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镝风云录

第十八章 非为旧情怜弱女 回思往事起疑云

任天吾凛然说道:“韩大维与上官复往来已非一日,定有图谋,我要找他私通蒙古的证

据。”

谷啸风道:“哦,原来舅舅以为韩伯伯可能有什么密件藏在家中,找了出来,才好邀集

武林同道,鸣鼓而攻之么?”

任天吾道:“正是如此。”宫锦云躲在床底,听至此处,不由得心里暗骂:“这老家伙

好不要脸,身为舅父,居然对着外甥的面撒谎。分明是想偷人家的东西,反而诬赖人家是奸

细。”

任天吾顿了一顿,又道;“啸风,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说话,怎么还叫他做韩伯伯?”

谷啸风道:“你找着了什么密件没有?”

任天吾道:“没有,你帮我搜搜看,可能是夹在哪一本书中。”

谷啸风淡淡说道:“不用搜了。”任天吾道:“为什么?”谷啸风遭:“密件你没找着,

我却找到了。”

任天吾大喜遭:“密件上说些什么,快快拿给我看!”

谷啸风遭:“是用蒙古文字写的半张信笺,但如今却不在甥儿身上。”

任天吾遭;“谁拿去了?”

谷啸风遭;“我倒想先问一问舅舅,韩大维如今已给仇人害得家破人亡,他本身亦是生

死未卜只怕多半是凶多吉少了。你找到了密件,又将如何?”

任天吾道:“你别上韩大维的当,这一定是他故弄玄虚,打死几个仆人,烧掉两间房子,

好叫你们相信他是给仇家所害,不提防他的。”

谷啸风道:“原来舅舅也是这样想法,和丐帮的陆帮主倒是不谋而合。”

任天吾道:“哦,陆昆仑也到过这里了么?”谷啸风道:“正是,密件我已交给他了。”

任天吾心里暗暗得意,说道,“既然是铁证如山,那你还有什么可以怀疑的?但听你的

口气,你的想法似乎和我并不一样。”

谷啸风道:“不错,你的想法,我确实是不敢苟同。”

任天吾变了面色,冷笑道:“那么,倒要听听你的高见了。”

谷啸风道:“甥儿并无高见,只是发现了新的证据。”任天吾道:“什么证据?”谷啸

风道:“韩家的家人是给毒掌打死的,据甥儿所知,韩伯伯可没有练过毒掌。’

任天吾呆了一呆,说道:“但焉知不是韩大维串通了会使毒掌的人,布此疑阵?啸风,

我看你恐怕是对韩家的丫头余情未断吧?”言下之意,当然是指谷啸风为了韩佩瑛的缘故,

才千方百计的为她父亲辩护了。

谷啸风冷冷说道:“舅舅,我看你是对韩家父女成见太深吧?”

任天吾变了面色,说道:“然则你发现的那半张蒙文密信,又当如何解释?”

谷啸风道;“甥儿的看法刚好和舅舅相反,甥儿以为这是别人故布的疑阵,陷害韩伯伯

的。”

任天吾冷笑道:“你既然是这样想法,那么你就大可以心安理得的和韩家小姐成婚了啦,

用不着再退婚了。”

谷啸风道:“我相信韩伯伯不是奸细,和我要找韩伯伯退婚,这是两回事。”

任天吾又冷笑道:“韩大维是好人,韩小姐又是才貌双全,那你为何还要退婚?”

谷啸风心中着恼,淡淡说道:“这是甥儿的事情,不劳舅舅操心,不过为了免得舅舅说

我偏袒韩家父女,我倒想告诉舅舅一桩事情。”任天吾道:“什么事情?”

谷啸风道:“我们在韩家还发现了另外一些东西。”任天吾神色紧张,忍不着再问:

“什么东西?”谷啸风慢条斯理的缓缓说道:“那是一批价值难以估计的宝藏,韩小姐把它

都献给义军了。”

任天吾抹了抹汗,说道:“韩小姐呢?”

谷啸风道:“她本来说好在这里等我的,我也不知她到哪里去了。”

任天吾道:“哦,原来她不是押解这批宝藏去找义军?”

