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皇妃

第四十一章 旁观者清

夜凉如水,离王府,无忧阁内没有掌灯,一片漆黑。

宽敞的大**,宗政无忧睡得并不安稳,似被梦境困扰着,眉头紧皱。

“父皇,这是什么酒?闻起来好香!”七岁的男孩儿长着一张比女孩儿还美的脸庞,像是仙童一般。他身边的男子冷峻的眉目之中荡漾着专属于慈父的宠溺表情,笑着说道:“这酒叫做‘十里香’。皇儿若是喜欢,明日的晚宴,父皇叫他们多送些来。”

“好,可是……母亲不喜欢我喝酒,我只能喝一点点。父皇,您也少喝一点,不然,母亲更不会理你了。”男孩儿郑重其事道。但他怎么也料不到,就是那么好闻的味道,最终将他以及他最爱的人全都送入了地狱的深渊。

冷峻男子的目光逐渐黯淡下来,过了好久,才叹出一口气。

黑夜如同一个幽暗冰冷的地狱深潭般,似要将人吸附进去。沉浸在梦里的宗政无忧眉头皱得更紧了,就像是打了一个死结。画面轮转,那令人神魂具碎的一幕又在上演……

充满浓重药味的屋子,零落散乱着的破碎衣衫,失去理智的男人疯狂索取,身上每一滴汗液都充满了令人作呕的欲望气息,身下之人早已面无人色,纤细的十指抠进了床板,用血淋淋的肤肉宣示着无法纾解的痛苦和绝望,死亡,在无声蔓延……

面色如死灰般的惨白一片,豆大的冷汗自噩梦中的宗政无忧额角及脸庞滚落下来,溅湿了雪白的床单。

蓦然惊醒,那双漆黑如幽潭般的眸子荡漾着悲绝和痛苦的神色,他闭了眼,平了平喘息,再睁开眼,又是一片清明的冷漠。他掀开被子,起身走到窗前。抬手,窗子吱呀一声被打开,冷风透入,鼓吹着他被冷汗浸湿的中衣,一阵透心的凉。

他吸了一口气,叫道:“冷炎。”

如木头人一般的冷炎立刻出现在他的身后,常年不化的漠然表情在望着窗前颀长的背影时有着一丝动容。主子又做噩梦了!这个噩梦缠绕了他十三年,每每夜半惊醒,他都会打开窗子,在冷风中一身萧瑟凄凉。

宗政无忧没有转身,怔怔地望着窗外暗黑的一处,声音如寒冰砸在石砖上,冷得叫人发颤。“为何这世上还有‘十里香’?你不是说都毁了吗?”

“是的,当年秦家被抄斩之后,酒窖里的酒,一滴不剩。”冷炎说着顿了一下,似是在回想着什么,思索道:“今日大殿上的‘十里香’闻起来与当日酒窖里的香气似有些不同,好像不是多年的陈酿。”

宗政无忧一怔,旋即回身,眯着眼睛,目中寒光闪耀,道:“你的意思是……秦家落江的那两个孩子没死?速速去查!”

“是。”冷炎应了,欲离去。

“等等。”宗政无忧叫住他,停了一会儿,方道:“将军府那边还是没动静?”

冷炎点头道:“找遍了,不见人。”

宗政无忧面色已然恢复如常,但内心却因那梦境仍然起伏难定,脑子里混乱,无法静下心来思考。他在窗前来回踱了几步,拧着眉,沉声道:“继续盯紧了将军府。明日封锁城门,挨家挨户的搜,一定要找到她。”

整整两日,京城里四处都是官兵,从东城到西城,每一寸土地都被搜了个遍,就连皇宫和太子府,都安排了人去暗中查探,就是不见那人的身影。

外面的绵雨细细碎碎地落,屋里一室的静默。

进来汇报情况的侍卫忐忑不安地伏跪在地上,心被高高悬起,额头抵着地,不敢出气。

宗政无忧捏紧了手,心下一阵阵烦躁,再没有一日她离开时的那样闲定的心态。

九皇子大步走了进来,没打招呼就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咕噜咕噜一气喝完,重重吐出一口气,方道:“累死我了!七哥,你说这璃月究竟藏到哪里去了?京城大街小巷,房屋茅厕……全都找遍了,这活生生的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

宗政无忧手握拳抵着唇,蹙眉望着窗外濛濛的雨雾,没吱声。

九皇子见他没反应,撇了撇嘴,似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凑近他,面色神秘道:“哎,七哥,你说……这璃月长得那么美,她会不会是仙女下凡?被你伤了心,化作一缕青烟飘然离世,回归她本处……”

他话没说完,宗政无忧一记利光扫来,成功让他住了口。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女子本就是一缕孤魂寄于她人体内,如今突然消失,似从人间蒸发,踪迹全无。他蓦地想起,她离开的那日,傲然冷笑着说:“我知离王殿下你权势滔天,但这世间之事,不会永远都在你一人的掌控之中。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是你求而不得;终会有那么一件事,任你宗政无忧翻手云覆手雨,也无法扭转乾坤。”

这句话,说得这般决绝肯定,莫非她……想到那个女子有可能从此离开了他的世界,宗政无忧心中忽然升起一丝恐慌,他没有细想这恐慌从何而来,只是垂着眼,握住椅子扶手的指尖泛着青白。转念一想,又觉不对,她若真是离开这个世界,她的身体总还在,可是现在,连躯体也没找到,就说明这个可能性不大。

她究竟去了哪里?这京城就这么大的地方,怎会有他宗政无忧找不到的人?!

他心中益发的烦闷,手下不自觉的就使了力,终于,“咔嚓”一声,椅子扶手承不住力被折断,木屑碎了一地。

毫无预兆的闷响,令伏跪在地的侍卫身子一抖,冷汗如瀑。

九皇子一愣,瞪了眼睛,很是诧异,他所了解的七哥,向来都是冷漠深沉,对别人都不曾真正的上过心,几时会为了一个女人大肆张扬着搜遍全京城,还动了真怒,这在他眼里,真的是不得了了。

宗政无忧怔住,看着一地飞散的木屑,有瞬间空茫。

九皇子对底下的侍卫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那侍卫面色一喜,忙不迭的起身出了门,才算松了一口气。

屋檐的雨还在嘀嗒落个不停,九皇子前倾着身子,探头,眼珠一转,突然说道:“七哥,你为什么这么急着找璃月?我从没见过你对哪个人、哪件事这样上心!你……该不会是对璃月……动真心了吧?”

宗政无忧身躯一震,直觉抬眼,嘴角嘲弄地勾起,眸光却是冷冽慑人,仿佛他说了什么天大的冷笑话。但当他对上对面男子的眼,九皇子那平常玩世不恭的眸子此刻犀利无比,似是直刺刺的看进他心底去,宗政无忧嘴角的讥讽一寸寸僵硬,他腾地一下站起身来,背转身子,极力抑制心中突然而起的慌乱。

真心是个什么东西?他连心都没有,又何来的真心?

“你是闲着没事干了吗?!那就接着去找人,找不到就不要回府。”宗政无忧沉着声,冷冷说道。

九皇子怔了怔,他本是随便说说,以为七哥会嘲弄他的信口胡说,却没料到他竟是这种反应。

九皇子起身,看了一会儿他的背影,摇了摇头,临出门的时候,用从未有过的认真神情,在他身后说道:“七哥,你有没有想过,璃月那么聪明,且十分谨慎,为什么这样容易便掉进了你的温柔陷阱?如果你真的没放半分真心在里头,她会一点都感觉不到吗?”这绝对是他有生以来说得最正经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