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184章 老头们自有老头们的乐趣

厄好!富丽堂皇。美不胜收!”既然老爷子如此得制他对这样的的庭院布局很满意。

老人都会产生孩童一样的心态。比如小孩得到一个新玩具都会炫耀半天,但你要说这玩具不好,他会生气好长时间。

这老人也是如此。麦仲肥出于孝心急忙恭维老头。

尉迟恭更得意了,拉着麦仲肥的手,神秘地说道“随老夫到后园。还有更好的呢

两人绕道后园,跨过月亮门,一座山出现在两人面前。麦仲肥再一次震惊于这老爷子的“胡作非为”。麦仲肥记得这后园原本是一座花园。如今花园被这坐土山取代。

这山得有十几丈高,山坡上到处都是移植的灌木和草皮,显得郁郁葱葱。一条石阶小道成“之”字形通到山顶。

俩人顺着石阶小道来到山顶。山顶上十分平整,盖着一间小小的道观。正中一座三清殿,面东向西取意“紫气东来”左边一座云房。住着一个打扮成道士的家人,右边同样是一座云房,应该是尉迟恭自己的。

“这里如何?老夫于半年前偶得一部奇书,是前人葛洪老仙的《抱朴子冉篇》才明白烧汞炼丹属于外道。多亏你小子早早证明了那些仙丹有毒。真正的神丹大道乃是调阴阳添五行,以自身为炉,化体内五脏为五行之力,调动先天阴阳以利之,使自身乾坤凝结方是大道!老夫照此修为已有两月有余,自感身轻体健。如今老夫一心向道。潜心钻研神丹大道,所以在此处修筑此山来修炼尉迟恭洋洋自得地说完。看着麦仲肥。

麦仲肥再次愕然。怪不得这老爷子大修园林,又去听周乐,甚至还筑起一座土山,原来是准备在此修仙啊!这样也好,有个玩的总比每天光念叨着自己老了,意志消沉的好。便道“义父既然一心向道,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一会我还要去给师傅送野味,顺路和他说说,您老有什么不明白的可去问他。”

“不错。不错,老夫确实有些术语看不太明白的地方。还是你子替老子着想,不像你那个义兄,每天就和老夫对着干!走、走、走去陪老夫喝两杯去”。尉迟恭老怀大慰高兴地说道。

两人下的山来,明堂之上已经摆好了酒菜,老头大大咧咧地坐下后,也招呼麦仲肥坐于对面,这才对那六个音乐工作者一挥手道“奏乐!”

已经休息了一会的六个音乐工作者又抄起小锤,叮叮咚咚地敲击起来。尉迟恭闭上眼睛,脑袋随着音乐轻轻摇晃着,许久后才睁开眼睛道“好!好听!真好听!”端起酒杯道“来,咱爷俩干一个”。麦仲肥举杯齐眉以示尊敬后将杯中酒喝干。

这一老一小听着悠扬的周乐。吃菜喝酒。尉迟恭三杯酒下肚,对麦仲肥道小子!你做的很好。比老夫强。忍人所不能忍,细致而圆滑,不错!不错啊!”

“孩儿还不是受了义父的教诲”。麦仲肥急忙谦虚道。

“这可跟老夫没关系。老夫一生网强,一直信奉的就是拳头大就能不吃亏,这到老了才明白,如果没有先皇的庇护,老夫恐怕早就步了彰越的后尘。如今老夫已经看开。不再关心朝廷里的事情。孰是孰非皆已于老夫无关尉迟恭说完闷头喝完杯中酒,长长地吐出酒气。

麦仲肥知道老头说的是酒宴争功那件事情。想说什么却无从说起。把酒喝干后,道“这些间最不容易做到的就是揣着明白却要装糊涂,这滋味很难熬啊。唉!难得糊涂啊”。随手给尉迟恭满上酒。

尉迟恭一愣仔细品味着“难得糊涂。这四个字,良久后自言自语地说“说的好!当初先皇装糊涂。药师公装糊涂,老夫却跳了出来。现在李绩和你小子都在装糊涂,薛万彻又跳了出来。确实是难得糊涂啊!当为这四个,字浮一大白!”端起麦仲肥刚给满上的酒一饮而尽。

之后老头对方仲肥道“老夫已经不胜酒力,回屋去躺会。你小子慢慢吃。吃饱喝足后,去看看你师傅,人老了就希望身边有人陪着啊!”

