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163章 宝马、猛犬加雄鹰

二个骑军校尉长出口与很纠结地道“它们专了!” 麦仲肥看看天,东方已餐隐隐泛白,便下命令道“稍事休息,等天大亮后出发!”

麦天安排人手警戒,众人就在火堆旁或坐或躺的休息。麦仲肥的困劲已经过去,但身上确实很疲乏。黑强把一块毛毡铺在地上对方仲肥道“主人,你躺会”。

麦仲肥点点头对黑猛、黑强道“找几个人,去把那死狼的皮录下来,回去让皮革厂硝一下,那可是很好的褥垫呢”

黑猛、黑强带着人去处理狼尸。麦仲肥躺在毛毡上闭着眼睛养神。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主人,该上路了!”耳边传来黑强的声音。麦仲肥一翻身坐了起来。天色已经大亮,天空中几只巨大的草原秃鹫在盘旋,想是看到地上血淋淋的狼尸,想要下来美餐一顿,却顾念着地面上的人吧。

“准备上路吧。”麦仲肥伸了个懒腰,大口呼吸着早晨草原上的新鲜空气。

“准备出发!”麦天呼喝着队伍,道德军的兵士整装上马,自动列队。

“受伤的兵士情况怎么样?。麦仲肥问身边眼睛里都是血丝的麦天。

“一个伤的比较重的在发高烧,其余的还好。已经死了的两个兵士按照他们的规矩,天葬了。”麦天在麦仲肥臀部轻轻托了一下,看着麦仲肥上马后,自己也翻身上马道。

天葬,是将尸体脱光衣服露天放在鸟兽可以叼食的地方,以便将尸体叼食进鸟兽腹中的丧葬仪式。从其起源、形式、内容以及仪式的实施,都受到自然地理环境和生业方式以及外来文化等因素的影响。在草原游牧民族天葬仪式中渗透着古老民族社会文化的深刻内涵,并在其朴素的形式背后蕴含着极其合理的生态大智慧。这种智慧自觉或不自觉地维护着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对脆弱的草原生态环境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

又经过半天时间,麦仲肥一行终于到达了河套种植区。这里自然的形成无数个村落。低矮的土坯房和干打垒的院墙标出一个个的住户。鸡犬之声喧嚣而热闹。

沿着黄河北岸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田。这里有的是可供开垦的土地,而且镇北军的五万屯垦军也在这里耕作,军垦区与这里的住民的农垦区相隔不远。这样的好处是一来军垦区可以从农垦区学习种植经验。二来军垦的兵团也可有效地控制和保护这里的居民。

麦仲肥特意在这里起用了大农田模式,摒弃了中原那种井陌纵横的小农模式。军垦田里主要种植的是春小麦、豆类和棉花,而农垦区种植的却是五花八门,春小麦、豆类、燕麦、番暮、蜀秦等等不一而足。尽三分之一的大田已经被收割完成,光秃秃的只剩一些枯黄的稍杆。

麦仲肥他们没有进村镇而是直接去了军垦驻地。五万军垦兵团分成十个单位,每五千人为一屯卫,一屯卫设一个卫长都是原来料州骑军的校尉担任。

麦仲肥他们来的这一屯卫的卫长正是曾经在解州暴乱里犯错误的哈日郎哈副尉,如今已经是校尉。哈日郎已经接到通报,带着本卫的几个军官和临近几个屯卫的卫长前来迎接麦仲肥一行。

一阵寒暄过后,在哈日郎的带领下众人来到屯卫驻地。这里也是土坯房,但这里的土坯房要比村落里的民房大好多。哈日朗手下的军官自去安顿道德军的二百人。

麦仲肥带着麦天、麦鸟跟随着哈校尉来到一处宽大的房间里。这里早已经准备好了吃食。一张制作简陋的大方桌上烤羊、炖肉、鱼汤、蔬菜、饼子堆得满满的。

哈校尉将麦仲肥让到上前坐下后,搓着双手道“没想到大人会亲自前来,这里比较简陋,还请大人见谅!”

