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249章 大饼还是大球

浅大唐一我大唐只不讨是我们脚下站方的十地卜很”一一一只地方麦仲肥装出一脸茫然之后又做出一副了然之色地说道。

“小这怎么可能?我大唐幅员之广前所未有,怎么会只是很小的一点地方?”身经百战巡视过各处边防的李绩首先叫出声来。

“是啊!仲肥!你莫不是闹错了?,小李治也急忙说道。在李治心里他李家执掌的大唐江山应该就是这世上最大最富庶的地方,怎么可能只是很小的一点地方?

“快取纸笔来!”李绩对同样听的木鸡!般的李治贴身内侍命令道。

小对,对!快取纸笔来,仲肥将你心中所想画出来。”李治也反应过来,对内侍喝道。

清醒过来的内侍急忙将一副笔墨纸砚搬到靠西墙放置的一张桌案上,铺开纸张,用镇纸压好,开始研磨。

麦仲肥走到桌案旁,把脑中的世界地图回想了一下后,提起笔来,在面前铺开的纸张上画了起来。李治与李绩一左一右地站在麦仲肥两边聚精会神地看着麦仲肥笔下的图样。

研磨的内侍,眼睛也盯在纸上,右手机械地磨着墨,连有些许墨汁溅出砚台都没有察觉到。

整个紫定殿里除了毛笔与纸张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外,安静的如同无人一般。

麦仲肥先画了一个圆,将大唐所处的亚洲轮廓勾勒出来,再在空白处添上日本岛和东南亚群岛,在右下角又画上澳大利亚后,这才开始标出目前各国所处的个置。

当把吐蕃、林邑、吐火罗、天堑、波斯、大食、鞋鞠一一标出后。李治指着空白处呵呵一笑道“小这剩下的就是我大唐了,哪里很小?联看很大吗

李绩无奈地看了李治一眼后。低声道“陛下!您指的那里是大海。

”又指着被众多国家围着的空白处道“这里才是我大唐。虽然不是想的那样大。也不算小啊!仲肥怎么说是很小呢?”

麦仲肥没有接口,将李绩刚才指过的空白地上大大地写上了大唐两字后,把这张纸放在一边。在另外一张上又画起来。

同样是先画了个圆后,开始标出非洲、美州、欧州、大洋洲等的轮廓。却并不注名,只是在欧州与亚洲边缘上注明了拜占庭,这才停手说道“刚才那张只是一部分,还要加上这些。”

李治有些迟疑,指着非洲、美洲那张纸问道“这都是些什么国家?联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麦仲肥指着非州说“这里似乎是有一个叫迦太基的国家统治,这里的人都是黑色肌肤。至于这里”。麦仲肥指着美洲说道“臣也不知道了

李治看了看亚州那张又与非洲那张比较了一下后,拿起两张纸试图把他们连起来,却怎么也连不起来。

李绩接过两张纸把他们背靠背合在一起,两个圆重叠后,李治看看左面,又扭头看看右面,更是疑惑地问道“仲肥,你的意思是我们脚下还有个世界?”

研磨的内侍低声嘟囔了一句“那不成地府了?天才是圆的,地应该方的。”

他虽然说的声音很低,但此时紫震殿里十分安静,三人还是听到了。李治并没有怪内侍多嘴,点头对麦仲肥说道“就是啊!天圆地方这个。道理自古流传,更何况我们脚下的土地怎么能跟个烧饼一样,两面都有人呢?。

一直沉思的李绩突然插言道“也许这是真的。臣曾听闻隋朝时期在交州曾经有人自海上来,腰围豹皮,全身黑色肌肤。嘴阔耳大,耳挂铜环,以兽骨为饰,善使船帆。一时轰动交州,以为夜叉出海。有大胆之人问之,手指西方,口不能言,当地人献之以饭食,食量甚大。饱食后须臾即死。当地人恐龙神怪罪。送其尸体入海。一时传为奇谈。此人是否就是仲肥所言迦太基国人?”

“小应该是了,孤舟泛海多日,暴食毙命诚为可惜!”麦仲肥心中为这位不知名的迦太基航海家感到深深惋惜。旧!

李治不管那个撑死的是人还是夜叉,他关心的是脚下站立的土地是不是一个大饼。

“这样说我们脚下真的站在一块大饼上?”

。陛下!不是大饼,而是一个大球。”麦仲肥解释道。

“小大球?大球如何能站得人?”这下连李绩都很不相信了。

这个解释起来实在很麻烦,除非能有人驾船环绕地球一圈证明给他们看。好在麦仲肥能把这些没法解释的现象归到道祖提示的范畴里。

“小陛下!,其实臣也不信脚下是个大球,但臣心里出现的样子就是那样。如果陛下一定想知道的话,等苏定方那里的海船试制成功后,可派人出海走一趟,到时自然明了。”

听了麦仲肥的话后,李治点头道“嗯!回头拟份诏旨,苏定方那里需要什么,由工部制造司供给。联很想知道脚下到底是大饼还是大球。”

说完后,拿起那两张纸,反复看了许久后,递与内侍道“将此图收好,不得遗失,否则诛你全家。”

