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557章无人不可为牺牲

职济百思不果后,抬头膘了眼眼睛盯着房粱正在出神盯粥肥道“老夫实在想不出应对之法。仲肥可有妙策?”

麦仲肥把眼光收回,微皱着眉头缓缓说道“到是有个计较,也也不知成与不成,关键是坐镇之人难觅。”

“说出来我们一起参详一平”

“我想需派一人前去坐镇。此人需是在当地素有威严,却又在当地没有势力者,如此与他无厉害冲突才可能不偏不倚。另外需选派几名酷吏前去硬性实施,并从关中调动军队暗中前往威慑,此谓势,表明朝廷对开发江南之决心。

再多派能言善辩之人离间那里当地百姓与氏族门阀间的关系挑起百姓与门阀的对立情绪,进而挑动百姓与门阀冲突争斗。当然,如能死些人就更好了。

届时可出动军队以平民爆为由实施镇压,之后以当地门阀盘录过甚激起民爆为由对那里的门阀势力进行清洗。此为谋。届时我不相信还会有人敢以卵击石。”麦仲肥表情十分阴冷地说道。

来济象不认识麦仲肥一样,上下打量着他,许久后才开口道“仲肥此谋甚险,你可知如此一来很可能会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一旦东南糜烂,件肥你要如何向陛下交代?”

麦仲肥一笑到“瓶如,须知为大事者,不拘小节?就是怕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我才不用当地官员,而另派一个与那里没有任何利害冲突的坐镇之人,领军之将亦如是。至于整个东南糜烂还不至于,之所以调用关中军队而不用本地府兵就是为了防止事态蔓延。至于局部的一些糜烂那也是在可控范围之内。”

还有一层意思麦仲肥没说,那就是真一旦出现失控,被人攻许,麦仲肥还可以拿那个坐镇之人顶缸,自己只担个选人不当的过错而已。在没有完成自己的构想之前,麦仲肥还不能倒下。为了大的目标能够顺利实施,无人不可被利用,无人不可为牺牲。这就是政治的残酷性。来济皱眉沉思了一会,似有所悟地缓缓点头道“仲肥此策倒也可以一试。

”随即蔚然一叹心里五味沉杂地说道“老夫确实不如仲肥者多矣!”

麦仲肥苦苦一笑道“瓶如过谦了!我这也是为报圣上知遇之恩,不得不尽心而为。只是这坐镇之人实在难觅啊!”

来济闭目思索片刻后展颜一笑道“老夫倒是知道有一人可当此任,又与仲肥有旧。只是圣上能否启用,老夫不敢保证。”

听来济如此一说,麦仲肥本能地想到了长孙无忌,但随即就否定了。要说长孙无忌有威信不假,但说他在南方也有威信那就有些牵强了。

“饶如想起何人?只要此人确实能当此任,我理当前去再圣说项。”麦仲肥急忙说道、

“呵人就是在家中闭门读书的江夏郡王李道宗。”

听来济说出李道宗来,麦仲肥眼睛一亮。“对啊!自己怎么把此人忘记了?当初扫平南方的就是河间元王李孝恭与江夏郡王李道宗这哥俩啊!”

当初唐统一天下之时,秦王李世横扫北方众豪强,作为剑南行军大总管的李孝恭则是带兵出川一路横扫江南,李道宗担任的正是前军总管,此人在江南的威信除了他堂兄李孝恭外恐怕连太宗李世民都难与之比肩。

随即麦仲肥心里一沉,暗想“此事成了就不说了,但此事如果不成,自己真的能狠下心把李道宗推出来吗?”便道“道宗郡王之子李景恒不是在象州(广西柳州一带)任刺史吗?他还是与那里有牵连啊!”

来济呵呵笑道“早就不是了。道宗郡王被贬为灵国公时,景恒就被夺了官职,只留了个散骑常侍的告身,谴到东都了。不过道宗郡王复爵后闭门谢客,安心在府中读书,能否愿意出山真不好说。”

“改日我亲自登门拜访,拼着磨破嘴皮子也要把这路神仙请出来。”麦仲肥把心一横,笑着说道。

看看时间不早了,麦仲肥站起身拱手对来济道“瓶如,英公今日要我去他府上一叙,这里的事情,你多担待。刚才你我所言之事事关重大,切不可走漏消息,令他们有所准备。”

麦仲肥之所以慎重叮嘱来济是因为来济本是扬州人。虽属山南道,不入江南道。但麦仲肥也怕来济会有亲属在江南道,为了保住亲属而泄密。

来济当然听出了麦仲肥话里的意思,明显有些不悦道“仲肥将老夫看作什么人了?别说我之族人皆在山南道,即使是在江南道,老夫又怎会如此不知轻重?”