谷啸风道:“她是托陆帮主代为送去的。陆昆仑现在洛阳的丐帮分舵,舅舅若是不信,

可以去问问他,反正你和分舵的刘舵主是好朋友,和陆帮主也是多年的相识。”又道,“舅

舅,你要去就得快去,否则他们明天就要动身了。”

任天吾心想:“陆昆仑一定要找人帮忙他押运这批宝藏。”于是说道:“宝藏的事情还

在其次,韩大维是不是奸细,这事情可就大了,我倒要去找陆昆仑问明真相。你也去吗?”

谷啸风道:“请恕甥儿少陪。”任天吾冷冷说道:“好,那你就留在这里等你的韩小姐

吧。”

任天吾走后,谷啸风不禁苦笑道:“怪不得妈与他吵翻,这位舅舅自以为是正人君子,

谁拂逆他的意思,他就以为谁是坏人。”

谷啸风看了看地上散得乱七八糟的字画,吃了一惊,说道:“咦,这是韩斡画的马,这

是米芾写的狂草。这些可都是名家的字画呀!舅舅只顾胡翻乱搜,一点也不知道爱惜。”于

是他把地上的图画字面收拾起来,眼光一瞥,看见了那张画像,谷啸风不禁又是大感惊奇,

说道,“奇怪,韩小姐怎的会藏有我的画像?”

当谷啸风弯腰收拾字画的时候,躲在床底下的宫锦云看见了他的面貌,心里也在想道:

“原来画中人是他!”

宫锦云在床底下躲得久了,憋得十分难受,暗自寻思:“此人虽然是对韩小姐负心,但

对韩家却似甚有好感,我若出去见他,说明我与韩大哥的交情,想来也不至于害我。但我现

在乃是女扮男装,他若问我为何钻进韩小姐的香闺,我却如伺对答?”

谷啸风仔细看了那幅画像,这才发现画中人是他父亲并不是他,不觉失笑,说道:“怪

不得妈说我的相貌酷肖爹爹,原来爹爹少年之时,果然是长得和我一模一样,连我自己乍看

之下,都几乎分别不出,这幅画像想必是爹爹赠与韩伯伯,给他留作纪念的了。韩伯伯如今

不知下落,这既是爹爹的遗像,我可不能让它落在别人之手。”当下把画卷好,收进行囊。

从窗口望出去,只见日影西斜,已是将近傍晚的时分了,谷啸风等得心焦,不觉又自语

道;“难道是佩瑛不高兴再见到我,独自走了?奇怪,怎的这个时候,还不见她回来?玉瑾

兄妹,带了九天回阳百花酒来送给韩伯伯,他们是跟在我的后面的,他们的骡车虽然走得不

快,此时也应该到了,我就再等一些时候吧。”

宫锦云正自踌躇,不知好不好出去,听了谷啸风的自语,不觉心头一凛,“原来那两兄

妹也是他的好友,我愉了他们的九天回阳百花酒,他们一来,这就是正好碰上了。”又想:

“那个本领高强的老头子已经走了,我若现在跑出去,这个少年未必拦得住我?但我若不与

他攀谈,又怎能打听得到韩大哥的消息?”宫锦云既怕在房中耽搁久了,会碰上前来送酒的

奚家兄妹,又想从谷啸风口中,探听她想要知道的一些事情。心中七上八落,一时委决不下。

刚才任天吾在房中的时候,由于他自己做贼心虚,一心又在想寻找宝藏,没有听出床底

下宫锦云呼吸的气息,谷啸风与任天吾谈话之时,也没有发觉房中有第三个人,如今只有谷

啸风—个人在房间里,他可听出来了。当下他故作不知,暗地留神注视,过了一会,只见床

幔果然微微动一下。

谷啸风是个光明磊落的男子,不愿偷施暗算,但他也不敢揭开床幔,让别人暗算他。心

里想道:“躲在床底下的人不知是谁,我且戏弄他一下。”

谷啸风自言自语道:“这间房给舅舅弄得乱七八糟,可是应该洗扫洗扫了。”说罢,拿

起了一盆韩佩瑛刚才的洗脸水,突然向床下一泼.

