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皇妃

第六十七章

每年一度的秋猎,是数百年前遗留下来的规矩。

旌旗招展,明黄色的锦幡迎风飞扬。临天皇与启云帝及皇子大臣们在御林军的警戒护卫下,声势浩荡的队伍绵延十里开外。

极致尊贵华丽的车辇内,临天皇与启云帝并排而坐,左右是被从冷宫放出来的连妃以及临天皇为启云帝安排的为其排解寂寞的美艳女子。两国帝王一冷峻一文雅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却都是深沉莫测,叫人看不穿其心中所悲

临天皇望了眼拥堵在城里的难民此刻被军队强行镇压分散两旁,人群中怨声四起,却摄于皇威而不得靠近。临天皇皱了皱眉头,眸光沉沉。启云帝端坐着,目不斜视,嘴角含着似有若无的薄薄笑意。

皇辇之后,是太子的车辇,随行有太子妃与香夫人二人,太子目光四顾,隐隐有些闪烁不安。再往后便是九皇子、宗政无忧、傅筹、漫夭等四人,也不知是何人安排的,竟让他们四人同辇。

宗政无忧一贯的慵懒坐姿,斜靠着椅背,面无表情,似乎周围的一切喧嚣全都与他毫无干系,他甚至连眼皮都不愿抬一下,仿佛世界万物都入不了他的眼,而他唯一想看的人,他看不到,因为中间隔着的另一个男人,将他们隔出了天涯海角。

傅筹坐得端正却不拍谨,深青色的宽大袖袍之下,他紧握着漫夭的手,神色异常温和,时而转过头来看她,对她温柔一笑,毫不掩饰的眷念。

漫夭安静的坐着,看着四周拥挤的难民,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扩张蔓延。这一切,宗政无忧知道,临天皇便不可能一点都不知晓?他选择这个时期废太子而立宗政无忧,分明是要将责任全部都交给宗政无忧,放眼当下,也只有宗政无忧有能力与傅筹相抚衡。

宗政无忧的江南军队有七万,傅筹掌管四十万大军,有二十七万在边境,目前能任他调用的也就十三万左右,而禁卫军五万为临天皇亲自掌管,算起来,两方势力均衡。只是,不知宗政无忧会怎么做?她的皇兄在这里面充当着怎样的角色?如果傅筹此次成功,那皇兄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而她,又该怎么办?

明明知道即将会发生的一场巨变,她既不能阻止,也无法改变,只能无力的等待着这一切的到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和曾经的爱人成为水火之势,斗个你死我活,这样残酷的局面,她到底该如何面对?心如烈火在煎,她很清楚,一旦分出胜负,大概就会以伤亡为结果,到那时,她又该何去何从?傅筹若败,她必在被诛之列,宗政无忧若败,她或许就会成为这个国家最尊贵的女人,但那是她想要的吗?不是!

一路上,难得的静默,连九皇子都不说话,车辇旁随侍的泠儿望着最前方皇辇之内的浅灰色身影,亦是安静的出奇。

走了两个时辰,才终于到达目的地。西郊,皇家猎场。

密林深深,广阔无际。这里的猎场不同于一般的皇家猎场,临天国的开国皇帝是无比勇猛的马上英雄,他所要求的狩猎必须是在原始森林,猎得野外凶猛的生物才算得真本事!

位于猎场北部的行宫虽比不得皇宫那般极致奢毕,却也巍峨宏伟。

一日路途劳顿,并未安排实质性的狩猎活动。一行人各自回行宫或营帐休息。

晚饭过后,傅筹见漫夭一直心神不定,便说要陪她出去走走,谁知刚出门没几步,恰逢太子来访。

太子道:“看来本太子来的不是时候,将军和公主这是准备去往何处?

傅筹行礼笑道:“见过太子!微臣正打算陪夫人出来散散心,不知太子来找微臣,有何吩咐?”

太子抬手,说了声“免祀”看了眼漫夭,复又笑道:“天下皆知,将军骑术精湛,射石饮羽,本太子特来讨教一二,不知将军”“此刻可方便?

