。你们汉人为了打击政敌可真是什么手段都能用上啊。”昆达从刚才的震惊到现在的讥讽的样子让麦仲肥很不爽。

“你还真是个聪明人。不错,我是很在乎自己的政绩,他们也正打在了我的软肋上。就是因为我太在乎才更不会让你们这样的人存在下去,我很不希望再有第二次。至于理由,嘿嘿,你不就是最好的理由吗?是你咬出了他们,不是吗?”

“你要利用我来诬陷他们?你们汉人真是太卑鄙了。”昆达很气愤,他这样子,麦仲肥就觉的好看多了。

“来人”麦仲肥大叫。门外进来两个唐兵“把他押到毕队领那里,告诉他,严加看管,不允许他接触任何人,如果他要是喊叫就把他嘴给堵起来,而且不能让他死了。”

“是,大人。”两个唐兵架着还在蒙着的昆达向外走去,刚出了大厅昆达就开始大喊“麦仲肥要借…”“嘭”一个唐兵的拳头狠狠砸在他的嘴上,及时制止了他的喊叫。

麦仲肥一口喝干碗里已经凉了的羊奶后,拿过张纸来,开始写人名,很快纸上出现了五十多个人名,无一例外都是些部落贵族和头人。之后命人把萧都尉叫来。

麦仲肥把这张写满人名的纸交给萧都尉后道“你带人照着名单抓人,包括他们的直系男丁,有人质疑就说是昆达供出来的同谋,去吧。”

“是,大人”萧都尉拿着名单走了。

麦仲肥坐在椅子上开始写奏章,这么大的事想瞒是瞒不了的,只能如实上报,可刚开了个头就写不下去了,那个姓王的要不要汇报?这次暴动死了多少人?财产损失是多少?这些都还没统计出来,最重要的是萧都尉去捉的这些头人贵族的直系男丁又有多少?

麦仲肥心里一阵烦躁,拿起写了个开头的奏章撕的粉碎。狠狠地扔在地上。这到底是谁想对付自己?自己一直以来都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老实的呆着,也没惹谁啊。

照今天昆达说的那姓王的那个混蛋主人应该还是比较了解自己的,颓然坐进椅子里的麦仲肥把长安的所有官员都过了一遍,貌似自己好像真的没得罪过谁。

门口穿来脚步声,是依娜进来收拾碗,麦仲肥看了她一眼后,继续想着自己的心事。

依娜拿起碗犹豫了一下说“老爹让我和你说,想不通就不要想,迟早会浮出水面,让你去休息。”说完拿着碗走了。

沉思中的麦仲肥随口应了一句“哦”才发现是依娜和自己说话,而且已经走出了大厅。

麦仲肥确实已经感到很疲累,站起来,走到了后面自己的房间胡乱躺下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