宫锦云冷不及防,给洗脸水泼个正着,“哎哟”一声,不由得又怒又气,从床底下钻出

来。

谷啸风看见是个少年男子,也不觉吃了一惊,喝道:“你这厮躲在这里做什么?”

宫锦云怒道:“岂有此理!”右臂一抬,指尖点向谷啸风面门,左臂一弯,反手便想给

他一记耳光。要知宫锦云自小给父亲宠惯了,如今无端给谷啸风泼了她一盆洗脸水,这口气

自是非发作不可。她本来想与谷啸风攀交情的,一气之下,什么都不顾了。

谷啸风焉能给她打着,当下一个“圈手”,化解了她的掌指兼施的招式,五指如钩,反

抓对方虎口。

宫锦云身形一侧,肘底穿掌,一托对方肘尖,骈指点谷啸风腰胁的“愈气穴”。谷啸风

提起右腿,膝盖迎着她的手指撞去,宫锦云大吃一惊,“这少年恁地了得!”迫得连忙收招,

一退再退,不知不觉,退到床前。

谷啸风虽然连抢攻势,心中亦是好生诧异:“此人招式怪异,临敌的经验则显然不够,

不知是哪一派大师门下的弟子?但无论如何,绝不是一个寻常的小偷了。”

宫锦云的衣裳被水泼湿,玲珑浮凸的女子体态登时显露出来,谷啸风起了疑心,喝道:

“你是什么人,快快说出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呼的一掌削去,宫锦云霍的一个“凤

点头”,双掌齐出,想化解他这—招,但她的气力比不上谷啸风,在这斗室之内,要闪躲也

不容易,谷啸风内力一吐,拨开她的手掌,掌锋斜掠,把她头上的方巾扯下,露出了满头秀

发。

宫锦云业已感觉到对方的指尖碰着了她的额角,只道谷啸风是要点她的“太阳穴”,不

由得吓得魂飞魄散,“咕咚”一声,倒在**,不料谷啸风扯下她头上的方巾,便立即将手

缩回,倒是大出她意料之外。原来谷啸风的用意正是要揭开她的庐山真面目,并不是想伤她

的。

宫锦云又羞又恼,掩面叫道:“你,你,你不要脸,你欺负我!”谷啸风呆了—呆,上

前作了个揖,说道:“我不知你是个女子,无礼之处,请莫见怪。衣橱里想必还有韩小姐的

衣裳,你换上一套吧。”说罢,走了出去,并且替她关上房门。

宫锦云怒气消了几分,心道:“这人虽然是对韩小姐薄幸,倒也是个守礼的君子。”当

下打开衣裳,找了一套合身的衣裳换上,在梳妆台前扭镜自照,梳好了头发,心神定了下来,

这才说道:“你可以进来了。”

谷啸风推开房门,只觉眼前一亮,刚才那个满身尘土的肮脏小子已是变成了—个俊俏的

姑娘,谷啸风惊疑不定,不敢仰视,低下头再赔了个罪,问道:“不知姑娘何以躲在这儿?”

宫锦云道:“我是来找韩英韩大哥的,你是韩家的女婿,想必知道他的下落。”

谷啸风诧道:“你怎样认识这位大哥的?”宫锦云道:“我们是在路上结识的,他对我

很好,我们虽然是萍水相逢,却已是如同、如同兄弟一般。”当下将在“仪醪楼”上结识韩

佩瑛之事,简单扼要的告诉了谷啸风。

谷啸风此时已是心中雪亮,笑道:“韩伯伯家里可并没有名叫韩英的男人,只有—位韩

佩瑛小姐。”

宫锦云大为惊讶,说道:“这家人家主人是不是韩大维?”谷啸风道;“不错。”宫锦

云道:“韩大哥说韩大维是他爹爹,他岂能乱认他人作父?”谷啸风道;“韩大维只有一个

女儿,并无儿子!”

宫锦云呆了半响,茫然说道:“如此说来,莫非韩大哥就是这位韩小姐,她,她为什么

要骗我呢?”

