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皇妃

第四十九章 与他同寝

清谧园,寝阁。

傅筹屏退了泠儿及所有的丫头,偌大的屋子里只余下他们二人。漫天背过身,站在窗前,有些紧张。时过一年,她终究还是逃不掉这一关。为人妻,这是她应尽的责任,本是无可厚非之事,可她……唉!她轻轻吐出一口气,抬目远望,窗外一轮弯月当空,点点银辉倾洒而下,将浓郁的夜色笼上一层清寂的薄光,她却无心欣赏。

傅筹坐在床沿,看窗边女子白衣染着月华,如飘渺之境的仙子,连月光都成为她的点缀和陪衬,令人不禁想要触摸她的真实。那纤细的身躯似是书画着柔美的线各,透着一种沉静却又惊心动魄的美,吸引着他不由自主的靠近。他忍不住去想象着她此刻的表情,她的唇,大概是抿着的,嘴角微微上翘,挂着一丝阅尽沧桑的淡漠薄凉;她的眉,轻轻蹙起,眉心处轻愁暗藏;她的眼,空蒙如雾,却又清澈如泉,此刻应该正望向遥远的天际,带着犹豫和挣拟,”

漫天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是唯恐惊扰了这宁静夜色般的极轻极缓。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身躯绷得很紧。当一只手抚上她的肩头,她身子一颤,常桂在嘴角的那一抹薄凉的笑意完全僵住,再勾不出半点弧度。

傅筹双手握住她的肩,她的身子比他想象中的更为单薄,单薄得令人心生疼惜。他感觉到她身子的僵硬,手微微一顿,低头在她耳边柔声唤道:”容乐。”

他话音还未落,漫天突然转过身,退后两步,身子撞上窗棂,心中已是无数个念头在转,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作为借……

“将军,我……她话才出口,他的手指迅速点上她的唇。博筹侧着头,凑了过来,笑得无比温柔,紧紧看住她的眼,轻声道:“容乐,不要找借口……更不要说你身子不方便。一年多了,你还要我等多久,你才能准备好?”

漫天一怔,他倒是将她看得很清楚。她轻咬下唇,推开他的手,往旁边移了移身子,轻咳一声,道:“我要去沐浴。”只能先离开这间屋子再说了。

傅筹微愣,继而笑道:“晚膳过后不是已经沐浴过了吗?”

漫天目光一闪,面色却是镇定无比,她勉强牵了唇角,淡淡笑道:“天太热,刚才在清幽园的时候,又出了汗。我……身上有汗会睡不着觉,将军……就请先歇息吧。”她说完也不等他有所反应,便转身往门外大步走去。

博筹看着她急于离去的背影,唇边的笑意愈深,轻喃道:“容乐,一向镇定如你,也会有紧张的时候吗?沐浴?好,我就在这里等你。”他看似闲定地坐在桌旁,心中却有着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欢愉雀跃。对外叫道:“来人,沏壶茶来。”

外园的丫头应声渤了茶,斟上一杯,递到他面前,然后退到一旁。博筹端起杯子啜了一口,入口清香四溢,沁人心俾,是极品西湖龙井!他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一皱,若是没记错,这应该是那个人最喜欢的一种茶。他目光沉郁下来,仰首便是一杯,边喝着,边静静地等她。但谁曾想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他手中的壶已经是四次空了,可……还没回来。

他垂首,轻拢眉头,放下手中的紫砂茶壶,对着词候在一旁的丫头说道:“你去浴房瞧瞧,夫人为何这么久还没回来?

“是,将军。”那丫头应了声,就欲往外走,却又被他叫住,道:“算了,本将自己过去。”

雾气蒸腾的浴室之中,有香气丝丝缭绕于空。正中央一个偌大的浴池里碧色的水面,铺满了娇艳的花瓣,衬得池中的女子更是肤白若雪。

漫天蹙眉,闭着眼睛靠在浴池的边缘,水又要凉了,她不记得这已经这是几次添水了。她一向最爱花瓣浴,每次沐浴时,心情都会很好,但是此刻,却是烦乱之极。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博筹,她毕竟是人家的妻子,他要求同房,也是合情合理的,而且,他又没有妾室,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她叹了口气,心中郁结无法抒解。自从一年前,她委婉的拒绝过他一次之后,他就再也没为难过她。不知道今日为何突然要留下?是为了向人证明他并没有嫌弃她的身子么?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她撩起一捧水,浇在自己脸上,双手捂住脸庞,感觉很疲惫。为什么她身边的人都这样复杂?一个都不让她省心口因倦袭来,她想就这么睡一觉,不知道睡着后,会不会掉进池中淹死?她放下手,唤了声屏风外面的丫头,道:“再给我添些热水来。”