麦仲肥笑着拱手道“瓶如莫怪!此计十分凶险,稍有不慎后果十分严重。虽然我已经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打算,但还是希望能把此事做成,这可是利旧、利我后世子孙的大功德。不得不谨慎啊!”

“仲肥为我大唐劳心,老夫无以援手已觉甚愧,安敢再拖后腿?放心吧!衙署之中公文往来这等琐事,老夫一力承担。”

来济也明白如果此事不慎,一旦造成东南糜烂之局,麦仲肥固然跑不了,自己这个,右相也脱不了干系。而且麦仲肥当初提出的“理政四疏。也会被全盘否定。这大好局的就此作罢。

来济早已经从知情人嘴里得知,要不是当初麦仲肥在高宗面前一力担保,别说现在这个右相之个了,恐怕自己的下场很可能与韩缓相同。

麦仲肥再次拱手道“瓶如能如此说,足以证明你深知仲肥用意。如此我就不再多言,先走一步,这里就拜托老兄了

来济与麦仲肥拱手道别,自去处理案头的文书。麦仲肥出了东台,上马一路缓行,奔崇德坊的英国公府邸而去。

沿着帝都的中轴线朱雀大街,一路缓行的麦仲肥,回想着自己来到唐朝后的经历。从当初的旁观者到被动地融入这个社会,再到想用自己带来的知识和见识改造这个社会,一直到现如今自己已经成为了游戏规则制定者之一,这几年年来的酸、甜、苦、辣也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

这一切的一切汇总到现在行成了一种责任,一种自己无法推谭的责任。并为这种责任甘愿呕心沥血,这难道就是人们常说的升华吗?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流和车马,听着各种不同地域口音的叫卖声麦仲肥的嘴边不由得带上了一丝微笑,既然自己已经成为了游戏规则制定者,那就让这个游戏更有意思些吧。

南北贯通,笔直宽阔的朱雀大街把帝都长安一分两半。朱雀大街最北端连接的就是大唐的心脏皇城,最南端直通帝都的正门,正阳门。

官员府邸大都在东城,商贸集散地大多在西城,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东贵西富的由来。官员们轻车简从在唐朝十分普遍,反到是摆着仪仗招摇过市的十分罕见,这与当初李世民的亲民思想浓重不无关系。这位太宗文皇帝在世时就经常带着几个内卫和亲信在长安城里到处溜达。

位于东城正中的明德坊、崇德坊、圣德坊等九个里坊只是徒有其名,其实九坊之间的坊墙早就被拆除一空了。这里居住的只有三十几户人家,却占着东城六分之一强的地面。只因这里住着的都是开国的国公。

来到英国公府邸门前,还没等麦仲肥下马,李府的大管家五十多岁的徐数就带着几个家人迎了出来。

李府家人匆匆前来把麦仲肥搀扶下马,其中一名家人将马匹迁往后院马厩。

管家徐巍这才笑着躬身行礼道“麦相您可来了,我家老爷在明堂等候多时了。快请、快请。

“刚处理完公务就赶着前来拜会英公,有劳许总拜。麦仲肥笑呵呵地说道。

“麦相可是有时节没登门了,席尚书早麦相一步,已经到了。”徐巍在前面一边引路,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话。府门前的卫兵冲俩人插手施礼,徐巍如同没见一般领着麦仲肥走进英国公府。

转过影壁墙就看见李绩早已经与席君买站在明堂前的台阶上等候着,见到管家带着麦仲肥进来,这才走下台阶,笑脸相迎,这就是所谓的降阶相迎,以示亲近之意。

“仲肥,的来如此之缓?。李绩呵呵笑着问道。

“衙署里有些公务,这不处理完就急忙赶来,却不曾想依然劳英公久候。”麦仲肥紧走两步准备施礼,却被李绩托住。“仲肥不必如此多礼了,快请进!”李绩一手拉着麦仲肥一手拉着席君买,径直穿堂而过,来到自己的书房门前。

这一举动,让麦仲肥立刻知道老头让自己与席君买前来,绝不是简单的请客吃饭,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与自己等人说。

进了李绩的书房,麦仲肥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书房陈设很简单,居中一张桌案,上摆文房四宝,后面一张椅子上附着一张完整的虎皮,墙上一副泼墨山水画,看不出是谁的手笔。

左边一排紫檀书柜上,放满各种书匣。墙角一个十字木架上挂着一副式样很旧的盔甲,不是现在唐军将领通常穿戴的明光铠,但因为经常擦拭,依然泛着金属的光泽。

右边窗下是俩把椅子一个小几小几上放着草窠,草窠里是一把直梁圆筒茶壶。桌几地面等处擦拭的一尘不染。

李绩将两人让到椅子上坐下后,自己坐在蒙有虎皮的椅子上才开口道,“今日邀仲肥与君买前来,是陛下吩咐老夫有一事相询。”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