谷啸风道:“请恕冒昧,不知姑娘贵姓芳名?”宫锦云没精打采的报了自己的姓名,谷

啸风笑道:“宫小姐,你不也是女扮男装的吗,在这兵荒马乱的年头,女孩儿家本就不适宜

单身行走,乔装打扮,这也是寻常之事。”

宫锦云心绪渐渐宁静下来,虽然有些失望,却也并不怎样伤心,倒似乎是什么难题突然

得到解决似的,觉得这样也好,心里暗暗好笑:“我平生欢喜捉弄人家,如今受了韩大哥的

捉弄,似乎也是活报应。”不觉就笑了出来,说道:“我真是走了眼了,原来她是和我一

样。”又道:“但如果‘韩大哥’真是韩小姐的话,我可要替这位韩姐姐抱不平了。我和她

不过相处两天,已经知道她是品貌双全、能文能武的女中丈夫,你是她的未婚夫,岂能不知

她的好处?为什么你不要她?”

谷啸风想不到她说话如此直爽,不觉大是尴尬,说道:“我对韩小姐也是十分佩服的,

但,唉,男女间的事情,那、那也是难说得很。”

宫锦云道:“你是不是因为受了你那个舅父的唆摆,哼,我告诉你,你那舅父不是好

人!”

谷啸风心中一动,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舅父不是好人?”心想:“她是早就躲在这

里的,莫非舅舅有什么不端的行为落在她的眼里?”

心念未已,只觉得宫锦云果然就冷笑道:“你的舅父当面对你扯谎,我告诉你真相吧,

他是进来找寻韩大维的宝藏的。”

谷啸风吃了一惊,想道:“妈虽然讨厌舅舅,但也说他是个正人君子,想不到他竟是贪

财的小人!这位宫小姐与他无冤无仇,想必不会诬赖他的。如此说来,舅舅作伪的手段,可

真是厉害极了,妈是他的妹妹,也看不清他的面目。”

宫锦云道:“我不明白你舅舅何以这样地恨韩家父女,但你若为了讨舅舅的欢喜休妻,

这可就是你的大大不对了!”

要知宫锦云是个情感极为丰富的人,她知道韩佩瑛是个女子之后,对她虽然不再相思,

感情并没有改变,她对谷啸风也是颇有好感,因此心里想道:“韩大哥是个女子,我和她是

不能做夫妻了,但愿她嫁得个好丈夫,这姓谷的看来很是不错,他们的婚事若能挽回,倒也

是件美事。”

谷啸风苦笑道:“婚姻是自己的终身大事,何须理会别人欢不欢喜?我和韩小姐的事情,

一言难尽,但绝不是为了舅舅的缘故。宫姑娘,咱们谈别的吧,这件事不提也罢。”

宫锦云冷笑道:“你—个‘也罢’可把我的韩姐姐终身误了。我这个人就是这个脾气,

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可。韩姐姐有哪点不好,你为什么不喜欢她?”谷啸风给她弄得啼笑

皆非,只能如此说道:“我不是说韩小姐不好,说实在话,我对她是十分敬佩的。但‘缘份’

二字难以强求,我也只有终生对她抱疚了。”

宫锦云呆了一呆,渐渐听懂了谷啸风的意思,说道;“你是另外有了意中人了?”

谷啸风默默的点了点头,宫锦云心念一动,忽地说道;“是不是奚玉瑾?”谷啸风诧道:

“你怎么知道?”宫锦云笑道:“你刚才自言自语,不是说出了她的名字吗?我都听见了。”

谷啸风面上一红,说道:“不错,我正是在这里等她和她的哥哥。她和韩小姐也是很要

好的朋友。”

宫锦云瞿然一省,心里想道;“我抢了奚玉瑾的九天回阳百花酒,如今又被那老婆婆抢

去,见了奚玉瑾怎生交代?可得避开她才好。”不觉就想起了公孙璞来。“这位谷公子倒也

说得不错,‘缘份’二字实是难以强求。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我属意‘韩大

哥’,不料‘韩大哥’是个女子,难道我的姻缘应在应在……”想至此处,宫锦云也不禁满

面通红。姻缘是否应在公孙璞身上呢?她不敢再想下去,但却不由得挂念起公孙璞来了:

“他为什么还不回来呢?”

宫锦云正想找个藉口离开,谷啸风已在说道:“宫姑娘,你向我打听‘韩大哥’的下落,

如今我却要向你打听了,你到了这里,想必已有一些时候,你来的时候,韩家有没有人?”

