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皇妃

第一百一十五章

拂云关的日子,一过便是五天。这五天内,昭云一直处在半疯半醒的状态,除了宗政无忧的声音,她谁也不认。他不在,她便不吃饭,谁劝也没用。她把自己龟缩在一个小小的壳子里,每日里所有的期盼,就是到了吃饭时间,等待那道清冽的声音点亮她满是黑暗的世界。

原来一个黑暗的世界也可以充满希望和阳光!她开始期盼这样的日子能够再长一些,再长一些,哪怕就这样一直瞎着,只要有无忧哥哥的陪伴,她就仿佛看见了全世界的光彩。

三月中旬,山谷里的积雪已经化了,可这里的气候还未暖起来。

拂云关外,土地空旷,杂草枯干。初春傍晚的阳光洒下,在一片凄凉萧索的景象映衬下显得略微苍白,毫无一丝暖意。

漫夭孤身立在城墙上,目光遥望紫翔关,眼神空茫无尽,眼底却绝然而坚定。

冷风掠过高耸巍峨的城墙,掀起她衣袂翻飞,如雪银丝在空随风乱舞。这个世界,她来了有五年了。她曾经问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她想,她来这一趟,定是为了遇见一个叫做宗政无忧的男子,为他欢喜,为他流泪,因他而感动,因他而悲伤.

两年的爱恨纠葛,几经周折,生死荣辱与共,可是,明明相爱的两人,为何拼尽了努力,到如今,依然无法幸福?

“主子。”

她想得入神,竟不知身后何时多了一个人。不用回头,听声音也知道是萧煞。她微微瞥眼,收敛了思绪,淡淡道:“何时到的?”

萧煞回道:“小半个时辰前。”

她点头,又问:“都准备好了吗?”

萧煞道:“准备好了。”

“恩,那就好。”她再度看向前方,不动,声音听不出喜怒。

萧煞望着她单薄瘦弱的脊背,清冷孤绝的表情,微微皱了皱眉,劝慰道:“主子,郡主的事情“,“您不必自责,那不是您的错。”

漫夭闻言,缓缓回过头来看他,她的眼神不是往日的通透灵慧,而是一种从心底里透出来的茫然无助。萧煞还从未见过她这种表情,不禁怔了一怔,只听她轻缓开口,问道:“那是谁的错?”

萧煞一愣,是谁的错?自然是那禽兽的错!可他知道,她问的不是这个。眉头微拢,他转开目光,说道:“您身怀有孕,不宜太过伤神。既然事已至此,您再如何自责也无济于事,不如……多给郡主一些补偿。”

“补偿?”漫夭微微一怔,眸光四梨,沉沉的苦涩在心底肆意的蔓延,“怎么补偿?你知道对于昭云来说,什么才是最好的补偿!也许,能让她走出阴霾,重获快乐的方法只有一仙,“可是,我却无法成全。”她什么都可以让,唯独无忧不可以。没有了无忧,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她凄凉一笑,又转回头去,看城墙外荒芜的土地,沙尘弥漫。

“萧煞,我”“是不是很自私?我只想到,以昭云对无忧的感情,必定拼尽性命也会办好这件事,可却没想过,昭云真的会为此付出比性命更惨重的代价。而我,却没有能力去承担这个代价所带来的后果。”

她的声音空寂而苍凉,尾音悠长,浅浅回荡在萧煞心头。萧煞张了张嘴,想说,您不用为此承担后果。可还是没说出口,因为知道说了也无用。

黄昏已过,天色渐渐暗下,萧煞静静伫立在她背后,陪她看日落西山,天空中的灰色一分一分黯淡深沉,天地终成漆黑,唯有她的长发在夜里初起的灯火照耀下,依旧如雪。

“主子,天黑了,回营帐吧。”

漫夭一愣,天已经黑了吗?她竟然不曾觉察到。点了点头,转身,两人一起步下城墙。

军营入口拐角处,到了换班时间,一名士兵吃饱饭,打了个饱嗝,大步过来接过那名站岗士兵手中的长枪,“轮到我了,你走吧。!!

“哦,好。诶,对了,听说明天要攻城了?”

“是啊,皇上下令,要活捉欺负昭云郡主的那个人。”

“唉,昭云郡主真可怜,都是为了给我们送粮,才被那些混蛋抓去。听说皇上这几天对她可好了,你说她会不会成为我们南朝的二个娘娘?”

“你可别瞎说,皇上对皇妃的感情可不同于一般人,这事,除非皇妃点头。”

“那你说皇妃会点头吗?”

