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皇妃

第八十四章

初亮的天空灰蒙蒙的,像是被罩上了一层浓雾。宫道两旁的树木挂着清冷的露珠,在女子经过之时,那露珠恰好迎风晃了一晃,滴落下来,打在妲清冷的眼角,像极了心头那无法流出的眼泪。而她对那如冰一般的温度毫无所觉,连抬手拭一下都不曾。她急急地前行,心里空落寂寥,什么都不想,什么也不敢想。

龙霄宫在望,她走到门口,宫人们连忙跟她行礼,她径直入内,眼角的余光都不曾侧过一下。

来到寝宫门口,她忽然冷静下来,顿住身子,周围静悄悄的,除了她自己抑郁且沉重的心跳,再也听不到其它的半点声音。她在门口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望着紧闭的门窗,犹豫着伸出手,竟有些微颤。五指轻轻贴上雕刻华美的厚重木门,她咬了咬嘴唇,手又拿开少许,缓缓握成了拳,顿在半空。短短片刻,她已经问了自己无数遍,她到底该不该进去?这一踏进去,她的世界是否天翻地覆?她完全不敢确定。

眉心紧锁,红唇变得苍白。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办?一向活得清醒的她,忽然间犹豫了。

闭上眼睛,耳边回想着他的那句话:“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不管发生何事,这辈子……只有你,才是我宗政无忧的妻子!”她应该相信他的,不是吗?她定了定神,勇敢地推开了门,不选择逃避,才是对他的信任与尊重。

一踏进屋子,她愣了一愣,映入眼中的是满地的凌乱不堪,仿佛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搏斗。冷风呼呼吹入,撩动屋内唯一还完好无损的雕花大床。**明黄色的床慢在风中摇摇,掀起的波澜,晃得人眼睛生疼。她紧皱眉头,望了眼床前地上散落的那再熟悉不过的衣物,那上面竟有点点的斑红血迹。她心中一惊,快步靠近床边,一把撩起床幔,微微一怔,**竟空无一人。明黄的锦被被掀卷在床角,白色的床单不似往日的平整,而是皱巴巴的全是褶子,仿佛每一寸都被人用手狠狠攒过似的。床头枕边,白色之上竟有大片的血迹,斑斑刺目惊心。

“来人,来人。”她转头大叫了几声。

宫外的太监闻声立刻进了屋,小心问道:“娘娘有何吩咐?”

漫夭指着那些血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太监探头看了一眼,面色一变,竟有惊诧之色。忙跪下磕头道:“奴才不知,奴才该死!昨夜皇上遣了这宫里的奴才们都出去,让奴才们不得吩咐都不准进来。”

漫夭一怔,扫视整间屋子,发现地上有一个捭成两瓣的瓷碗,碗中还有少许的褐色药汁,已然凝固。她弯腰捡了起来,眼角瞥见门外似是想进又不敢进来的萧可,沉声叫道:“可儿,你进来。”

萧可见被她发现了,这才慢慢挪步进来,低着头,目光瑟瑟。

漫夭眼神犀利,紧紧盯住她,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碗里装的又是什么东西?可儿,你都知道,是不是?你若不说,以后就别再跟着我。

萧可一惊,抬头见她面色冷厉决绝,知道她动了气,连忙道:“我说我说,是,是……逆雪!”

漫夭手中的半边瓷碗在听到“逆雪”二字之时,“咣”的一声掉在地上,又掉成了几瓣。那带着几分尖锐的声音回荡在这间屋子,仿佛要刺破耳膜。萧可身子一颤,双膝一软就在她面前跪下了,“公主姐姐,对不起,我,我…,我不该把逆雪给皇上,可是……”,

漫夭头脑一片空白,萧可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身子一晃,她踉跄大退了几步,那太监眼疾手快,忙过来扶着她,她挥手推开,脸色苍白如纸。

逆雪,逆雪!他服了逆雪?!无忧,他怎么能?怎么能,…

早知如此,她宁愿她不要相信他,宁愿任性一回,昨晚就该闯进龙霄宫,对他说,那是她的生日,他应该陪在她身边,可是她没有那么做。

喉头被哽住,目中浮现一层水雾,透过朦胧的视线,看着躺在地上碎裂的瓷碗,心口像是有人拿刀在狠狠剜锯着,让她喘不上来气。她捂着自己的胸口,深深吸气,半响才缓过劲来,问道:“皇上……人呢?”