身后没有人回话,只听得见轻微的脚步声在靠近,然后是水注入池中的声音。她依然困倦地闭着眼睛,懒得睁开。

温水入池,冲散了她面前的花瓣,露出她胸前少许细腻光滑的肌肤,透着饱满诱人的光泽,在水里若隐若现,引人无限遐思。如黑缎般的长发半湿着散落肩头,将露出水面的单薄的香肩衬得更加的莹白如玉,美不胜收。她身后之人拿起她身旁的浴币,沾水擦拭着她纤细优美的颈项,动作温柔之极,像是情人的手在触摸的感觉。她不禁蹙眉道:“我不需要人伺候,你退下吧。”

身后之人并没有因她的话而离开,海/天\中文首发反而凑将过来,呼吸遽然间粗重了许多,她甚至感觉到身后之人呼出的气息也变得炙热滚烫。那人放下浴巾,用手抚摸上她的手臂线条,她一惊,手臂上传来的对方掌心的粗糙感令她遽然清醒,睁开双眼,困意顿时消散殆尽,就往一旁闪躲开去,惊诧道:“将军……你怎么过来了?”

傅筹似是料到她会是这般反应,一把握住她的手臂,让她无法逃开,笑道:“我看你那么久不回房,怕你出什么事,就过来瞧瞧。怎么了,是不是嫌天气太热,泡在水里就不舍得起来了?你这样睡觉,会着凉的。”

漫天蹙眉低下头,将身子沉下去几分,让水没过肩头,方才说道:“将军明日一早还要上朝,就先回房歇着吧。我,我想再泡一会儿再回去。”

博筹用手撩了一把她颈间湿漉的发丝,声音带着微微的暗哑,柔声道:“不碍事。既然容乐喜欢泡在水里,那我就下来陪你。”他说着就要起身宽衣解带,带笑的眸光璨亮,似有什么在里面蠢蠢欲动。

漫天愣住,慌忙阻止道:“不用了,将军。我虽然很想再多泡一会儿,但今日毗泡得时间够久了。我这就起来,请将军……先去面外等候。”她话音刚落,一阵低低沉沉的笑声在她耳边传开,她立刻便知,她被戏弄了!顿时有些恼,刚转头,他灼热的气息便喷洒在她的耳畔,丝丝麻痒,她不由得一慌,缩了缩脖子,就要转回头,却被他一手迅速托起下顼,那吻便如狂风骤雨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带着急切的索取,还有几分霸道,一改他平常的温和。

这吻来得粹不及防,她身躯一颤,僵在那里。相处这么久,傅筹从未对她有过什么过分的举动,充其量就是牵牵手,揽揽肩这样的动作,她怎么也没料到他会这样急切的吻上来,心中顿时乱了,连忙用力挣脱他,却不曾想,傅筹此刻身子半倾,被她这一猛推,一个重心不稳,只听“扑通”一声,整个人便翻落进了池中,激起大片的水花,浇了她满头满脸。她愣住,用手抹了把脸上的水,睁眼见池面没有傅筹的影子,满池枫浮的花瓣盖住了整个水面,根本看不出他现在人在何处。而她**,他在水下,岂不是将她看个透彻?这个博筹,真不知道他是故意顺势落水,还是不小心被她推下来的?她有些惧恼,目前要躲开他最好的方法就是马上离开水池!她心念一起,急速地跃出水面,就在她的刚踏上水池的边缘之时,脚裸被一只大手握住,往水下猛力一拉,她惊呼一声,整个身子便栽了下去,溅起大片的水花伴着鲜艳的花瓣扑打着水面。

落入水下的漫天几乎是被博筹抱了个满怀,她慌乱中吸气,呛了几口水。

傅筹将她带出水面,因在浴池边,她剧烈地咳嗽着,像是要连心肺都要一起咳出来。

傅筹用手轻轻顺着她的背,他一层单衣入了水,紧紧贴在肌肤上,勾勒出刚毅的线条,他面上布满水痕,五官轮廓分明的俊容在流于表面的温和表情褪去后,皱起的剑眉多了几分冷峭意味,更显得英气逼人。但他此时看她的眼神却是异常的温柔,荡漾着心疼的神色心

她咳了一会儿,终于缓了下来,嗓子火烧一般的疼。心中气闷之极,眼光便一寸寸清冷。

傅筹将她赤着的身子半因在怀里,看她湿漉漉的长发结成偻,零落的散在身后或胸前,堪堪挡住水中隐现的一片春光,她娇嫩润泽的唇瓣紧抿着,嘴角勾着一丝薄怒,漆黑明澈的眸子透着倔强的坚持,如扇般的眼睫挂着一滴水珠,轻轻颤动,欲落不落,仿佛是钻进人心里头去的那滴眼泪,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疼。这样的她,美得摄人心魄,处处拨动着人心底里最薄弱的那根防线,让人从骨子里发出一种颤动,想要心甘情愿为她抛却世间一切。