麦仲肥冲哈校尉和另外三个校尉和麦天、麦鸟招招手,命他们坐下来后道“我这也是临时起意,这样就蛮好!当初我们在料州不也这样一起吃喝吗?你这样弄到让我感到很亲切呢。”

“是是是。只要大人不嫌简慢就好。我们这些人当初都是跟着大人一起在料州起家的,还是大人有能力,从一个小小解州做起如今整个。漠南都在大人的掌控之下,我们也一个一个的都成了朝廷命官,这都要感谢大人的啊!我等先敬大人一杯!”哈校尉举起面前的酒碗,恭敬地站起来,另外三个校尉和麦天、麦鸟也都端起酒碗道“敬大人老师。

麦仲肥端起酒碗挨个。与众人轻轻碰了一下后,众人一饮而尽。这才吃喝闲聊起来。麦仲肥为了缓和气氛,与几个人回忆起解州往事,这一聊起料州旧事,在座的几个人话匣子一下打开了。

渐渐地气氛开始融洽起来。麦仲肥这才把话题转到了军垦方面。哈校尉感慨地说“头一年,分配到这里种地,大家伙心里都很憋屈。我们这些人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这地是怎么种的,没有一个人明白,就那么随便的挖地撒种子,之后等着天下雨。更多的时间都是在进行操练。等到了秋天,人家村庄里的农田那叫一个好,再看我们这里,稀稀拉拉的几颗庄稼,多数还是瘪的。那可是好几千斤哪!最后连种子的一半重量都没能收回来,很多人都在心疼扔进地里的粮食种子。”

哈校尉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那时候大人您去东征了,我联合几个,卫长给都护府送信,要求回到军队去,黄大人亲自来了一趟这里,从农庄找来不少人,让他们教我们种地。飞二冰三人家农庄里的人来给我们亲自示范了后。才明白。猜咯川个地还有那么多讲究。在人家的教导下去年的收成还算不错。今年大人您一路上也看到了,军垦区的地里庄稼的长势已经和农庄那边差不多了。”

麦仲肥点头道“恩,我都看到了。你们做的很不错。如今漠南和料州不同,人口增加了十好几倍,光靠放牧已经无法满足这么多人的生活需要,这农耕的普及也势在必行。黄河沿岸的土地非常适合农耕,所以我想把黄河沿岸这片土地完全用作农耕,阴山脚下仍然以放牧为主。另外五万军牧部队就在那里搞围栏养殖。咱这里和中原不同,必须农牧结合才行。”

“嘿!您是大都护,您怎么说我们这些人就怎么做。您能让料州人民过的那么好,也一定能让漠南这整片草原繁荣起来。”哈校尉拍着麦仲肥的马屁。

“就是、就是。哈日朗说的对!”其他几个卫长也跟着点头道。

麦仲肥又和众人说起了草原遇狼群的事情,提醒军垦区注意。

哈校尉嘿嘿笑着说“大人您没有放过牧,不明白。这草原上走夜路,没有带狗群很容易遇到狼的。您看我这里光狗就养了一百多只。既能防狼又能捉黄鼠和兔子。听说最东边毕力格那个屯卫养了二百多只狗呢。”

“这么多狗,那一年要消耗多少粮食?”麦天突然问道。

“这位小兄弟你这话就外行了。这里养的狗不但不用给它们吃粮食,它们反而还能帮我们弄些肉食呢。小的如野兔子、旱獭,大的黄羊、野驴什么的。大人曾经在斜州就明确规定过,农耕区严禁放牧。违者三十皮鞭。我们这些习惯吃肉的人,不能放牧牛羊,这肉食从那里来?全靠狗群和狩猎小队来帮忙解决呢。而喂狗群的除了它们自己捉的黄鼠外,就是各种猎物的内脏这些东西。我还告诉你个小技巧,狗群不能让他们吃的太饱,一来影响它们的跑动速度,二来吃饱的狗就会变得很懒。我们今天桌上的肉食都是它们猎回来的呢。”哈校尉得意地给麦天解释道。

“有这么多好处?那有没有好的小狗崽,给我们也弄几只养着玩?”麦鸟一听来了精神。

“没问题,回头我就挑几只送给你们。”哈校尉大气地说道。“对了。大人,我这里还有个饲鹰的高手呢!他原来是给浮咕部族酋长专门捕鹰、饲鹰的鹰奴叫卡布。浮岫部族被大人吞并后,酋长也死,了。这家伙就来当兵了。”

“哦好啊!等我回去时,让他和我一起走。”麦仲肥也很感兴趣。

麦仲肥现在好歹也是个侯爵,也是大贵族了,这贵族打猎纵犬架鹰的风采令麦仲肥很羡慕。比如李恪这小子就有一个回鹘族的鹰奴,先,猎鹰就有四只,曾经令麦仲肥十分眼热,也曾经和李恪要过,结果李恪说,这鹰认主,给你你也养不住后才作罢。如今有这样的人在,那里还和他客气。

