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216章 镇北扬威

诗朝有没有可用!兵其他酋长并不关心六镇北军凡经偷汉,一川地打到了自己的眼皮底下,这才是目前最应该关心的问题。

鼠尼施部族酋长莫度对着阿史那贺鲁说道“大可汗!镇北军可也是骑兵啊!如果我们不赶紧回军。他们可很快就能抵达咽城,到那时候”。

其他的酋长也纷纷表示需要赶紧回军解咽城之困,否则连回家的路也要被切断了。

贺鲁看了看远处耸立的疏勒州州城的城墙,不甘心地叹息一声道“回军,围剿镇北军,解咽城之围。”

西突厥大军来的快也去得快。围困疏勒州的漫山遍野的牛皮帐篷一晚上时间清理的干干净净,只留下了一地啃的精光的各种骨头和人、马、牛、羊的粪尿。

大量的蜕螂虫与野狗在西突厥军队曾经驻扎过的营地里忙碌着。几天都没能好好休息的疏勒州都督沙枕诺看着城下空荡荡的地面,心里一松,再也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靠在城垛上呼呼睡去,所有守城兵士,一看大都督都睡了,也一个个倒地就睡。只剩下当值的兵士强撑着熬的通红的双眼,依然警惕地巡视着城墙,生怕敌人去而复返。

咽城与其说是城不如说是个土围子。干打垒的土城墙高不过一丈五、六,东西各有个低矮的城门。但占地面积却很大,左边是赤水河,右边是孔雀河。这两条河在流经咽城后,喇叭口一样向南北两边流去。北边的孔雀河汇入罗布泊,南边的赤水河汇入西疆最大的河流塔里

河。

席君买所带的镇北军正行进在这茫茫草原上,被草原季风吹成各种形态的胡杨正顽强地绽放着自己的生命,随处可见的枷柳丛与骆职刺组成的灌木丛里。不时有被惊飞的鸟类窜出。

如果要是麦仲肥跟着来他就会惊奇地发现,镇北军现在所处的这片草原以及整个的行军路线都是后世被成称为世界第一流动沙漠 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位置。

而在这个时代这里除了已经定型的固伦沙漠外,虽然也有零星的戈壁滩但那个可怕死寂的塔克拉玛干却还没有出现,这里依然是天苍苍、野茫茫的草场,被草原季风吹成的形态各异的胡杨林随处可见。若干年后人类填不满的欲壑毁掉了这里。催生出了相当于一个新西兰整个国土面积的不毛之地。

席君买一边行军一边与身边的铁勒木指点着千奇百怪的胡杨谈笑着。这里的草原风光与漠南、漠北的风光迥异。漠南、漠北那里地顾就像铺满了绿色地毯一样,连绵不绝,高大植物十分少见。

这里却是草原与戈壁并存,雪山融化所形成深浅不一的河流随处可见。偶尔会有成片的胡杨林地,这一切都让第一次来到这里的铁勒木分外好奇,不时地向来过这里的席君买询问,偶尔也会向那转行当起向导的六个酋长咨询一下席君买所说是否正确。

大量的斥候骑兵,在队伍前面往来穿梭,不停地回来汇报着前方的情况。十万人的队伍就如一条巨龙一般游走在这片莽原上。

骑着一匹枣红马的斥候队长,飞马来到席君买马前,举臂平胸行了军礼后汇报说“禀大都护,前方五十里既是咽城,我们已经与咽城的斥候遭遇多次,可奇怪的是,”

“有什么古怪吗?。铁勒木问道。

“是的,他们多数都是老人!”斥候队长带着疑惑说道。

席君买与铁勒木对望一眼后也同样疑惑地重复道“老人?”

“是的。老人!”

“再探!”

“喏!”斥候队长再次行礼后打马向前面跑去。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这里有派老人当斥候这规矩吗?”席君买问跟在后面的六部酋长道。

六部酋长迷茫地摇头道“没有啊!”

“他们这是弄的什么玄虚?要不我带人上去看看?”铁勒木对席君买问道。

“也好!,但要松心,不可莽撞行事。

。席君买知道铁勒木这家伙受不得激将,特意叮嘱道。

“知道”。铁勒木答应一声,带了三千轻骑向前奔去。不多时,咽城那简陋的城墙就出现在视野里。

“停止前进!”铁勒木挥手制止了部队前行的脚步后,掏出望远镜观察着对面的城墙,一边观察,一边自言自语疑惑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守城的都是老弱残兵?难道他们也在诱敌?”

接着指着一个镇北军小校道“你,回去告诉大都护,城上守城的都是老弱残兵,是否马上抢城”。

那名小校“喏。了一声打马回奔。

接到小校的传话,席君买问那六个酋长“你们部落兵尽出后,如何防守聚居地?”

