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209章 废后另立

水微六年八月高宗下诏!洛阳留守、司空李绩功勋卓着 公涤阳留守之职,进光禄大夫之爵,留长安参知政务。

又:左屯卫大将军、卢国公程知节为洛阳留守,总摄东都修缮事宜。

不久又是一道诏书:皇后王氏。淑妃萧氏宫闱之中谋行鸩毒。废为庶人。其母、兄弟等人皆免官,流徙岭南。夺废后王氏已故之父王仁估的特进赠司空告身。

接着再一份诏书:昭仪武氏门着勋庸,地华缨嫩,往以才行选入后庭。誉重抓闱,德光兰掖。联昔在储腻。特荷先慈,常得侍从,弗离朝夕。宫壶之内,但自饬躬;嫔墙之间。未曾迸目。圣情鉴悉,每垂赏叹。遂以武氏赐联,事同政君,可立为皇后。”

这先后三道诏书的顺序很有讲究。第一道,李绩已经归附于我,我命他坐镇长安,李绩尚且如此,你们还有何话说?第二道,皇后失德,在内宫里搞歪门邪道,我把她废了。第三道,我以皇帝的身份任命武昭仪为皇后。

这三份诏书一经中书省下发后。群臣大哗!久议不绝的废后立后这问题,就这样一下子就有了结果?人们见惯了李治的优柔寡断,如今李治一反常态的强硬态度让这些大臣们一下很难接受。

难接受也要接受,除非你这官不想当了。圣旨只要一经中书省下发。门下省审核,那就是板上定钉的事情,这中书省就是负责起草皇帝旨意的机构,如果皇帝的旨意有问题,而门下省有权驳回,去世的魏征老头就是坐镇门下省,不停地批驳李世民,当时侍中就是门下省最高官员。后来李治接位,为使三省齐平;增设门下令龙朔年间又废去。两个侍中成了门下令副手。而门下令必由皇亲担任,这在当时也是为了长孙无忌便于整体提调,减少掣肘的原因。

这羔是为什么李治把麦仲肥提到尚书省右仆射的位置上,却依然让麦仲肥兼任中书令的原因。这可是能假皇权进行草诏的地方,所以中书令这个位置上历来都坐着的是皇帝自己的亲信。

其实当李治拟的三份诏旨稿件送到中书省麦仲肥的案头时,麦仲肥也被唬了一下。等探听到是因为李治与李绩关起门来密议后,李治才发出的这诏书后,麦仲肥大笔一挥,命中书舍人们拟诏发送门下。

之后麦仲肥直接去找李治,请求觐见。见到李治,麦仲肥也不管宁心殿里的内侍与宫女,对李治深施一礼道“恭喜陛下!”

本来李治做出了这样重大的决定让他自己感觉这是自我突破,却无人前来捧场,让正在兴头上的李治一肚子话无处倾诉。麦仲肥进来一句“恭喜陛下!”令李治格外受用。

一脸笑容的李治挥退了宁心殿里的内侍、宫女后,这才十分兴奋地说道“仲肥来的正好。联正想找人聊聊。你可真是善解联意,也不枉联倚重与你。”

麦仲肥心里暗笑:知道你这时候需要人来听你吹牛,我要不赶在这时候来,让别人抢了先,那不是白白错过这增进好感的机会?笑着拱手道“陛下能够找回自我,真是可喜可贺!”

李治笑着用手指着麦仲肥道 “你,呵呵,说的好!联真的找到了自我。这感觉太舒坦了。也只有你才能说出联的心声。”

之后很显摆地道“你可知联是如何让李绩那老狐狸乖乖就范的?”

“你无非就是用皇帝身份来压他而已。”但这自己心里明白却不可说出口来,这需要让李治自己说出来。他才会有满足感。麦仲肥装出一副不解地样子,凑趣地问道“臣驾钝。还请陛下明示!”

