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173章 海外割据

二存悄悄靠祈了那个趴在桌子熟睡的人后,用年轻轻阀“一口他的后脑勺,那个人迷迷糊糊抬起头 蒋涛的手已经结结实实地捂在那人的嘴上,而右手的短刀快如闪电的从他脖子上划过。

那人头被蒋涛用力后扳,鲜血从被割开的咽喉射出,“簌簌。的喷射在面前的桌子上。从被割开的伤口处传出血液倒灌进肺部的类似打鼾的声音。

感觉那人的尸体完全软掉后,蒋涛把扳着的头轻轻放在已经糊满鲜血的桌面上。转身轻灵地向兽皮上睡着的人走去。

帐篷里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兽皮上睡着的人显然也被刺激到了,伸手揉了揉鼻子。蒋涛不敢怠慢,一个箭步上前,依然是左手按住嘴,右手的短刀准确地捅在那人心脏的位置上,并扭动手中的短刀。那人激烈挣扎了几下后,慢慢不动了。

蒋涛看着兽皮上的尸体,轻声道“还要有信物才行,借你的脑袋一用。用短刀割下那人的头颅随便找了块麻布包裹上,将桌上一盏油灯里的油泼在帐篷上,提着人头溜出帐篷。

几声蛤蟆的叫声传出,四个影子聚了过来,蒋涛低声道“走,赵廖你留下点火说完带着剩下的三人,按照原路悄悄潜出敌人营地。

就在他们网走出敌人营地没多久后,敌营正中间的巨大帅帐火光熊熊,到处都是人喊马嘶的声音。史上第一次“斩前行动”圆满成功。

对面鹰隼军的阵营里,同样是呐喊声响起,无数拿着武器举着火把的鹰隼军士兵冲杀了出来。一边冲杀一边大声喊道“敌军主帅以死,杀啊!”

本来已经做好防御的偻国士兵,听到这喊声茫然地望向熊熊燃烧的中军帅帐,那里却迟迟没有任何命令传出来。这时候偻国士兵相信对面的敌人喊的是真的了。精神高度紧张的兵士们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不知道是那个人喊了一声“跑啊!”这一下可乱了,所有士兵转身向后跑去。鹰隼军随后撵杀过来,这战场成了一边倒的追逐战。

麦鸟带着兵马一直追杀出三十多里地。截获军资粮草无数,斩杀敌人四千多,俘虏二千多人。这才收军回营。重赏立下大功的蒋涛等人,命人将敌军统帅石川麻吕的头颅用木匣装起来,从俘虏中挑出一个,贵族拿着木匣送回到偻国皇宫。

且不说麦鸟这里打扫战场、搞赏三军。单说偻国皇宫里,孝德天皇看着木匣里满脸恐惧样子的石川麻吕的头颅大发雷霆,想要再发兵争剿却有心无力。这时候的偻国总人口总共还不到二百万,刨除妇女儿童老人后精壮也不过五十万上下,还分散在各个律令国的大名手下。战斗力最强的京师十二卫总兵力才六万,这次一战就损失了六七千人,再要去争剿那京师防御可就空虚了。

正在孝德犹豫不绝的时候,中臣镰足上前进言道“陛下,何必要出大军?他们可以用暗杀的手段,我们也一样可以。只要杀掉鸟圭友和巴口冬,这剩下的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只要派出一个大名前去镇压,事情也就解决了

孝德大喜,急忙命令中臣镰足筹划此事。一个月期间,中臣镰足派出的三拨刺客都被麦鸟身边的特战兵清除掉。垂头丧气的中臣镰足前来向孝德天皇汇报行动失败的消息。孝德把中臣镰足臭骂了一顿后,无奈地问其他大臣“卿们还有什么好主意?”

