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139章 落魄的传奇英雄

原的夏夜景煮是中静而美丽的。没有污染和温室效应一湛蓝湛蓝,一轮控檬黄的弯月斜斜挂在天际,漫天的繁星清晰的眨着眼睛感觉伸手就可以摘到,微微夏风温柔地吹过,带来野花的阵阵清香。

临时都护府的小院里,麦仲肥穿着一身蓝色亚麻衣,惬意地躺靠在一把吱吱作响的摇椅里,手里端着一杯早已经凉了的茶,半闭着眼睛,听着阵阵的虫鸣。

“大人!”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在麦仲肥耳边响起!麦仲肥睁开眼睛看着面前打破宁静的卫兵问“什么事?”

“大人,门外有个人想见您。他说是从长安来的姓王。还说和解州当年的暴乱有关!”卫兵轻声地回答道。

“恩?带他进来麦仲肥坐直身体,皱着眉头命令道。

“是,大人!”卫兵转身出门。不久带着一个满脸胡子拉碴,穿着一袭肮脏而皱巴的紧袖长衫,年龄三十多岁的男人走进来。

借着皎洁的月光麦仲肥看出那身长衫应该是一件做工考究的白色丝绸衫,能被此人穿成如此成色,应该是此人一路奔波,根本来不及更换浆洗的结果。

麦仲肥存打量此人,而那个人也在打量麦仲肥。两人对视了半天后麦仲肥突然一笑道“如果本官没有猜错的话,阁下应该是七年前挑动料州暴乱的那位神秘人王先生吧?。

那个神秘王先生也飒然一笑道“麦大人,我们又见面了。当初的麦刺史如今已经是漠南大都护了。麦大人还真是官运享通啊!”

“王先生客气了。都是拜王先生所赐啊!如果没有当初先生的挑动,仲肥怎么可能将暗藏的势力一网打尽呢?如果没有王先生,仲肥又怎么能把解州人团结在一起呢?说道这个大都护还是要感谢王先生以前给仲肥的教刮,让仲肥现在能把潜在的敌人全部消灭在萌芽之中麦仲肥的脸上依然带着笑意,但眼睛里却已经寒光嘣现地说道。

王先生却是带着淡淡地苦笑说道“麦大人应该对在下恨之入骨,可在下却是走投无路特意来投奔麦大人的。”

“哦?这话怎么说的?你王先生祸害了本官后,明知道本官对你恨之入骨,你现在反而来投奔本官?。麦仲肥满是嘲弄地说。

“就是因为在下设计了麦大人后,在下才只能投奔大人你来。”王先生一本正经地说。

“那我倒要听听是什么原因了麦仲肥其实当初对这个王先生也不是特别恨,确切地说是恨加上欣赏的复杂心态。更何况时间过了这么久,早有些淡忘了。只是这位王先生异常神秘,自己当初动用了不少力量都没找到此人的下落,现在此人竟然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还口口声声说要投靠自己,这就让麦仲肥很好奇了。

王先生淡然一笑道“在下还是先介绍一下自己吧。我叫王云,字玄策,曾任融州黄水(今广西罗城西北)县令,因政绩不错三年后调进京城右卫率府任长史。

大概是贞观七年吧,我因为得罪了太子殿下身边一个叫称心的内侍。而被免官。后来偶遇治书御史阴弘智大人。阴大人举荐我进了燕王李佑的王府任书记。”

“等等,你刚才说你叫件么?”麦仲肥凝视着王先生问。

“在下王云字玄策”王云楞了一下回答。

“你说你叫王玄策?”麦仲肥的眼睛里冒出灼灼绿光,一字一顿地问。

“是,大人,在下确实叫王玄策。”王玄策心里直发毛,这个麦大人怎么一听自己的名字,突然变的象是想要扑上来咬自己一口的意思?

“你真是叫王玄策?”麦仲肥又追问了一句。

“是啊,大人。在下十五岁成*人礼时祖父亲自给在下起的玄策这个表字王玄策全神戒备地说。

又捡到宝了。这是麦仲肥的第一感觉。

历史上王玄策此人可不简单,此人可是一人灭一国的主角。比席君买的百人破万人还要牛。夭堑的玛卡达国的戒日王送使节来唐,王玄策被任命为副使节身份,于六四三年前往天堑(印度)进行友好访问,一走三年于六四六年归国。

公元六四七年,王玄策又奉唐太宗之命第二次出使天堑。不料此时统治天堑众多诸侯小国的玛卡达国戒日王病逝,帝那伏帝国君阿祖那趁乱篡位倍立,并实行残酷的宗教迫害。阿祖那听说大唐使节来到,竟派出千余兵将伏击唐使,将王玄策一行几乎全部投入牢狱,副使蒋师仁因马匹中箭,马惊狂奔逃出伏击。后来王玄策用计阴使狱卒找到在外流浪的副使蒋师仁花钱买通典狱官,安然脱

