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252章 李恪背后的势力

二洛的马车载着麦仲肥与革恪离开青华山后,又迈回了伙女城个看着窗外的景色,麦仲肥感觉到马车正在向长安的西南城区行进。

长安的南城区属于平民区。这里居住的大多都是普通的百姓。相应的巷道也细窄了不少,但各式各样的宗教建筑却多了起来,古朴的道观、华丽的庙宇、异域风情浓厚的清真寺。这里原本叫迎圣坊。因为居民多是平民所以这里还有另一个名称叫麻衣巷。

车外不时传来吆喝声和叫卖声以及孩童玩耍时的嬉笑声。麦仲肥,奇怪李恪怎么会带自己到这里来,扭头正想问,却见李恪靠在椅垫上闭目养神,也就打消了询问的念头。自己也靠在椅垫上闭目养神。

马车接连拐了几个弯后不久。车外渐渐安静了许多,很快马车就停了下来,李恪睁开眼睛道“到了,我们该下车了说完站起身,自己拉开车门,跳下车。麦仲肥也跟着跳下车。 马车停在了一条巷子的里端小前方是一座不算小的院落。黑漆的大门虚掩着,麻石台阶两边各种植着一颗极树。如今正值春末,税树上黄白色的桃花开的一都噜一都噜的,老远就能闻到淡淡的桅花香味。

院门上方门据上一块匾额用行书大大书写着两个字“任府”。

“小这是”麦仲肥迟疑地问道。

“原坝江道行军大总管,现任灵州副都督任雅相的府邸。”李恪淡淡地说道。

。他不是在灵州辅佐千里吗?什么时候回来的?”麦仲肥奇怪地问道。

“病了,恐怕没有多少时日了。”李恪依然淡淡地说道。

也许是马车停下的声音惊动了院落里的人,虚掩着的府门被拉开一条缝。一个家人打扮的老头探头向外张望,看到李恪时,老头明显一愣后立刻把院门大敞开,老头一路小跑地来到李恪与麦仲肥跟前,一拱到地说道“老仆任安叩见吴王殿下。”转头看着麦仲肥迟疑道“这位先生是”麦”麦相?”

“小请恕老仆眼拙,麦相勿怪!”任安对麦仲肥同样一拱到地说道。

“正是区区,老人家不必多礼。”麦仲肥抱拳于胸道。

“小你家老爷今日安好?李恪问任安道。

“哎!还是那样。两个贵客请。老仆这就去通知老爷。

”任安一脸愁容地说。

“不必了,带我二人前去探望吧!”李恪对任安说道。看得出来李恪与任雅相的关系应该不浅。

两人随同任安进了院门,院落很朴素,青石曼地,一左一右各有一个直径丈许的花坛,左边花坛旁边四个石鼓凳围绕着一张石桌,一架葡萄藤遮苫其上。

进了堂屋,正对面墙壁上一张大幅行书高悬于墙,只有两个字“文战麦仲肥看着这个字很眼熟,略微走近点看落款时赫然正是太宗皇帝的亲笔。

见麦仲肥端详这幅字,老仆任安不无得意地说“这是当初我家老爷孤身入铁勒说服薛延陀的夷男可汗接受我大唐册封,回集后先皇当庭赐予我家老爷的字,说我家老爷言辞之利可平战事。”

麦仲肥点头,跟随任安与李恪从侧门进了后室。后室冉门窗紧闭,一股药味刺人鼻息。北墙处的床榻之上背靠迎枕,半躺着一个身材高大,须发皆白,脸色蜡黄,骨瘦如柴的老人。

在内室靠窗的地方一个侍女正在泥炉上煎药,刺鼻的药味正是从这里发出来。

“你家老爷所患何症?李恪皱眉问道

“小郎中说是心腹痞任安有些哽咽低声说道。

心腹痞麦仲肥听孙思邈说起过。是药石无法治愈的绝症之一,也就是现在医学里说的胃癌。难怪这个任雅相会骨瘦如柴。盖因不得饮食之故。即使后世也只能将患病部位切除,在辅以放、化疗,能否存活也在五五之数,何况是现在?想不到此人居然得的是这种绝症。

任安走到床榻前,躬身在老者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后,老者睁开眼睛,艰难地侧头看了李恪与麦仲肥一眼,嘴角牵了牵,算是给李恪与麦仲肥一个微笑。之后在任安耳边说了几句话。

任安伸手从任雅相背后的迎枕下掏出一卷纸来。举到任雅相眼前见任雅相点头后,走到李恪跟前道“殿下,老爷说他请殿下过府是有事要和殿下说。但老爷发声已经艰难,恐劳累殿下,我家老爷他,该说的都写在这里了。请殿下回府后仔细观看。还说这里空气污浊就不留两位了老管家任安眼中已经溢满了浊泪。

李恪点头,说了几句安心养病,过几日再来探望等客气话后。与麦仲肥出门登车。

在车上,李恪展开那卷纸看了半晌后又收起来。脸色有些阴晴不定,许久后才象下定了决心一般小轻轻叹息一声道“仲肥,有些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一下。”

“你脸色可不太好啊!什么事?你说吧,我听着呢

“你觉得刘长有此人如行?。

麦仲肥没说话,盯着平右二,半天后才开口道,“你别和我说他是你安插的…

李恪无奈地一笑转头看向窗外淡淡地道“如果他要是我安插的呢?”