宫锦云道:“我正想告诉你,有一个坏女人来过,她骗我们说,她知道‘韩大哥’的下

落,却把我们的一样东西枪去,我的朋友追她去了,如今已有半个时辰啦。”宫锦云急于离

开,只能把她刚才的遭遇,简单的告诉谷啸风。

谷啸风听了,忽地神情有异,说道:“你说的那个坏女人是不是一个气度华贵的中年美

妇?”

宫锦云“噗嗤”一笑,说道:“一身绫罗绸缎,打扮得的确是雍容华贵,但可惜面上已

是有了皱纹的老婆婆啦,不过,看起来也不感到讨厌,她年轻时候或者是个美人儿也说不定,

嗯,谷公子,你倒是很关心别的女人美不美啊,其实韩姐姐就长得天仙似的,你……”正想

开他几句玩笑,只见谷啸风默然不语,如有所思,不觉诧道:“你怎么啦,你认识这个女

人?”

尘封的记忆忽地打开,谷啸风想起了—段往事,他第一次来到韩家的一件遭遇。

那年他第一次跟随父亲来到洛阳,做了韩家的客人,他只不过是九岁大的孩子,韩佩瑛

比他更小,才是一个还拖着两筒青鼻涕的四岁大的小女孩。

他比韩佩瑛大五岁,成年人相差五岁算不了什么,孩子们相差五岁可是玩不到一起的,

他在韩家闲得无聊,交上了几个乡下的野孩子,天天跑上山去玩。钓鱼,捉鸟、采野花,拾

石于,玩得不亦乐乎,小孩子有他们的小天地,大人们也不理会他。

这一天他又和两个小孩子上山去玩,忽然发现有一只羽毛碧绿、十分美丽的鸟儿,栖息

在一棵树上,这棵树是长在悬崖上的,下面是一道水流湍急的山涧。

他的小朋友告诉他,这鸟儿名叫“翠凤”,不但长得很好看,叫得好听,还会打架。要

是捉到一对“翠凤”看它们打架,才真是好玩儿呢。

谷啸风童心顿起,说道:“好,那我就去捉一对翠凤回来,待我玩厌了送给你们。”小

朋友道:“鸟儿是会飞的,焉能给你捉着?”谷啸风道:“树上有鸟巢,说不定巢里有还未

会飞的雏鸟,我去掏鸟巢。”小朋友道:“不行呀,这棵树你爬不上去的,这么高,跌下来

准没命!”

谷啸风最好强,看了看地形,说道:“有办法,爬得上!”原来在那山涧中有块大石头,

好像一座笔架,有两三丈高。谷啸风道:“我跳上这块石头,就能攀着树枝,爬上树去。”

两个小朋友大惊,慌忙拦阻:“不行,不行,一个失手跌下来,你跌得头破血流还不打紧,

韩伯伯可是一定要怪我们了。”可是谷啸风双手一推就把他们推开,根本不听他们的劝阻,

一跳就跳上那块大石,再一跳就抓着了一株树枝,他年纪虽小,初步的轻功已是学会。

不料那株树枝乘不起他的体重,他又未曾学会使力的方法,用力一抓,树枝“咔嚓”一

声就断了!谷啸风跌下涧中,幸好没有碰着尖利的石笋,但是抓不着那块大石,给湍急的水

流一冲,也就身不由己的被卷进了漩涡,随着急流而下,那两个野孩子见闯了祸,吓得魂不

附体,慌忙就跑,哪里还顾得设法子去救谷啸风?

幸亏谷啸风是在长江北岸的扬州长大,多少懂得一点水性,在激流之中挣扎,一时尚未

至于遭受灭顶之祸。但他毕竟是个小孩子,虽然练了武功,气力也是有限。这条山涧水面不

过两丈来宽,但因水流湍急,谷啸风努力挣扎,仍是爬不到岸。

谷啸风喝了两口水正自心慌,忽听得有人叫道:“接住!”原来岸边站着一个女人,把

一条束腰的绸带向他抛来,谷啸风也无暇思索一条绸带是否就能够将他拉起来,连忙伸手抓

住。

蓦然间只觉身子一轻,谷啸风就像腾云驾雾一般离开水面,那女人不是将他从水中拉上

岸去,而是悬空将他吊起来的,谷啸风虽是幼童,体重也有四五十斤,这女人只凭一条绸带,

居然能够将他从急流之中吊了起来,气力之大,可想而知,谷啸风不禁大为佩服!

