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皇妃

第十三章 茶园遇刺

十多名蒙面黑衣人遽然现身,将他们团团围住。

漫夭一惊,这样强烈的杀气,这样多的人,她竟丝毫没有察觉?!暗暗运气,却突然发觉她的内力……提不起来,顿时心中惊骇无比。她扫了眼周围的黑衣人,只见他们紧握着手中的长剑,面色凝重地紧紧盯住宗政无忧,看来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可是,为什么她会突然失去了内力,而宗政无忧好似什么事都没有?还是他也和她一样,只是装作若无其事?若果真如此,那他们……麻烦了!

宗政无忧淡雅地喝着凉茶,嘴角含着一抹嘲讽,哼笑道:“他还真是不死心。无隐楼的人请不到,找了你们这些不入流的杀手,就想要本王的命?”

他似乎知道是谁想要杀他,竟还能这般淡然以对,想必这样的刺杀早已不是一次两次了。而那个想要他命的人,能在他明知是谁的情况之下,还能好好的活着,这个人,会是谁呢?

为首的黑衣人眼光一厉,杀气更盛,也不多言,朝着同行之人使了个眼色,提剑齐齐朝他刺了过去。那速度,极快,不过眨眼功夫,数柄剑形成一张精心织就的死亡之网,罩上他周身。

她的心不自觉提了起来,宗政无忧仍是淡淡的,仿佛那些人手中的不是要他命的利器,而是不小心拂上他肩头的柳枝一般。

忽然,一个人,如鬼魅一般凭空闪现,急速架开他周围的长剑,与黑衣人展开厮杀。

冷炎?她几乎忘了,他身边还有这样一个神出鬼没的人存在。那些杀手绝非如他所说的不入流,而是个顶个的一流高手,每一招都绝不含糊。那个见过几次却从未说过话的像是黑暗中的影子一样的男子冷炎,在他身后挥剑如雨,速度快如闪电。园中断臂残肢,热血飞溅。

一名黑衣人抽身而出,锋利的剑刃转向此次的目标人——宗政无忧的后颈直直地刺了过去,眼神凶狠,动作迅猛决然,却无声无息。

漫夭想也未想,脱口而出:“殿下小心——”声音中有自然的淡淡的急切。

宗政无忧微微诧异抬头,眸中有什么一闪而逝,这个女子,竟然也会有超出淡然以外的无意识举动——提醒他小心身后!尽管他根本不需要提醒。面色不改,他静坐稳如泰山,在长剑抵达后颈之时,微一偏头,迅疾抬手,两根修长的手指准确无误地夹住剑身,动作潇洒悠然。

黑衣男子大惊,连忙抽回剑,然而,用尽全力,却不动分毫。

宗政无忧冷笑,指间一个翻转用力,只听“铮”的一声响,折断利剑彷如折下一根柳枝那般轻易。他云淡风轻,凤眸轻挑,笑着道:“剑的质量如此低劣,怎么乌啸门的生意已经差到这等地步了吗?”

乌啸门,一个声名仅次于无隐楼的杀手组织,只要出得起银子,什么任务都敢接,据说不曾失手,只可惜,这一次,他们碰到的是宗政无忧。

黑衣人被点**份,愣了一愣,明显有些慌神,手中断剑欲再朝他刺来,却见宗政无忧一扬手,利器破空。

“啊啊啊——”惨声嚎叫,尖锐刺耳,黑衣人翻滚在地,双手紧紧捂住眼睛,鲜红的血从他粗糙的手指间流淌出来,面部早已痛到扭曲,过了许久,声音渐歇,黑衣人双手无力滑落,漫夭一看,怔住,身子僵硬,只见黑衣人两眼没了眼珠子,只余下断剑深深钉入眼眶留下的两个黑洞,鲜血汩汩流出,蜿蜒在洁白的地砖。

