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117章 涅德鲁的往事

加更一章

....................................................

“想听我的故事?还是先说说你的吧。为什么一直不想成家?你今年可二十岁了。要是按照大唐律,女子十五不嫁要强制婚配,男子二十不娶可是要送到边关戍边的。”涅德鲁笑着说。

“切~我现在不就在边关戍边吗?而且还是边关的边关。”麦仲肥半躺在椅子里,不以为意地回答。

“其实我和你不同,我这身体根本不是我的。我总感觉我还能回去,来这里似乎是来完成某些事情的。如果在这里娶妻生子,万一哪天我又回去了,这心里的牵绊可就太多了,我可不想活的那么累。那边我还有个妻子,虽然长的一般,脾气也不是太好,但她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我一直放不下她啊。哎!多情自古空遗恨,长始英雄泪满襟啊!”麦仲肥做出黯然神伤的样子说道。

“呵呵~你小子就胡扯吧!把白居易和杜甫都揉一块了。再说你算个屁英雄啊,还泪满襟呢!想当英雄就要耐得住寂寞,李白不是说过: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吗?你怎么看怎么不象能耐住寂寞的人。不过从你的点点滴滴也能看得出来,你是个重情义,勇于承担责任的人。也许冥冥之中真的另有安排吧。我死了可真不希望下辈子再带着记忆。这感觉太不好受了。你不是想听我的故事吗?我现在就讲给你听。”刚才还带着微笑的涅德鲁此时脸上带上了哀伤。

麦仲肥坐直了身体,目光炯炯地看着涅德鲁,他可是很希望能从涅德鲁嘴里听到他的故事。

涅德鲁扬起头看着屋顶缓缓说“我被分到汝宁县当八品县丞整整当了十年。伺候了三任知县,却始终补不上知县的位置,我知道是因为我没有打点上官的原因,可我用什么去打点?月俸只有六石六斗,和十四贯钱,勉强能养活家人。所以我也开窍了,开始学着贪污受贿,呵呵~贪污受贿也是一门学问啊!有些人贪墨被处罚,而有些人贪墨却让人查不出来。不瞒你说我就是那个查不出来的人,明明知道我做手脚了,他们就是找不到把柄。这都需要动脑子,所以当贪官也要有智慧做后盾的。”

涅德鲁得意地看了麦仲肥一眼,发现麦仲肥眼睛里一丝鄙视。淡淡一笑说“别以为我不想当清官,当初我也是一腔热情的。要不然也不会在县丞的位置上一干就是十年。从那以后五年下来我生活依然清苦,但已经攒了二千两银子。我留了一百两做家用,一千九百两都用做打点上官了。一年后我终于坐到了汝宁知县这个位置上。到了知县这位置上我才知道,县丞和知县虽然只有一级的差距,却是两种天地。商户会有人主动来给你送礼,打官司的人也会悄悄送礼,还有属下的各种孝敬。当然这些都不是白拿的,那是有事情来求你办的。我只挑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收礼办事,虽然这些事情银子给的少,但也不会带来太大的麻烦。于是我有了自己的小宅院,自己的丫鬟、仆人虽然只有五个。而我也在汝宁有了好名声。因为我比前几任的知县都廉洁。”涅德鲁脸上带着自嘲的笑容。

“其实不是你想去贪的,而是环境逼的你不得不贪。上官、上管们你要按季节送礼,他们的父母、妻妾过寿也要送礼,他们的儿孙过生日、结婚你还要送礼,哪怕就是他们养个小妾(小三?),你也要随礼。这些钱从哪来?光靠自己的薪俸?恐怕你连一样像样的礼物都拿不出来,而你拿不出来就意味着你的官当到头了。”涅德鲁表情淡漠地看着屋顶。

麦仲肥把涅德鲁说的一一和他来的时代做比较,发现涅德鲁说的都是实情,原来贪污腐败也是源远流长的,只是后世的贪官没有一点长进,仍然按照几百年前的模式运行。

“当时我也没打算再往上爬,一来我对官场失望了,二来我没那胆子收人命官司的钱,三来我再也聚不起那么多的买官钱。因为我没了聚钱买官的意愿,所以汝宁县在我的治理之下倒也安居乐业。就这样我在汝宁知县这个位置上不上不下的又坐了十年。你是不是觉的很奇怪,十年竟然没有挪窝?其实一点也不奇怪,汝宁县这里不是什么肥的流油的好地方,有钱的不会花钱来买这里的官位,认为不值。没钱的就更是想都别想。就是用你说过的话我捡漏了。”涅德鲁笑了。

“不久李逆起兵造反,当十几万衣衫褴褛的暴民把汝宁县围堵起来时,周边的卫所竟然没有一个派兵来解围的。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我没有给他们送过礼。年久失修的城墙很快被攻破了,我带着民团且战且退一直退到县衙。紧要关头我的夫人为了救我,舍身替我挡下了一箭。箭从她后背射入,从胸前穿出,她满嘴血沫对我说‘快跑…’我一霎时没有了抵抗的念头,抱着她的尸体,命令剩余的民团投降,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让这些人再去送死。之后我抱着夫人的尸体用腰刀自刎而死。”涅德鲁浑浊的泪水顺着脸上纵8横的沟壑流下来。