内侍战鼓兢地双手捧过那两张图样,仔细折引,二千身白袋夕内,并将鱼袋的扎口绳系好,泣里可是吠省用只的身家性命,不得不小心。

见李治敲定了海船之事,麦仲肥很高兴,毕竟苏定方造海船属于半官方性质。如今李治提出由工部制造司与苏定方联手,这就完全是官方行为,也就是说由地方工程上升成国家工程。

“至于说臣正在走权臣之道”麦仲肥理了一下思路后说道“陛下心里最清楚。当初陛下赐臣左相之职时。臣便一直请辞。但陛下多次不允,臣不得不勉力为之。如果陛下与众臣认为有比臣更合适的人选,臣甘心让个于贤

麦仲肥这话不是说给李治听的。而是说给李绩听的。左相这个个置是李治硬塞给他的,这一点李治很明白。麦仲肥之所以如此说就是为了通过李绩的嘴把他麦仲肥不是通过算计得到的这个位置,更不会留恋这个位置的意思散播到朝臣里。

果然李治开口道“仲肥!联知道你不愿为官,你就当是帮联的忙吧,如今联还真的离不开你的谋划,至于其他人如何看待此事,是他们的事情,在联这里,没人能替代你的个置

麦仲肥躬身施礼道“谢陛下知遇之恩”小

这君臣俩的问对,李绩哪能听不出来。微微一笑道“陛下与仲肥,君臣莫逆,乃我大唐之幸,臣恭贺陛下!”

李治也笑道“我大唐的兴盛与各位臣工的尽职尽责分不开。联不由地想起了当初仲肥为王子师时曾对我们说的话,各司其职,各有分工,心脏很重要,但其他器官也同样重要。天色已经不早,两位爱卿就留下陪联一起用膳吧

“谢陛下!”两人一起躬身行平山

有李绩在,麦仲肥与李治不能象往常一样的没形象,俩人都恪守着君臣之礼,这顿饭吃的没滋没味小草草收场。

出得皇城李绩与麦仲肥各自上马,李绩笑着对麦仲肥道“仲肥,你已经好久没有去我府上盘桓了,不如今日随老夫一起回去?”

麦仲肥也笑着道“英公有请敢不从命?但此时天色以晚,英公一路鞍马劳顿,实不敢再骚扰英公,改日仲肥定当上门拜访

今日刚随高宗回京的李绩也确实感到身体乏力,便点头笑道“如此也好,仲肥若来,老夫当衽榻相迎。只是明日早朝后仲肥恐怕难得清闲了。”说完拱手作别。与自己的家人一道离开。麦仲肥也带着自己的家人打道回府。

次日早朝,黄门官当庭宣读了高宗李治的敕谕:左相麦兜麦仲肥一直以来秉政公允,且多有良策,为国事劳心烦累,确为国之栋梁。更兼联封禅其间留守都城,辅助太子贤处理国事鲜有失策,实为良相。特恩旨麦仲肥进灵国公之爵,食邑二千石,子孙罔替,以示嘉宠。钦此!

接着是另一份敕封麦仲肥原配米婉华为国夫人的诏谕,

两份诏辑宣读完毕后,麦仲肥出班施礼 “臣麦仲肥谢圣上隆恩!”

下面的群臣一阵交头接耳,明德大殿上一时响起嗡嗡之声。

上面坐着的李治咳嗽了一声后道“麦卿平身抬头对殿中众臣道“先皇曾经对当时的老臣们说过,联之天下当与尔等共享。如今联也用此话告诫尔等,只要尽心王事者,联不吝高爵厚禄,左相麦仲肥既是榜样。尔等当恪守本职,尽心王事,为联牧守天下。”

众臣这才停止了交头接耳,一起躬身施礼,齐声唱到“臣等领旨,圣上英明”

真如李绩所言,这次早朝后。麦仲肥真的没有了清闲。不是差事增加了,而是应

麦府如今天天车水马龙,这让麦仲肥大呼痛苦。在此之前麦府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情景,但麦仲肥一来喜静不喜闹,二来也有避免结党之嫌的意思,除了自己的好友至交外,一律不接待。渐渐众人也就不再登门。

如今麦仲肥的圣眷之隆无人能出其右,各官员、士子们争相登门拜访,麦仲肥实在是有些难以忍受了。

而且士子们借着拜访为由,送来的诗稿文章已经在麦仲肥的书房里堆起厚厚几大摞,这些东西才是最令麦仲肥头疼的。

唐朝的科举并不是必须经过一层层的考试才能参加京师的大考。

还有举荐一途,这所谓的举荐就是如果有高官赏识你的才华,可以推荐直接参加京师的科举考试“而不必经由乡试、县试一层层的筛选,被称之为投门子,至于能不能考得上那就看自己的造化了,唐朝的科举考试可是很严格的。

投门子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即使考不中,赏识你的高官也可能推荐你去地方州府的亲戚、朋友那里任个职,只要有真材实料,做出政绩,转而成为正式官员也不是不可能。

这无疑是一条捷径,所以各地身家殷富的士子多有削尖脑袋在长安投门子的。如今麦仲肥这里无疑成为了这些投门子的人最愿意钻营的地方。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