宗政无忧由始至终,连头都不曾回过。

她望着对面如仙优雅如妖邪魅的男子,他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杀人时,表情淡然平常的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她只觉有一股透骨的寒气紧紧拢住了她,令她呼吸艰难,却努力维持镇定。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之气,刺鼻。湿热粘腻的**,溅上她的身。她虽然会武功,却只用来自保,从未杀过人,来到这世界三年,这还是一次如此直面残酷血腥的搏杀,见证上一刻还喘着气的活人,下一刻瞪着眼,面目狰狞地倒在她的脚下,停止呼吸。她只觉全身发冷,死过一次的人,似乎对死亡格外的敏感。

片刻后,十几个黑衣人只剩下三人,多多少少都受了伤,看着身边的同伴一个个倒下,他们开始恐惧,寻找脱身的方法。杀手也怕死!毕竟生命只有一次。

宗政无忧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看着她浅浅的蹙眉,眼中快速闪过各种不同的复杂神色,唯独没有恐惧,而且很快便回复了镇定,只脸色微微发白,他忽然半倾了身子,语带关怀道:“惊着你了!”

这话一出口,黑衣人立刻将目光锁定她的身上,传言宗政无忧为人冷漠无情,不近女色,竟也会出言关心一个男子,且已有半月之余,日日来此茶园,莫非……此人好男色?

漫夭狠狠地瞪着这个邪恶的男子……他是故意的!见黑衣人朝她掠来,她强自运气,沮丧的发现,越是运气身子越是绵软。为什么?为什么只有她失去内力,而同桌的宗政无忧却一点事都没有?

不等她多想,一名黑衣人手中的剑架上了她的颈项。在冷炎随之而至的同时,黑衣人厉声道:“别动。离王,想要让他活命,就放我们走。”

冷炎顿住身子,宗政无忧眉头都不皱一下,淡漠道:“他的死活,与本王有何相干?”

黑衣人愣住,刚才离王明明很关心这个比女人还要美的男人,此刻怎得又变得这样毫不在意?

剑,迫近,冰冷的刃,吻上了她光滑的肌肤,细微的尖锐的痛自颈间传来,温热的**自颈脖的肌肤蜿蜒向下。

宗政无忧身子往后靠着椅背,抄起手来,完全一副与他无关的看戏摸样。这个女子,面对死亡仍然如此镇定淡然吗?

漫夭银牙暗咬,摸不准宗政无忧到底是什么心思。她眸光一转,抬手轻轻碰了碰手指边的棋子,看了眼宗政无忧,再看了眼棋盘,眉梢一挑,眼中有少许鄙意,仿佛在说:“如果我死了,就没人陪你下棋了。哦……你一定是害怕我将来有一天会赢了你,所以借别人的手除掉我!”

宗政无忧薄唇微勾,邪眸带笑,分明看懂了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黑衣人见她又是碰棋子,又是用眉眼传递消息,以为那副棋子有什么玄机,飞起一脚,踢翻了琉璃桌,“咣!”杯、壶碎裂,茶水溢出,白玉棋盘摔成了几瓣,精致圆润的棋子滚落一地,沾染上茶渍和鲜血。

宗政无忧眸光一沉,手腕翻转,四枚柳叶在手,仿佛被赐予了生命般,直射飞出,以看不见的速度,朝着那名黑衣人四肢打去。

“啊——”一声尖锐的惨叫,几乎震破她的耳膜,黑衣人瘫倒在地,浑身抽搐。四肢筋脉已断。

宗政无忧看也不看一眼,只定定地望着她,凤眼半眯,这个女人……是有意的!用眼神传递消息是假,诱导黑衣人,毁他之棋,引他出手是真。这名女子的心思当真细腻,竟看出他对这副棋的珍视。

另两名黑衣人被镇住,柳叶竟也能成为杀人的利器?!冷炎趁他们怔愣之际,飞掠上前,一剑削去一人头颅,最后一名黑衣人慌乱之下,将她重重地推了出去,以抵挡对方要命的寒剑。

冷炎不自觉地撤剑,她身子无力,眼看就要撞上冷炎,谁知冷炎在最后一瞬闪身躲了开来,她便没有选择的直直地,直直地扑到了冷炎身后那个连喝过的茶水都不让女人碰的绝世男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