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235章一将无能累死千军

州“什么什么。唐国水军。“二人都有此不知所措。韧儿四饰延平。

“将详细经过说明!”金延平也有些慌,在他想来唐国应该在应对西边的西突厥才是,他可知道西突厥造反声势十分浩大,且断了西北商路。这对唐国可是不小的损失。唐国应该非常重视才对,难道是西突厥已经平定了?这不可能啊!

金延平虽然没去过西北,但也听说过那里十分辽阔,可不是自己脚下这片土地能比拟的。即使你西突厥打不过唐军,你跑总会吧?偌大一片土地你又全是骑兵,你跑了以唐军的构成,想追上你还真是不容易。既然不可能是西突厥已经被平定小那唐军水师这是要做什么?

就在百济传令兵讲述佯细经过。金延平胡思乱想搞不清情况时,宫门外又是一声“报”

一个新罗的传令兵跑进来道“启禀国相,唐军两万余骑已经渡过江奔我国方向而去。”

“啊?”这下金延平彻底傻眼了。二万余骑?东夷都护府名下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骑兵了?自己联合其余两国(偻国是主动加入)起兵时可是对东夷都护府做过详细调查的,当时东夷都护府名下只有两万余唐军。分处各州,其中骑兵只有二千,这一下突然多出的一万八骑兵,

“自己这些人被唐军算计了!”金延平要是再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那还不如撞死了。他暗自懊悔,怎么就不早一点在鸭绿江防线上部防呢?

其实这还真不是他金延平的错。太宗皇帝重置高句丽后以鸭绿江为线划分,(后改高句丽国名为高丽以显示与前高句丽不同)高丽成为大唐的被保护国,高句丽沿鸭绿江布置的防线被彻底废弃,复耕为农田。金延平起兵又不想被东夷都护府过早发觉,所以也尽量远离鸭绿江一线。按原计戈占领高丽王城杀光高氏一族后把高丽土地一分立刻上表进贡认错,拼着被大唐高宗皇帝骂个狗血喷头,反正也骂不死人。网做完前两件这土地还没分清楚呢,唐军就已经展开了针对性很强的进攻。这让金延平实在是始料不及。

百济的统帅僧道探早已经站起身。对金延平一拱手道“我们上当了。这土地我不要了,我要带着部队回援我国,告辞!”

僧道垛这一说,金延平也沉不住气了。急忙对僧道探说“先等等。”

“怎么?”僧道探回身问道。

金延平犹豫了一下道“看来我们都被唐国蒙蔽了,越是这样我们越应该冷静。你们说唐国为什么不直接跨江击我们?这样不是更直接吗?”

听金延平的问话僧道探不由转过身来问道“那你说为什么?”

金延平沉吟了一会后不太确定的说“他不直接跨江击我们,而是分兵两路突袭你、我两国,有没有可能是他手头兵力不足以与我们联军对抗。才兵分两路行那调虎离山之计,借以分散我们联军的实力?”

僧道垛不由得又坐回了原位沉思片发后又烦躁地站起来说“即使是这样,我也必须回援。去你们国家的都是骑兵,他们很难攻破你国城池,且你国人多兵多,我国可不如你国,何况去我国的是水兵没准还有步兵,他们可有攻城的本钱和器械。不行!我得马上带兵回援,说不定里外夹攻能击败进攻我国的唐国水师。”

金延平听僧道探说的也有道理,也就不再阻拦。偻国的熊野对僧道垛说“你我两国是盟国,你国有难,我国本应相助,但金国相说的也很有道理,这样吧!,我助你一万兵士回援。”

熊野为什么会这么好心?其实偻国能参加这次征伐完全是靠百济出面争取的,而且偻国需要百济作为中转站往国内运送掠夺的人口,出于为自身考虑,百济非救不可。

僧道垛当然也清楚偻国这样帮忙的目的,所以也不客气地点头答应。随即熊野叫来自己的副手与僧道探一同起身前往港湾。

僧道垛走后,韩踢弦帅多豆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把自己的传令兵叫进来问道“可有唐军进攻我国的消息?”

