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148章 忽悠人的太宗皇帝

卜为东征部队总指挥官的李积也坐不住了,他货得必经:二示层的意见如实反馈给老大太宗皇帝。

李积带领着几十名将领联名向太宗皇帝请求按照既定方针办不要随便更改,并且直言不讳地指出了当前矛盾的焦点:“将士们不惧死亡、争先恐后地奋勇冲杀。为的便是陛下您先前的承诺 可以抢夺城中的男女和财帛。现在眼瞅着城池被攻破,您却决定接受他们的投降,并且还不准将士们按照先前的承诺行事,只怕会令众将士们失望啊!”言下之意,人心散了只怕军队不好带啊,如果就此引起哗变,那可是什么都完了。由于此语过于敏感。李积暂时忍住没说,但眼前的唐军群情激愤的事实。他相信太宗皇帝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看着将领们脸上明确表示出的不满与不解,太宗皇帝点头郑重地向大家道:“将军之言是也!”

听到这里。将领们纷纷面露喜色:好,等得就是您这句了,那咱们还是回去准备开狂欢派对?

“但是”这当手下的就怕领导说这个词,这个词一出。那基本预示着希望要落空。将领们刚冒出的笑纹僵硬在脸上。“放任士兵杀人放火,掳掠城中人的妻子儿女,联还是于心不忍。”

得!又之空欢喜一场,大家准备散了吧。说到头还是白干了,回去洗洗睡吧。

看着手下将领脸上的失望,作为能够控制整个,大唐局面的太宗皇帝,他怎么能不知道自己手下心里在想什么?处理这类事件一定要以理服人。同时也要充分兼顾到手下们的物质需求。他接着说道:“作战有功的将士。联已下令用国库中的钱财进行赏赐。还希望将军们能宽容的接纳全城的百姓,饶过这一城的生灵庶因将军赎此一城吧!”

狂欢是没有了,但奖赏还有,这多少让唐军将士们心里好受点,而且太宗皇帝并没有马上下令进军,而是很体贴地命令全军原地修整五天。这五天里。白岩城的饭馆和妓院人满为患。

白岩城除了城中的老百姓外,所有俘获的高句丽军队也都得到了优待:愿意留下的。留下;不愿意留下的。爱去哪去哪吧。于是。继辽东城之后,白岩城改名为岩州。由孙伐音出任岩州刺史。白岩城也被并入了唐朝的版图。

对太宗皇帝遣散俘虏这种做法,麦仲肥有很大意见。这可都是好劳力啊!弄到漠南草原上那可是有很大用处的,他现在当奴隶头子当上瘾了。可他试着提出建议时。却遭到皇帝和大臣的一致反对。理由就是养活这些人就要把军中存粮分给他们,那很浪费。

看到没人支持自己的建议,郁闷的麦大夫只能一个。人躲在没人的角落里画圈圈,以此来诅咒这些鼠目寸光的人们。

五天的修整很快过去了。接下来要对付的便是驻扎在安市城今辽宁省海城市内的高句丽军了。

可泉盖苏文也不是傻子。他也知道安市城一失守,后面的城镇根本就无法挡住唐军的脚步。最后只能和唐军争夺鸭绿江滩头了。而唐军的水师却不是他高句丽能抵挡的。所以他调集起高句丽倾国之兵十五万由猛将高句丽北方总督高延寿统帅,以急行军的模式快速增援安市城。

这个安市城主杨万春中国及朝鲜史书中均失安市城城主的名字,朝鲜民间传说此人名叫杨万春。机敏果智,手下的部队也是练有素,算得上高句丽国里的一只精兵。泉盖苏文政变成功后,高句丽的其他城主主将都向泉盖苏文上了效忠书,只有这个杨万春拒绝接受泉苏盖文摄政,并且骂他是国蠢。泉苏盖文大怒发兵攻打安市城,却被杨万春的军队打的狼狈逃窜。泉苏盖文因此只好让杨万春继续担任其职务,安市城实际是个听调不听宣的角色。