傅筹微微犹豫,挑了挑眉,方道:“太子言重,愧煞微臣!”说罢转身对漫夭温柔嘱咐道:“容乐,你自已随便走走,别往猎场那边去。天就要黑了,你别走远,记得早点回来。”

漫夭淡笑着点头,朝太子微行一礼,便独自出了行宫。

猎场周围,十步一守卫,走到哪里都有人行礼。她心中烦乱,就想找个清静之地一个人待上一会儿。

日头早落西山,天地一片苍茫暮色。她绕过行宫,往地势高一点的地方走去。越是山路陡峭,行走不易,她越是攀行,连轻功也不想用。上到一个平坦之地,她才顿住步子,四下望了望,这里地方不大,虽已是秋天,但仍有碧草如茵,草地一侧,有大片的蒲公英,有的还开着黄色的花朵,有的花已调零,结成白色的冠毛绒球口风一吹,便四散飘飞,在空中摇曳。

她张开五指,纯白花伞般的一片绒毛便落在她的手心,那样的美丽,却又那般不起眼。她看着看着就愣了神恍惚想起前世里谁曾经说过,蒲公英的花语:停不了的爱。

她抬眼望天,天空灰蒙蒙的,如笼了一层灰色的迷雾,看不真切。那群蒲公英的旁边有一块高高的大岩石,似是平整,岩石一侧一棵硕大的枫村,衬枝延伸而出,几乎挡了岩石的一半。而苍灰色的岩石之上,浓密的枫叶半红不红,似青非青。

这世上总有一些东西,处在模模糊糊分瓣不清的状态,让你极力想看透,却怎么也看不透,分不清。

她顺着岩石一旁的石阶缓缓踏了上去,忽然间愣住口

她以为这样偏僻安静的地方应该没有人,原来还有人和她一样,不喜欢那样的热闹,只想躲个清静。

枫叶笼罩的岩石之上,一个白衣男子枕着自已的手臂,斜卧着半个身子,一只腿微微曲起,衣摆滑下,铺开一片在岩石。

男子闭着眼睛,依旧能看出眉宇间浅浅的倦色。

漫夭自嘲一笑,怎会这般巧合,她特意走远一些,却偏偏寻到了这样一个地方,遇到这个她最不愿面对的人。

她直觉地转身,就如同上一回在漫香闹那般选离。但她脚步还未动,身后已有倦懒的声音传来:“民然来了,何必这么急着走。”

她身形微僵,却是淡笑着转身,疏漠有礼道:“抱歉,打扰了离王休息。

宗政无忧缓缓睁开眼,凤眸微微眯起,语气微冷带嘲,道:“你就一定要把称呼叫得那么仔细?”

漫夭淡淡一笑,道:“辛坏可废,规矩,总还是要遵守的。”

宗政无忧勾了一边唇角,邪肆的眸子却无半点笑意,只含着几分嘲讽,他盯着她的眼睛,片刻后,忽然问道:“你,希望谁活着?”

漫夭身躯一震,这个问题问得这样直白,像是一把利刃直切入腹,令人肝肠欲断。

她希望谁活着?她也这样问过自己。

“怎么,不敢回答吗?”宗政无忧的目光死死盯住她,像是要将她看穿般的犀利。

漫夭笑意微凉,顿了顿,才幽幽开口:“我希望谁活着谁就能活着吗?这个世界,在仇恨和皇权面前,女人的希望,从来都改变不了什么,不是吗?”

那些被世人所传诵的伟大的爱情,被天下人所唾弃的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到了她这里,什么都不是!一个女人,在一段刻骨铭心的仇恨之中,在一场盛大的政治漩涡中,其实是那样的微不足道,那样的率微而渺小!

他们每个人的身后都牵系着万千条性命,傅筹多年的忍辱负重,能答应不利用她去害宗政无忧已经是天大的不易,要有多大的决心才能做出这样的承诺,而这个承诺对于他原定的计戈又会有多少影响?她无从知晓。而宗政无忧,她更没有权利去要求他什么,站在他的立场,他有贵任在最关键的时候挺身而出,捍卫皇权,保护自己的亲人,尽管他对临天皇有着解不开的心结,但那毕竟是对他百般纵容宠爱的父亲,也是他母亲用幸福成就来的江山,他可以拒不接受,但却不能任他人掠夺。

宗政无忧微怔,道:“我只问你心里的想法。”

漫夭垂眸,看着岩石下随风飘飞的蒲公英,眼光空茫,道:“既然改变不了,那么,我的想法,重要吗?”如果可以,她想让他们都活着,可以吗?她心念一转,忽然抬头,道:“如果你赢了,能不能放他一马,不要赶尽杀绝。他,这么多年来””,活得很苦。他不应该死在你的手里!”他们是兄弟啊!怎么能相互残杀?