皇太子中大兄上前道“陛下勿忧!这个鸟圭友除了占领了伊贺国和能登国,建立了鸟取国后并没有四处骚扰,只是被动地抵御我们的进攻。依臣看他们也就是想要个立足的地盘,并没有与我皇庭为敌的意思。堵不如疏,臣以为陛下不如就地授予鸟主友为鸟取国大名的身份,将他们招降。他们的鹰隼军还是很有战斗力的,这样正可为陛下所用。镇压暴乱、海外出兵这些事情,完全可以让他们去做

中臣镰足急忙上前说道“陛下,不可养虎为患。他们如今只是被动防御,不见得就是没有与我皇庭为敌的意思,也可能他们现在没有这个能力,一旦羽翼丰满,难保他们不会犯上作乱。臣的意思还是剪除为好。”

中大兄冷笑道“镰足大臣可真是敢说啊!他们现在没有这个能力,羽翼未丰都可以打败我们十二卫的精兵,他们要想与我皇庭为敌难道还非要等到羽翼丰满后才能动手吗?。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就按中大兄的意思办。这股势力不能为我所用着实可惜,先派人去招降吧!如果他们不归顺,我们再按照中臣镰足的意思,举全国之兵一举剿灭他们

在鸟取国简陋的王府里,麦鸟搂着两个侍姬正和巴图聊天。

“行刺你的刺客也都被清除了?”麦鸟张嘴接过侍姬送上的葡萄吃完后问巴图。五十名特战兵麦鸟也给巴图分配去了十五个作为巴图的随身护卫。

“那是当然。这些刺客的素质那里能和特战兵相提并论。

”巴图喝了一口本地的土酿,“呸”的一声吐在地上。“这那里是酒?和马尿一个味道

麦鸟哈哈大笑“你还当这里是咱漠南呢?漠南最差的奶酒也比这里的东西好喝!可惜不知道老师酿酒的法子,不然我们也可以在这里酿酒喝。一,品了泣此个子女人还真没什么可玩的东 ※

“嘿嘿!你小子小心,别死在女人肚皮上,那样大人的计划可就泡汤了。”巴图坏笑着说。

“怎么会呢。我麦鸟再怎么样也不敢坏了老师的大事。老师就是咱漠南的大脑,我们就是四肢,老师有令麦鸟怎么敢不听?不过话说回来了,老师让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什么?你知道吗?”

“大人上次给我的信里有提到,似乎将来会有某个大人物会流放到这里。具体的我猜不到。大人的布局我可想不明白。”巴图拿起果盘里的一颗山石榴录着吃起来。

“将军,你们说的老师和大人是谁呀?你们这么尊敬他?给妾身讲讲好不好吗?”麦鸟怀里的一个下颌尖尖的侍姬娇声问道。

“哎呦!”这个侍姬被麦鸟一脚踹出老远,麦鸟站起身目漏凶光地瞪着瘫在地上的侍姬一字一顿地说道“不该你们知道的事情随便打听,死!”说完令帐外的卫士拖出去杀了。

之后没事人一样的麦鸟又坐回去,搂起另外一个已经吓得浑身哆嗦的侍姬,继续吃葡萄。

巴冉嘴边带着冷笑看着麦鸟做完这一切后才开口道“都是你惯出来的。这么没规矩。有空去我那里看看我的家法,学着点!”

麦鸟网要说话,殿外传来卫士的禀报声“将军!有偻国使看到来要求拜见将军,说偻国天皇派他来给将军分封。”

“恩?什么意思?不打了?”麦鸟问巴图。

“可能看硬的不行来软的吧?见见他再说。”

麦鸟点头,对殿夕。的卫士道“领他进来吧!”

不多时卫士领进个两边头发刮的干干静静,正中间竖着一根小棍子一样的发辫的男人进来。这个小辫子一进来急忙给麦鸟和巴图施礼道“本人是天皇内臣宫本田一,奉天皇之命特来给鸟圭友将军送封号的。”

麦鸟继续搂着侍姬吃葡苟,大大咧咧地说道“说吧,什么封号?”

小辫子看着麦鸟的不着调形象,很尴尬地轻声咳嗽了一下。

一边的巴图看到小辫子的尴尬,笑着对方鸟说“你这人怎么这样?一点礼貌都没有?好歹人家是什么天皇的使节呢,真是没有素质。”

麦鸟也笑着说“你别扯淡了,这个什么天皇我又不认识。何况我们两边还在打仗,和敌人讲什么礼貌?”

