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皇妃

第九十三章

回瞳关,屹立在南北朝之间,将临天国一分为二。

通往回瞳关的路上,两边是高山,中间一条宽阔的官道,由三匹骏马拉着的一辆马车在飞雪中疾驰狂奔,马车厚重的车帑被迎面吹来的寒风掀起,丰内男子双眉紧锁,目光寒凉,一张英气逼人的俊脸此刻血色全无。他一手紧紧按住胸口,一手扣住车板上的扶手,不让自己在剧烈的颠簸中倒下去,尽管他因身上的伤口早已经浑身无力。

马车之后跟着十数骑,他们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鞭子,抽打身下之马,以求速度能再快一些。侍卫李凉疾挥一鞭子,上前与马车并行,透过被风掀起的车窗帘幔,见车内之人的身子控制不住的摇晃,他十分担忧,对着马车内大声叫道:“陛下,你再坚持一会儿,很快就要到回瞳关了。”只要入了回瞳关,那便是北朝的地界,不怕他们追来。

车内宗政无筹双唇紧闭,淡淡斜眸看了李凉一眼,表示他没事。他活了二十多年,大大小小的追杀经历了无数次,早已经习以为常。想一想,以前年纪小手无缚鸡之力被人追杀需要逃亡,如今贵为一国之皇,身负绝世神功依旧需要逃命,似乎有些讽刺。

过了一炷香的工夫,巍峨高耸的城墙在雪雾中若隐若现,李凉心中一喜,立刻叫道:“陛下,回瞳关就在前面!我们就要到了!”

宗政无筹面上毫无喜色,即便是就要到回瞳关了又怎样,只怕,身后之人也要到了。冬季的夜晚风寒彻骨,大地一片雪色苍茫。

在马车刚刚经过之处,数百骑狂奔而至,飞扬的马蹄踏雪成泥,四下飞溅,雪雾如烟。领头的男子眼光阴鹜嗜血,是极致的愤怒和悲伤在心头交杂而成。寒风夹带着冰雪拍打在他冷酷的面容,肌肤的温度愈发的冰冷。

宗政无忧目光死死盯住前方,当疾驰的马车出现在视线之内,他双眉一拧,猛挥鞭子,身下宝马如飞一般地疾驰而去,他身后的几百人马紧紧跟随。一追上便迅速包抄了前面的十数人及一辆马车,将其围困。

那十数人立刻勒紧缰绳,全副戒备,拔刀分散在马车四周。他们面色凝重,将车内之人护在中央。

宗政无忧锐利愤恨的目光直盯着马车,那目光似是要将马车劈将开来,把车内之人碎尸万段。他低沉着嗓音,冷冷道:“傅筹,今日,你插翅难飞。”他依旧叫他傅筹,在心里他就不愿承认这个人是与他有着血缘至亲的哥哥。

马车内的宗政无筹面色镇定一如往常,他看了眼放在一旁的剑,没给予回应。倒是车外的李凉,披剑一横,一副誓死护主的模样,“只要有我李凉在,你们休想伤到陛下一根汗毛。”说罢对其他侍卫命令道:“保护好陛下”,

“是!”众护卫齐应,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宗政无忧不屑冷笑一声,“哼!就凭你们?不自量力。”说罢凤眸微微眯起,举起手中的剑,当空一指,薄唇缓缓吐出一个字:“杀!”

宝马嘶鸣,杀气荡空。

漫夭飞雪的寒冬夜里,两方人马搏命厮杀,血雾喷溅,人命如萃芥一般。

刀剑相击,火花四溅,铮鸣之声刺透耳膜。

宗政无忧骑在马背,未来得及凝固的血泊倒映出他的面孔,染上一片耆血的红。他对拼杀的众人看也不看,眼中只有那辆马车。就在大半个时辰之前,他还在接见各国使者,冷炎突然现身,一脸凝重的表情,说有要事禀告。

他离开大堂,刚入了尚栖苑的大门,冷炎在他身后扑通一声跪下。

能让冷炎如此沉不住气的事情必是大事,他转身,皱眉问道:“何事?”冷炎低着头,语气异常沉重,“皇上,北朝传来消息,斑,”说到这里,顿住了。

他等待着冷炎停顿过后继续说下去,但是过了半响,冷炎仍日停在那个说字上,没有下文,这种情形对于一个长年没有情绪波动的人而言,非同寻常。他愈发皱紧眉头,已有不耐,沉了声,“到底何事?说!”