太盅忙道:“回娘娘的话,皇上去乾和殿早朝了。”

漫夭听后,疾步朝乾和殿行去,几乎是一路小跑。这一路上,泪光在眼眶里打转,心思千回百转,她早已顾不得身份,只想立刻见到他。

来到这座象征着至高无上之权利的殿堂,却发现殿内同样是空无一人。

“皇上去了何处?”

守卫道:“回娘娘话,军中暴乱,皇上刚州带领众位大人去了北面军营。”他话未落音,漫夭人已消失在他们眼前。

新兵军营在江都的北面,她叫人准备了马车,直奔军营而去。

“什么人?”军营门口的守卫拦住马车,厉声喝问。

车夫斥道:“大胆!车内是皇妃娘娘,还不速速退下。”

守卫们一愣,面色有些慌乱,相互望了一眼,跪下参拜后,其中一名守卫昂首铿锵道:“军中有规矩,女子不得擅入,娘娘请回。”

漫夭一撩车帘,飞身跃上前方黑马马背,夺过侍卫手中长枪,反手砍断黑马与马车之间连接的缰绳。对那守卫的阻挡根本不放在眼里,她利目一扫,猛地一挥鞭子,那马朝着军营里头狂奔而去。守卫们大惊,却是阻拦不及,只能站在原地怔怔地望着那转眼消失的白色身影,都忘记应该喊一声:“有人闯军营!”

内营的守卫见到她也是愣住,漫夭沉声问道:“皇上现在何处?”

守卫们下意识指了一个方向,愣愣答道:“在操练场”还没回过神,面前的女子已经策马离开。他们这才回神,喃喃道:“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美的女人!啊?不对,她的头发”,“,“说到这里,那人惊叫一声:“天呐,她该不会是咱们的皇妃娘娘吧?”

另一名守卫忙捂住他的嘴,骂道:!‘别叫了,你想找你啊!”

新兵操练场,一望无际的广阔。十万人,鸦雀无声。

大臣们微微垂着头,身着将服的新军将领项影单膝跪在帝王的脚下,垂首敛眉。操练场中的将士们原本在一片暴乱声讨的混乱之中突然安静了下来。

近来军中流言:皇妃娘娘红颜白发必是妖孽转世,有些妖孽在,天下永无宁日,国家必亡!

他们从半信半疑,到深信不疑,而今,仰望着高台之上尊贵无比的帝王,那些让他们暴乱的根源却再也不能成为理由。

十万人无队形章法,凌乱地站在操练场中。他们手执长枪,目光震惊地仰望着一层层台阶延伸往上,那气势恢宏无边的高台,于百官之前,立着的一名男子,那名男子身着黑色翔龙锦袍,目光锐利,气势威严。只见他面无表情,睥睨众生的姿态俨然天生的王者,有着让人不得不臣服的魔力。他冷眼一扫,全场的将士如浪湘一般陆续跪了下去。

这便是他们的皇上!仙一样的身姿,神一般的气势,魔一样的眼神,而最让他们震惊的,却不是这些,而是被他们视为妖孽象征的长发!他们可以怀疑皇妃是祸国妖尊,那只是在他们眼里可以随意废掉的一个后宫女人,但是,被他们所承认的至高无上的生命主宰者,一国的帝王,绝对不能被称之为妖孽!

漫夭下马,站在高台后的拐角处,扶着廊柱,望着前方那卓然挺立的男子,眼泪刷的流出。

记忆中,刚来到江南,他曾轻柔抚摸着她如雪的白发,眼底都是心疼。她笑着问他,“可会嫌弃?”

他说:“有一种药,能让我无法嫌弃你。倘若你害怕,那我便服了去。她靠在他怀里,笑着同他:“是什么?”

他说:“逆雪。”她好奇问道:“逆雪是何物?”

他望着她,笑而不答。

后来,她问过可儿才知道何为逆雪。逆雪乃一种罕见之毒,极为霸道,不会要人性命,却能让人尝遍生死乃至生不如死的滋味。服此毒者,血脉逆转倒行,有如万箭穿心,肝肠寸裂。可使少年白头,一夜发如雪。而后果,则是……减寿十年!

当时的她,震惊到无以复加,一再叮嘱他万万不可动这个念头。那时候,她紧紧抱着他,一遍一遍对他说:“我不害怕,我一点都不害怕。我知道你不会嫌弃我,但是如果你白发,我会嫌弃你。所以你要答应我,不管寻不寻得到血乌,你永远都不许碰逆雪。否则,少了的那十年,谁来陪伴我给我温暖?”

