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179章 在其位要谋其政

二一早,麦仲肥从睡梦中醒来。轻轻挪开阿米利亚秘才甘“肚子上的手臂,阿米利亚嘟囔了一句什么,翻县又睡了。

麦仲肥起身更衣,来到外间,丫鬟已经准备好了洗脸水和青盐,伺候着麦仲肥洗漱。另一个丫鬟出去不久端着一个托盘进来,托盘上是准备的早饭,四个大包子一碗小米粥,两个煮鸡蛋和一碟咸菜。

麦仲肥吃完早饭带着黑强、黑猛上马奔皇宫而去,今天廷议漠南科举的事情,麦仲肥可不能不去。

上得明德殿上,长孙无忌、于志宁、柳爽、高季辅、四人在座。见了麦仲肥进来,都在座位上笑着说“看出来是自己的事了,仲肥今天来的挺早啊?”

麦仲肥给在座的行了个罗圈揖也笑着说“众位老大人不要取笑了,仲肥给各位老大人施礼!”

“仲肥今天来的比本王还早啊!稀罕!稀罕!”殿门口出来李恪的声音。

“见过吴王殿下!”众人急忙起身给李恪行礼。网给李恪行完礼,门口又有人道“今天老夫看来是来的最晚的了。”张行成迈着四方步也走进来。

“见过吴王殿下、见过太尉大人,见过众位大人!”张行成有板有眼地挨个给众人施礼。众人回礼后各自找位置坐下,互相问候聊天,等着辰时二亥皇帝上殿。

朝廷这词的由来其实就是朝会与廷议的意思。廷议又与朝会不同,朝会所有官员都要按照品级侍立左右,属于大型集会。廷议则要随便许多,实际就是皇帝召集的一个御前会议,讨论决定一些需要实施的重大举措。

辰时二发不匆分,一个内侍走出来喊道“陛下临殿!群臣恭迎!”众人急忙站起来躬身道“臣等恭迎圣上!”

李治一脸微笑,头戴玄冕、身着明黄江服这身服装是廷议时穿的,至于平天冠、大裘礼服是朝会才穿,这都有明文规定的人模狗样的缓步进殿,径直走到正中的皇帝专用席位上坐下后,双手平伸,向下虚按了按道“众卿免礼!,入座吧等众人都落座后,李治这才又开口道“前几日,鸿驴卿、镇北大都护麦兜麦仲肥提议,在漠南实行科举。因漠南人文地理的特殊性,他说要以地方治理思路为主要考试试题,大家都说说可行否?”

下面的众大臣都保持沉默。有些是在思索,有些是在等别人先发言。李治一见有些冷场,便道“麦卿,你先说说吧”。

麦仲肥站起来躬身道“遵旨!”站直身体后说道“众位大人都知道。漠南是塞外蛮夷之地,论教化与我中原无法相比。经臣十几年治理,略见起色。但由于其地理、人文的特殊性。我中原人才不屑前往此地任职,造成许多官职虚悬,臣不得已命手下之人一身兼数职。勉强维持。这样实在不利于政令下行,所以臣请陛下同意漠南开科举

于志宁站起来说道“漠南开科举之事,臣无异议。为国选材本是好事,但以地方治理思路为主要考试试题臣以为不妥,重才不重德,难免泥沙具下,长远来看这样对漠南未必是个好事

张行成也站起来道 “臣同意于大人说法。麦大人所提有些急功近利。无德有才者才越大其危害也越夫。有德无才者虽碌碌,却循规蹈矩,上传下达,正所谓:无过即为功是也”。

不得不说,张行成这番话一直被儒门之人所推崇,也是各朝帝王所乐见的。本身自己就庸碌的领导都希望手底下的人是传声筒小绵羊,而那些桀骜不驯的刺头往往有才但不被重用,也是这道理。这用才还是用德的问题一直就是个争议的话题。

曹操的“唯才是举。论也一直是舞文弄墨者诟病的理由。所以后世的一些戏曲、书籍里曹操一直以反面角色出现。还有就是春秋时期齐国宰相管仲,孟子就曾说过管仲德行有亏但管仲提出的“尊王攘夷”却又符合儒家的道德准则,所以管仲才幸免于被后世所攻击,但却也没得到应有的尊重。

其实用才还是用德最终取决于领导的驾驻能力。只要驾取得当。有才的人所创造出来的结果往往比有德的人高的多。既有德又有才的人也不是没有,但这样的人往往被自己的道德准则所框定,无法发挥出最大的能力,历史上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诸葛亮。“诸葛一生唯谨慎”其实他还是走不出自己已经设定的框架。

麦仲肥正要反驳。却见高季辅站起来道“臣不同意张大人的意见,漠南本就是夷秋之地,何曾懂得德行礼法?所以麦大人选人当然是能够治理好地方,使人民安居乐业为标准。与蛮夷大谈德行礼法无异对牛弹琴。”高季辅说完坐下,目不斜视。

”你,,哼!”张行成对高季辅怒目而视。见对方并不理会自己,一甩袖子也坐下。

李治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对李恪道“皇兄的意思呢?”