“京城皇陵发生雪崩,贵妃娘娘的陵募…塌了!”冷炎绝对是一次像今日这般禀报一件事如此艰难,只因为跟了皇上太多年,他太了解皇上心里头最在意的是什么。

宗政无忧果然面色大变,急忙问道:“这是谁传给你的消息?可准确?是只有母亲的陵墓塌了,还是整个皇陵,都塌了?”冷炎道:“只有贵妃娘娘的……

“不可能!就算整个皇陵都塌了,母亲的陵墓也不可能会塌!”宗政无忧沉喝一声,脸色难看之极。母亲的陵墓才建了十几年,建造时所选用的全都是最好的材料,其坚硬程度远远超越了其他的陵墓。不可能在其它陵墓都完好的情况下,只有母亲的陵墓被毁,除非,…除非有人刻意而为!他蓦地攒紧双拳,强忍心头翻滚的悲愤极怒,咬牙问道:“是他们母子干的?”冷炎微微抬头,一向如木头般的表情也动了一动,“傅太后与北皇说年关将临,要送您和太上皇一份大礼……”

“砰!”不等冷炎说话,宗政无忧怒气横炽,一向镇定的他控制不住一拳砸在身旁粗实的廊柱上,顿时,廊柱沉木凹陷开裂,震下无数青瓦,落地粉碎。而他拳头上皮开肉绽染满鲜血。他们竟然敢动他母亲的陵墓!他这一生,最爱的两个女人,被他们一再伤害,他岂能容忍?冷炎神色微变,望着一向以冷静自持的皇上,开口劝道:“请皇上保重龙体!”只是这些已足够让皇上震怒,而接下来的那些,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禀报?

宗政无忧极力稳定自己的情绪,每每遇到母亲和阿漫的事,总能轻易击溃他!以为傲的镇定。过了半响,他捏紧拳头,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母亲的遗体……”他只说了这几个字,直望着冷炎。冷炎回道:“在陵墓坍塌前,贵妃娘娘的遗私被秘密运走了。”

宗政无忧一愣,目光瞬时凌厉如冰刀,急急脱口问道:“是何人所为?被运往了何处?是……是否完好?“他不会愚蠢的以为有人大发慈悲,毁了陵墓还会放过他母亲的遗体。

冷炎目光闪烁,被他凌厉的眼神逼得无处可躲。他不知道,这个消息,该如何禀告给皇上知道,而皇上知道后,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十三年前贵妃之死已经折磨了皇上这么多年,如今这样残酷的事实,皇上又该如何面对?

宗政无忧见他眼中犹豫不安的神色,心根狠沉了下去,深不见底的冰潭将他淹没,他意识到不会是一个好结果,但是,究竟要坏到何种程度?

“他们究竟把我母亲的遗体怎么处置了?“他脑海中闪现无数种可能,声音不觉带了些微的轻颤。

“娘娘的遗体……被焚烧后,挫骨成灰。”纵然艰难,冷炎也说完了,他低着头,等待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然而,等了许久,预料中的风雨并没有到来。他疑惑地抬头,只见皇上双目通红嗜血,不敢置信般地瞪着他,仿佛他说了天大的谎言。

挫骨成灰,那是对十恶不赦之人最严厉的惩罚。而他的母亲,是那样善良美好的女子。活着的时候,每天锥心刺骨的煎熬,死得那么不堪而惨烈。死后还要被人挖出来,毁尸挫骨。宗政无忧脚下踉跄一步,巨大的悲痛侵袭而来,他竟一时难以承受。

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

冷炎担忧叫道:“皇上,…请皇上节哀!”

宗政无忧扶着廊柱,立稳身子,“节哀?”他要的不是节哀,而是立刻杀入京城,将傅鸢那对母子干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愤。悲恸已经令他丧失了理智,他通红的双眼迸射出仇恨的烈焰,望向京城的方向,一字一句道:“让老九准备粮草,整军十万速速前来会合。”

冷炎一惊,还不等他领命,宗政无忧已经转身朝内院大步走去。

此刻,他满心愤怒悲痛,无以发泄。进了内院,发现屋里无人,对外头问道:“皇妃娘娘人呢?”