在两个,婢女搀扶下,尉迟恭回后堂歇息去了。尉迟宝琳从外面稍悄走进来,对着依然勤奋工作的音乐工作者们挥了挥手,几个人急忙退出明堂。

尉迟宝琳坐在刚才尉迟恭坐过的位置上。端起酒壶给自己满上喝了一口道“感觉如何?”

麦仲肥笑着说“还好”。

尉迟宝琳不乐意了环眼一瞪,两条扫帚眉一挑道“还好?兄弟。你不知道老爷子现在胡闹成什么样子了,他把后园的花园子全平了,弄了一座土山,说是要吸弓一些灵气。要在上面成仙了道。为兄劝了几次,被老爷子提根棍子追着打,气的你嫂子带着宁儿也回娘家去了

麦仲肥脑海里出现个画面:七十多岁的尉迟恭老爷子提着木棍满府追打四十岁抱头鼠窜的尉迟宝琳。不觉感到好笑。

尉迟宝琳喝完剩下的半杯酒后,叹了一口气道“哎!这该怎么办呢?这

这清官难断家务事,麦仲肥也没办法。这偌大的鄂国公府本就是老爷子用一辈子军功换来的,他想咋折腾还真没有人能管的了他。只是这老爷子确实也折腾的有点过了。

“兄长也不要着急,想来老爷子也是在家里有些气闷,你劝劝老爷子让他也出门走走,或去我府上住几天,或去青羊山找我师傅聊聊道法什么的,这样也许他就不折腾了麦仲肥开导尉迟宝琳道。

“哎儿哪那么容易啊!除了平高句丽和去你的漠南游玩这两次先皇亲招之外,他已经十一年没出过府门了。为兄也曾让他去游猎游玩可每次提出来,他都大发脾气,就是不愿意出府门半步,为兄实在没招了啊”。尉迟宝琳一脸无奈地说。

“不行就把旁边的院落买下来,打通了。你和嫂子在另一个院落居住,这里就由着义父他老人家折腾吧!”麦仲肥提出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哎!你嫂子也出过这主意。可惜家里的财帛都被老爷子用于改造园林。修筑土山了,那里还有那么多资财购买院落呢。”尉迟宝琳一脸苦相地说。

“这事情兄长不用管了。我来操办此事麦仲肥说道。

“这怎么可以?不妥!不妥!”尉迟宝琳连连摆手道。

“这事情巍这么决定了,老爷子也是我的义尖,就当我孝敬老爷子的吧!兄长,仲肥还要去青羊宫拜会师傅,这就告辞了!兄长还是想想如何把姓夫人和宁儿侄女接回来的事情吧”。麦仲肥拍板道。

义父尉迟恭子孙命不旺原配苏氏夫人二十五岁上就病亡了。无出,当时尉迟恭二十九岁。后续弦寒门孟氏。当时太宗皇帝要以公主妻之被婉拒,成为“糟糠之妻不下堂富不易妻。的典范。孟氏夫人生宝琳后落下病根,再无出。孟氏夫人提出为尉迟恭纳妾,被尉迟恭拒绝。于尉迟恭东征高句丽时在府中病亡。

到了尉迟宝琳这一代又是子嗣艰难,二十七岁上只有尉迟宁儿这一个掌上明珠,虽然后来又纳了三房妾室却都也无出。直到四十二岁时一个妾室才喜得贵子。

麦仲肥离开鄂国公府后,带着随从打马奔往青羊宫。路上对黑猛说道“明天你去看看鄂国公府左右四邻可有要出卖宅院的没有,有的话不必计较价钱,将其买下。如果没有,你想办法让它有!但不可杀人。”