“这个……不好说。皇妃大义,又明事理,接情理来讲,皇妃应该主动劝皇上纳昭云郡主为妃。这次昭云郡主送粮草来的任务还是皇妃派的”“啊,皇妃娘娘!”那人话未落音,便看到转出拐角的漫夭,心中一惊,慌忙住。”伏跪了下去。

另一人亦是惊慌失措,吓得两腿直抖。

两人齐道:“小人多嘴,请娘娘恕罪!”

漫夭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只面无表情,径直离去。萧煞冷冷扫了他们一眼,随后跟上。“主于不必在意别人说些什么。”

漫夭淡笑,心中却不觉生了些许烦躁,语声微凉:“在不在意,又能改变得了什么?“控制得了他们的言行,也改变不了他人的思想。在世人眼里,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常理,更何况是帝王。而她,明事理如何,不明事理又如何?倘若她故作大方,真让无忧纳了昭云,昭云就能幸福了吗?恐怕未必!

“娘娘,娘娘,您终于回来了!皇上正派人四处找您呢,您快回去吧。”一个伺候她的丫头看到她,急急迎上来。

漫夭问道:“找我何事?”

那丫头恭敬回道:“皇上在等您用膳,饭菜都快要凉了。”

这几日这个时候,他不是都在陪昭云吃饭么?今天怎会在大帐等她?她蹙眉,轻轻点头,“知道了。”

萧煞见此,忙告退。她自己回了大帐,刚掀开帘幕,便见到宗政无忧正来回踱步,他看上去有些烦躁不安,见她回来,便皱眉迎上,拉住她冰冷的手,面色一沉,“你去哪里了?这会儿才回。”

“出去随便走了走。”她淡淡回答,被拉住走到桌边坐下,她微微扯出一个笑容,问道:“这个时辰,你怎么在这里?”

宗政无忧动作一滞,转过头来看她,皱紧眉头,沉声问道:“我不该在这里吗?那我应该在哪里?”她竟然把他去昭云那里当成了习惯!

漫夭在他直射而来的不悦目光中撇开头,轻轻问道:!!昭云还没吃饭吧?”

宗政无忧没立即回答,端起一碗盛好的汤递给她,淡淡道:“她饿了自然会吃。”

漫夭一愣,没料到他会这么回答,重又看向他,没接他手中的碗,蹙了眉头,问道:“如果她不吃呢?”

宗政无忧似是心情不好,有些不耐,“不吃就饿着。总有一天会吃。”

这叫什么话?那是昭云,是一个为他可以付出性命的女子,他居然如此淡漠,仿佛与己无关。她怔怔的望着他,未曾多想,就已脱口而出:“你怎么这样冷酷无情?她是因为我们才变成这模样,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她?”

一句“冷酷无情“,令宗政无忧面色一变,手上动作僵住,“砰!”他突然重重放下碗,碗里的汤经受不住剧烈的震荡,几乎洒出一半,溅得桌上四处都是。他看也不看,紧锁着眉心,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转过眼来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那眼神似是要看尽她心底里去。他的手不知不觉握紧,手上的青筋一根一根缓缓呈现,像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漫夭一颗心猛地揪了起来,她懊恼的皱眉,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看着他眼底埋藏的悲伤和痛楚,那样深切而沉重,她只觉心口窒痛,张着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两相静默,过了半响,宗政无忧都没有接……他只是定定的望着她的脸、她的眼,一句话也不说。

漫夭忽然有些害怕他沉默得像是不存在般的表情,她伸手去握他的手,只觉得他的手冰凉而僵硬。她心一颤,那些烦乱的躁意退去,她清楚的意识到,在这个世界,能这般轻易伤到他的,除了她再无旁人。而这个世上,谁都可以说他冷酷无情,唯独她没有这个资格!

鼻子遽然一酸,她猛然扑到他怀里,双手紧紧楼住他的腰,连连道:‘对不起!对不起……无忧,是我说错了!”

宗政无忧缓缓垂眸,掩下目中一切情绪,抬手抚上她单薄的后背,声音低沉道:“我……应该如何对待她?你想让我怎么做?一直这样陪着她,哄着她,给她希望?那不是帮她,那是害她!你明白吗?”这几日,已经够了!如果她因昭云所受到的伤害,想用他来补偿,那他在她眼里,成了什么?

漫夭在他怀里用力点头,她懂,她都懂。微仰起脸庞,她轻声道:“可是,我们总不能就这样不管她啊!”