一个酋长道“不会尽出,基本是十停中出八停留两停人马与部落里的老幼一同防守聚居地,大致就这样子。”

听了这名酋长的话,席君买对护兵喝道“吹号,命令部队提高马速。抢城”。

低沉的牛角号声响起,镇北军突然提快了马速散成扇面状,向咽城

咽城的吠运早已经心急如焚。鹰书已经放出去三天时间了,按理说叔汗贺鲁早就应该接到了,但敌人已经出现在城下,而自己这方面的大军却迟迟没有踪影,光凭手下这号称五万的老弱残兵如何能应付十几万敌军?要不自己先溜了算了,反正叔汗也知道这里的情况,应该不会责罚自己。

就在吹运思谋着开溜的时候,一名传令兵慌张地跑进来道“叶户,大军,大军!”

一听传令兵的话,明运高兴地一下从马扎上蹦起来道“叔汗的大军回援了?快,快,快去迎接。”

传令兵急道“不是我们的大军。是敌人的,已经快速开过来了。”

明运一脚揣翻传令兵。抄起马鞭劈头盖脸给了传令兵几下后大喊着“还不快去让人上城防御?把城门紧闭,一律不得出城。”

传令兵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身上的疼痛。连滚带爬地跑出去传令。

咽城城墙只有两尺厚,城里沿着城墙搭建起一圈木台,守城的兵士站在木台上向外射箭。游牧部落本就不善于守城,更加不善于筑城。他们喜欢的是骑兵集群在辽阔的草原上野战。他们所筑的城基本就是加厚版的院墙。 冲过来的镇北军也同样是骑兵,重型攻城器械也同样没有。但他们却有自己独创的攻城武器…羊头杵。

所谓羊头杵的原型实际就是游牧部落攻击汉地州郡时使用的撞木的改装版。撞木就是一根原木,顶部被削成圆形,由兵士抬着冲击城墙或城门。羊头杵也是一根原木,顶部被削成圆形再套上铁头,原木上安装有四根横木。固定在一个两轮小车上,行军时用马匹拖拽着行进,用的时候,由四个身披重铠的兵士,推着横木冲击城门,直到把城门撞塌撞烂,这是麦凭无意中制造出的产物,后被铁勒木相中,成了镇北军随军携带的攻城武器。

六个羊头杵已经被拉至阵前,二十四名操作士兵,正在更换身上的铠甲,做好了撞门的准备,备有复合弓的八千镇北军弓骑,已经跳下马。用手中的强力复合弓压制着城墙上冒头的敌军。

一切准备就绪后,席君买网要发令攻城,一名斥候飞奔前来禀报道“大都护!我军左侧后翼有大股骑兵行军的迹象,请大都护定夺。”

“可曾看准确?离这里还有多远?”席君买旁边的铁勒木问道。

“错不了,大约大半个时辰就能到达这里。”这名斥候晃了晃手里的单筒望远镜肯定地说道。

席君买冲那名斥候挥了挥手,对铁勒木道“我给你留一万人马,与那六个部落的联军,你在这里负责攻城,我带人马去迎击增援的骑兵。”

铁勒木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你留在这里攻城,我去迎击援军。对如何攻城我没多大兴趣,还是让我去打野战来的痛快。”

席君买想了想骑兵野战对决确实也用不上计谋,铁勒木也不会上什么当,便道“好吧!你带人马迎击援军,尽量不要伤亡太大了,另外让兵士们用随身带的棉花把马耳堵住,如果敌人势大,用手雷轰开他们的集群。”

“没问题!你放心好了。”一拨坐下的青聪马东风的儿子带领七万八千名镇北军迎着斥候所说的方向,缓缓前行。

已经接到命令的骑兵,一边行军。一边从背囊里掏出棉花往自己的坐骑耳朵里塞。队伍里不时响起马匹不耐烦的嘶鸣声。

小半个时辰后,远处骑兵行军所荡起的烟尘已经非常清晰,铁勒木又掏出望远镜在马上仔细观瞧了一会,兴奋地说道“嘿!好大的一坨肥肉,儿郎们,拿起你们的武器。我们要开工了。”说完收起望远镜。

兴奋的铁勒木一看到对面大批的西突厥骑兵,早忘了席君买和他说的敌军太多用手雷轰开敌人的嘱咐。抽出那把形影不离的斩马刀,高高举起大喝道“全军!冲锋!”

其实也不怪他,手雷这玩意。对于大唐的所有军队来说都还是比较陌生的,主要就是当时的生产力低下,技术工人严重缺乏,导致手雷产量太低,无法大量装备部队。见识过手雷、火炮威力的自然知道这些东西的好用之处,没见识过的,自然不会把它当回事。

镇北军骑士把行军队形散成攻击的散兵队形,向着远处的烟尘处扑去。

远处的那股烟尘正是回军救援咽城的西突厥大军。铁勒木看到西突厥骑兵荡起的烟尘的同时,西突厥人也同样看到镇北军行军的烟尘。前军纷纷大叫“有敌人!有敌人!”西突厥骑兵也快速做出了反应,把阵形散开,迎着镇北军的冲锋势头。反攻了上去。