“嗯!”黑猛回答。黑猛比较木纳,不爱说话,不如黑强灵活。但黑猛韧性很好,有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本能。所以麦仲肥喜欢把一些需要耐心的见不得光的事情让黑猛去处理。

到了青羊观里。却没见师傅袁天罡在,找道童一问才知道去了医学院找师伯孙思邈去了。

麦仲肥也没耽搁,把准备的礼物卸下来。带着人马又马不停蹄地奔医学院而去。

现在大唐医学院已经很成规模了。自从李治来过后,对孙思邈的医术十分倾倒,上位后更是加大了对医学院的扶持力度。如今的医学院已经在原有基础上扩大了一倍。师生已经有两千余人。由于有了李治的推崇。太医院的人也经常来旁听孙思邈的“专家讲座”使孙思邈的医学理论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重视。使当时的古中医、药的“敝帚自珍。现状得到很大改善。特别是每五日一次的“杏林讲坛”这个麦仲肥提议举办的类似研讨会性质的集会更是把周边有真才实学的医家吸引了过来。他们在吸收别人的成就的同时,也把自己擅长的回馈给大家,同时也是各医家所遇到的疑难杂症的专家会诊场所。

麦仲肥推开院长室的门一看,四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各有各的事情:涅德鲁与袁天罡在下围棋。孙思邈在观战,委师衡坐在椅子上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本东晋干宝写的志怪《搜神记》。

麦仲肥进来,四个老头都抬眼看了他一眼,继续各忙各的。麦仲肥可是第一次被别人当成空气一样无视掉。一时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还是孙思邈比较厚道,用手指了指旁边一把空着的椅子点了点。

麦仲肥坐在椅子上网张嘴说话“这孙思邈立刻转头对着麦仲肥把食指立在嘴边虚吹了一下。又转头继续观战。妾师衡从手里拿着的书上边抬眼看了麦仲肥一眼神秘一笑,又继续看书。

麦仲肥就在这个诡异地气氛里干坐着。直到麦仲肥感觉自己昏昏欲睡的时候,师傅袁天罡才长长出了一口气。端起棋盘旁边的茶碗。喝了一口道“贫道输了!涅兄布局着实巧妙。贫道棋差一招”。

孙思邈这时候也开口道“师弟在第旧2手天玄位置上那一托,没补好,落了后手,以致后势无法展开

袁天罡一边用手在棋盘上拨弄,一边说“不托虽仍然有先手。但天星位可就不稳了

涅德鲁得意地笑着说道“如此天师可肯割爱于在下?”

“贫道以输,此卷当归于涅兄”。说完从袖筒中取

涅德鲁小心地接过来,缓缓展开“啧啧”称奇道“果然是钟大家的行狎书《雪寒帖》真迹,老夫还以为早已经不存于世了呢。”说完小心地卷好,放于衣袖之中。

袁天罡一脸肉疼地看着涅德鲁收起了那个书卷。转过头狠狠瞪了麦仲肥一眼,麦仲肥被师傅瞪的莫名其妙。很无辜地看着袁天罡。

姜师衡看到袁天罡这一举动不由得哈哈笑起来道“傻小子!你师傅输了手卷。迁怒与你呢。”

麦仲肥一脸无辜地低声嘟哝道“这和我有关系吗?”他这一说涅德鲁和孙思邈也笑起来。涅德鲁笑着说道“就是。就是,和仲肥有何关系?天师可不能如此迁怒于仲肥啊!”