宗政无忧深邃的瞳眸之中闪过一抹痛色,他倏地一跃而起,一把抓了她的肩,邪肆如魔的眸子突然燃起怒焰。他浓眉紧皱,狠狠盯住她,沉声道:“你在求我?为了他,你竟然开口求我!他在你心里,已经那么重要了?重要到你可以为他而放下你的骄傲?”

漫夭肩膀被他捏得生疼,她昂着下巴,满眼倔强,道:“是你让我说的”,

宗政无忧看着她的眼,一直看着,最后轻轻地笑了起来,眼底怒气与自嘲交织,还有那不易被发觉的伤痛。是,是他自找的!他怎么能奢望在她心里,他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漫夭回望着他的眼,心被抽得阵阵发疼,她说:“如果你输了,我也会向他”,“!

“不必!!”宗政无忧断然截。”道:“本王不会输!即便是输了,我也无需你替我求情!”

“你……”他就是这样骄傲自负,漫夭一个字还没说完,宗政无忧猛地低下头狠狠攫住她的唇,惩罚般地一口咬破那娇嫩的肌肤,再将那漫出的血腥气连同他的绝望一起椽进她的口中。

漫夭完全没料到他有些一着,不禁闷闷地痛呼出声。

宗政无忧放开她,胸口不住地起伏。他冷冷问道:“痛?我每天都比这痛上千倍不止,一年多的惩罚还不够?到底还要怎样才够?我利用你一次,你便这般恨我,他利用你那许多次,你却能原谅他接受他,与他夜夜司床共枕,为什么?!”他声音痛怒不解,仿佛一个被抛弃的孩子,有着隐约的无助和迷茫。他以情感为诱饵,那初衷是利用不错,可是在利用的时候,他对她所表达的情感,全部都是发自内心的真实,那还算是利用吗?

漫夭眸光一痛,却是强自笑着说道:“你问我为什么?你不明白吗?”因为爱,所以才无法接受伤害。又因为不爱,所以没有原谅或不原谅,接受或不接受。她又道:“我嫁给将军,不是为了惩罚你,更不是为了等待你的忤悔,我只是单纯的想离开你,仅此而已。你不必再为我做什么,有些东西,失去了,便无可挽回。”最后这句话,她不只是对他说,她也是在对自己说。尽管心痛如绞,但她还是要告诉自己,既然已经没了希望,为什么还要惦记?

宗政无忧手上的力度大得似是恨不能卸下她的两条胳膊,他的愤怒,他的痛苦,他的绝望,在这暗黑下来的天色中随着初秋微凉的空气紧紧笼罩在她的周身,缓缓渗入血脉,如一只无形的手,紧攥住她的心,让她透不过气耗

他蓦地松开她,脸色惨然泛白,退出几步,一手抚上胸口,一转身便咳出一口血,漫在口中他没吐出来。他背对着她,无比自嘲,惨笑道:“原来,一直都是本王……自作多情。”如果不是惩罚,那就意味着他早已丧失了机会。他其实很想问她,她真的曾经对他付出过感情吗?如果有,那为什么连一点点弥补的机会都不肯给他,要这般决绝。如果她只单纯的想要离开他,那只能说明,在那伤害过后,他在她心里,连恨都没留下。

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可说的?身后人在沉默,他不再多看她一眼,飞身掠下岩石,甩袖扬长而去。

她孤立在这方岩石之上,看着他疾掠而去的背影,那样萧瑟孤单。眼角处似有湿意漫出,她连忙昂起头,就让那苦涩倒流,湮没她的五脏六腑。她不要他为她动摇,就让他心无旁骛,狠下心来,不必顾虑她是否会遭鱼池之殃。这样对他们才算公平。她只希望,他们分出胜负的那一日,能顾念手足之情,为对方留一条生路。

漫夭下了山坡,走到一个拐弯处,一把铎利的剑,突然横在她面前。执剑的女子眼中荡着无法掩饰的浓烈的恨意,似是恨不能立刻将她碎尸万段。

漫夭镇定地望着那个女子,淡淡问道:“香夫人这是何意?!”