传令兵摇头道“将军忘了?我们与唐国接壤的边境全是高止和茂密的森林只有与新罗、高丽接壤这里才有路。”

多豆心中大定,对金延平说道“金国椎,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应对?”

金延平看看两人后缓缓说“虽然唐军进攻我国的具是骑兵,但也不得不防。我打算命人帅两万军马回援。我带余下的三万人马与二位一起据守,我们不能劳而无功。这样吧。我们先写好奏表,从高丽王宫的财物里挑出一些作为贡品,立刻派人启程送往长安,以此表示我们不是想与唐国分庭抗礼的意思。同时我们三国各出一万人马赶往鸭绿江边布防,依靠江水天险阻挡住东夷都护府人马,拖延一断时间,只要能把时间拖到冬季,我们就有转机,两位感觉如何?”

多豆点头道“如此也好”转头看向一直低头不语的熊野,金延平也在等着熊野的回答。

熊野此时心里也在打着簧盘,百济退出分赃,那也就意味着土地置换泡汤了。既然土地已经无用,那掠走这里的人就成了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否则劳而无功的他等回国后,他的皇帝陛下绝不会轻易放过他。权且听金延平的,等把这里分到的人口一运完,自己马上带着队伍撤回百济或者国内不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熊野抬起头看着金延平道“可以,我同意。”

三人急忙开始调兵遣将,前往鸭绿江岸布防。调派的三万人马网走不久,又一名游骑哨回来禀报东夷都护府都护程名振亲带大军已经渡过鸭绿江,并于江岸背水扎营。

“可知有多少人马?”多豆问道。

“不知,但看其营寨布置,人数不会少于六万。

”游骑哨回答。

“六万?”金延平震惊了,再算上去百济的水军和去本国的骑兵,那唐国这次出兵得要有十万人啊!和上次太宗皇帝东征时的人数相仿了。这和当初自己的设想完全不同,唐国这是有预谋、有准备的征讨啊!这可如何是好?

以上平震惊。其他两个也同样目瞪口呆多臣带着有责备唾剧…吻道“金国相,你不是说唐国调动不出多少兵力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熊野在一旁冷冷说道“这还用问?咱们都被金国相蒙蔽当枪使了。”

金延平指着熊野“本相确实有失计较,但你”嗨!”

“如今还说这些有什么用?看看接下来怎么办吧!”多豆急忙打圆场。

“这有何难?兵来将挡,唐军又不是什么天兵天将,何况只有六万。我们现存可是有八万人,我就不信我们八万人打不过他六万人。”新罗行军总管大将军法敏插言道。

“为今也只能如此,我等与唐军决一死战,如将其击溃,我等趁势夺取江边,如果我等战败”金延平犹豫着没把话说完。

“嘿!国相为何只长唐军威风,灭我等锐气?”法敏对金延平如此畏惧唐军深感不满,这也为后来法敏杀掉金延平独揽大权,赶自己的堂妹真德女王下台,自己当了三个月的新罗国王埋下伏笔。

东夷都护程名振他手头只有四万人马。哪里来的六万人马?其实这只是他命将士多竖营塞所施用的疑兵计而已。之所以背水扎营,不进攻。他抱着的心思和苏定方一样,想尽可能多吸引些敌人,减轻那两路的压力。

另一路奔袭新罗的薛仁贵本就是从普通兵卒起家的老行伍,他又怎么能不知道用骑兵攻坚城纯属扯淡之举?即使有那两门炮也不行。

程名振让他带二万骑兵来此的目的并不是去攻城,目的是骚扰敌军粮道,劫夺敌人粮草为己用,其中重点更是在围城打援消灭回援的新罗有生力量。所以薛仁贵在新罗的边城泞秦城外扎下营寨后,只在营塞里留下了八千骑兵与两门炮,由郎将刘沈里统带,每日耀武扬威、装腔作势地在城下晃悠,做出打算攻城的样子,而他与昭武校尉席子谦带着一万二千骑兵远远在援军必经的大路两边密林里扎营,专等回援的新罗军队。

