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混初唐

第263章 被人蒙蔽的麦天

…月只万数人的叶蕃骑兵绕过大雪山突然袭击了西域,一十镇之一的满合城。虽然被满合城守军击退,但这一现象还是引起了李绩的注意。

李绩拉席君买立刻进宫请见了高宗李治。提出西域诸军镇不可被动固守,应主动出击,袭扰吐蕃边境,令其增加边境驻军,分散吐蕃军力。

李治然其说,下诏安西都护府,立刻对吐蕃还以颜色。十月顶着初至的寒风,安西都护府下辖的十二军镇里八个与吐蕃对峙的军镇共九万余骑,分袭吐蕃边境六处边塞小对六处吐蕃边境驻军发起报复性攻击。斩敌三千余,夺人口一万六千余,马匹抬重无数后退回驻地。

为配合西域军镇行动,剑南道松州、茂州、豫州三府府兵也对吐蕃南部边境线进行挤压。

吐蕃边境驻军互不统属,几次冲突后。边境驻军将领不得不派人回去请求增兵。吐蕃赞普调动国内驻军增援以上地区,同时派出使节前往长安,对唐国贸然发动边境攻击讨说法。时吐蕃常备军达三十二万,加上依附于它的周边部族军。军力有四十三万之多。

十一月,委师德的使节团回到长安。与他们一同回来的还有赶着大量的牛羊、骖鸵、马匹等的吐谷浑派来上贡的使者团。

妾师德与李敬业他们带回的消息证实了当初麦仲肥的担忧。现在吐谷浑可汗诺岛钵能掌控住的部落不到整个吐谷浑部落总数的三成。这说明吐谷浑实质上已经四分五裂。吐谷浑西南的部落早已经与吐蕃暗通款曲,还有一部分是在观望犹疑。

这下麦仲肥算是彻底明白了原历史上大非川之战为什么会是大唐惨败了,确实是猛虎难敌狼群使然,再加上地形、气候等诸多不利因素,不明敌情的唐军惨败是必然的结果。

找到了症结所在,剩下的就只是对症下药。与李绩和席君矣商量后,三人联名写密折递与李治。

以唐骑、神策军各二万五千骑分批次先期进入都州,进行为时四个。月的适应性练。明年春,再出动镇守秦州、祁州的左武卫军五万府兵与归李治直接管辖的八千已经成军的神武营炮兵火器营与先期到达的五万骑军联合展开对吐谷浑西南诸部以及吐蕃军进行大规模压制作战。

李治对此没有异义,彳幼领军将领上,出现很大分歧。

李治还是倾向于席君买与萧嗣业这对组合。麦仲肥不同意,他认为这种包打前敌的模式不利于其他唐军将领的成长。所以他提出让朝鲜道行军大总管薛仁贵与右卫率将军黑齿常之主持这次战役。

麦仲肥心里总感觉有些对不起薛仁贵。虽然原历史上薛仁贵领军出征吐蕃,最后全军覆没,自己也差点点被砍了头。但这次我麦仲肥,已经帮你把漏洞都打上了补丁,以薛仁贵之勇加上黑齿常之之谋,这次应该不会有问题。

李绩同意麦仲肥所说包打前敌的模式不利于唐军将领的成长,但又以对薛仁贵与黑齿常之不了解为由,拒绝评说此二人。

本来听李治让自己与萧嗣业领军正心中大喜的席君买,被麦仲肥反对后也三缄其口,一时间领军将领之事难以决断。

最后还是麦仲肥提出,先调薛仁贵回京,由李绩对他进行考核后再做决断。朝鲜道大总管之职暂由平壤刺史、东部水师都督苏定方兼任。

委决不下的李治只好同意麦仲肥的提议。 十一月底,秘密探访漠南的秋仁杰一行三人返回长安。将所掌握的事情原原本本说给了麦仲肥。

经过秋仁杰述说,麦仲肥心中对现在漠南的局势已经有了大致的轮廓。随即命人去请席君买与萧嗣业过府,同时给安西都护刘长有写了一封信,派人快马送去。

十二月初秋仁杰迂大理寺评事从八品十二月中任大理寺主簿从七品。

同月委师德任兵部给事中,与先期开拔部州的五万骑军一同进入吐谷浑。

十二月底,朝鲜道行军大总管薛仁贵奉旨冒雪回京。与此同时,镇北大都护府长史麦天进京述职。

显庆六年的迎春朝会上,高宗李治当着众臣工与外国使节的面,毫不留情地驳斥了吐蕃使节提出的唐贸然攻击吐蕃边境的谬论。并声色俱厉地说道“尔等回国后当晓谕你家赞普退回本国边境,否则联将派军为吐谷浑诺昌钵可汗讨回公道。”

