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皇妃

第三十七章 上天遁地

一室的白雾聚散飘渺,蒸腾于空。偌大的温水池中,漫夭不知泡了多久,冰凉的身子终于暖了起来,但心却仿佛被掏了出来晾在了冰天雪地之中,散发着幽幽的寒气。身子里似乎还残存着那个人的温度,初经人事的疼痛于她的身体如同她心间情被撕裂留下的痕迹。

她睁着眼睛,木然的望向一旁拢住雾气的帘子,水雾凝结成珠顺着纱纹缓缓淌下,滴在洁白的地砖,蜿蜒成线。忽然,帘子动了一下,很轻很轻的一下,几乎看不出来。四下里门窗紧闭,何来的风?

她眸光一闪,眼中有利光划过,一把抓起池边的衣物毫不犹豫的塞进了水池之中,她靠着池边的身子向着水底滑了下去,温水一寸寸没过她的胸口、颈脖、眼鼻、头顶,没有荡起一丝波纹涟漪。她整个人都贴在池边的底部,宛若一条攀在峭壁的蛇,如墨乌丝被完全浸在水中,她用手紧紧拢住,贴在玉石边的发尾在水中根根张扬飘舞着,似是不甘于她手心的束缚,欲挣脱开来。

闭着眼睛,耳朵紧紧贴住池边的玉壁,外面的动静即便是再轻微在她耳中也变得清晰起来。然而,她却不曾听到一丁点的脚步声,只有细微的碎音似是高绝的轻功施展下衣袂划空之声,转瞬即逝,继而回复平静。

漫夭并未立即浮出水面,而是维持着原有的姿势,静静地感受着胸腔内的空气被一点点的抽干,这种在死亡即将来临的窒息中告别爱情的方式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她必须让自己牢牢记住,欺骗和利用在她的世界里无处不在,即便讨厌,也要习惯。爱情是一种奢望,只要心坚硬如铁,谁都伤她不得。

坚持到最后一刻,胸口窒痛得像是被人生生撕裂开一般,她这才冲出水面,在四溅的水花中仰着头张大嘴巴用力的呼吸,竟感觉到畅快。生命中总有值得留恋的东西,比如这空气。她扬起唇,淡而薄凉的笑。

过了一会儿,水开始发凉,未免节外生枝,她没再叫人来添热水。空气中的水雾渐渐散去,一眼清明。水凉得透彻的时候,她散在浴池边的头发也干得差不多了。门外传来轻盈的脚步声,这一回,她并未潜入水中,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

来人走到她身后五步远停住,掏出一个浅色的布包用双手捧起,单膝跪地,压低声音道:“属下拜见公主,这是梅姑娘为公主准备好的衣物及头饰。”

天色灰暗,晚风清凉。卫国将军府因贵客的到来,灯火通明。傅筹安排好了晚宴,便领着容乐长公主参观府中各处,看是否有需要改动的地方。宗政无忧好兴致地随着他们一道,太子自然也不落下。

一行人缓缓走在通往后园的廊道,傅筹指着左手边一片葱翠竹林,朗声介绍着:“这片竹子是两年前让人种下的,你要是不喜欢,可以叫人砍了去。这竹林的后边便是清谧园,本将特意为公主所准备的寝居……我们过去看看。”

傅筹温雅地做了个请的手势,红衣女子笑着点头道:“好。”

清谧园,果然是清幽静谧,又不失雅致。傅筹与红衣女子走在前头,挨个屋子都要进去瞧瞧。

宗政筱仁跟了一会儿,见将军府的景致较为清雅,论奢华与精美,自是无法与太子府相提并论,因此,他倍感无趣,百无聊赖地看了看走在身边的人,只见宗政无忧踏着慵懒的步子,似是行走在自家园子般的随意自在,他偶尔会拿眼扫过四周,深如幽潭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宗政筱仁道:“七皇弟今日怎这般好兴致?平常你可是连皇宫里的御花园都不看一眼呐。”

宗政无忧落下傅筹他二人一小段距离,对时不时由风送过来的阵阵脂粉气蹙眉,他漠然地瞟了一眼宗政筱仁,不欲理会,而他的眼神从来都没真正离开过走在前头的两人。这时,前面二人拐了一个弯,踏上几步台阶,只听傅筹道:“这里是浴室,今天下午本将有一位朋友用过,因此有一些潮湿。公主不会介意吧?”

红衣女子笑着道:“无碍。”

宗政无忧眼光微变,自是知晓傅筹口中所说的朋友是为何人。他踏进浴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悬在门口与浴池之间的帘子,阻隔了里面的风景,红衣女子已不在他视线之中,宗政无忧皱眉,还未上前,见傅筹一把揭下挡住他视线的仍泛着潮气的帘子,对外头的下人道:“这帘子怎还挂在这儿?还不拿下去清洗!”

一名婢女闻言连忙进屋将帘子收走,整个浴室一眼望尽,除了墙壁、地面、水池,只剩下他们几人,再无其它。

红衣女子半蹲在浴池边,用手在池中拨了拨水,划出一道道碧色涟漪,衬着莹白纤细的手指,更是如青葱白玉,散发着柔美诱人的光泽。女子微微转头,似是在看傅筹,眼角余光却扫向直盯着浴池看的宗政无忧,淡淡笑道:“这浴室虽比不得我从前在皇宫所用的奢华旖美,但也够宽敞,只可惜这水……不是温泉之水,真凉!”

女子的声音清雅空灵,宛如天籁。她站起身,用衣袖拢了自己的手,似乎是被冷水冰着了一般。池中水涟依旧,她人已步出门口。经过宗政无忧身边之时,又是一股子脂粉香气扑鼻,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淡淡的淡雅清香,若有若无,不可捕捉,只因被脂粉香气掩盖了去。

傅筹在她身后歉意笑道:“公主说的极是,但这附近实无温泉可引,只好委屈公主将就了。”

红衣女子径直出了浴室,面色淡漠无波,双手在衣袖里握住,没再言语。

宗政无忧扫了一眼清明的浴室,随之而出,落在他们身后一段距离,轻轻抬手一挥,冷炎立即现身,在他耳旁用只有他们二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王爷,都找遍了,没找到人。”

宗政无忧眸光一凛,问道:“你确定她不曾离开将军府?”

冷炎很肯定的答道:“是。”有无隐楼的人在四周盯着,飞出只苍蝇都能查出是公的还是母的。

宗政无忧沉声道:“继续找。吩咐下去,仔细留意今日进出将军府的每一个人。本王就不信,她能上天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