傅筹心底一震,眸光遽变,像是遇到毒蛇猛兽般的立刻便放开了她,一跃就出了浴池,背对着她,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气息不匀道:“泡久了对身子不好,我在门口等你。”

漫天也竭力平复着心里的纷乱,对他突然离开虽是不解,却也庆幸。她简单擦了身子,抓起一旁的干净衣物慢慢穿上。今夜,要如何才能度过这一关?躲过了这一次,下一次怎么办?

门外,傅筹背着手,遥望暗黑无际的天空。身和心,都久久不能平静。月光皎皎,笼在他身上一层簿薄的银辉,照出透心的沉寂和孤单。

漫天出来的时候,他没有回头,只微微侧眸,轻声道:“走吧。”说罢径直举步,走在前头,漫天垂眸不语,始终落在他身后几步。短短数百米的路程,他们的心思都已是百转千回。

回了寝阁,博筹挥手,让丫头们退下,就当着她的面,自己先脱了一身湿衣,换上干净的里衣。他的面色又恢复了一贯的温和清雅,对她招手笑道:“容乐,过来。”

漫天也回复了一贯的平静镇定,抬眼望他,脚步纹丝未动,只淡淡说道:“将军,我们……可以谈谈吗?”

博筹剑眉一扬,似是颇有兴致,上前笑问:“容乐想谈什么?”

漫天随意地踱了几步,方道:“我们的婚姻,是建立在政治的基础上,虽然我带给你不可磨灭的耻辱,却也为你带来了一些你想要的东西。”

傅筹眸光一动,面色不变,道:“比如?”

漫天回头,说得很是肯定,道:“更多的权势。”虽然她被很多人不齿,但她毕竟是一国公主,而且是人们口中最受启云帝宠爱的公主,代表着他的背后有一个国家的支持。这一年边关平静,与他们和亲之后,启云国屯兵牵制了周边国家有着莫大的关系。试想,两大强国联手,谁敢贸然来犯?朝中百官趋炎附势,这一年中,他借此经营着自己的势力,如今,连临天皇都要忌惮他三分。

傅筹眼神倏然犀利,夹杂着一丝冷意。她淡淡笑道:“你不用担心,我什么也不求,我只想要一直这样平静安稳的过下去。我们……就保持这一年来的相处方式,可以吗?”她的声音很平静,语声淡漠听不出情绪。

傅筹看着她,半响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朝她凑了过去,哑声说道:“如果我说不可以呢?我比较贪心,还想要你的人……你的心。”说罢手已经抓住了她的双臂,那面时他时总是壮着薄凉笑意的唇,他只想将它狠狠吻住。

漫天也不挣扎,知道他武功高出她许多,她挣也挣不过,只得转过头,淡漠说道:“将军难道不介意我已非清白之身吗?”

傅筹一震,蓦然抬头,他的笑容一分一分地自嘴角褪去,眸光瞬时暗了下来,他手上力道加重,似是想要将她两只胳膊都卸下。定定望住她清寂淡漠的眼,他皱眉,眉心之处竟然暗藏了几分少有的薄怒,道:“我就这么令你讨厌?为了拒绝我,你宁愿自揭伤疤?”

漫天咬唇,视线落在浅灰的冷硬地砖,轻声道:“不是讨厌。你很好!只不过,只有做一枚没有感情的棋子,在被牺牲的时候,才不至于被伤得太重。而掌棋之人,也不该有感情,否则……牺牲棋子的时候,也会两面为难,痛苦不堪。”这是她保护自己的形式。要她认命做一枚别人手中的棋子,真的很不容易。既然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那么,她只有控制自己的心,这世界有多冷,就让她的心变得多冷。

她那样清清冷冷的声音,仿佛勘破世间一切的苍凉。傅筹心间狠狠一颤,眼光立变。他忽觉有什么在心口上狠狠的戎了一道,留下一个经久不能愈合的伤口。他放了手,退开几步,望着她的眼神复杂难言,声音也不复以往的温雅,有丝丝沧桑之感,道:“你为什么这样聪明?如果笨一点,你会活得快乐很多,而你身边的人,也会少去许多烦恼。”

她身躯微颤,恍惚间想起,曾有一个人也这样说过她,如果笨一些,也许就会少去许多伤心事。不是她不想,而是很多事,不由自主。

傅筹伸手拉住她的手臂,转身往床边走去,叹了一口气,道:“很晚了,睡吧。”

红颜白发痛千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