李恪站起来施礼道“臣同意高大人所言。夕先皇在世时以料州做试点,所行皆非中原政令,这才有了现在的漠南,漠南非比中原,实

李治点点头,示意李恪坐下,转头对一直正襟危坐的长孙无忌道“太尉以为如何?”

长孙无忌站起来回道“陛下!老臣以为漠南一隅之地,不必为此大费周章,麦大人治理漠南多年。以他的经验完全可以考虑到各方面的诉求,应准!同时老臣建议中原科举落第之人有愿意前往漠南者可自愿前去应试

李治点头道 “就依太尉所言,诏:准许漠南试行科举,科举具期为八月,中原才俊有愿漠南为官者。可自行前往报备应试。”

这就算通过了,可麦仲肥还是偷瞄了长孙无忌一眼,这老头嘴上说漠南是一隅之地,还是想往漠南掺沙子呢。随便你掺。且不说能有多少人愿意去。就说漠南那地方你要是不懂那里的经济结构,哪里谈得上治理?

这事情说完李治又道“接庭州刺史橡宏义书,西突厥沙钵罗举兵攻庭州,陷金岭城和蒲类县,杀掠数千之众。联派往瑶池都护府的宣抚使乔宝明也被附逆的处月部渚学孤杀害,联准备发秦、成、祁、雍四州府兵前往争剿。众臣工以为如何?。

这事众臣倒是口气一致地通过:揍他!

于是李治下诏:命左武侯大将军梁建方、右骁卫大将军契笆何力为弓月道行军大总管,卫将军高德逸、武侯将军薛孤为辅发秦、成、祁、雍府兵三万出安西进攻,命镇北副大都护、右武侯将军席君买为葛罗道行军总管统五万镇北军出狼山,西向夹击西突厥。

出兵之事议完。韧无忌站起来道“陛下,臣已经修订《唐律》完毕,想呈陛下御览!”

。哦?这么快啊!好,命人送进宫里吧!律法修订完毕,还需遵照执行。联听说一些有职司的官员。很多人都相互照顾颜面,私相授受,不都是秉持着一颗公心啊”。李治向长孙无忌说道。

“回陛下!这等事情老臣不敢说没有,但因为交情颜面就敢玩忽职守、肆意践踏律法的,却还没几个人有这胆量。至于小小不然地受些礼物,属于人际交往范畴,恐怕连陛下您也难以推脱。何况平常人等。老臣不久前就曾听闻麦大人在接待大食使节时收到波斯女子一名的事情。”长孙无忌笑着说。

”陛下!确有其事。他送臣美女一名,宝石数颗,弯刀一把。臣回他玻璃器皿四套,彩石摆件若干!却也没占他便宜,此事吴王殿下知道麦仲肥有些脸红地说。

“确实如此”。李恪站起来给麦仲肥作证道“麦大人担任鸿驴卿之职,使节互赠礼物古已有之。只是这美女一名如何算法,还要陛下明示说完忍着笑坐回去。

他这一番证词,引得众人憋不住地暗笑。把麦仲肥臊的暗骂“你比老子还多收一个呢,你怎么不算个价钱出来?。

李治也被逗笑了,说道“使节互增礼物,本就是礼节,无可厚非!至于波斯美女一名吗,既然你已经笑纳了。也算作礼物吧!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了,那就散了吧”。

众人起身施礼道“恭送陛下!”李治带着内侍出门而去。几个人这才站直身体,互相打拱道别。长孙无忌带头先走,到麦仲肥身边拍了拍麦仲肥的肩膀道“仲肥艳福不浅,但不可将其立为正室,于礼法不合,立为妾侍可也!”

麦仲肥红着脸躬身施礼”谢老大人提醒”。

李格过来冲麦仲肥笑笑,麦仲肥给他个白眼,李恪莞尔。什么也没说出门而去。

高季辅过来笑着说道“麦大人这一向可辛苦了!”说完呵呵笑着走了。于志宁、张行成也是满脸带笑地与麦仲肥拱拱手出门而去。

等众人都走了后,麦仲肥这才一抖袖子背着双手低声道“鱼,吾所爱也!熊掌,亦吾所爱也!二者不可兼得乎?即不舍鱼,亦不舍熊掌也,捞而食之,岂不快哉?”缓步出门而去。

永徽二年七月,左武侯大将军梁建方、右骁卫大将军契蓖何力集四州之府兵,出安西。同月。镇北副大都护席君买帅镇北军五万出狼山。

两路兵锋成夹击之势,直指归附于西突厥并杀害使臣的处月部。准备先拿他开刀。

麦仲肥身在长安,席君买又带兵出征。这漠南除了留守的铁勒木可就没人坐镇了。打仗上铁勒木还行,但管理上他基本是个外行。麦仲肥急忙发大都护手令,六百里加急送往漠南,调顿州刺史、镇北大都护府主簿黄飞鸿回受降城坐镇,同时升麦天为大都护府司马参军,与黄飞鸿同时管理漠南事务,并准备八月的科举考试。