那女人放下了谷啸风,说道:“你小小年纪,功夫倒练得不错呀。你爹爹是不是韩大

维?”谷啸风道:“不是,我爹爹是谷若虚。你认得我的韩伯伯?”

那女人叹了口气,说道:“我和韩大维好多年没见面了,嗯,他有没有儿女?”谷啸风

道:“没有儿子,有个女儿,名叫佩瑛。”那女人道:“哦,名叫佩瑛。”低首若有所思。

谷啸风道:“韩伯伯的家就在山下,你既然认识他,我和你去见他好不好?”那女人道:

“不,我不想见他.你回去见了他,也千万别和他说曾经见过了我。”谷啸风道;“为什

么?”那女人道:“小孩子,别多问。”替谷啸风敷上了金创药,又笑道:“为你着想,今

天的事情,你还是瞒着韩伯伯和你爹爹的好,否则他们恼你顽皮,非得责打你不可。”

那女人走后,谷啸风忽地想起今天出来的时候,父亲曾经吩咐过他,叫他不要贪玩,早

些回来的,一看天色已晚,谷啸风不禁心慌,想道:“不错,刚才的事情,还是瞒着爹爹为

妙。”

他怕给韩家的人发现他这满身泥泞的怪模样,于是悄悄从后园翻进去,打算换过一套干

净的衣裳,再见爹爹,宁可让他责骂自己贪玩,也胜于在众人面前出乖露丑。

他们父子二人所住的客房在内里一进,须得经过韩大维的房间,才能回到客房。谷啸风

在地下爬行,经过韩大维这间房的后窗之时,刚好听得韩大维夫妻正在谈论他。

韩大维说道:“我看啸风这孩子很不错,我想把瑛儿许配于他,你意如何?”

韩夫人道:“就只怕这孩子有点野,和瑛儿合不来。”

韩大维笑道:“男孩子嘛,总是要比女孩子顽皮一点的。何况小时候顽皮,大了未必还

是一样。”

韩夫人道:“既然你看得合意,我也愿意,你知道我从来都是依顺你的意思的。”

韩大维道:“我的脾气不好,这些年来,委屈你了。”韩夫人微笑道:“我知道你欢喜

我就行。”韩大维道:“我也希望你得到快乐,但这几天你好似有什么心事,是吗?”

韩夫人幽幽叹了口气,说道:“侍剑前天采茶,看见一个女人,躲在林子里,鬼影似的,

刚刚看见,倏然间就消失了。”韩大维道:“你怀疑是她?”韩夫人道:“我是怕她来窥伺

咱们。”韩大维道:“你讨厌她,我设法、设法将她赶跑便是。”韩夫人尖声叫道:“不,

不,别惹她,我怕,我怕!”

谷啸风无意中偷听了他们的谈话,不觉又是害臊,又是吃惊,害臊的是韩伯伯要把女儿

许给他。“阿瑛成天拖着两条鼻涕,她做了我的老婆,这有什么好玩?”吃惊的是韩大维夫

妻谈论那个女人的口气。“他们说的这个女人,一定就是我今天碰见的这个了。伯母讨厌她,

伯伯又说要赶她,难道这是个坏女人么?怪不得她不敢让我告诉韩伯伯。但她救了我的性命,

即使是坏女人,我也应该听她的话,好,我替她遮瞒就是。”

谷啸风溜回自己的房间,抬头一看,只见父亲已在房中坐着,谷啸风吓得慌了,在父亲

盘问之下,说道:“爹,我只能告诉你,你可不能告诉韩伯伯,我答应了人家的!”他从来

没有在父亲跟前说过谎,是以开始虽然想要遮瞒,终于还是实话实说。

谷若虚听了,叹口气道:“原来你是碰上这个女人,好吧,我答应你,不告诉韩伯伯就

是。赶快换衣服吧。”谷啸风当然少不了要问:“爹,这女人是谁,她是坏女人么?”但谷

若虚却不肯告诉他,只说:“小孩子别多管闲事。”又道:“我已经给你订了亲啦,韩伯伯

看得起你,把女儿许配给你,可要给我争气一点,别再这么顽皮了。”