一个丫鬟连忙上前行礼,“启禀皇上,娘娘收到一个故人的来信,说是要出门会会故人。”

宗政无忧浓眉紧皱,“哪个故人?去何处会见?”阿漫在这渝州城并无熟人,又何来的故人?

那丫鬈目光一闪,“回皇上的话,奴婢不知。”

宗政无忧不耐地挥手,示意她退下。他走到桌边坐了,倒了杯凉茶水,一口饮尽,再将杯子重重掉了出去,瓷杯掷地,“啪”一声脆响。门外的下人们吓了一大跳,战战妩妩伏地拜倒。

“皇上,属下有事禀报。”门外一个侍卫跪报。

宗政无忧平了平喘息,“进来。何事?”今日的事情似乎格外多。

“启禀皇上,属下刚刚接到密报,北皇来了渝州城,就住在祥悦客栈。

宗政无忧目光顿时一利,握紧的拳头青筋暴起,他勾唇狞笑,很好,他正要找他,他竟自己送上门来了!“速点两百人马,随朕去祥悦客找。”

出门之时,他隐隐觉察到这件事似乎很蹊跷。阿漫今日出去会见故人,而恰好傅筹就到了渝州城。

到了祥悦客栈,那里已人去楼空,在天字一号房,他没有见到他恨之入骨的仇人,却遇到了他心爱的妻子。故人,这便是她的故人!他的猜测竟然是对的。那一刻,伤心、失望、悲痛、愤怒、怀疑、恐惧,这种种情绪纷涌而来,折磨得他几乎要疯了。他已经顾不上别人的感受,也无法用正常的思维去理解,所以,他就那样丢下了一向放在心尖上疼爱呵护的女子,自顾自地追他的仇人而去。

战场厮杀仍在继续,有人不支倒地,有人挥刀扑上来。

利剑穿肠,滚烫的鲜血混合着内脏流淌了一地,蜿蜒着溶解了落地的飞雪。浓烈的血腥气飘扬在寒冷的空气之中,无尽的蔓延开来。

黑夜,无星无月,泼墨般的颜色,压抑极了。

不到一刻钟,马车周围的侍卫全部倒下,再无一人站立。唯一还喘着一口气的李凉,倒在血泊之中,双眼瞪得很大,盛满绝望和不甘,他望了望不远处的回瞳关,明明就在眼前,为何就是过不去?回瞳关守关的兵将都是废物,离得这样近,他们看不到这边的打斗吗?他又朝马车的方向看了看,无法瞑目地喃喃自语:“陛下,…为什么,…”,为什么您就是不肯听从属下的劝谏,用那个女人当人质呢?可惜,终究是说不完便咽下最后一口气。

宗政无忧带来的人迅速解决完那些侍卫,便朝着马车靠近,同时举剑横劈,车身碎裂,车架四散,马车顿时被砍了个稀巴烂。

车内之人仍坐得稳稳当当,面色镇定非常,他对于周围的一切似乎并不在意,只望着躺在地上死不瞑目的男子,心里一阵悲哀。他这一生,走到如今,真心待他的究竟有几人?这前前后后换过无数贴身侍卫,这是唯一一个到死还在担忧他生命安危的人。“李凉,朕记住你了!倘若今日能活着离开,朕,定会善待你的家人。”他在心里这么说了一句,然后,握紧手中的剑柄,撑着身子站了起来纵然前方只有死路一条,他也得傅上一搏。

宗政无筹缓缓踏下车板,那等着将他万筹穿心的男子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眼里仇恨的怒焰似是要将他烧的尸骨全无。他面色坦然镇定,无畏无惧。也罢,皇位已夺,仇也报了,就算他今日为心爱之人而死,也没什么不好。毕竟母亲还活着,刺下的,就让母亲自已去完成吧。

宗政无筹站定,望着稳坐马背的宗政无忧,昂首,语气平静道:“我的命,就在这里,你来拿。”