对于这个有着旧恨的城池,泉苏盖文之所以还调十五万兵来增援安市城。其实是想让安市城和唐军拼个,鱼死网破,不管那方失败都对泉苏盖文来说是个好事。他可是知道安市城的厉害。即使最后唐军胜利,那唐军也将是强弩之末。

可他却没想到的是他派出去的猛将高延寿却没有领会到他的精神。

得到情报的唐军也在进行着相关部署。在御营内,太宗皇帝指着作战地图道“摆在高延寿面前的有三个选择:一是直抵城下,和安市城互为犄角,抚守高山,依靠城中供应的粮草与我军对峙,同时派出小股人马骚扰我军后勤补给。这样一来。我们不能迅速攻下城池。后方又有沼泽地阻隔,势必被困在这里。此乃他们的上策。”

“中策是高延寿集合所有兵力阻挡住我军前进的步伐,一面疏散城中所有人员撤退,留给我们一座空城,以此来消耗我军粮草。”

“再有就是不顾一切。和我军硬碰硬地来一场决战,一战定输赢,此乃下策。”

“据联看来。彼等必行下策。如此则为联所擒矣。”太宗皇帝总结完。自信满满的说道。

虽然大家对这一说法将信将疑,但是没有人反驳,却有一部分人将目光看向麦…脑。发仲肥被看的莫名其妙,浑身不自在起来。心想“标“右戏做什么?我只是御营随行官员中的一员,又不是什么美女看他的人也是误会了。以为他给太宗皇帝掐算过,所以太宗皇帝才如此自信地相信高延寿会和唐军硬碰。

高句丽营里也在探讨着如何与唐军打这一仗。高延寿军的对卢官名,相当于参谋长老将惠真道:“我听说中原大乱。群雄并立时,有位秦王无比神勇。他所率领的军队向来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四方信服,这样方才南面称孤,成为皇帝。现在他们大军压境,估计凭我军力量是无法抵御的。所以,依我之见。最好的办法便是坚守阵地,拖延时日,同时派出部队切断其运输线路。到时他们战无可战,后退亦不好走。那时出兵,必可不战而胜!”

不得不说这老头确实有两把刷子。可惜,高延寿却很不以为然“岂不见我十五万大军声威惊天动地!汝为何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根本不听惠真的计谋。开始整顿兵马,准备和唐军大战。

太宗皇帝站在高岗上用望远镜看着高句丽军全体出动恶狠狠地向唐军杀来,不由抚掌大笑:“吾计谐矣!”

为进一步证明高延寿的观点是“正确”的,太宗皇帝决定再给高延寿吃颗起心丸。派铁勒木率一千骑兵前往应战,规定只许败不许胜,而且逃跑的样子要越狼狈越好。铁勒木接了这个,倒霉差事,满肚子不高兴,可也知道皇命难违,再不高兴也要配合皇帝陛下把这戏演好。

铁勒木率一千骑兵去迎战高句丽先锋军,一边打一边呼喝喊叫。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拿出只箭来插在自己的皮甲上。之后抱着马脖子。招呼手下骑军撤退。其他骑军一看也赶紧配合着演戏。纷纷掏出些没用的东西扔在地上,随着铁勒木一溜烟地跑了。从远处看,这一千骑军真的象是被打的大败,连掉落的物品都不敢回来捡一样。

果然不出所料,高句丽军见唐军如此不堪一击,大喜,放松了警惕。争先恐后地追赶。很快便追到了唐军阵地前沿,两军对垒。高延寿志得意满,狂傲之态溢于言表。命令士兵就地安营扎寨,告诉手下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给唐军一个深刻的教,让唐军认识认识他高延寿的猛将之威。

唐营里太宗皇帝看着高延寿安营扎寨还觉得不够劲,露出了其一代枭雄的本来面目,竟不惜抛弃上国皇帝和天可汗至尊的尊严于不顾亲自粉墨登场,参加演出。提笔给高延寿写了一封敕书“联本无心讨伐,只因汝国中贼臣弑君,犯下大逆不道之行为。故前来问罪。

