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皇妃

第三十三章镜中花,水中月(三)

宗政无忧怔住,她竟然又一次拒绝了他!别的女子为了留在他身边可以不计名分,甚至寻死觅活,可她倒好,失身于他,却如此轻描淡写,说她只当那是春梦一场!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模样,还说出**是你情我愿无关嫁娶这种话,宗政无忧忽觉心中烦乱莫名,他紧皱眉头,眼中不觉浮上一丝怒意,伸手一把捏住她高高抬起的下巴,他不喜欢她这样一直高昂着头目无一切的淡漠表情,似乎天底下,任何人、任何事都入不了她的眼,刻不进她的心。他眯起凤眸,紧紧盯住她的眼睛,犀利的目光像是要刺透她的灵魂,沉声道:“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女子想嫁给本王?”

漫夭下巴被捏得生疼,她尝试着挣扎,但她越挣扎他便越发捏得紧,似是要将她捏碎了才罢休,她索性随了他去,这下颚再痛,又怎及得心中之痛?她倔强地勾唇浅笑,眸光坚定,语气淡淡道:“离王殿下身份尊贵,貌比潘安,想嫁你之人,自然多不胜数,你尽可以……将她们都娶了,但……那些人之中,绝不会包括我。”

宗政无忧面容巨沉,这话若在一般人说来,更像是赌气,但从她口中说出,却让人觉得那就是她心中所想。这个昨夜因他一句话便感动到泪盈于眶的女子,今日得知他并非真心之时,却能笑得如此淡然。这种笑容,令他感觉十分刺眼。他眯着眼看了她一会儿,除了她眼底的讽刺和嘴角的薄凉,他竟看不出她其它的表情。他还就不信,她的心里,也像她表面看上去这般平静。他突然伸手一把揽了她的腰,那细软腰肢不盈一握,让他想起昨夜带给他的销魂之感,不禁心中一荡,将她猛地往面前一带,两人身子紧紧相贴。

漫夭面色一变,毫不犹豫地用力推他,冷冷道:“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宗政无忧非但没放开她,反而一手箍住她的身子,一手摸上她苍白的脸庞,指尖在她莹白的耳垂处轻轻逗弄,轻佻的邪笑道:“我只是想带你重温下昨晚的感觉……如何?想起来了吗?你现在拒绝嫁与本王,但你昨夜……可是怀抱着将嫁给本王的心思,心甘情愿的……奉上自己的身子。”

漫夭唇上的血色瞬时褪了个干净,这个男人当真残忍,他见不得她的平静,非要剖开她隐藏的伤口,血淋淋的摆出来,再狠狠地踩上一脚才罢休?她拼命控制住身子的颤抖,心冷如冰,却强自笑道:“那又怎样?在我们那里,两个不相识的人发生一夜情,天亮后各走各路,连对方是美是丑都不记得……这种事,比比皆是,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而我,又岂会因此嫁给一个利用我的人。”

宗政无忧的手微微一僵,他相信那个世界里存在她所说的一夜情,但他直觉她不是那样随便的人,就如同他的母亲,视身体的忠诚为爱情的根本。他没有细想他为什么要娶她,难道仅仅是因为他得了她的身子吗?宗政无忧忽然放开了她,昂首用不可抗拒的语调道:“本王说过,这一生,你能嫁的人,只有本王!不管你愿不愿意……都由不得你。”

漫夭笑了,笑得无比讽刺,这个男人何等的骄傲自负,自以为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在他股掌之中。但她会让他知道,纵然世间一切皆随他所愿,可她漫夭,不论是她的人,还是她的心,都不由他掌控。

她抬头直望着宗政无忧完美的俊容,冷笑着傲声道:“我知离王殿下你权势滔天,但这世间之事,不会永远都在你一人的掌控之中。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是你……求而不得;终会有那么一件事,任你宗政无忧翻手云覆手雨,也无法……扭转乾坤。”

她的语气那样坚定,一字,一句,铿锵无比。宗政无忧有片刻的怔愣,狂风遽然来袭,似是要掀翻天地般的猛烈决然,漫夭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完这几句话,再不愿于此地多停留半刻,更不想面对这个欺骗利用她感情的男人。她扭头侧身而过,与他擦肩疾行,背影相对的那一刹那,隐忍多时的泪水终是无可抑制地落了下来,晶莹的泪珠划过那张苍白如纸的面庞,没入唇齿间的咸涩滋味直抵心间。她紧咬着唇,将那欲冲出口的哽咽之声强行堵在喉咙,咽下心头,就仿佛咽下了一柄钢刀,在她的心上,生生砸出一道深沉的血口。

她努力牵起一边唇角,倔强地笑着,一步接一步,没有半分犹豫和不舍,异样坚定地往前行走,不曾回头。

向来多话的九皇子此刻出奇的安静,他不曾想过,这样一个美到极致的聪慧女子,看似淡然沉静,实则骄傲而倔强,明明伤心的要命,却偏要将自己伪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看了真叫人打心眼儿里疼出来。他张了张口,轻轻唤了声“璃月……”,但那女子已然失了踪影。

宗政无忧静静地站在原地,听着身后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心脏的跳动有片刻的停顿,但他亦不曾转首。那时的他,不懂得自己心中的空落从何而来,他以为无论她去了哪里,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放手,带给他的竟是那样一个令他难以承受的结果……

狂风席卷,大雨瓢泼而至,路上的行人急匆匆的找地方避雨,脚步纷乱。赶车的车夫用力地甩着马鞭,那马吃痛“嘶鸣”一声,扬踢疾奔,溅起污泥满身。

漫夭拖着沉重的步子,缓慢行走在大雨不断冲刷的街道,她开始有些痛恨自己的清醒。冰冷的雨滴大颗大颗地敲打在她头脸之上,麻木的生疼。她这样穿着单衣在雨中行走,不是因为她失恋了便要糟践自己,她这个人啊,其实很自私,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不会去做那种为报复别人而伤害自己的蠢事,她只是……只是没地方可去。前路雨雾茫茫,视线模糊不清,她于这个世界,不过是一缕来自异世的孤魂,没有家,没有亲人,没有温暖……

原来,她……什么都没有啊!就连这身体都不是自己的,还有这颗心……她惨然一笑,竟笑出声来,低低沉沉的笑声混合在初夏的暴风雨声之中,竟格外悲沧而荒凉。

她就那样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待她停下之时,竟发现走到了天水湖。

湖岸,风雨中飘摇的杨柳枝条不断地拍打着水岸,临湖的拢月茶园大门上的封条已经不见了,她微微一愣,随后自嘲不已,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再封着她的园子又有什么意义?她忽然不想再靠近那曾经承载她梦想的茶园,她无法忘记,就是在那个园子里,她意外碰触了那个男人的身子,注定了被欺骗利用的结局。

木然转身,她在了无行人的马路上一个人孤独的行走着,没有目的地,整个人似是被掏空了一般,感觉很疲惫。实在迈不动腿了,她随便找了个相对隐蔽的墙角,靠着冷硬的青砖墙壁,缓缓地蹲下身子,抱着膝盖,她就想那么呆上一会儿,就一会儿……就好。望着落到地上又溅起的水珠,她轻声低喃道:“这场雨,下得真好。”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

雨将停之时,她收拾起所有的情绪,正欲起身,面前却突然多出了一双黑色缎面的锦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