俩人说说笑笑的的这种轻蔑态度令小辫子宫本田一很气愤。可这里是别人的地盘,确切地说这里是敌人的地盘,他还真不敢拿腔作调,只好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掏出孝德的圣旨自顾自地念起来“圣愉:鸟主友、巴口冬贸然发动战争。令联很气愤,故而派兵给于尔等警告!但念其初衷也是炫耀武力,想要报效国家,联也不予再追究。特恩旨鸟圭友为鸟取国大名,巴口冬为大名相,望尔等能够约束己身,为我国家、民族作出应有贡献。钦此!”

麦鸟愕然地听完和巴图相视一笑道“这个理由找的不错。”对小辫子宫本田一道“完了?”

“完了!耸子宫本田一也愣愣的回答。

“这么说我就是这里的镇府将军了?”麦鸟继续问道。

“是,鸟圭友大名!”小辫子宫本田一又愣愣的回答。

“好!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向朝廷里要粮饷了?”麦鸟满脸堆笑地问。

“这个”理论上是可以,不过目前国家正在改革,还需要各大名为国家缴纳捐税。小辫子宫本田一脑门子上的汗都下来,这人怎么这样无耻?你根本没给国家交过税收,反而还要国家给你钱粮?无耻、流氓、混蛋。

“哦,是这样啊!”巴图假装思索了片刻后接过话茬说道“也就是说,我们要先给国家交税后,国家再给我们戈拨粮饷。是这个道理吧?”

“巴口冬大名相所言甚是!小辫子宫本田一对巴图投去感激地一瞥,急忙点头同意。

“唉!这样很麻烦呢!我们装车送给国家,国家再装车送还给我们,这一路上的损耗和劳力的支出这很浪费啊!不如这样,国家象征性的给我们个十几二十车的粮草。我们呢,把准备上交国家的赋税专门建立个仓库储存起来,当然这个仓库是国家的,我们会严密保护,这样一来损耗和劳力的支出就没有了,你看这样给那今天皇汇报一下可好?”巴图一副深思熟虑地说道。

宫本田一就算再傻也知道了巴图在拿自己耍着玩,脸色铁青网要发作,麦鸟道“这个内臣宫什么来着?你不要生气,大名相说的还是有道理的,要不这样,我们商量一下,你先下去休息。等我们商量好了,再叫你。来人,带这位使者去休息。”

等卫士带着小辫子下去后,再也憋不住的麦鸟哈哈大笑,冲巴图竖起大拇指道“你这嘴,真够厉害的。那个小辫子被气的够呛。”

巴图淡淡一笑道“还是先商量一下这事情吧。”

麦鸟笑着点头后把脸一绷对那个侍姬道“你先下去!”侍姬趴在地上行礼后,退了出去。

等那个侍姬退下去后,巴图才缓缓地说“这个封号我们得接受,现在我们治下并不是很稳。

何况鹰隼军连续作战,已经疲惫,因死伤空出的名额也没有补充,不接受的话接下来还不知道会有几场恶战。这样对我们很不利。

“没错!我也是考虑到这点才张口问他要粮饷,只要能给我们些粮饷,我们就暂时接受。正好让兵士修整,同时把治下好好整治一番。”麦鸟也严肃地说。

“不过你这样提会不会暴露出我们粮饷不足这个问题?”巴图有些担忧地问道。这里毕竟占领时间短,虽然一开始就把所有贵族势力连根拔起,可连番大战也使得目前的鸟取国里的粮草捉襟见肘,目前只靠几次大战缴获的粮草维持。

“不会,我这是示敌以弱。他们想要收服我们,光是空头封号怎么能行?要来点实际的才行。何况上次大战后,他们并没有再发兵来攻打我们,据我分析,他们的兵力也不会很多,尤其是我们显示出的战斗力令他们又爱又怕,这才是他们拉拢我们的原因。所以我们一定要提出些条件来,这才做的更像真的一样”麦鸟仔细地分析给巴图听。

“那好,我们明天就对那个小辫子客气点,让他回去给我们美言两句,把该骗的东西骗到手再说。”巴图嘿嘿笑着说道。

第二天被卫士领进殿里的宫本田一被麦鸟和巴图热情地迎了进去。昨天除了凉水外什么也没吃的宫本田一立玄被满桌的食物吸引。

“使节大人快请坐,昨天多有慢待。当时不知道使节此行走真是假,所以忘了给使节准备饭食,多有得罪!”麦鸟满脸堆笑地把宫本田一领到桌前坐下,命令一个长相比较漂亮的侍女过来伺候宫本田一吃饭。自己和巴图坐在旁边两张桌子后面笑眯眯地相陪。

宫本田一真的饿了。在侍女的帮助下,把桌子上的食物吃了大半后,才心满意足地膘了傍边侍女一眼,随手在侍女的大腿上捏了一下。才一本正经地说道“鸟圭友大名与巴口东大名相可是已经商量好了?”