就这样,谷啸风与韩佩瑛订了婚。第二年韩夫人就死了,再过几年,谷啸风十六岁的时

候,他父亲也去世了,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他始终没有听父亲说过。童年这件事情渐渐

也就淡忘了。

谷啸风想起了这段往事,暗自寻思:“宫姑娘今日碰见的这老婆婆,一定就是我当年所

遇的那个女人。晃眼十多年,当年的中年美妇当然是变成了鸡皮鹤发的老婆婆了。”

宫锦云诧道:“你在想些什么?这老婆婆究竟是什么人,你一定知道她的,是么?”

谷啸风道:“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不过她说她知道韩家父女的下落,这却恐怕是真的!”

宫锦云解开了穴道,已有一个时辰,气血都畅通了,一来她要躲避奚玉瑾,二来她又挂

念公孙璞,于是说道:“是么,那么咱们赶快去找她吧。我知道她是从哪个方向跑的。”

当下两人同上山,一路行去,没见着公孙璞,不知不觉,却来到了那道瀑布的所在。

谷啸风心里想道:“怪不得山涧的流水如此湍急,原来这里有一条瀑布,是它的水源。”

又想:“听这位宫姑娘所说,那老婆婆对韩家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她一定是住在附近的了。

她要躲避韩家的人,想必不敢住在村子里。但这山上并无房屋,到了此处,前面已无去路,

她又住在何处呢?”

宫锦云到了瀑布下面,不能前进,不禁大为惶惑:“公孙璞跑到哪里去了呢?”叫了两

声:“公孙大哥!”但闻水声轰鸣,却听不到人声回答。

谷啸风道:“这里已无去路,咱们还是回韩家等他吧。他找不着那老婆婆,想必也会自

己回去的。”

他们哪里知道,公孙璞就在瀑布的后面,在山洞的那一边,此时正是碰到了他出道以来

的第一个劲敌!

且说公孙璞追赶那老婆婆,由于他替宫锦云解穴,耽搁了一些时候,追到了瀑布的地方,

已是看不见那老婆婆的影子。

初时公孙璞也是大为疑惑,心想:“我分明是看见她朝这里跑的,刚才跑上山坡之时,

还看见她的背影,怎的突然就不见了呢?难道她是躲到瀑布里去了?”

公孙璞在耿照门下八年,跟耿照学会了一身水上的功夫,他又是个执拗的脾气,凡事非

查个水落石出不可,心道:“那老婆婆没有地方好躲,除非是瀑布后面别有洞天?她若能钻

进去,我为什么不敢?”

公孙璞硬着头皮,一个“燕子穿帘”式钻进瀑布,穿过了那道水帘,发现了瀑布后面的

山洞。走出山洞,眼前豁然开朗,果然是别有洞天。

公孙璞抬头一看,看见那座堡垒形的石屋,心中大喜:“原来这老婆婆住在这里。”正

自思量,如何叩门求见,忽听得有个人说道,“师父,就是这个小子了!”

公孙璞听得声音好热,侧身向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面目毫无表情的老者,正在向他

走来,一双白渗渗的眼珠盯得他心中不觉有股寒意,跟在这冷酷的老者背后的,是个虬臀如

戟的粗豪汉子。

公孙璞未曾找着那老婆婆,却先碰上了西门牧野和濮阳坚这两师徒了。

西门牧野哼了一声,冷冷说道:“原来就是你这小子废掉我徒儿的化血刀的功夫么?”

公孙璞道:“不错,他用化血刀害人,是我看不过眼将他的功夫废了,你要怎样?”公

孙璞听得濮阳坚叫这老者做师父,心里当然也明白他是谁了。

西门牧野一声冷笑,说道:“好,听说你自夸你的‘化血刀’比老夫高明,老夫倒要试

试!”正是:

除恶只缘曾受害,拼挥热血斗魔头。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