痕香怒瞪着她,冷声质问道:“你又背着他私会男人!你究竟将他的颜面置于何地?你又有何德何能,竟能让他为你,甘冒风险,不计后果的改变计或?如果可以,我真想杀了你,以断他心念!”

没有惊诧,漫夭自然知道痕香所指的他是谁,从成亲那日,她就已经看出了一点痕香对傅筹的心思。也许她说得对,她何德何能呢?看来她所料不差,他们原定的计戈,真的是以她为筹码来对付宗政无忧!傅筹为了兑现他的承诺,临时改变策略,姒该高兴的,为什么心里头这般酸楚莫名?

她用手拨开挡在面前的痕香的剑,那剑便就势在她手上划开一道口子,她恍如未觉,不理会身后之人的怒气和憎恨,径直离开。

“容乐,你的手怎么了?“回到行宫,太子已经走了,傅筹迎上来,见她指尖滴着血,一路落下斑斑血印,不由心惊,紧张询问。

漫夭随意笑道:“没什么,不小心擦伤了而已。你不必担心。”

傅筹皱眉,将她安置到椅子上,命人拿了伤药,执起她的手,擦掉血迹,掌心处露出一道深深的剑痕。傅筹面色遽沉,温和的眸子顿时阴郁,却是不动神色地仔细为她包扎好伤口,然后嘱咐她好好休息,便作势要出门口

漫夭却从身后拉住他的手,傅筹顿了一顿,回头望她,她说:“别去。她是为你好!人活在世上,遇到一个真心待你的人不容易,不要随意去伤害,尽管她所做之事,非你本意。”

傅筹眸光一闪,回身楼住她,无限爱恰。漫夭静静靠在他胸前,一动也不动。沉默片刻,她问道:“如果你赢了,你会怎么做?”

傅筹微微一僵,继而问道:“你希望我怎么做?”

漫夭苍凉一笑,又是她的希望,她的希望有什么用?鉴于宗政无忧的反应,她没有做出回答。只说了句:“他是你的兄弟。“

“我没有兄弟。他是我仇人的儿子。”傅筹截。”语气已沉。那也是他最大的情敌,不只得了她的身,还得了她的心。

漫夭知道再说什么也是无用,只轻轻一叹,道:“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倘若你输了,天上地下,我都陪着你去。”

傅筹身躯一震,没有立即答话,过了一会儿,方问:“如果他输了,天上地下,你也都陪着他去,是不是?!”

漫夭闭上眼睛,脸庞贴在他坚实的胸膛,不语。

接下来的几日,每日白日狩猎,晚上一边烤着众人猎回来的野味,一边看笙歌艳舞,表面看起来平静得仿佛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直到六日,一行人狩猎归来,拿着手中的战利品,一如一日狩猎那般兴奋。

临天皇和启云帝对他们大加赞叹了一番,此次秋猎,除两国帝王及女眷之外,只有宗政无忧和傅筹还不曾进过猎场。其他人多多少少也能拿个一两样猎物回来,也有人怕遇到狼群,不敢入深林,只在周围打只野兔之类的小动物。毕竟是原始森林,林中野兽,非人工饲养,武艺不够高,必然有许多的危险性。太子望了眼傅筹,对着下首位置上斜坐着面无表情的宗政无忧,笑道:“七皇弟骑术箭术都甚好,为何这几日干坐在这里,不去一展身手,猎个痛快?听闻傅将军猎术也极好,不妨你们来比一场,看看谁更胜一筹?父皇以为如何?”

临天皇掀了掀眼皮,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宗政无忧,只见他神情倦懒,根本毫无入猎场的意思,不由皱了皱眉头,也没给予回应。

傅筹则是毫不避讳地握着漫夭的手,时她温柔笑道:“容乐喜欢什么?我这就去为你猎来。”他的声音不大,但足够让在场的人都听见。那般轻松随意的话语,似乎与离王比狩猎根本不在话下,而是根据他妻子的喜好,想猎什么便都是手到擒来般的毫不费事。那带着无限宠溺的口气,令宗政无忧听来极度刺耳。

漫夭淡淡笑道:“将军随意,什么都好。”她只是随口答了一句,别人听着就不是那么回事。

太子立刻笑道:“将军与公主果然是伉俪情深,夫唱妇随口瞧,公主的言下之意,不管将军猎了些什么,只要是将军出的手,公主自然都是喜欢的。将军,就冲公主这句话,你也得多卖些力气,猎些好东西回来送给公主,才不枉公主一片深情。”