李治十分得意地把自己如何看到对面墙上的图画,如何灵机一动,又如何与李绩对答,最后李绩如何被迫答应等等详细地说给麦仲肥听,一边说一边挥舞着手臂为自己的话语增势。

麦仲肥脸上带笑作出仔细聆听状。并且不时在李治话语的间隙添加一两句马屁之词,为李治助兴。

李治更加尽兴,心里对麦仲肥的好感蹭蹭上升,大有生我者父母,知我者仲肥也的感觉。

等到麦仲肥脸上的肌肉都快僵硬的时候,李治的演说这才完成。端起书案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这才发现麦仲肥还在躬着身体站着,急忙道“坐,你坐!”

“谢陛下赐坐!”麦仲肥这才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李治笑着说“联早和你说过,没有别人在场用不着这样。你和联是朋友,不用那么多规矩。如今媚娘成为后宫之主,也了却了联的一桩心愿。只是阿舅那里如何处置,联一直没有个太好的方案。你来帮联想想看!”

对于如何对付长孙无忌麦仲肥确实想过很多种方案,但也一一被自己否决,最后剩下的只有把长孙无忌架空是最可行的方案。现在李治强立武氏为后这一出,让李治感到了皇权的威力,此时提出架空长孙无忌应该正是时候。便道“陛下,元舅势大的根本在于权重。尚书省虽无尚书令,名义上以左右仆射为领袖。实际上是以元舅长孙马首是瞻。”

只因李世民曾经任过尚书令,所以贞观后的尚书省,尚书令一职一直空悬,左右仆射实际上是尚书省的领袖。等李治上位,为了对长孙无忌表示恩宠,李治特意安排长孙无忌总领尚书、门下二省事,左右仆射与门下令也都实际上成了长孙无忌的副手。后来让自己当时的皇后王氏娘家舅柳爽任中书令。柳爽又与长孙无忌同穿一条裤子,实际上尚书、中书、门下三省都是长孙无忌把持。 等李治把麦仲肥提到中书令位置上时,麦仲肥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个光杆司令,中书令以下的两个中书侍郎、六个中书舍人这些手下官员基本不听自己的。完全是以长孙无忌马首是瞻,麦仲肥竟然无所事事。

其实麦仲肥最终能够占住中书省。还要感谢被赶出朝堂的李义府。多亏李义府当时为他周旋,麦仲肥才有机会拉拢僚属,李治又当着褚遂良的面指桑骂援逼的长孙无忌不再插手中书省后,麦仲肥才算是站住了中书省这个衙门。

等麦仲肥真正管起了中书省旧勺发现。尚书省与中书省之间的很多权限纷杂不清。互相堂默地方很多,而且六部作为尚书省的执行单位却又各行其是,这也间接造成尚书省成了婆婆衙门的事实。这给麦仲肥提供了一条思路,如果想削长孙无忌的权限可以让李治在这些地方动手脚,逐渐减少尚书省的权限,加大六部的权限,这样就能架空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凭的就是权重,所以朝臣们才对他趋之若鹜。一旦他权利被分散,那些聚拢在他身边的人势必会另寻高枝,这样他不倒也是倒了。

有了这些理论根据,麦仲肥终于在今天这个合适的时机把自己的设想和盘托出,让李治自己选择。

李治听完麦仲肥的设想,闭着眼睛在心里慢慢捋顺这些关系。朝廷三省并行的格局对李治这个皇帝来说是了如指掌,只是他也没想到这其中细节上还有这许多的瓜葛。

“中书取旨,门下封驳,尚书奉而行之”是三省分工原则,从而彼此制约,以掌管国家大政。唐初以三省长官为当然宰相。台议军国大事于政事堂,简称台阁,三省主官也被人称之大刑台或阁老初设于门下省,太宗死后,移至中书省。中书省、门下省主官办公地皆在皇城。;但又择他官参加廷议,号为参知机务、参议得失等,也是宰相身份口此时,决定政事之权己不全由三省长官,其后又有以同中书门下三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为名的官员参与廷议,三省长官实际已经贬值。而贬值最严重的就是尚书省。

半晌后李治才说道“你是说把尚书省一部分权限下放给六部?一旦六部势大互相掣肘,上面又没有了管辖调配他们的机构,会不会出乱子?”