李治说完,吐谷浑使节单膝跪到在地,声泪聚下地历数吐蕃对吐谷浑的欺压,把这次政治秀推

吐蕃使节面带冷笑退出大殿小次日一早就动身离开长安返回吐蕃。

散朝后,麦仲肥在家中给麦天设宴洗尘,只有黑氏哥俩作陪。席间麦仲肥仔细盘问了麦天关于漠南这几年的情况,麦天都一一做了回答。当麦仲肥问及与麦跃、麦飞之间的关系时,麦天略微沉吟了一下后道“老师,弟子与他们之间还好。”

“还好?还好是什么意思?”

“他们两个之间更亲近一些

“于是你就听信外人之言暗中派人监视他们,连飞儿派人给我的书信你也半路夺走,是吗?”

“老师,这事情不是你所想那样,”

“好吧,此事暂且不提。那我问你,新道总教是你下令把他们纳入镇北都护府管辖之下的吗?甚至对外传教都要经你许可?”麦仲肥平静了一下后继续问道。

“老师,这有什么不对吗?宗教当然要在官府管辖之下。他们对外传教当然要在镇北都护府报备。您当初不也说过宗教如果不善加管理,会引起很大麻烦?”

“于是你就在新道总教里培植自己的势力,让他们逐渐架空长老会和紫云?”麦仲肥的声音里带有些冷厉。

一旁作陪的黑强、黑猛对视一眼,都不由自主地感觉到有些忧虑,这些事情他们的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由得都为麦天捏了把汗。

麦天低头饮酒,没再说话。端酒杯的手由于太过用力,骨节处都已经发白。

“你府上的那个智囊,叫仆俊的是什么人?”

“他是西突厥突骑施部落酋长的侄子。部落在我镇北军平西突厥之战时损失惨重,被其他部落吞并。他因向往我漠南的繁荣,这才只身前来。”麦天依然低着头说道。

“从去年春开始的西域部落东迁也是他的功劳吧?”

“是,前年他自荐到弟子门下,不仅识字而且任劳任怨,且多有良策。去年他说漠南虽然繁荣,但人力依然显出不足,他愿意去西突厥游说一些小部落前来,他走后一个半月时间,就有西域的小部落来投,如今已经有三十二个部落,共八万多人,大大缓解了工矿人力不足的局面。但麦跃与麦飞俩人对此多有不满麦天抬起头一脸委屈,但依然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如果没有秋仁杰在漠南调查出来的蛛丝马迹,光听麦天所说,麦仲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

麦天作为漠南掌总之人,他必须要把全局掌控在手中。当初麦仲肥在漠南也是这样做的。

问题在于这些事情都是那个叫仆俊的人给麦天出的主意,而非麦天自己的主意。而且仆俊在麦天心中的地位已经明显凌驾于麦跃与麦飞之上。这就把麦仲肥当初设置的相互制约的三角稳定结构给破坏了。更重要的一点是据秋仁杰调查的结果表明被其他部落吞并的突骑施部落酋长的子侄里根本没有一个叫仆俊的人。 这样问题就出现了,此人如此多谋却又故意隐瞒身份,究竟是为了什么?还有从他给麦天出的主意来看,似乎都是为了麦天能够加强自己的控制力,往深了说此人就是以加强麦天的控制力来刻意破坏当初麦仲肥设置的那个权利三角形。

“你对这个仆俊了解有多少?。

“回老师,此人性格谦和、沉稳,处变不惊。而且此人与弟子十分投缘

“他的来龙去脉你可找人探查过?”

“这,到是没有麦天愣了一下后,老实回答道。

“为什么不让麦毛毒调查一下?”

麦天没有说话,又把头低下!

麦仲肥看着麦天半晌后才开口道”天儿!你被人利用尚不自知啊!此人究竟是何来历尚不得而知小但此人给你出的谋划表面上看是为了你,其实这些谋哉处处在挑拨你与我与跃儿、飞儿的关系

“弟子被人利用?老师。这从何说起?。小

“新道教的教主是谁,漠南、漠北之人都很清楚,你不会不知道吧?你在总教安插的亲信都是由谁指挥着?真的是你吗?跃儿、飞儿与你逐渐疏远,你可曾想过这是怎么造成的?。

见麦天皱着眉头不说话,麦仲肥继续说道“今天为师就和你谈到这里,你去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来找为师。另外你把东迁的所有部落名单写出来,为师或者能从中间找到些线索也说不定。”,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