傅筹笑道:“太子所言极是!容乐,待我这就去为你猎来,你在这里稍等片刻。”说罢便瞅了一眼对面的宗政无忧,只见宗政无忧重重捏了把身下的座椅扶手,手上青筋毕现,他眸光沉郁,冷哼一声,什么也不说,先倭筹一步离席,翻身上马,一把拿过侍卫递过来的箭袋,双腿一夹马腹,扬鞭“驾”的一声,那马吃痛扬蹄,便如飞一般的向猎场疾奔而去。

傅筹这才放开漫夭的手,不紧不慢地起身,同样翻身上马的动作,马疾驰而去的瞬间,他面上的温和笑意褪了下去。

临天皇对一旁的向统领使了个眼色,向统领连忙命一队禁卫军随后跟了上去。

宗政无忧双眉紧锁,心中翻涌难定,他猛力挥鞭,身下的马更是飞速直奔密林深处。

一路上猎物稀少,有的也只是野鸡野兔之类,他根本不屑于看一眼。进了密林之中,隐隐闻到有一种浅淡到几不可闻,仿佛大自然的清香气息随风飘来,他脸色一变,立刻屏住呼吸,眼神顿时锭利无比,动作迅速地抽了一根箭搭弦拉弓,只听“嗖”的一声,箭破长空,隐在百米之外一颗树上的碧青色人影连哼一声也没来得及便滚落在地,咽下最后一口气。那一箭,正中心脏,分毫不差。

他冷笑一声,继续策马狂奔,一路上留下深深的马蹄印。不知不觉到了一处猎场边围,除了每走一段便会出现的潜伏在村上的人,他没遇到任何值得他出手的猎物。边围的一方,围栏似是遭人破坏,已然倒塌,难怪林中没有猎物!看来是特意为他而准备的,他侧要看看,等待他的究竟是怎样的布局?

驱马越过围栏,再往前数百米,密林的尽头,竟是一处悬崖的关……

他勒紧缰绳,扫一眼前方的树木屏障,再看一眼旁边很不起眼的村桩,不屑的勾起唇角,打马从侧方绕过,停在衬木屏障的背后,悬崖边,等着身后人的到来。

傅筹沿着一路的马蹄印,还有死尸的痕迹也来到了此处,他亦是看了树木屏障眼光微闪,从另一侧绕过,在悬崖边停住,与宗政无忧相隔十丈之余的距离,遥遥相对。

宗政无忧冷冷道:“本王以为将军还算是个人物,想不到竟如此卑鄙,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那些迷香是不同于寻常之药,遇风而散,于空气中无所不在,让人防不胜防,他起初分神,是吸入了一点,但对他来说,并无多大的妨碍。

傅筹温和而笑,却颇带嘲讽之意,道:“本将不懂离王之意。本将这一路行来,见路上猎物全无,倒有尸体数具,莫不是离王寻不到猎物,欲拿人来充数?”这么广阔的林子,竟然连一个像样点的野兽都见不到,怎么都让人觉得怪异。

宗政无忧冷笑道:“本王正想问问将军,林中的猎物何在?本王已经到了此处,你不妨叫人都放出来。”

傅筹双眉微皱,道:“猎物何在,本将如何知晓?倒是离王一路留下马蹄印和死尸了本将至此,意欲何为?!”

宗政无忧冷哼一声,“本王没空跟你啰嗦,也不喜拐弯抹角。既无猎物,那你我就真章相见。”宗政无忧不待话落音,迅即出手,三箭一同搭弦,弓拉弦满。

傅筹眸子闪过一抹阴根,本就是处在高度警备的状态,反应自然灵敏,一见对方有动作,便立刻出手,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六箭相对,时准的皆是对方的咽喉和心脏。

宗政无忧凤眸半眯,邪妄的眸子如地狱冰潭,欲将对方吞噬般的决然。已满的弓弦再度被拉动半分,只要稍微松上一松,那箭势必如破竹,直奔对方咽喉而去。

傅筹冷啃的眉眼终于不再温和,心中眼中满满的都是仇恨的烈焰,仿佛要将对方焚烧殆尽。他手中之弦已拉到极致,泛着青白的手指随时准备张开。

四周静谧,杀机顿起。连秋风都染上冬日的凛然寒意。

红颜白发痛千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