“陛下!权利下放并不是一下就都下放下去,而是慢慢下放,一点一点地下放。而陛下也不能闲着。耍把六部尚书抓在自己手里。这样最后权利完全下放后,陛下就成了六部实际的管辖调配之人。”实际麦仲肥所说的其实就是中央集权的雏形。 李治思考了一会后缓缓说道“仲肥。你所说确实令联心动,但父皇曾经对联说过,君权过重,易于砒漏。当设他人以纠之。联深以为然。”

“陛下,臣所说与先帝所言并无不符!当前三省并行格局依然延续。只是:省权限逐渐缩仅在于为陛下顾问,以正陛下视听。即先帝所言设他人以纠之的意思。”麦仲肥说到这里突然感觉自己说不下去了。他自己内心深处其实蛮欣赏内阁制的,怎么今天为了帮李治瓦解长孙无忌的庞大势力,说着说着弄出中央集权制来了?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这中央集权制对李治有好处。仔细想想似乎对自己没多大好处。难道只是因为自己个人感情的好恶?

李治见麦仲肥不再往下说了。以为他说完了。缓缓点了点头道“联知道你为联的社稷没少费心思,你所说的事情暂不要对他人提及,容联思考一二。”

“那臣就先告退了!”麦仲肥起身对着李治施礼道。

“恩,过两天联要让李绩于肃义门主持册封媚娘为皇后的大典,你通知许敬宗让他尽心辅助李绩安排好此事。”

“是,臣告退!”麦仲肥躬身退出宁心殿。

永徽六年八月中,司空李绩于肃义门主持册封武再为皇后的大典,百官朝皇后于肃义门。李绩将手中所捧瓒望绶册交于一身盛装的武则天。武则天正式成为六宫之主,达到了她素昧以求的皇后之位。

八月底,李治在廷议中欲加封褒奖饰缓、来济。众人皆不明所以。李治取出一份奏折,命内侍念曰:陛下前以妾为定妃,韩缓、来济面折庭争,此既事之极难,岂非深情为国!乞请褒奖。

居然是新任皇后武氏的奏折。而听到武皇后请求李治要给自己褒奖的韩缓、来济两人,却是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这是想打算秋后算账吗?俩人急忙上前道“陛下!臣等所做皆为使命,安敢居功!请带臣等口谢皇后恩义,也请陛下收回成命!臣等不敢领受!况臣等年老,不良于行,恳请陛下放臣等回归乡里。田园为乐!”

就武氏皇后这一份奏折居然把两个阁老相公吓的要辞官归隐,这如何使得?李治面露不虞之色道“皇后请联褒奖于你二人,你二人竟然打算辞官?两位爱卿这是为何?”

韩缓、来济都不再多话,只是要求辞官回乡。他们俩这一番作为把李治也弄的挺窝火:你们不是想辞官回家吗?联还就是不准,联看你们怎么办。便道“庙堂之上正应有你等老臣之位,辞官一说,休得再提。联不准!”转头不再理他们,与其他人继续讨论政务。把两人晾了起来。

九月初,朝会之上,礼部尚书许敬宗秉承武皇后之意,出班奏道“皇太子,国之根本,本犹未正。万国无所寄心,且在东宫者,所出本微,今知国家已有正嫡,必不自安。

窃位而怀自疑,恐非宗庙之福,愿陛下熟计之”请求废掉以立的皇太子李忠,改立武皇后的嫡长子李弘为皇太子。

李治莞尔道“忠儿已经找联说明此事,请求辞去太子之位。”

许敬宗对原太子李忠的品德大肆赞赏了一番,后道“还请陛下为昔日储君更名,以正正朔。”李治点头同意

九月中以皇太子忠为梁王,梁州刺史,立皇后武氏之子四岁的李弘为皇太子,大赦天下。并追赠武皇后的父亲武士菱为司徒、赐爵周国公。并同时提出于明年正月起更改纪元为显庆。

自明年正月始为显庆元年。至此。围绕着废后立后而展开的权利角逐以李治一反常态的强硬而告终。昭仪武氏也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皇后宝座。麦仲肥在李治心里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良师益友,许敬宗等拥立武氏为后的一方官员皆有收获。

与以上皆有收获的人相比,比较失落的却是权倾一时的国舅长孙无忌。但这还没完,更大的灾祸正在酝酿之中,等待他的似乎并不是淡出朝堂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