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157章 麻烦的应酬1

二二日起来麦仲肥命令下人收拾礼物准备回访各方心佯们可临出门前却犯难了这先去拜访谁后去拜访谁这里面可有大学问。先去拜访长孙无忌会让别人有趋炎附势的感觉。但先拜访别人长孙无忌又会有想法这不是看不起他这个当朝首辅吗。

最后还是涅德鲁看出了麦仲肥的疑难让麦仲肥先去太子宫之后出来谁家离的太子宫近就先去谁家。这样别人也挑不出毛病来。麦仲肥认为这样最好带着礼物先奔太子宫而去。

在太子宫门前通报后不多时太子舍人辛茂将迎了出来。 仲肥来了太子命我前来相迎 ”辛茂将面带微笑地抱拳道。

有劳舍人相迎仲肥愧不敢当”麦仲肥急忙施礼。

走吧太子在体仁居相侯你这位老师呢。”

李治正在体仁居批阅一此太宗皇帝分给他的奏折。麦仲肥跟随辛茂将来到体仁居参见了太子李治李治示意两人落座。落座后麦仲肥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本身来太子宫就是找个由头的。还是李治抬起眼来先说话老师本宫已经安排了后日午后我们一起去看望孙博士。”

啊那好后日午后臣来接太子殿下。”麦仲肥急忙接话道。

呵你心神不宁的样子是不是还有事情要办哪。如果有事情要办本宫也就不留你了你自去办理就是本宫这里也有此奏折需要批复。”俗话说居移气养移体。李治现在可真的不再是原来那个小屁孩了。在正式场合下举手投足言谈举止当中自然的流露出上位者的气度。

太子殿下臣确实有此琐事要去办理。既然太子殿下也有国事处理那臣请先告退”麦仲肥正好就坡下驴站起身施礼道。

恩你先去吧茂将你耸本宫送一下。”李治抬头道。

出了太子宫麦仲肥判断了下方向这里离梁国公府较近。决定还是先去房玄龄那里。

通报后房遗直出门迎接。

领麦仲肥至堂上麦仲肥给上前的房玄龄施礼毕分宾主落座。

仲肥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啊。”

回老大人也就是最近吧。把府上的事情处理好后就像想回去了”麦仲肥恭敬地回答。

恩 早此回去比较好。游牧民族的反复无常可走出了名的。早此回去尽快把地方上安抚住 比在长安待着更有用。老夫跟随陛下鞍前马后几十年了如今四海生平马上得天下可不能马上治天下。如今州官多用武人或者京官不称职才会外放。如仲肥这样的从进仕途就在外任上的却也不多陛下此次令仲肥独领漠南却也是仲肥自己努力使然。”

房老大人忧国之心可昭日月仲肥敢不聆听教诲。武以慑之文以治之正是仲肥想要对漠南草原使用的方法。但漠南地广人稀人民鄙陋 以常理来管理却失偏颇仲肥大胆采用一此非常手段 还请老大人明鉴”

房玄龄点头道对付非常之人用非常手段原也不错。边民多孔武单以力压制恐生暴乱。听说仲肥正在漠南普及道教想是欲用宗教来收拢民众 这也未尝不是个办法。只是宗教有宗教的弊端教义曲解会生枝桠仲肥要小心被反噬才好 ”

多谢老大人顾念仲肥会注意此项的。”

麦仲肥在房玄龄府上与房玄龄交谈了快半个时辰房玄龄也对方仲肥在漠南的施政给于了点评和提示令麦仲肥受益非浅。

从梁国公府出来麦仲肥带着下人直接去了赵国公府去拜见长孙无忌。与长孙无忌一席交谈令麦仲肥感到长孙无忌绝时是个依法治国的拥护者此人不喜武略宜不喜诗文而是很钻历朝历代的律法从他这十几年里弄出的《贞观律》和《大唐仪礼》上就可见一斑而且此人位高权重却处处以律法来要求自己绝对是身体力行的楷模。难怪后世惊叹西有罗马法东有大唐律。”

然而 在贞观时代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以法”礼”为核心的制度建设 正是盛世之源。大家仍然在重人治飞轻法治的路上徘徊盛赞魏征的铁骨铮铮却忽视了长孙无忌的严密律条。