百人齐动,正欲狙杀此人。

宗政无忧突然抬手制止,命其退后。他翻身跃下马背,手中执剑圭地前行,力透剑身,在地上击出一道长长的口子,像是要将天地都劈成两半。

寒风猎猎,吹在耳边呜呜作响。天空中乌云聚散无定,大雪纷飞,如鹅毛大小,在整个天地间漫夭挥洒,茫茫无际,看不到尽头。

人间惨剧,莫过于手足相残。

漫夭远远看着,没有上前。一路从马狂奔,心思百转。宗政无忧浑身散发的如地狱阎罗般的强烈煞气,仿佛要毁天灭地,那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一面。她忽然觉得,也许他今日的反常另有因由,以她对他的了解,若仅只是诿会,应该不至于此。而他们两人之间的仇恨太深,已经深到任何人都无力阻拦,包括老天。

一丈之间的距离,兄弟二人执剑互指,杀气大增。宗政无忧剑上凝聚内力,挥舞间,一道刺眼的寒光凌空一现,他的剑已然直指宗政无筹的胸前,如闪电般的速度,那气势迅猛绝伦。

宗政无筹忙挥剑一挡,剑刺耳鸣,声势浩大。强劲的剑气和内力震得百步开外人仰马翻。他用了十成的力道全力相挡,也仅仅只是一招,便分出了胜负。他伤势本就严重,又失血过多,此时动用内力已是大忌,而宗政无忧这一剑至少用了七成力道,于是,宗政无筹的身子如断线的风筝般疾飞了出去,撞在一侧的山腰上,重重弹回在地,他不可自制的闷哼出声,口吐鲜血,伤口迸裂,五脏六脏仿佛都移了位。

这一情形出乎宗政无忧意料之外,他不禁微微一愣,凤眸半眯,冷嘲笑道:“你怎会变得如此不济?”莫非他又在使什么阴谋诡计?

宗政无筹时他的轻蔑只回以自嘲一笑,抬手抹了一把嘴角,却止不住仍不断涌出的鲜红。生命的流逝,没有带给他绝望和悲伤,他栓起落在身边的剑,强自撑着,以剑支地,艰难站起。在敌人的面前,就算是死,也要站着死!他目光幽幽穿过无数人马,落在不远处骑在马背上的白发女子,凄凉一笑道:“容乐,我死后,你…能记住我多久?”一天?一年?还是一辈子?这个问题,他真的很想知道。

宗政无忧身躯一震,执剑的手微微颤了一颤,他忽然也想知道这样一个答案。如果,这个人为了她就这么死在了他手里,那么,这个人是不是将永远活在了她的心里?这种可能,让他的脚步如被钉在了地上,无法前行。他顿住身子,转头去望,风雪中,女子白发飞散,身躯单薄,风鼓起她的狐袭大衣,像是随时都要将她卷走。

漫夭目光一如这夜空的沉寂,她紧抿着唇,这个问题,她不会回答,也无法回答。

片刻的沉默过后,只有寒冷的风雪拍打而过的冷冽声响,掠过他们的身子。风穿身而过,寒气却停驻在了心里。

“为什么不回答?”问这句话的人,是宗政无忱,他望着她抱在怀里的小小植物,目光冰冷复杂。

漫夭握紧缰绳,双腿夹了马腹,驱马上前。到跟前才跳下来,走到宗政无忧面前五步远的距离,直直地望着他的眼睛,面色平静,轻叹着问道:”你想听我说什么?”

宗政无忧移开目光不看她,声音冰冷带着少计的惶然不安,“不是我想,而是你想。”

漫夭扬唇,笑得苦涩之极,“我想?我想什么你不知道吗?我在这世上,不过是一缕孤魂…,如果不是你,我这缕孤魂也早已魂飞湮灭,而这个世界,除你之外,没有任何值得我留恋的。我所想毗不过是,你活着,我就活着;你死了,我便死了。仅此而已!”她的目光坦诚而坚定,眼底的忧伤那样清晰可见。这样够不够?她的命是他的,她的身是他的,她的心也是他的,他到底还有什么不放心?