他笑着抚摸她的面颊,温柔应道:!‘好。”

如今,他为了遏制流言,不屈服于那些人的摆弄,更为了不负她的情,他终是服了逆雪,历经一夜的剧痛折磨,与她一样,拥有了满头银丝。无需任何辩解,他只需要往那里一站,从此以后,再也无人敢拿她的白发说事!她努力平复着此刻汹涌不定的情绪,极力控制自己不朝他冲过去,就这样,藏在廊柱背后,透过朦胧的水雾,远远地看着他。

高台之上,有人搬来一把椅子,宗政无忧一撩衣摆坐下,扫了眼两侧的大臣,眼光深沉,看不出情绪。

四周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帝王的发言。

宗政无忧双臂搭在椅子扶手上,低沉的嗓音灌注了深厚的内力,道:“朕听闻近日市井流言遍传朝野、军营,朕的家事很得臣民们的关注,所以今日,朕将早朝披来此处,与众卿们同议。来人,请各营将上来。”

“遵旨!各位将军,请吧!”

操练场上微微有些轰动,各营将领面面相觑,众所周知,帝王早朝是何等神圣而庄严之事,历朝历代,像他们这种普通的营将哪里有资格参与?而普通的士兵,连见皇帝一面,都是天大的恩赐。将士们心里激动又害怕,他们神色构谨,小心翼翼地上了高台,与心日中有如神祗般遥不可及的皇上相隔如此近的距离,他们只觉得连站着都需要很大的勇气。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十万人的参拜之声,如响雷震天,直入九霄。

宗政无忧说了句:“平身。”犀利的目光望向丞相桑丘,直入主题道:“桑爱卿,你身为百官之首,对于此次流言,有何看法?”

桑丞相出列,几步间,脑子转了几转,回道:“启禀皇上,事关皇上与娘娘””,老臣不敢妄言。不过,但凡传言,通常不会空穴来风,娘娘的身份来历不明,确实容易招人话柄。”

好个老狐狸!白发妖孽之事不能说了,便转到她的身份来说事。

宗政无忧一抹冷笑藏在薄唇嘴角,面上依然看不出情绪,问道:“依爱卿们看,此事应该如何平息?”

众臣微愣,注意到皇上说的是平息,而不是查清!

桑丞相沉吟道:“如,厂他斜目对旁边的一位大人使了个眼色,那名大臣会意,出列道:“启禀皇上,平息此事其实不难,只要皇上尽快册立一名贤德的皇后,后宫之事有皇后打理,皇上自然不必再受后宫琐事烦扰。”

宗政无忧盯着他,问道:“爱卿的意思如,朕,还不如一个女人?”

那位大臣一惊,对上帝王如地狱幽潭般的邪冷目光,心头不自觉一凛,忙跪下道:“臣不敢!臣的意思是……”

宗政无忧不等他说下去,沉声裁。:“谅你也不敢!爱卿们以为,谁最适合做这一国之母?”

又一名大臣出列,以前一人为鉴,小心措辞,道:“启禀皇上,臣以为…桑丞相之女桑鸯幼承庭函,知书达礼,是最合适的人选。”说罢拿眼偷瞧了年轻的帝王,哪知正对上那道凌厉的视线,不由心中一突,慌忙垂下头去。

有人先开了。”立刻有其他大臣附和:“臣也以为丞相之女合适。”

不出半刻,百官出列之人竟有一半之多。宗政无忧微微眯起凤眸,淡淡地扫了一眼,而其余一半人,看着帝王深沉的眼色,没敢有动作。

宗政无忧薄唇勾出意味不明的笑意,道:“爱卿们对丞相之女倒是了解得很。幼承庭训,知书达礼…是这样吗,桑爱卿?”

桑丞相眼光一闪,正待上前回话,但宗政无忧并不想听他的回答,而是对身后的禁军统领萧煞吩咐道:“把人带上来。”

“遵旨。”萧煞对后方摆手,“带上来。”

漫夭所立之地的另一边,军政殿廊柱尽头,两名侍卫拖着一男一女往高台上走去。那一男一女衣衫不整,头发散乱,敞开的脖颈之间被啃咬得红痕遍布,一看便知是何缘故。那两人被侍卫扔到百官面前,女子悠悠醒转,伏在地上,微微抬头,揉了揉眼睛,还未明白过来发生了何事。

桑丞相面色惊变,指着地上的女子,手指微颤,道:“你,你……请问皇上,这……这是怎么回事?”