看着麦仲肥一脸懵懂之色。孙思邈解释道“你师傅与涅老两人正在赌棋。彩头就是涅老手里的卫夫人《和南帖》与你师傅手里钟繇的《雪寒帖》。”

麦仲肥这才明白,合着俩老头在赌博啊!“不就是两张字帖吗?没必要这样吧?”麦仲肥小声嘀咕道,他对书法没什么研究,也不知道那两张字帖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袁天罡用手指点着麦仲肥摇着头道“孽徒啊!孽徒!你可知道为师为了找到这个,《雪寒帖》几乎翻遍了史籍,走遍了钟辉曾经待过、住过的地方,用了十五年时间才找到,这也是钟繇存世的唯一真迹。”说完后摇头不止,看得出来极度失落。

涅德鲁很得意地走到麦仲肥身边在他耳边低声卖弄地说“《雪寒帖》在宋代以前就失传了。却原来是你师傅收罗到了。可以说这个《雪寒帖》是价值连城的宝物,老夫听说你师傅手里有后千方百计想要借阅,他却不给,不得已才摆下这赌棋之举并以《和南帖》为饵,激你师傅参与。”说完还不忘膘一眼极度失落的袁大天师。

麦仲肥这才算搞明白,合着这两老头在用国宝级的文物赌博。这可真是旷世豪赌啊!难怪自己网进来时这里的气氛如此诡异。

随即想到师傅又那里会是涅老头的对手。当初给自己的那本《官场既要》的扉页上就写着:世事如棋局,多算则胜!少算则败!以世事入棋局,以棋局进世事,都离不开一个。“谋”字,这样的一段话。

师傅是被这老头算计了。麦仲肥实在不忍看到自己师傅那极度失落的表情。对涅德鲁说“老爹啊!要不然您老鉴赏一段时间把这个什么帖还给我师傅吧?您去我库房里看看,好像我库房里也有几个字帖,有您喜欢的,您自己挑走如缈”

袁天罡抬起头一脸希翼之色地望着涅德鲁。

涅德鲁缓缓摇头道“那可不行!这可是老夫赢来的彩头。”

孙思邈与妾师衡这两个老头满脸微笑地看着事态发展,也不插话想来是要做个,五好观众了。

麦仲肥很无奈地看着师傅袁大天师,耸了耸肩一摊双手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了,袁大天师一脸的希翼又被失落所代替。

“不过嘛,《和南帖》倒是可以借你欣赏一段时间,如何?”涅德鲁话锋一转,掏出另一个书卷。笑着说道。

“好!好!如此也行!”袁大天师脸上又有了光彩,急忙过来要接涅德鲁手里的字帖。

“慢来!慢来!”涅德鲁将字帖举的高高的,冲袁天罡说道。

袁大天师一脸愕然地看着涅德鲁,以为这狡猾的老头又要反悔了。

“的先说好,孙老哥与妾老弟作证,这字帖可是借你的,不是送你的,过后我可要收回的,如果你还有件么藏品也不仿在来找我赌棋。”涅德鲁笑的像个老狐狸一样地说。

孙思邈笑着说“师弟要是还有藏品不仿与这老家伙再赌一次。今天你运气不好,惜败!”

看热闹的毒师衡急忙点头道“恩,恩,我们作证!”

“好,就依你!你拿过来吧!”袁大天师也不知道回答的是暂借还是有时间再赌一把。从涅德鲁手里夺下手卷,来到窗下的桌前铺开仔细观瞧。手指在旁边的桌面上轻轻描画。

看看没热闹可看了,孙思邈这才对方仲肥道“你今天不忙吗?怎么想起跑这里来了?”

麦仲肥欠身道“师伯,昨天弟子陪同陛下去游猎,猎得一头吃人猛虎,特将虎骨、虎胆等物送与师伯配药。”之所以特意说出是吃人猛虎是因为孙思邈是最早提出反对猎杀动物配药的人。这与他的信仰有关,道教提倡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而孙思邈就是坚定信奉这一理念的老道士。当然吃人的猛虎它本身就破坏了和谐相处的原则,所以被打死也就活该了。

“哦!原来是这样。送到库房吧。”孙思邈对方仲肥说道。

麦仲肥起身,去门口命令黑猛安排人手把虎骨等物送到医学院的库房里。回来坐下陪着四个,老头谈天说地,其乐融融。,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涵叭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