宗政无忧与宗政无筹心底同时一震,她如此坦白而直接。宗政无忧似是一下子不能回神,怔怔地转眼望着面前的女子,眼神却始终不曾变暖。

宗政无筹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凄凉惨淡,“我真希望客栈里的那一剑,你没有刺偏。“这样,他便听不见她对宗政无忧生死相许的诺言,那么,就算是死,也不会死得这么痛吧?如果死在她的手里,兴许,他还能在她心里,…多活上几天。

漫夭听着抿紧了唇,手提着剑,转身朝宗政无筹走了过去。宗政无忧看着她,没有阻拦。

漫夭脚步沉缓,每一步都在将自己的心变成铁石。有些东西该看明白,也该想明白,如果他们两个注定只能活一个,那她根本不用选择。而溥筹,她不想他因她而死,但若今日他的死无可避免,那与其让无忧动手,不如让倭筹死在她手里。她只是一个嫔妃,一个世人眼中的红颜祸水,再心狠手辣也无关大局。而无忧却不同,他是帝王!这个天下,总讲究些仁义道德,那些表面的东西,别人可以不在乎,但是帝王,却不可以不在乎。做皇帝就是这样,很多事不由己心口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傅筹即位,老九只是被软禁,而宗政筱仁至今还能活着的原因。天下未定,帝王不能给人六亲不认残暴不仁的印象,否则民心皆背,杀了傅筹,广揽皇权的溥太后又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她望着宗政无筹那艰难支撑着站立的姿势,用笑容掩藏痛苦故做无事的表情,像是曾经受过穿骨之痛后若无其事陪伴她的模样。她心中酸涩莫名,她不禁回想,她前世今生活了二十多年,有几人对她付出过这样的真心?除了无忧,怕也只有傅筹了。命运弄人,他们都无力与之抗衡。她扭过头,望着茫茫黑夜,压下心头的所有情绪,声音清冷而平静,”如果你想,我可以满足你,再补上一剑。这一次,绝不会再有偏差。但你不要指望,我会因此愧疚一生。”

也不知道是说给别人听还是说给自已听,她说完将手中的血乌往他面前一寨,也不看他,“这东西,我用不着,你请收回。”

宗政无筹看着她扭到一边的侧脸,那微垂的眼睫掩盖下的眸子是冷漠疏离的表情,而那表情的背后,总有一丝悲凉的让人无法触碰的东西。他低眸扫了眼递到他跟前的小小植物,就是为寻这小小植物,他放下还不够安定的朝堂,亲赴边关,三个月便可以平定的战乱,他却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出动所有人马,不惜一切代价,只为她三千白发。寻获此物,三个多月来,不知道吸了他多少鲜血,伤了多少元气。身体伤了只需要时间便可康复,元气伤了,却是难以补回,若是放在从前,即便受此一剑,他也不会如此不堪一击。但是这些,有什么用?

“好。若收回血乌,便能减少你心里的负担,那我便收回。”他微微牵着唇角,那温和的笑容一如从前日夜相伴的表情,但却掩不去眼底的落寞和哀伤。既然快要死了,能多为她做一点,便多为她做一点吧。他笑着,语气淡淡说:“这东西本就是寻回来玩玩而已,你不要,那便扔了吧。”

他接过血乌,将那曾经珍视如生命的东西随手丢垃圾般的扔了出去。精致的陶瓷花盆碎裂成片,椎物的根茎折断,有殷红的血流淌出来,似是为它不幸天折的命运抒发着浓烈的伤感。

漫夭只看了一眼,便抬高下巴,不愿再看。

宗政无筹微微笑着说:“容乐,动手吧。死在你手里,是我最好的归宿。”说罢缓缓闭上眼睛,等待爱人穿心一剑。他这一生活了二十二年,人人说他心思缜密算无遗漏,但这一次,放弃算计,不再筹谋,只求走出地狱,寻一个解脱。

漫夭睁大眼睛望天,微微吸气,雪花落进她眼里,冰冷冰冷的感觉,从头一直蔓延到脚底。她闭了下眼,握住剑的手缓缓抬起,竟沉重无比。

下午去医院接着输液,顺带陪婆婆过节,估计很晚才回,明天更新要到下午或者晚上了。祝亲们端午节快乐!

凤凰涅槃巾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