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皇妃

第十一章 谁教谁下棋?

几十杯不同颜色的花茶和奶茶摆满了桌面,宗政无忧专挑颜色深的品尝,每一种只啜一小口便放下了。漫夭看着他邪美的眸子一点一点的暗淡了光华,很快便被掩盖在如扇般浓密的墨睫之下,最后,他挥了挥手,轻轻道:“都撤了吧。”

九皇子连忙拦着道:“七哥,我还没尝呢。这五颜六色的,看着挺美……闻着也挺香。”说着端起一杯宗政无忧没有尝过的透着碧色的水果奶茶浅尝一口,酸酸甜甜的香滑感,他舔了舔唇角,点头道:“还不错,如果昭云在这儿,肯定会喜欢。”

话音刚落,便听见门口传来一声娇唤:“无忧哥哥,无忧哥哥——”一个十六七岁长得十分精致的女孩,双眼晶亮,微提着裙摆快步跑了过来。

九皇子哈哈笑道:“说曹操,曹操到。七哥,你要不要躲一躲?”

漫夭不禁笑道:“天底下竟然还会有能够让离王殿下想要躲开的人?”

宗政无忧嘴角一抽,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九皇子的身子往她面前微微倾斜,故作神秘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昭云一到,便兴奋地往宗政无忧身边挨去,没能靠近,面前就横出一只手臂,她抬头一看,又是木头人冷炎!不由委屈道:“无忧哥哥——你来这么美的地方,怎么不带上云儿啊?”

宗政无忧看也没看她一眼,漠声道:“你还是三岁的孩子吗?”

昭云噘嘴道:“无忧哥哥,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咦?这些杯子里装得是什么?没见过啊。”

九皇子笑道:“这些是七哥点的茶,很好喝哦,七哥都有尝过。”

“真的吗,无忧哥哥?我也要尝尝。”昭云伸手便端起一杯紫色的奶茶,正巧是宗政无忧尝过的,但那茶杯还未递到唇边,只觉一股强大的劲力袭来,“咣当”一声,她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漫夭一惊,九皇子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宗政无忧这样的人,怎可能让一个女子碰他喝过的东西,更何况是人都可以看出这个女子对他的心思。她连忙对身后的小侍使了个眼色,那人立刻上前将满桌的杯子撤个干净,再将地上的残片收拾了。

昭云一双手紧攥衣角,泪眼涟涟,愣愣地望着面无表情的宗政无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宗政无忧冷冷道:“你想现在就回国公府?”

昭云一听,眼中的泪水都吓得收了回去,急急摆手道:“不想不想……无忧哥哥,我才刚出来,我不打扰你就是了,我就在这里待会儿,这儿真漂亮……”她抬头四顾,便看到了站在她身旁不远的漫夭,顿觉眼前一亮,惊叫道:“啊!你是谁啊?怎么跟无忧哥哥一样,长得这么好看?”

九皇子笑着说:“他是璃月,这家茶园的老板,这个园子是他亲自设计的哦!”

昭云双眼一亮,直勾勾地看着她,脆声说道:“真的吗?璃月公子,你好厉害!对了,刚才我无忧哥哥喝的是什么茶啊?我也想喝。”

这个女孩很聪明,她为了留在宗政无忧的视线内,懂得转移目标,只可惜,宗政无忧从始至终都没看她一眼。漫夭让人准备了几种水果奶茶,昭云尝了之后,连连叫道:“好喝好喝。你让人多准备一些,我要带回去让别人也尝尝。”

就这样,因为这位郡主对宗政无忧的爱恋,令本不易推行起来的水果奶茶在这个陌生的年代从贵族之中开始兴起,竟风靡一时。而“璃月公子”这个名字也在二日传遍了整个京城,上至皇亲贵族,下至官员财主,凡是有钱有势有地位的人,在建造家园府之时,无不以求得“璃月公子”一纸设计图为荣。

宗政无忧成了拢月茶园的常客,往后的半个月他多半都是一个人来,要一壶极品西湖龙井,静静地坐到很晚。

漫夭坐在离他不远处的琉璃桌旁,见他一身白衣披着冷月光华,看起来竟然那样孤单。她不知不觉就起身朝他走了过去,宗政无忧抬眼看她,她这才惊得回神,干脆大大方方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浅笑道:“殿下不介意吧?”

宗政无忧扫了眼周围空闲的座位,懒懒一笑道:“介不介意……你不是都已经坐下了?本王有些好奇,你一个女子,不在家等着嫁人生子,却为何要自己跑出来弄这么一个茶园?”

漫夭微微一怔,他果然识穿了她女子的身份!皱眉道:“谁说女子就只能在家相夫教子?女子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事业,她们也可以是独立的,不一定非得依附于男子才能生存。”

她说:女子不一定非得依附男子才能生存?宗政无忧有瞬间的恍惚,怔怔地望住她,这十几日,他时常看到她一个人端着一杯茶,很安静地坐在那里出神,仿佛灵魂脱离了躯体,不知飘向了何处。她看上去似乎永远都是镇定淡然的,纵使天塌地陷也不能令其动容半分。他忽然在想,这世上会不会有那么一件事或者那么一个人,能令这双充满智慧光芒的眸子现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他的身子往后一靠,忽然问道:“你可会下棋?”

她一愣,思维有点跟不上他转变的速度。围棋她不会,象棋她是高手,只可惜这个世界的人,似乎不知道有象棋这回事。她摇了摇头,以为宗政无忧定会失望,谁知他竟然说道:“本王教你。冷炎,去拿棋来。”

漫夭呆了一呆,这个男子行事当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难道是他寂寞得太久?

一刻钟之后,冷炎很神速地现身,将棋盘放到二人的面前,她低眸一看,整个人愣在那里,这棋,竟然是——象棋!!!

宗政无忧一边摆棋一边给她讲这棋该怎么走,这种情景像极了她在启云国寂寞无聊时自制一副象棋教泠儿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