打了这许多场仗,本不是我的本意。至于那些被攻下的城池,实在是有些迫不得已,只因为我大军远来,粮食供应不及,当地驻军和老百姓又不了解我们的实际情况,不予配合,这才暂时占领了这几座城池。等到你们恢复君臣之礼。我国自将原璧奉还

高句丽人见过巾原皇帝来软的,也见过来硬的,但金口玉言这句话还是知道的。太宗皇帝这一通话令高延寿信以为真,天朝上邦的大皇帝怎么可能说谎话。看看。怕了吧!那好,我也不为己甚。等你们退兵好了。

看着对面敌营里松懈的防御,太宗皇帝知道,自己这有失尊严和体面的一招奏效了。立剪连夜召集所有将领,进行战斗部署:李积率一万五千人在西面山岭构筑虚假阵地;长孙无忌率一万一千人从后营出发绕过北面山谷出击,攻击高句丽的后军;其余人马听到战鼓声起一起出动。向高句丽军发起全面进攻。太宗皇帝自己则率领数千人携带旌旗战鼓上北山为众将们擂鼓呐喊助威。

既然是全军出击,而且皇帝陛下都亲自去敲鼓了,除了褚遂良和马周等几个纯文官跟随太宗皇帝上北山去摇旗呐喊外,其他官员都开始做着战斗准备。麦仲肥也不例外的要参加战斗,这可是他一直盼望的事情。金戈铁马那是多么壮丽的画面。虽然席君买他们很瞧不起自己的武技,可麦仲肥倒是自我感觉良好。凭着咱的宝刀、宝马即使打不过还跑不过吗?所以也是顶盔贯甲的装扮起来,他被分配进长孙无忌的奇袭队伍中。说实话麦仲肥的武技比不上这些专业的高级将领,但也不是很菜。最大的缺憾就是他力量不足。但他的射术。却是有了长足的进步,离铁勒木还有一段距离,比席君买差半个。等级,但和萧嗣业已经不分伯仲。

一切安排就绪,太宗皇帝还不忘派人在营地里专门支起了一顶受降用的大帐篷。

第二天,一觉醒来,高延寿惊讶地发现大唐皇帝居然也会不顾身份和名誉地玩手段、骗人。李积所部正在积极修建倒马槽,安装拒马。这分明就是准备开打了;顿时,高延寿睚眦欲裂一种被人玩弄了的耻辱感袭遍了他的全身。立刻下令全军准备,开始攻击唐军。

就在他带着队伍刚冲出营门不远,高句丽军后阵便已大乱:长孙主,忌带领的奇袭部队已经杀到了高句丽后军,正在向前奔跑“四二波杀了个一措弄不及,后军顿时就混乱不堪。

混蛋!既然你送上门来,那就先把你干掉!怒不可遏的高延寿,命令全军向后转打算指挥全军包围住长孙无忌所部,一口把他吞掉。

正当高句丽军乱哄哄地调整队列之时,一阵惊天动地的战鼓声着实吓了他们一大跳。抬头一看。只见北山上瞬间竖起了无数面唐军大旗,鼓声和呐喊声不绝于耳。似有无数人马。

高延寿被这一通乱彻底弄懵了,听这阵势似乎自己被包围了。包围十五万人马,那需要多少人马?《孙子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那就是说唐军至少有五十万?这怎么可能?

还在高延寿计算唐军数量的时候唐军大营已经营门大开,各路人马在喧嚣的战鼓声中一齐向高句丽军杀来。刚才还在挖泥锯木的李积部下也早已换下了锯搞之类的工具,改操大刀长矛径直冲了过来。

高延寿这才真正反应过来:原来只有两路人马啊!其他的都是虚的。既然腹背受敌。那么就分兵抵抗!他明白了不代表他手下的将领明白了,这四面八方都是呐喊声、战鼓声,他们早已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住了,军无战心,阵脚大乱。