一顿酒宴众人尽欢而散,哈校尉知道了麦仲肥土行几乎没有休息后,急忙命人收拾房间,让麦仲肥等人去休息。

麦仲肥一行在河套种植区待了了十二天,走遍了十个屯卫和周围的村庄。对河套种植区有了初步了解,对这里的产量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后。准备返回受降城。

是个屯卫的卫长和村落里的管事人给麦仲肥一行举行了热闹的送别仪式。麦天和麦鸟也如愿以偿的各得到了十二只小狗崽。鹰奴卡布自然也被麦仲肥笑纳了。

毕力格校尉还特意给了麦仲肥两只幼犬,据他说这两只幼犬的父亲是一匹草原上的孤狼。他的屯卫里一条母大**他特意带着这母大跑出了屯卫,在一处有野狼出没的地方,把这条母犬放下。十几天后已经怀孕的母犬和一条野狼一起回到了屯卫附近。母大回到屯卫后,那条野狼在外面嚎叫了两天后,不知所踪。

前两个月母犬产下四只幼大。其中一只生下来就瘫疾死掉了。毕力格送给麦仲肥的这再只就是其中最健壮的两只。刚能跑的两只小狗挪动着圆鼓鼓的身体不是追逐自己的尾巴,就是互相扑咬嬉戏一蔑也不安静。

第二日黎明,麦仲肥一行,离开河套种植区,开始返回受降城。一路无话,直到临近午时,众人下马休息时,天空传来一声嘹亮的鹰啼。

卡布抬头眯着眼睛看着天空中飞翔的苍鹰。对方仲肥道“大人,这只鹰还是幼鹰,如果捕下来好好练是个不错的帮手!大人如果想要,小人帮大人捉住它。”

卡布是个三十出头的矮壮汉子,身上套着一件很难辨出颜色的破旧皮袍。光着头,右耳上穿着一个大铜环,两只细眯眼下一个大鼻子成鹰钩状,嘴周围是乱七八糟的胡子,给人很邋遢的感觉。

“你能捉住它?”麦仲肥和麦天、麦鸟都来了兴趣。

“只要大人想要小人就能捉到。”卡布眯着眼仍然看着天上飞着的苍鹰,轻声说道。

苍鹰在众人头顶上威严而郑重的巡视了几圈后,翅膀一紧,不再煽动,以及其轻盈优雅的样子向高空滑去。逐渐融进了深邃清澈的天空之中。

“可惜!它飞走了!”麦鸟低下仰的有些酸的脖子惋惜地说。

“没有!它还会回来。如果大人想要小人马上去准备捕捉。”卡布转头看着麦仲肥。

麦仲肥点了点头,卡布立刻钻进草丛里不知道在拨寻着什么。不多一会,满身草屑的卡布出现在众人面前,手里币、省人把筷子粗细不知道是什么植物的藤蔓。坐在地上“划叭真地编织起来。

只看他两只手灵巧地左缠右饶了一会后,一个直径大概有再米由藤蔓编制的类似渔网的网兜状物品完成了,接着他又开始编织不久一个一米左右,如同一堆乱草一样的网子又出现在他手里。

之后卡布把这两个网兜放到一边,拎起把刀又一头扎进草丛。麦仲肥等人看到卡布撅着屁股正在用刀挖掘着什么。这次时间很长,卡布才又回来,手中提着一只被同样的藤蔓缠绕着的野兔子。

“准备齐了,大人!小人这就去抓鹰去。大人吩咐其他人都坐下休息,别乱走动卡布说完,捡起地上的网兜,提着兔子向着远处一个长着荆棘的洼地跑去。

麦仲肥叫麦天安顿众人原地坐下休息,不要乱走动。自己却从鱼袋里取出单筒望远镜调着焦距,仔细观察着卡布的举动。

卡布跑到那处长满荆棘丛的洼地后小心的把被束缚住的野兔子安置在一处比较显眼的位置上,在野兔子身上覆盖上如同一堆乱草一样的网子并将网子的四个角固定在周围灌木丛的根部后,自己拎着另一个网兜钻进了荆棘丛里,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那可是长满三角形小尖刺的荆棘丛啊!把麦仲肥看的身上只发痒。转眼再去看那只野兔子,麦仲肥惊奇地发现,那一堆乱草一样的网子此时更像是一团乱草,兔子在那堆草丛中若隐若现,伪装的和兔子在草丛里吃食一摸一样。

