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皇妃

第十八章 牢狱之灾(一)

她就这样被关进了临天国的刑部牢房,毫无选择!

“主子!”刚踏入牢房,泠儿就急急地扑了过来,紧张地问道:“您去哪里了,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茶园怎会有那么多的尸体?您有没有受伤?快让我看看!”

漫夭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只笑着道:“我没事。”泠儿这才松了一口气。

周围牢房关着的茶园其他人,都着急地唤着“公子”,漫夭淡笑着安抚道:“放心吧,都会没事的。”她的神色镇定从容,清澈的眸子有一种让人安定的力量,众人都静了下来。漫夭的目光落在对面牢房唯一看不出焦急神色的沉鱼身上,停顿了几秒,见沉鱼望过来,便轻松随意地一笑,沉鱼微微一愣,随后也回她一笑。漫夭扫了眼四周,没见着萧煞,便低声问泠儿:“萧煞没进来吧?”

泠儿点头,用同样低的声音道:“主子一夜没回府,我们以为主子歇在园子里了,所以我提前去了园子,给主子送早膳,结果刚进去,就莫名其妙被抓。萧煞一定是发现了那些侍卫,所以就躲开了。唉!这个萧煞,怎么不守在园子附近,阻止主子过去呢?”

漫夭蹙眉,昨晚现场之人除她和宗政无忧以及冷炎之外,再无活口,为什么一大早就已经有府衙之人等着进园子查看尸体?离王遇刺之事究竟是谁传出去的?难道昨夜除他们之外还有别人在?她摇了摇头,道:“不怪冷炎!我是坐马车去的,就算他在园子附近,看到我的时候,也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希望……他能看到我留下的讯号。”

泠儿问道:“什么讯号?”

漫夭道:“我让他去找一个人。只要这个人肯来,那我们至多受些皮外之苦。”

泠儿道:“如果这人不肯来呢?”

漫夭美眸慧光流转,勾唇轻轻一笑,道:“他会来的!”

见主子十分肯定的模样,泠儿放下心来,又问道:“主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漫夭轻叹:“只要他们走正常的审案程序,我就不担心,怕只怕……严刑逼供,屈打成招,有人等不及,想让我们成为这起刺杀案的替罪羊。”

泠儿惊道:“他们敢!我就算拼了一死,也不会让别人伤害到主子!更何况以主子的身份……唔……”

她话没说完,漫夭忙捂住她的嘴,在她耳边低声道:“你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我的身份,绝对不能说出来。”

泠儿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不能说啊?”

漫夭黛眉轻蹙,眸光深沉,道:“倘若在这个时侯,我的身份泄露,让有心人利用了去,很有可能会引发两国争端。”泠儿眨了眨眼,表示不明白。漫夭又道:“离王善谋略,智计无双,此次用计大败北夷国,其他国的国君必定将其引为心头大患,唯恐将来会侵其国土,或者影响到野心家吞并天下的决心。而此次联姻,皇兄选择的正是离王,如果有人散播谣言,称我们此次联姻的目的,是想暗中除掉离王,那么,以帝王的猜疑之心及临天皇对离王的宠爱,就算我们这一次能安然度过此劫,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不会好过。”

“这么复杂啊!”泠儿惊叹,万分敬佩地望着自己的主子,道:“还是主子思虑周全!可是,谁会想要破坏两国联姻呢?”

漫夭道:“那得看,若是联姻成功,对谁造成的威胁最大了。”虽然离王拒婚,但她曾在大殿宣称,会让离王在半年之内心甘情愿娶她。而且,就算最终离王不肯娶,名单之中,还有一个与离王关系最亲近的九皇子。在别人眼中,无妻无妾的九皇子,比任何人的可能性都要大。

泠儿还想问点什么,却见漫夭面露疲色,便扶着她去早已看不出本色的单子上坐了。

牢房阴暗潮湿,空气中散发着一股子霉味。没过多久,漫夭便觉得头又开始昏沉,额头渐渐发热,刚好转一些的风寒有加重的迹象。牢中的晚饭只有一个冷馒头,又干又硬,跟石头似的,至少也是两天前剩下的。她不禁皱眉,早知道应该在东郊客栈吃完饭再走了,至少吃饱了能增强点抵抗力,否则,以她目前的状况,恐怕等不到人家用刑,她就支撑不住了。

泠儿见她不吃馒头,脸色也红润得不正常,探了她的额头,惊叫道:“呀!好烫啊!来人,快来人啊,我们主子生病了,快帮我们请个大夫。”

狱卒骂骂咧咧地大步走过来,使劲儿踢了牢门,大声喝斥道:“叫什么叫!再叫,老子上鞭子伺候!你以为你们是谁?病死了更好,都死了老子就不用这么晚还在这儿看着了。”骂完转头就走了。

泠儿瞪着眼睛,气得说不出话来。漫夭无力摆手道:“算了,说什么都没用。进了这里,他们就没打主意让我们活着出去。”

泠儿气呼呼地对着狱卒的背影啐道:“狗仗人势!以后别让我碰到你们!……主子,您的身子好烫,这可怎么办?”

刑部尚书余大人到的时候,漫夭背靠着墙,坐在地上昏睡,被一盆冷水泼醒。泠儿眼疾身快,连忙扑在她身上,挡去了一半凉水。冰冷的触感令她身子一抖,一缕一缕的湿发遮盖住她滚烫的面颊,还未作出反应,已被人架了出去。泠儿慌忙拉住她,不敢松手。余大人不屑地讥笑着,阴冷着声音道:“一起带走。”

刑房。几十种刑具一应俱全,每一种都足以让人生不如死。火炉里的火烧得很旺,滋滋地溅着火花。她被衙卫扔在地上,一点力气也无。

余大人戴着硕大戒指的肥胖的手,拈着一张写满供词的纸张,阴阴说道:“这是你买凶行刺离王的罪状,只要你识相一点,乖乖地签字画押,就可免受皮肉之苦。”

漫夭眉头一皱,讥笑道:“我还以为余大人至少要走个过程,想不到,连审都不用审,就直接逼我认罪!”

余大人阴笑道:“此事无需审,已经很明确了。”

漫夭面色疑惑道:“明确?请问大人,我与离王无冤无仇,离王又是我茶园里的客人,也就相当于我的衣食父母,我为什么要杀他,断自己财路?”此时此刻,只能拖延时间,希望萧煞能尽快赶到。

余大人道:“因为你是北夷国的奸细。”

调查不到她的身份,便给她安上这么个罪名,这些人果然够狠!漫夭不动声色,缓缓说道:“大人说我是北夷国的奸细,证据呢?”

“你来历不明……”余大人才开口,刑房外有人沉声截口:“余大人,不必跟他讲这些废话!难道你看不出她在拖延时间吗?”

墙外之人说着话已经迈步走了进来,漫夭见了此人,心中一惊,眸光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