麦仲肥本就是后世来人川旧二东西深有感触。其是长孙无忌时他所说的伴际珊慌、社会的产生而产生法律他认为法律是永恒的是不容质疑的是统治阶级镇压人民的手段政府和官吏是为了进行长期统怡的需要而制定和推行法律。令麦仲肥击节赞叹。

麦仲肥的赞叹令长孙无忌十分兴奋尤其是麦仲肥说的律法本就是国家基石法应大于人律法面前人人平等。”这话更是说道了长孙无忌的心里大生知己之感。平常不大爱搭理百官的长孙无忌破侧留下麦仲肥吃午饭。

俩人在饭桌上边吃边谈麦仲肥也投其所好。

弓用后世普法教育时的一此理想主义言论来逢迎这位大国舅给长孙无忌描画出一副和谐的法制社会蓝图令长孙无忌悠然神往。

麦仲肥却在这时候把话锋一转说到了绝对的权利拥有者也同时是法律的绝对践踏者这个问题 变相地提出了执法者的监督问题。这个问题一提出刚才还神采飞扬的长孙无忌立刻陷进了思索当中。

思索了很长时间的长孙无忌最后也是无法破解这个矛盾。这个问题在独裁的框架里根本就是个再解的难题。就像是一个人一样你怎么可能用自己的左手去砍掉自己犯了错的右手。顶多削去右手上长出来的指甲而已。

长孙无忌举起酒杯很真诚地对方仲肥道仲肥你令老夫又一次对你刮目相看。不如老夫去启奏陛下 留你在京中任职另选人去漠南可好。你放心以你的才智老夫保证你能够有实权而不是散官。”

多谢老大人的厚爱只是仲肥还不想留在京中。京中有老大人等人维持局面已经足够而周边蛮荒之地更需要治理仲肥想先在那些地方锻炼一番。等仲肥积攒一定的实际经验后再回京 到时候还要麻烦老大人在陛下面前替仲肥美言啊”麦仲肥这一番别有用心的假话说的大义凛然连长孙无忌这样的老鸟都感动了。

仲肥果然是务实的人才啊我大唐要是多此象仲肥这样的年轻才俊何愁国家不兴旺四夷不宾服。陛下果然是知人善用如此老夫也不勉强于你什么时候想回京任职通知老夫老夫一定会去陛下面前保举与你。”长孙无忌感慨地说。

他感慨麦仲肥也感慨啊这此人虽然在庙堂上为了各自的集团利益暗中下拌但始终都还把国家的利益置于最高处难怪大唐会在历史的长河里那么璀璨夺目就这份凝聚力和向心力就不可小视。

告别了长孙无忌后麦仲肥在心里把长孙无忌和房玄龄做了个比较。长孙无忌其人为人冷漠不芶言笑。给人的感觉似乎总是阴冷阴冷的让人不太喜欢接近他。但不可否认的是此人确实是个能力出众的能臣。

房玄龄却和他相反。房玄龄温文尔雅正是所谓温润如五般的君子模样 让人愿意与之接近。虽然房玄龄并不拉帮结派但他还是被认定为是关陇集团的人。而他自己反而认为他哪方都不是如果非要给他加个派别他更希望是太宗系。弹精竭虑勤勤恳恳应该是房玄龄的真实写照。

而这个关陇集团和瓦岗系山东豪强之间的暗斗在高祖李渊时就没停过。府兵制由关陇集团的创始人宇文泰首创 初唐时完善高宗武后时衰落玄宗时被彻底破坏遂生安史之乱。而关陇军事贵族集团北朝隋唐曾盛极一时皇室与其将相大臣几乎全出于同一系统及阶级口这系统的人无所谓文武上马出征下马为相可以说都是精英。而太宗时期为了平衡这一家独大的局面魏征成为李世民忍辱负重收服瓦岗系山东豪强的工具不得不忍受魏征的犯颜”直谏党同伐异李世民为硕大局牺牲脾气怪异的萧璃就是为了能让两拨人和平共处。而长孙无忌出任顾命大臣是关陇集团最后的闪光。随着长孙无忌的倒台关陇军事贵族集团也逐渐被新兴的山东豪强所压制而随着关陇集团同时兴起的府兵制也被迫坏殆尽这就给了后来边将做大的机会。

麦仲肥下一站就是瓦岗系的另一个名将程咬金的府邸。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