这时候天空中一个,霹雳闪过。乌云四合、雷鸣电闪。大雨倾盆而下,仿佛老天爷也在帮着唐军。唐军中窜出一个穿着白衣白甲的家伙,骑着一匹白马。手持大戟,腰间挂着两张大弓,大声吆喝着配合着天上的雷鸣杀进了高句丽军中,所向披靡,无人能挡。紧随他身后的士兵们也乘势冲击。杀得对手人仰马翻。血肉横飞。

正沉浸在金戈铁马的刺激体验中的麦仲肥,也被这白袍将吸引,不由的喊道“薛仁贵!这家伙终于出世了!这家伙的出场比我拉风多啦,连老天爷都是他的亲友团。

麦仲肥一边高喊二叫的发泄着情绪,一边用虎耳刀左右劈砍周围的敌人,这下虎耳刀可真是被血祭了。一刀下去,敌人的头颅连带着头盔被虎耳刀直接劈成两半。东风好久没有经历这样的战场了,咆哮连连。兴奋不以,这一人一马两个,疯子在高句丽军中东游西逛,以东风的速度,已经远远撇开了大部队。麦仲肥一直砍到胳臂酸麻才发现这一情况,一带东风斜刺里向镇北军集中的方向冲去。

他这一通砍杀乏过瘾了。可高句丽的老将惠真却也瞄住了他,拍马追了过来。看看距离差不多。抬起手中的长矛照着麦仲肥的后心就捅了过去。麦仲肥毕竟战阵经历的少。还没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但他还是从对面镇北军将士惊愕的表情里感觉到不对,急忙一个蹬里藏身,可惜还是晚了点。惠真的矛带着一股锐利的金风狠狠的戳在他的腰肋上。麦仲肥只感到一股巨力撞击后。右半边身体一下失去知觉,身体一栽歪。这个曾经做过无数遍。熟的不能再熟的蹬里藏身动作,完全走形。人就从马的左边掉了下去。

东风本来正在向前奔跑,突然感些身上一轻。眼角余光扫到主人掉下去了,立靠一个,急刹车转头回跑,并用自己的身体挡在麦仲肥和惠真之间。对着惠真吼吼怒叫。

“嗖”一只箭从镇北军中飞出,直奔惠真的咽喉。惠真在马上一个倒仰,躲过了这箭,再坐直身形后却看到对面飞奔过来两匹马,一匹直奔摔下马的唐将,另一匹冲着自己冲了过来,马上一个三十出头的唐将手持一只黑色短矛。气势汹汹地照着自己胸口就戳过来。

来人正是铁勒木和萧嗣业。看到麦仲肥落马。铁勒木毫不迟疑一气呵成地插刀入鞘。摘弓上箭,弯弓发射,在三秒之内成功化解了惠真想要对方仲肥的二次攻击。于此同时。萧嗣业也已经冲到惠真面前,举起缴获的黑矛就要给惠真来个,透心凉。

铁勒木飞马来到麦仲肥身边,探身把麦仲肥提了起来。“大人!你没事吧?”跟随在后的一些镇北军也冲杀过来。

麦仲肥晃了晃被摔的有些发懵的脑袋,抬头看着和萧嗣业战斗的惠真,大怒道“我没事。放我下来。合力杀了那个老头!”

“好嘞!”铁勒木放下麦仲肥,抽出自己的大弯刀虎吼一声,扑向惠真。

在十几名镇北军护卫下,麦仲肥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右腰上方处,抽抽着疼,暗骂一声“妈的!这下丢人丢大了!”强忍着疼痛,摘下背着的弓,随手抽出一只箭,认扣添弦,拉弓如满月,瞄住了正和萧嗣业、铁勒木打在一处的惠真

老将惠真的功夫确实不错,早已经扔掉了一丈多长的长矛,手持一把一巴掌宽将尽三尺长的斩马刀,与萧嗣业、铁勒木打在一处。可惠真毕竟上年岁了。在这两个三十出头的壮汉攻击下,已经左右支拙。周围的高句丽兵又被赶上来的镇北军阻挡,无法前来接应。

“仙嗡”一声弓弦响,一只狼牙箭如同暴起的毒蛇一样,直奔惠真的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