王玄策带着副使蒋师仁策马自印度大陆北上,渡过了甘地斯河和辛都斯坦平原,以喜马拉雅山脉为目标,一路来到了尼泊尔王国,他为自己的老朋友戒日王感到悲愤,发誓要恢复玛卡达国的正统。并让不尊重大唐使节的帝那伏帝国君阿祖那受到惩处。在尼泊尔他与尼泊尔的阿姆修瓦尔曼王谈判,王玄策以迎娶太宗养女文成公主而与唐朝建立友好关系的吐蕃的王中之王的名义,向尼泊尔的阿姆修瓦尔曼王借兵。”小的尼泊尔全国也不过三万七千兵马,尼泊尔的阿姆修瓦尔曼王既不敢得罪大唐,又碍于吐番的面子借给王玄策七千尼泊尔骑兵,王玄策再度带兵回到玛卡达国向篡夺者帝那伏帝国君阿祖那挑战。

在激战之后,王玄策终于获得了胜利。于甘地斯河畔的决战中,包含象兵在内的帝那伏帝国君阿祖那军战死三千多人,而被追落至水中溺毙的则有一万之数,被俘虏者快一万一千人,帝那伏帝国君阿祖那惨败被俘。据后来推算阿祖那军投入的总兵力至少有三万,王玄策以七千所借之兵获得大胜,而且还是在异国、并以异国之兵得胜,实在是不容易。这个难度比西汉的常惠(经营了至少十年而且军力占优)用异国军队攻匈奴还难。

王玄策在俘虏了帝那伏帝国君阿祖那、回复玛卡达国的正统之后,救出了其他留在牢狱中的部下,就率领尼泊尔军回到其母国交还了借来的尼泊尔骑兵。带着俘虏帝那伏帝国君阿祖那,在尼泊尔吐番军队护送下,到达大唐的甘州。于六四八年回到长安并献俘予太宗皇帝,太宗皇帝封王玄策援朝散大夫的散官。

如果王玄策是丰八、九世纪大英帝国的将军的话,他大可以就身陷牢狱一事要求赔偿,加上其恢复一个,国家正统的大功,要将玛卡达国当成殖民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再怎么说,王玄策的功绩都是可和世界史上著名的罗伯特克莱夫匹敌,可他却是对领土及权利的欲望几乎为零,到底这是个人的素质问题呢?还是两人所属文明的价值观不同?

他乃是在印度这样的异国中,率领着尼泊尔异国的军队,与象兵作战而获得胜利的人。其后他还曾经再一次前往,去做什么呢?他竟然是去天堑的寺庙中参拜如来去了。立下了如此大功之后,挥挥双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王玄感把中华的智慧与谦让表现的淋漓尽致!

由于在中国境内他并没有做过什么,因此也没有什么特别出名的事情。在从印度回来后,只是得了个援朝散大夫的散官,后牵扯进印度和尚用丹药毒死太宗皇帝的事情中,官也做到头了。王玄策罢官回家后曾把包括自己所做过的事 以及印度的地理等做了详细的记录留传,叫做《中天些行记》,可惜如今已经散落,几乎没有留存下来。

这个王玄策的故事还是麦仲肥上大学时看一今日本人田中芳树写的中国历史小说《天堑热风录》才知道他的事迹,既然这位一人灭一国的传奇英雄想归到自己麾下,那麦仲肥没理由不接受,而且打定主意要帮这位传奇英雄一下让他再现原历史上的风采,有条件要帮,没有条件创作条件也要帮,当然肯定不会让他从天堑再一个人溜达回来的,更不会让他再带那个印度和尚回来。

麦仲肥平息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用淡淡的语气问道“那后来呢?”

王玄策咽了下吐沫后继续说道“燕王性喜游侠,好击刺。在下习的有家传剑法。齐王得知后待我如上宾,并多次接济在下家人,在下深为感动,感觉得与明主,愿侍奉燕王左右。贞观七年燕王又被封为齐王要到齐州就藩。在临走前,阴大人和齐王把在下叫到密室,吩咐在下去趟解州,没有明确说做什么,只是交给在下一封信说到解州后再州叛乱。

二、把大人你赶再解州。”说完又咽了口吐沫

麦仲肥看王玄策实在是口渴的厉害,对旁边的卫兵说道“去倒杯茶来。”

王玄策急忙说道“用碗倒。”

卫兵看到麦仲肥点头后去到了一碗茶水端给王玄策,王玄策“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添了下嘴唇,把碗递给卫兵。

麦仲肥对卫兵挥挥手,卫兵看了王玄莱一眼后转身走出小院。

等卫兵离开小院后,麦仲肥才对王玄策说“你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