宗政无忧冷笑道:“桑爱卿不知?不如问你女儿!”

那女子这才反应过来,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她一张美丽的脸庞瞬间惨白,如死人一般。她带着使命入宫,五日都不曾见到帝王一面,只好等在帝王必经之地,使尽浑身解数,引起皇上的注意,终于如愿以偿,踏进了那座象征着最高权势的龙霄宫殿。只可惜,任她费尽心机,最后终是功亏一篑。

桑鸯面对父亲责怪的目光,抓紧胸前散开的衣襟,羞愧地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九皇子忍了半天,早就想开口了,这会儿轮到他说话,他立列站出来道:“丞相大人,这么明显的事情,你还看不出来吗?你女儿迫不及待想登上皇后的宝座,居然用媚术诱君,结果!诱不成,耐不住寂寞,找了个侍卫私通,”他说着环视了一眼那些推荐桑鸯为后的大臣们,嘲弄笑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知书达礼阿?哈,本王今天可算是长了见识了!怎么说,她好歹也是丞相府千金吧,又不是街头娼妓…唉!”故作惋惜地摇头,心里对这些人恨得牙痒痒,要不是他们故意散播谣言,挑弄是非,七哥怎会服下逆雪?

桑丞相一听,气得胡子直颤,瞪着眼睛,道:“姜王说话,请注意身份。

九皇子笑道:“抱歉得很,本王说话随意惯了,丞相不爱听啊?那也怪不得本王,谁叫你女儿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呢?”他声音洪亮,传遍全场,扬了扬眉,转身面对将士们,敛了平常的笑容,万分正经地对阶下的十万新军,宏声道“我们江南的战士们,你们是国家未来的英雄!告诉我们圣明的君主,你们想要这样的女人做你们的皇后吗?”

底下的士兵们相互看了看,项影立刻高举右手,带头大声叫道:“当然不想!”台上的营将们闻之,随后也大声叫道:“不想!”

紧随而来的是,十万将士同举手中的长枪,一声高过一声的回应,“不想!”

十万人的呼声,那恢弘的气势,震颤了整座军营,也震动了无数人心。

那些推荐桑鸯为后的大臣们慌乱地跪下叩头,连连道“臣等有罪!臣等有罪啊!”

宗政无忧如戏外之人看戏,冷漠地望着这一幕,依旧是面无表情,目光深沉难测。

桑丞相面色灰白,是他低估了这个年轻的帝王。只得俯身拜道:“臣教女无方,请皇上降罪!”

九皇子转身道:“丞相大人别急着认罪啊,还有人没有到场呢。来人呀,把那人也带上来!”

一个戴着书生帽的中年男子被拖了上来,那男子早就被这气势吓得魂不附体,面如死灰,此刻整个身子都在颤拌。

九皇子在文武百官面前转了几圈,探头问道:“你们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丞相大人,你应该最清楚,对吧?他就是奉我们这位丞相大人之命,在民间茶馆散播谣言,说皇妃娘娘是妖孽的那个混蛋!“他说着反身,飞起一脚狠狠踹上那说书人,将他踢得翻了几个跟头,那人惨叫一声,翻着白眼,差点昏过去。

桑丞相心底一慌,面上故作镇定,道:“皇上,老臣冤狂,老臣对南朝对皇上忠心耿耿,请皇上明察!”

宗政无忧挑了挑眼角,起身,缓缓走到他面前,犀利无比的目光扫过文武百官,微微勾唇,似笑非笑道:“朕登基一年,众位爱卿们都做过些什么事,说过些什么话,朕,心中有数。是忠?是奸?靠的不是一张嘴,而是看他的所作所为。”

那些大臣们被他的目光看得心头一凛,齐齐跪下道:“皇上英明!”

宗政无忧又道:“朕记得爱卿方才说过,凡事总不会是空穴来风,姜王既然当着满朝文武及这十万将士的面说了出来,想必也是有所依据。我们不加听下去。”

桑丞相跪在地上,额角冷汗密布,却辩驳不得。

九皇子得意一笑,从怀里掏出一骡书信,问道:“丞相大人,你认不认得这些东西?”他说着打来一封,展开来,放在他眼前晃了一晃。桑丞相一见之下,心中大骇,直觉地伸手就要抢,九皇子似是料到他有些一着,连忙跳开,高昂着头,拿着那封信,展示在众人的面前,指着那封信的结尾印鉴,扬声道:“如果本王没认错,这些跟你频繁来往的书信结尾的印鉴,应该是北朝皇帝的私印!”