许久后,涅德鲁平静了下情绪接着说“然后我就到这里了,竟然是个婴儿。我生下来不哭也不闹,把这世当巫祝的父亲吓坏了,他开始跳舞来祈祷神明。而我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跳。看到他的舞蹈很奇怪的样子,我笑了。于是他认为我是魔鬼,要把我扔到荒野用马群踩死。我母亲拼死救下了我。除了我母亲,部落其他人都认为我是个妖怪,从小在孤独中长大,没人愿意和我一起玩,所以我经常一个人在草原上乱跑、发呆,在部民的眼中我就更坐实了怪物这称号。直到我十六岁时,刚当上酋长的铁勒木的父亲得了一场大病,我那个当巫祝的父亲无能为力,是我用草药救活了他。于是我接替了我父亲的巫祝职位,并且酋长还给我指定了婚事。一个小头人的女儿,我们过的到也和睦,虽然前世的景象老在脑海里出现,但我也只是把它当成历史。我看到这里的人生活困苦,就想改变这里的生活环境,却没想到我却从他们眼里的怪物变成了疯子。”涅德鲁苦笑着摇了摇头。

“疯子是最接近神明的人。”麦仲肥脑子里冒出一句不知道哪位哲人说的话。

“在我二十岁那年,可萨部落进攻我们,毫无征兆地战争迅速来临。听到外面的叫喊声,我和我的妻子从帐篷里跑出来,却看到一个可萨骑士弯弓搭箭向我射来,我这辈子的妻子又是扑到我前面用身体挡住了那支箭。箭也是从她后背射入,从胸前穿出,她同样满嘴血沫对我说‘快跑…’。我前世的情景马上出现在脑海里并和眼前的事情重叠在一起。我脑海里一片空白,疯了一样抄起根木棒,就冲了过去。当时眼前就是一片红色,只知道一定要打死那个骑士,那个骑士措不及防被我用棍子从马上抽下来,我不停地用手里的棍子击打他,当时只看到他的嘴在动,却听不到他说什么。直到棍子打断了,我拎着半截棍子扑向试图靠近我的人,之后见人就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身上不停地有东西穿进来,直到自己什么也看不见了。”

涅德鲁接过麦仲肥送过来的一碗温热的奶茶一饮而进,接着说“等我醒过来,已经是十天后了,看到自己躺在帐篷里,全身都是血瘕,全身都在疼,全身没有一点力量。酋长和很多人围着我,看到我醒过来,酋长冲我竖起拇指说‘你是个真正的勇士!’事后我才知道,我用棍子敲烂了那个骑士,并且用已经不足一尺的断棍子连捅了三个敌人连撕带咬弄的他们的尸体都不完整了,被我疯狂举动吓住的敌人只敢在远处放箭,我被射中了十几箭,竟然还奇迹般活过来了。”涅德鲁停下来喘了一口气。

“我一直养了快一年的伤,才能下地走动。酋长要再给我指婚被我拒绝了,那相似的一幕总在我眼前闪现。我想我永远也忘不掉那一幕了。”

“快跑…”涅德鲁突然嘶声喊道,声音充满了凄厉和绝望。“嗷…”涅德鲁一声长嚎后痛哭失声。

看着老人嚎啕大哭,麦仲肥同样也非常难受。自己真不应该去残忍地揭开老人还在流血的伤疤。两世,两个女人用相同的死法保护了同一个人,这个人的心理压力该有多大?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宿命?

麦仲肥没有去劝慰老人,因为他知道任何语言在这时候都是苍白无力的。心里的创伤除了时间,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医治。

麦仲肥轻叹了一口气,推门走出房间,他想让老人静一静,却发现门口站着已经哭成泪人的依娜。

依娜看到麦仲肥狠狠地瞪着他愤怒地质问“你为什么要问?你为什么?”

麦仲肥无言以对。他一直认为涅德鲁不再续弦肯定有个凄美的爱情故事的缘故,却没想到这故事不是凄美,而是凄惨!早知道这样他肯定不会去打听的。默默从伊娜身边走开。来到马棚,解开东风的缰绳,牵着它向城外走去,东风也感觉到了主人心情不好,既没有撒欢也没有和麦仲肥嬉闹,只是乖乖的跟着默默地走。

出了东城门,麦仲肥骑在东风背上任由东风在草原上狂奔,温柔的春风在东风闪电般的速度下已经变得狂暴,呼啸着撞击着麦仲肥的面颊,麦仲肥却木然地看着眼前的草原。茫茫荒草已经泛起新绿,顽强的生命生生不息,远处传来牧人悠扬的歌声,歌声中带着他对未来的展望,述说着心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