两股庞大的骑兵集群轰然相撞在一起。这里可不比高句丽那满是森林山地的地形,在这一望无垠的荒原上。更能体现出骑兵大集群的威力。

数量上镇北军只有西突厥一半的人数,但有时候战场上并不是人多就能控制局面。西突厥骑兵都是部落兵,这些牧人身份的战士虽然也是骑术精 分救与职业化的镇北军相比点论是团体配傲甩下吓兵素质,甚至装备这些都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就现在镇北军的战力隐隐已经凌驾于府兵之上,只是府兵的组成体制趋向于多元化,而且各种武器十分齐全。而镇北军组成体制比较单一。主要是以骑兵为主,再辅以少量的其他兵种。

这样的体制其实也是当初麦仲肥故意所为,当初他时这些归附后的游牧民族并不太信任,但还必须要靠他们来完成自己的规划,所以在武器装备上以及兵种上都设计的比唐军略逊一筹。

但发展到现在却是:由于他在漠南施政得当,且又逐渐对那里有了感情,更兼以建立宗教体系来维系了自己与原住民之间的关系,换来漠南各部族的真心拥戴,而镇北军俨然已经成了他麦仲肥的私家军,他为了掩盖镇北军已经是麦家军的事实,也一直把明面上的指挥权交于席君买。又放任另一个卧底刘长有一直在军中任职。好在这两人都是真正的军人,没有给他弄歪门邪道,否则麦仲肥真可能调离或清洗了这两人。扯远了。

却说两股骑兵集群轰然相撞后,惨烈的大战随即展开。呐喊声、厮杀声、战马的悲鸣声交织在一起。这二十多万人马搅起的尘沙,遮天蔽日,以至于连天上炽烈的太阳在的下看来都只不过是一个白色的圆球而已。

铁勒木手中的斩马刀已经被血肉糊的看不出本来面貌。身上的明光铠麦仲肥最后还是弄了一批明光铠给镇北军的将佐们换上。多处四陷,划 痕更是多的如同鱼鳞。即使有明光铠这种当时最好的盔甲保护。铁勒木身上依然有不少伤口。

有明光铠保护的铁勒木尚且如此。镇北军兵士更是如此。几乎人人带伤,他们这些伤痕换来的却是满地的西突厥骑兵的尸体。

许多恋主的战马站在主人尸体边上“恢恢。嘶叫,并用嘴去揪扯已经冰冷了的主人的衣服,希望自己的主人能够站起来回到它的背上,与自己继续驰骋。

这一顿厮杀从当午一直杀到太阳偏西,结束这场大战的是榆木谷大获全胜后随后赶来的一万二千名镇北军。

刘长有带领的这一万二千名镇北军成了压垮西突厥大军这头大骆鸵的最后一根稻草。

损失惨重的贺鲁一看到又有镇北军赶到,再也没有了恋战的心情,几声呼哨后,西突厥大军,开始向孔雀河方向奔逃。铁勒木带着镇北军一路追了下去。网赶到战场的刘长有被迫做了清扫战场的清洁工。

就在铁勒木追击西突厥溃兵时。席君买也已经把咽城收归囊中。心惊胆战的明运看到城下大批镇北军突然离去。就明白是自己这方的大军回军救援来了。

立刻象打了鸡血一样神气活现起来。

本待亲自上城指挥防御的明运。看到守城的兵士只要一露头,立玄招来十几支狼牙箭的问候后,决定还是在地面上指挥更适合自己的身份。

看着被撞的轰轰作响,噼里啪啦往下掉土,已经摇摇欲到的城门。贝运灵机一动,命令身边的侍卫长道“去。给我组织些人,把重物、杂物都给我堆到城门那里,让他们撞也白撞。”

侍卫长领命,带领一帮老弱病残,把城里能拨集到的所有破烂都堆在了东门后面。出色地完成了明运交代的任务。

门是堵住了。可支撑门的土墙受不了了,随着又是十几次撞击后。门两边的土墙轰然倒塌,只剩下被杂物们支撑着的城门依然孤独地巍然屹立。

城外早就等的不耐烦的镇北军骑兵,一看倒下这么一大片城墙,纷纷拍马舞刀冲了进来。

明运看到城墙突然到塌。一愣神后。也是一拍坐下马,把手中刀一横。朝着镇北军进来的相反方向快马溜之。

守城的老弱病残一看他们的指挥明运叶户单骑逃跑了,齐刷刷地扔掉手中兵器,自动地排成一个个方阵,蹲在地上也投降了。

进城不久的席君买还没安顿完。刘长有就带着队伍,牵着大量马匹来到这里。一见席君买就喊道“嘿!这次铁勒木那个蛮牛可是过足瘾了。”

席君买问道“榆木谷那里这么样了?。

“那还用说?完胜!逃出去的不足五千,咱做人也要厚道一点 总不能一个,也不给韩威留啊!怎么说人家也在那里蹲守了一天了。”

“铁勒木那里呢?”

“也应该是个大胜的局面。我让手下大致清点了一下战场上西突厥人的尸体要有两三万人的样子。”刘长有说完,叹了一口气道“咱们的人也有三千多回不去了。那蛮牛带着人马又朝孔雀河方向追下去了

席君买抿着嘴点了点头后,看着北边缓缓说道“就剩嗣业他们那里了。”随后说道“你再点一万人马前去接应一下铁勒木,告诉他别追的太远了,他们跑不了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