“那是,那是。本来我们也是想为国家出力的,怎奈加贺国和能登国的大名不愿意重用我们,我们这才一怒之下杀了他们占领了这里。”麦鸟作出一副沉痛状。

“原来是这样啊!可不对啊?你们号称鹰隼军的兵士各个堪比职业武士,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练出来的。”

麦鸟和巴图对望一眼后都想这个家伙也不蠢啊!巴图回答道“没错,内臣大人眼光锐利。鹰隼军的兵士其实都是四里八乡的占山为王的土匪,他们很多都是没落的武士家族的成员。是我们的鸟圭友大名把他们击败后收服起来的。之后又灭了加贺国和能登国的大名把他们的武士家族也都收编了,这才有了现在的鹰隼军?”

“哦。这样啊!”宫本田一虽然不完全相信巴图编制的谎言,但在四只前这里确实处在军阀混战的时候。很多落败的军阀家族除了一部分被胜利军阀收编了,确实有一部分落草为寇了。“那么鸟圭友大名是准备归顺我皇了?”

“当然!不过内臣大人你也看到了,我这个鸟取国经过这么多次战乱,民生凋敞,还想让内臣大人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弄点救济来,好恢复一下民生,当然也不会让大人白辛苦的。”麦鸟一副恭敬的样子道。

“这个”宫本田一一听这下自己没有了性命之忧,听这个鸟圭友的意思,如果促成此事还有好处可拿,于是装模作样地沉吟起来。

巴图对那个,侍女道“还不去伺候大妇 ”那个长相比较漂亮的侍女跪坐于宫本田一身后,胸前两团肉在宫本田一的背后挨挨擦擦,嘴里低声喘息。

宫本田一被这侍女一挑逗早已经欲火中烧急忙说“这没什么问题,具体细节你二人写个奏折,本人替你们送交陛下,一定帮你们美言。”那意思你们去写奏折吧,别在这里碍事了。

“那好!,我们就在这里写奏折。”麦鸟一脸坏笑地说完准备笔墨就要写奏折。把个精虫上脑的宫本田一气的原本潮红的脸渐渐有了转青的趋势。

巴图这才笑着对那个把自己也弄得呼哧气喘的侍女道“还不扶大人去偏殿休息?”

等两个急于要解决“基本”问题的男女走了后,麦鸟与巴图相视一笑,由巴图执笔刷刷点点写出一份奏折来,递与麦鸟看。麦鸟接过这份奏折草草着过后点头道“就这样吧。”

没多久,一脸满足之色的宫本田一和一脸幽怨之色不停冲宫本田一翻白眼的侍女双双走出偏殿。

麦鸟将奏折递与宫本田一道“如此麻烦内臣大人了,这个女人就让他陪伴大人回京吧。另外还给大人准备了点小礼物。”一个护卫捧着一个小麻包走过来,麦鸟把麻包打开,里面是二十颗指肚大小的珍珠。

宫本田一大喜过望接过小包揣进怀里。满脸笑容地说“鸟圭友大名太客气了,本人一定在陛下面前美言。”

半个月后一份诏书送到鸟取,命令麦鸟去平定羽咋国与鸟取国之间的叛乱,所得物品充作鸟取国粮饷。麦鸟出兵平定叛乱后,纵兵大肆劫掠四方,把这里弄得赤地千里无人烟,之后带着丰厚的战利品以及大量年轻男女回到鸟取,上报大捷。

至此麦鸟与巴图建立的鸟取国正式成为偻国岛内一股强悍的武装力量,暗暗等待着麦仲肥的下一步计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