从平壤回军增援的二万新罗军一路上风尘仆仆地赶往泞秦城,领军的是在新罗素有“草包将军”之称的左领军将军雅图谷。雅图谷本是前新罗王金春秋最喜欢的侧妃雅图氏的亲弟弟。文不成,仗着有几分蛮力,在其姐处软磨硬泡之下改为武职任殿前将军。

但这家伙没本事还不省事,嫌当殿前将军没有带兵打仗来的威风。在其姐的帮助下得了左领军将军之职。其姐雅图氏也知道自己这个弟弟除了有些蛮力外对于领兵布阵这些事情一窍不通,即使求的金春秋让他担任了左领军却也不敢真的让他带兵出征。

要说雅图谷也不是一无是处,此人虽然草包,但十分善于马屁奉迎。双手能开硬弓(至于箭射到哪里去了,那就不是他关心的事情

)。

金春秋死后,金延平摄政,为其表象所迷惑,这次起兵任命雅图谷为后卫将军负责淄重粮草,倒也没出什么砒漏。这才让其带兵回援本国。

却说雅图谷带兵来到一处十分开阔两边皆是缓坡之地后,又累又饿的雅图谷实在不想走了,传令就地扎营,埋锅造饭。

副将对雅图谷道“将军,这里如此开阔,正是骑兵施展的绝佳地方。我等在此扎营,一旦唐骑来攻,

“你有所不知,正因为这里开阔,本将军才在此扎营,即使有敌来攻。我等一目了然,结阵抵御即可。只要不是偷袭,我们有二万兵士怎么还会怕他?”雅图谷一脸你不懂本将军深意的样子对副将说道。

“可”还没等副将再说,雅图谷打了个哈切,把手一挥道“好了。你去安排扎营事宜,本将军有些困乏,先休息一下,饭好了叫我。”说完也不管一脸鄙夷的副将,自去找了一块背风地方背靠大树打起盹来。

副将微微撇嘴摇头后,去安排扎营事宜。就在雅图谷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地面传来震动,一阵沉闷的声响由远而近。

“咦?要下雨了吗?”雅图谷抬起惺松的睡眼看了看天空,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明媚的太阳正在头顶。

“将军!,骑兵!骑兵!”副将一边跑向自己的战马,一边惊慌地冲他喊道。

“骑兵?什么骑兵?”雅图谷还处于混沌的大脑一下没反应过来。

“唐军骑兵!”副将用手指着前方跳着脚喊道。

雅图谷顺着副将指的方向看去,远处万马奔腾,尘土飞扬,“妈呀!快结阵!快结阵!”

“将军,应该先设拒马。”已经跳上马背的副将急忙喊道。

“对对!快摆拒马,快!快!快!”雅图谷一下蹦起来,奔自己的坐骑而去。

这哪还来得及啊!如此平缓的的势。正是骑兵的最爱,一马当先的薛仁贵与席子谦就像两个箭头一样。率领着已经开始跑出冲刺速度的一万二千名骑兵,眨眼时间就已经冲破了新罗军还没完成的营塞木耕,潮水一般席卷而来。

看到这种场面,雅图谷二话不说,跳上自己的战马,双脚一磕马腹。将手中大刀往身后一背,一附身头也不回地向来路狂奔而去。

副将跳上战马正准备召集人手摆开防御阵形,听到身后马蹄声响起。回头一看自己这方的主将快马加鞭地逃跑了,也二话不说拨转马头。拍马紧随雅图谷而去。士兵们一看,好吗!两个将军都各自逃命去了,那自己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发一声喊,四下奔逃。聪明点的冲着缓坡远处的树林跑去,脑袋反应不快的则是撒开两条腿去追他们的将军。

这眼前的场景把薛仁贵与席子谦也弄楞了,这还没打呢,怎么都跑了?俩人对望一眼,席子谦对薛仁贵说道“将军!他们会不会有诈?”

薛仁贵扫视了一下四处奔逃的新罗兵士,道“你看他们逃跑的方向。毫无目的,完全是一哄而散。应该不会有诈。”说完把手中的大戟一挥大声喝道“追!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