宗政无忧脸色稍微缓和,抬手用指尖轻轻拭去她眼角垂悬的泪,她白的几近透明的脸庞仿佛一触即碎。他既心疼又无奈,叹息道:“阿漫,我希望你自私些。”人生太短暂,趁他们还在一起,就该好好珍惜拥有的一切,他不想让别的人,成为他扪之间感情的障碍。这一生,他宁愿负天下人,也绝不负她。

她的脸,贴着他的手心,幽幽道:“我已经很自私了。”

他摇头,“还不够。昭云的事你别管,交给我。她受的苦,那些人会用鲜血付出代价。我已经命人拟了旨,封她做公主,往后将她当做妹妹对待便是。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也只能这样了。她点头,伏在他怀里,心间发涩。

“七哥,七哥……,九皇子大叫着跑进来,宗政无忧皱眉,斥道:“又是何事?这般大呼小叫。”

九皇子挎着一张脸,苦恼叫道:“你看呀,不管我怎么劝,昭云就是不听,饭菜汤水泼了我一身。”他用手钳着衣裳拧起来给他们看,果然有大片油渍。

宗政无忧斜目看了一眼,面无波澜道:“再去劝。”

“啊?我还去啊?”九皇子整张脸都快皱成一团,几近哀求道:“七哥,我劝不了她,你换个人吧。她根本就不认识我,对着我又是踢又是挠,你看看我的手,都被她挠破了。”他搔起袖子,手臂上果然有几道抓痕。

漫夭蹙眉道:“我去看看。”她说着就起身!却被宗政无忧一把拽住,他沉着脸,挑眉看向九皇子,不容置疑道:“不管用什么法子,继续劝。劝不了她,你就准备回宫看守宫门口还不去?!”

“我……”九皇子满脸的委屈,却不敢发作,只好无奈退出。

漫夭担忧道:!‘这么对老九,太为难他了。“

宗政无忧淡淡道:“我不在时,他身为军中最高统领,不能及时救出昭云,难道没责任?好了,不管别人,吃饭。!”

九皇子出了大帐,心情郁闷,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他垂着头,唉声叹气,无奈之下,又叫人去准备了饭菜,往昭云所在的营帐走去,快到时,眼角瞥见一个粉色身影走进另一座营帐,他心情一振,眼珠转了转,便跟了上去

蹑手蹑脚,走到萧可背后,伸手朝她肩上重重一拍。叫道:“臭丫头。

萧可本来想事情想的走神,被他这一拍魂儿都快吓没了,她“啊”的一声惊叫,弹跳开,圆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怒道:“你想吓死人啊!”

“可儿,发生什么事了?”正好路过帐外的萧煞听见叫声,立刻提着剑窜了进光

九皇子一见他这架势,直觉地缩了缩脖子,干笑了两声,“没事,没事。

萧煞走过去,一把拉过萧可,将他们隔开,冷眼看着九皇子,对他所说的话表示质疑。“这么晚了,王爷没事跑到我妹妹营帐来,似乎有失身份!还请王爷速速离去,以后莫再做这种有失身份的事。”

“你!”九皇子面容抽了抽,有些怒了。想他一个堂堂王爷,被一个侍卫统领堵得说不出来话,太窝囊了!自从一年前,他一时手痒摸过萧可的脸以后,这萧煞每次见他就没好脸色,若不是看在璃月的面子上,他非要好好治他不可。九皇子冷哼一声,不屑地昂着头,跟他讲身份?哈,也不看看他是谁,他做事什么时候在乎那些个规矩了?

“这军营之中,任何地方,本王想去便去,谁能拦得住我?今天,就冲你这句话,本王还不走了呢,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他耍赖的功夫绝对一流,说着就走到床边坐下,翘着腿,歪靠着床栏,一副今晚就睡这儿的模样,萧煞面色一变,大步就朝他走去,不顾身份地揪住他的衣襟襟。”狠狠瞪着他,“别以为你是王爷,就可以胡作非为!告诉你,别想打我妹妹的主意。

九皇子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抬头笑道:“嘿,我还就打她主意了,你怎么着?等这场仗完了,我就去请七哥、七嫂赐婚,然后风风光光把臭丫头娶回家去,看你以后还管得着。”

萧可一愣,有什么在心底炸开,面上不自觉飞上两朵红震,她上前半恼半填,“你胡说什么?谁要嫁给你?”

九皇子也愣了,他只是随口就来,还没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此刻被萧可这么一问,他面色顿时僵住,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萧可。从来都是提到娶妻便避之不及,哪怕是玩笑也不拿此事说事。可今日竟就这么说出来了,那么顺口。仿佛在心里想过无数遍似的,一点都不觉得别扭,甚至……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竟跳得飞快。他一把推开萧煞,面色不自然的站起来,整了整被捏皱的衣棣。

萧煞看了看他僵硬的表情,再回头看萧可羞多于恼的神色,不禁怔了怔,心中警铃大作,皱眉道:“可儿,你们……”

萧可忙打断道:“我们没事。哥哥,你别听他瞎说。你有事就去忙吧。我这儿还要配药呢。”说着就把萧煞往门口推。

萧煞用十分怀疑的眼神看着她,似是不信,她居然留着九皇子却赶他这个哥哥走!这是何道理?

凤凰涅槃巾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