“啊?……”大臣们一阵骚乱。

桑丞相瞪着眼睛,摇头道:“不可能,这些东西怎么会到你的手里?”

九皇子蹲下身子,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十分愉悦道:“不好意思,就在你早上前脚出门,本王后脚便带人……抄了你的家,从你书房地下挖出来的这个。怎么样?藏得这么隐秘也能被我查到,没想到吧?唉,查了大半年,也算是没白费功夫!”

桑丞相整个瘫倒在地,不敢置信地望着那高高在上面无表情的帝王,他们竟然查了他大半年,现在家都已经抄了,他却毫不知情,还以为皇上多信任他,并仰仗他在江南庞大的权势用以稳固自己的皇位,却不料,他其实早已是那人盘中鱼肉,还在这里做着春秋大梦,想着有朝一日控制住这个帝王,一揽皇权。到最后,害了自己唯一的女儿不说,也连累了整个家族,这便是野心的代价!

这一场波涛暗涌的早朝,终于在帝王的圣旨中结束。

“丞相桑丘勾结敌国,散布谣言诋毁皇妃清誉,扰乱朝纲,引发兵变,密谋夺权篡位,罪无可恕!现免去官职,诛九族!自今日起,谁敢再提选秀立后之事,一律按谋逆罪论处!”帝王的威仪在这一刻尽显,宗政无忧在众臣及将士们敬畏的目光中,以及那一声声宏亮的“皇上英明!”的高呼声中华丽退场。而众人皆知,桑相倒台,紧随而来的必定是一场朝局的洗亦帝王的雷霆手段,他们很快便会领略到。

宗政无忧步下高台,在转弯处看到了一直立在廊柱后的白发女子。只见女子目中含泪,痴痴地凝望着他,女子的眼中,有贵怪,有爱恋,有心疼,还有深沉的情意涌动。

他微微一愣,快步走了过去,皱眉道:“你怎么来了?”这么大的风,她连狐裘都没披,也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了。他不顾旁人的眼光,张开手臂一把揽过她的身子,带她走向后方的御辇。

漫夭抿着唇不说话,望着他眼中交错密布的红血丝,以及那隐藏在眉眼之间历经一夜折磨后的浓浓疲惫,心揪成了一团。她咬紧唇,不敢开口,她怕一开口,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当厚重的明黄色帘幔放下,将冬日的寒风阻挡在外,也阻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她再也忍不下去,不顾一切猛地扑到他怀里,蓄满眼眶的泪水滚滚而落,渗透男子的衣裳,打湿了他的胸膛,那滚烫的温度将一颗曾经冷硬如坚冰的心融化成一池春水。

她握着拳头,捶打着他的胸口,哽咽道:“你怎么能这样?你答应过我什么,你忘了吗?你说过永远不碰逆雪,你说过你不愿意少陪我一天,…”

她的身子轻轻颤抖着,心中是对于他有可能会早一步离开她的恐惧。减寿十年,那是何等沉重的代价!

宗政无忧紧紧抱住她,那雪一样的头发垂落下来与她的纠缠在一起,分不出谁是谁的。他低头将下巴贴上她的额头,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单薄的背航

“阿漫,放心,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乖,别怕,嗯?”他轻声诱哄着怀中心爱的女人,捧起她的脸,轻柔拭去她面上的泪水,低头吻上那娇嫩的唇瓣。

明显感觉到她身子一颤,他由轻柔的试探到深入的索取,小心翼翼的珍视震颤着她的灵魂。

她抬手楼住他的脖子,泪水仍在不断的滚落,没入唇齿间,蔓延出咸涩却又幸福的味道。她一边抽泣着,一边用她所有的力量去回应这个用生命珍惜她的男人。唇齿厮磨,带起一阵阵发自心灵的颤栗,那体内被突然引爆的深沉渴望,来得汹涌而猛烈。

这是一年多来,他们一个忘情的亲吻,发生的那样自然。这一刻,他们都忘记了曾经的屈辱,也忘记了那刻入心骨的仇恨与疼痛。

非常感谢亲们给我的生日祝福!本想生日休息一天的,但是明天要去医院,所以今天还是留在家里乖乖写文,哪儿也没去成,为了多更一些,才搞到这么晚,很抱歉!明天不一定能更新,因为不知道明天晚上几点才能回家。我尽量写吧,看今晚能不能熬得住了!唉!

凤凰涅槃巾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