麦仲肥一阵语塞后才憋出一句“为什么?”

李恪扭过头看了麦仲肥一眼后道“他确实是我这边的人,但却不是我安插的。准确地说应该是我母妃的人。刘长有还有一个身份他是任雅相的外甥。知道此事的人少之又少

“你是说任雅相是你母妃的人?刘长有也是你母妃安插的?”麦仲肥心里有些混乱。

“不止任雅相,右武卫大将军郑仁泰、郎州都督赵孝祖、褒州都督齐善行,包括已经故去的北平定公张行成等皆是我母妃掌握的人。至于刘长有则是郑仁泰出面指使的。”

“小这都是为什么?”对于李恪之母这位前隋大公主的能量,麦仲肥并不清楚,但从原历史里长孙无忌逼死李恪废李惜为庶人来看,长孙着实忌惮李恪之母的能量。

“你仔细想想就应该明白,这些人都是不被重用的人,只因为他们都是前隋的官员或子侄李恪见麦仲肥很认真地听便接着说道“小我母妃知道你和我关系很好。李 目死后,我母妃恐我也遭到长孙无忌的毒手,曾秘密召见了任雅相,要求他去找郑仁秦,如果长孙一旦对我不利。将由他们护送我去漠北。”

“小去漠北?”麦仲肥奇怪地问道。

李恪点点头道“任雅相当初出使漠北铁勒诸部时,曾劝之营田。是岁大捻,任雅相恐他们积储多了又有异心,又劝他们用粮谷与并州交换茶叶、食盐、丝绸、瓷器等生活必需品。那里人本不事农耕,地里平白多了这许多粮食,自然是对任雅相言听计从,更得换取的必需品远比赶牛羊去换来的容易,所以任雅相在那里深得当地人的尊敬。此事被父皇得知后这才赐予任雅相“文战“二字

“哦,原来是这样。

那刘长有的事情呢?他可是很早就和我去了塞外。你母妃不可能有这样未卜先知的能力吧?”麦仲肥最关心的还是刘长有的问题,他现在可是安息都护府的大都护。

“小刘长有的事情是个时合。他当时只是十六卫里右武卫军里一个没有品级的小小督伯,跟随你去塞外只是巧合。直到你当上了镇北大都护府的大都护,他也水涨船高后小任雅相这才从你的经历里得到了启发,与郑仁泰通气后,由郑仁泰派人持着任雅相的书信去联系的他。”

。要他监视我?”

李恪摇了摇头道“不是监视你。便观我大唐境内,能够随意调动的兵马恐怕也只有你手中的镇北军了。他们本意是想借助你手里掌握的镇北军的力量,另外打出一块天地来,作为一旦我身处危险时的退身之地。按说跟随你一起开创那里局面的武将人数只有寥寥几人,刘长有应该能有独自带兵出征的机会,但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了他的身份的,你始终都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麦仲肥把头靠在椅垫上心里突然有种好笑的感觉。自己认为最好的朋友里李恪与席君买一个在算计自己,另一个在监视自己。刘长有一直没有得到带兵的机会却是自己知道的历史书里根本没提过这个人,所以自己才没有大用他。

算来算去漠南一起厮混了十几年的朋友里只有铁勒木与萧嗣业这两人武人是没有抱着任何别的目的与自己交朋友的。自己一直认为文人靠不住。没想到恰恰是被自己认为直率的武人里却各有目的,这真是从何说起?

“小这些事情你早就知道了?。麦仲肥看着马车顶淡淡地问道。

“有些事情我也不清楚,直到刚才看了任雅相写的东西才知道。母妃老了,又有过一次失子之痛,她想的难免有些悲观。但她的心思我明白,她想拼着一死护住我,不想再失去她目前唯一的儿子。”

“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也不知道。如今长孙虽然倒台了。但稚奴却越来越像个帝王,也与我日渐疏远。至于将来怎样。我心里实在没谱

“我想以小治的性格。他不会对付你的。”麦仲肥并不确定地宽慰李恪道,李治虽然不会动李恪。但保不齐武后会另有想法。

“小谁知道呢?。李恪有些落寞地一笑后说道。 这个话题非常沉重,以至于李恪说完后,两人都没有了再谈下去的兴致,车厢里一时沉闷了下来。只有马蹄踏在青石路面上发出清脆的 “挞咕”声回荡在小小的车厢里。

许久之后,车夫林柱儿轻轻敲击车门道“殿下以到永盛门,殿下还想去那里?。

“小把麦相送回府,你与我去崇文馆走一遭。”李恪看了一眼窗外后低声命令道。

“好咧!车外传来林柱儿响亮的吆喝声。

马车晃动了一下后,又继续前行。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