天空中一个黑点由远到近,正是刚才远去的那只鹰。麦仲肥坐在地上悄悄格高望远镜看着由远到近的这只鹰。这只鹰早已经发现了荆棘丛附近的猎物,却没有直接下来捕食,只是警觉地在半空中盘旋着,一圈比一圈低,一圈比一圈慢,极力试图搜寻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麦律肥握着望远镜的手掌里已经浸满了汗水,他很替卡布担心,这鹰的视力那不是吹的,只要卡布不留神动一下都可能使他前期的努力成为泡影。

卡布却也真有一套,卧在在荆棘丛里硬是一下没动。天空中慢慢盘旋的苍鹰终于还是没有发现危险和破绽,那只被束缚的野兔子,拼命地在挣扎,更是勾起了苍鹰的欲望。它确信这只兔子是由于无知或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才没有逃跑,一直等待着它去解脱。

苍鹰盘旋着找到个最佳角度,猛地收拢双翅,探出一双锋利的爪子,向着依旧在挣扎的野兔子俯冲而下。

在惯性下,苍鹰的爪子抓在了野兔子身上,连带着兔子身上的一堆乱草一样的网子也一把抓起,开始拼命忽闪翅膀想要升空。

就在鹰爪子将要抓住野兔子的时候,荆棘丛中的卡布也动了,他象一个渔翁一样,把那个直径两米的藤蔓大网抖手撒了出去。这电石火花般的速度,以至于苍鹰竟然无法收住双翅,无法改变起飞的方向,爪子上的藤蔓网子已经缠绕住苍鹰的双爪,即使它忍心放弃猎物,也在短时间内无法摆脱双爪上的束缚,何况还有头顶上的大网。

“一声绝望的每啸飘散在空旷的原野。

那只用来当诱饵的野兔子永久地结束了恐惧。一双铁钩一样的鹰爪已经把它抓的肠传肚烂。被藤蔓网兜罩住,刚才还翱翔于天际的苍鹰如今只剩下了撕啄扑腾、拼命挣扎的份儿。但这上下两层网里,苍鹰越挣扎,这网兜就越发裹的紧。

可怜的苍鹰一只翅膀穿过网兜的孔洞,吊在网兜外面,另一只翅膀被网兜紧紧裹住,苍鹰以一个仙人指路的姿势侧躺在网兜里,而网兜的另一边却是紧紧地攥在身上扎满尖刺,一脸笑意的卡布手里。

“。麦仲肥和麦天、麦以及众人,亲眼看到了捕鹰的全过程,等卡布一脸胜利者的微笑站出来时,众人齐声庆贺。

麦仲肥和麦天、麦鸟急忙想跑过去看看着个才才还高傲地飞翔在自己头上,如今却身上缠满藤蔓成了滚地葫芦的大鸟时,卡布突然做了个手势,大声喊道“别过来,千万别过来!这时候的鹰最危险

麦仲肥等人离着卡布十几米急忙止步,站在原地。卡布围着被缠成奇怪姿势的苍鹰转了几圈后,满脸得意神色地走到离苍鹰只有两步距离,仔细端详着一脸凶相,张着嘴还在挣扎的鹰,梦呓一般的对鹰说道“你从老子头上飞过时,老子就感觉咱爷俩有缘分,别急,别急!这就放你出来,出来后咱爷俩再好好亲近亲近

卡布说完,从衣襟里掏出一今生牛皮缝制的马蹄袖一样的套袖,套在胳膊上,这长长的套袖前端是个斜切面,长出来一块正好护住手指。麻利的捉住了苍鹰的双脚,苍鹰坚硬的喙凶狠地啄在牛皮套袖上,却无法将套袖啄破。而卡布另一只手中拿着一把小刀,熟练地割断缠在鹰身上的藤蔓,看到割的差不多了,扔掉小刀,从怀里抽出一长溜脏兮兮的麻布,在鹰身上一缠一缠,不多时又扑又啄、拼命挣扎的苍鹰就被从头到尾裹成了个严严实实的麻布卷。布卷外只露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脑袋,刚才还凶巴巴地天之骄子这会连愤怒和恐惧的表情都变得有气无力起来。

卡布轻轻夹着这个有少女腰身粗细的布卷来到麦仲肥面前,满脸笑意地说“大人小人幸不辱命,这只鹰给大人捉回来了。”,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心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