这一出兵,同时准备科举考试这两件事情一出,就看出漠南的管理上严重缺人手了,黄飞鸿与麦天忙的昏天黑地,手下能够派上用场的人实在太少,而且黄飞鸿没有总揽大局的能力,麦天又没经验,往往分不出轻重缓急来。出力不少,效果却不怎么好。好在不久后麦仲肥给他们送来了个救星,就走出使天些的王玄策。

永徽二年六月中旬,贞尔一:二年出使天甘的至玄策终干宗成了他彪炳史册的一人火一刊的伟大实践后,和历史上一样,自己施施然溜达回了长安。在交代了差事后,王玄策领着天堑的使节来到鸿驴寺找麦仲肥。

按照礼节麦仲肥招待了天些使节,命人安排他们住下,并派专人照管后,自己则和王玄策溜到了吴王府。看到王玄策回来。李恪也很高兴。急忙在王府张罗酒宴,为王集策接风洗尘。

三人闲坐聊天,应李恪之邀。王玄策说起自己在天些的所见所闻,而对自己的业绩只用了一句“臣尽自己微薄之力。帮助了他们

不多时酒宴摆开,三人围坐饮酒。王玄策激动地说“怎敢劳烦殿下为玄策接风?”

麦仲肥丢下手里的鸡腿,用油手一指李格道“就要他接风,你不知道他犯了多大的错误!”

李恪仍然不自知地瞪着麦仲肥道“我有大多错荆 不就是玄策临走时忘了告诉你?这不是他已经平安回来了?。

麦仲肥对王玄策说道“玄策,把你在天些做的大事情,详细地告诉我们这位吴王殿下!”

王玄策摇手道“小事情,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别废话了,让你说你就说。详细地说,让我们这位吴王殿下明白明白他所犯的错误麦仲肥不客气地说道。

“玄策,你就说一说,让我也听听什么事情,让这家伙象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这样上窜下跳的李恪喝了一杯酒后,对着王玄策说道。

“玄策遵命!”王玄策这才把自己到天些后如何被关押,又如何逃脱,再如何去泥婆罗借兵,帮助天些平乱,恢复天堑的王权等一系列事情说了个详细。

把个李恪听的目瞪口呆。如醉如痴。半晌后才如同梦呓一般问道“玄策,你这说的都是真的?你一个办到的?”

“这下你知道你错大发了吧?如果你告诉我。我会命镇北军前去配合玄策,那现在的天堑就是我大唐的领土。”麦仲肥唉声叹气地说道。

这时候李恪和王玄策都意识到了不对,一起转过脸来看着麦仲肥,齐声问道“你大人是如何知道这么详细的?”

麦仲肥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急忙辩解道“我有神通当然知道,而且刚才接待天些使节时他也说起过详细的过程

李恪与王玄策“哦”了一声后,才释然。

“对了,玄策,你应该去一年时间就回来的,这么去了三年时间?”麦仲肥说完后,忍不住在自己的嘴上扇了一下,暗道:又说漏了。

这次王玄策没太注意,只是奇怪地看了麦仲肥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打自己一下,说道“一年时间那里够啊!我和那罗迩迭多,哦,就是摩揭陀国的王子。戒日王失尸罗迭多的儿子一起陆续扫平了天些其他敌对部落国家后,这才返回的。本来那罗迩迭多不愿意让我回来,想让我当他的护法将军,但玄策本就是大唐人,在那里当个什么护法将军也没什么意思,就回来了。”

这时候的李恪可知道为什么麦仲肥和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数落自己的原因了。站起身端起王玄策的酒杯恭恭敬敬地敬酒道 “本王确实是犯了大错误,这酒就当是本王给玄策赔礼了

王玄策双手乱摇道“殿下不可如此,玄策怎敢领受这样的礼遇。

旁边的麦仲肥接茬道“玄策,你还是喝了吧,要不然我们的吴王殿下心里会很不好受的

王玄策这才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道“多谢殿下。

两人重新落座后,李恪转头对方仲肥说“你我当将玄策推举给陛下,以玄策之才,为一州刺史当不为过

“不可,灭人国而后又复之如此伟业。必遭记恨,毁誉之下玄策是非多矣”。麦仲肥摇头晃脑地说道。

李恪点点头道“恩,仲肥此言到也有理。可也不能让玄策空有一身才能却无用武之地吧?”

“殿下少安母躁,地方是有的,要先看玄策的意思。”麦仲肥笑着说。转头问王玄策道“玄策可愿意继续回漠南?。

。但凭大人吩咐,玄策无异议”。王玄策冲麦仲肥拱手说道。

“嘿,你还是要把玄策弄到漠南去啊?。李恪算是看明白,麦仲肥,这是纯粹把搂人才呢。

“当然,如今漠南缺个掌总的人,我又回不去,如果给玄策个大都护府长史的位置,让他全权处理漠南事务,我也可放心,玄策也可任意施为岂不比一州刺史要更适合玄策?”麦仲肥胸有成竹地说道。

“道理!”李恪摸着自己的胡子缓缓点头。

第二日麦仲肥去见李治。提出让礼部给事中、卫军长史参军王玄策到漠南任镇北大都护府长史之职,李治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并把王玄策的官衔从从五品下升到从四品上。

王玄策在长安休息了五日后,带着家眷走马上任。,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眺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