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镝风云录

第二十一回 雅室调弦迎远客 游蜂戏蝶是何心

袅袅轻烟,透出纱窗,香气如兰,中人欲醉。奚玉瑾心里想道:“月明之夜,焚香操琴,

的确是人生一大乐事。想不到这位前辈女侠,乃是巾帼中高士!”忽觉这香气似乎甚为熟悉,

想了一想,恍然大悟:“原来她焚的这炉沉香屑,正是佩瑛经常用的那种檀香。”

侍梅低声说道:“主人正在弹琴,我不便打断她,请你稍等一会。”

琴声恍似珠落玉盘,莺语花间。奚玉瑾颇解音作,听得出她弹的是诗经“小雅”中的

“白驹篇”,这是一首送客惜别的诗,诗道:“皎皎白驹,食我场苗。繁之维之,以永今朝。

所谓伊人,于焉逍遥。皎皎白驹,在彼空谷,生刍一束,其人如玉,毋金玉尔音,而有遐

心!”那意思是说:“那人骑来的白马,吃我场上的青苗。拴起它拴起它啊,延长欢乐的今

朝。那个人那个人啊,曾在这儿和我共乐逍遥。白马儿回到山谷去了,咀嚼着一捆青草。那

人儿啊玉—般美好,别忘了你的约言——给我捎个信啊!别有疏远我的心啊!”

轻快欢愉的琴音,听得奚玉瑾神清气爽,心里却又不禁暗暗好笑,想道:“这个曲调最

适宜于少女惜别她的情人,若不是我看得见弹琴的是什么人,真想不到是出于一位婆婆之

手。”

心念未已,琴音忽变,恍如流泉幽咽,空山猿啼,说不尽的凄凉意味。翻来覆去弹的只

是四句曲调:“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彼何人哉?”听得奚玉瑾

也觉心酸,想道:“我只道她是超然物外的巾帼高士,却原来也是伤心人别有怀抱,但不知

她要弹到几时?”奚玉瑾急于知道韩佩瑛的消息,这女人的琴虽然弹得极好,她究已是无心

欣赏了。

弹琴的人好像知道她的心意,就在此时,五弦一划,琴声戛然而止。那女人说道:“教

贵客久候了,请进来吧。”

珠帘揭开,奚玉瑾抬头一看,只见主人是个年约五十左右的妇人,虽是年华逝去,仍可

看出当年风韵。奚玉瑾暗自想道:“她少女之时,定然是个美人胚子。”

那女人向奚玉瑾仔细端详,笑道:“百花谷的姑娘当真是名不虚传,长得就像花朵儿似

的。奚姑娘,咱们虽然是初次见面,我却是打心眼儿里喜欢你。你不必客气,请坐下说话。

侍菊,你待在这里做什么,给客人沏一壶香片来呀!”奚玉瑾想不到主人一见她就是这样熟

络,戒备的心情不觉松懈下来。听得她称赞自己貌美,心里暗暗欢喜。

奚玉瑾道:“多蒙召见,不知我应该如何称呼前辈?”绕个弯儿,请教主人的姓名。

那女人笑道:“别用前辈后辈的称呼了,我姓辛,排行十四,若不见外,你就叫我一声

十四姑吧。”

按照当地的习惯,未婚的中年女人,才会对小一辈的外客自称为什么“姑”。奚玉瑾心

里想道:“想必是她少女之时情场失意,故而幽谷独居,她不喜欢人家说她老,我倒是不宜

叫她婆婆了。”

侍菊奉上香茶,侍梅将那幅画放在几上,行过了礼,两个丫鬟同时退下。辛十四姑道:

“清茶奉客,姑娘莫嫌简慢。”

奚玉瑾道:“十四姑是世外高人,这正合上了古人寒夜客来茶当酒的诗句。”辛十四姑

微微一笑,道:“夏姑娘,你真会说话。”

奚玉瑾客套了几句,便即开门见山地问道:“十四姑深夜相召,不知有何赐教?”

辛十四姑指着侍梅放在几上的画说道:“这一幅画,侍梅想必已经给你看过了?”

奚玉瑾道:“我正想请问,这幅画不知十四姑从何处得来?”暗自寻思:“看这情形,

佩瑛不像是藏在这里的了。”

辛十四姑淡淡说道:“这幅画是韩大维送给我的。”

奚玉瑾怔了一怔,心里想道:“这不但是韩家珍藏的名画,而且还牵连着韩谷两家的情

谊。倘若她说的不假,她和韩伯伯的交情,可真是太不寻常了。”

辛十四姑看出她有点半信半疑的神气,说道:“不仅是这一幅画,韩大维把他家中所藏

的字画早已全部送给我了。他所藏的都是珍品,寻常难得一见的。奚姑娘你若是有兴趣的话,

我倒不妨给你看看。”

奚玉瑾心想:“谅她不会知道,这些画我是早已看过的了。”当下说道,“难得有此眼

福,正所愿也,不敢请耳!”

辛十四姑笑道:“素闻奚姑娘才貌双全,琴棋书画无不通晓,果然名不虚传。这些名画

今晚是遇上识主了。”端起茶杯,接着说道:“茶快凉了,请奚姑娘喝过了茶,咱们就去赏

画。”

奚玉瑾笑道:“我只是附庸风雅,哪说得是个解人。”当下喝了那杯香片,只觉香留舌

底,沁人睥腑。不觉赞道:“好茶!”辛十四姑道:“这是我叫小丫头自采的山茶,难得奚

姑娘喜欢,再喝—杯吧?”奚玉瑾道:“佳茗不宜牛饮,咱们还是先去看画如何?”辛十四

姑道:“主随客意,那么咱们回头再喝。”

辛十四姑打开隔室的门,说道:“这是我的画室,里面挂的都是韩大维送来的名画。”

侍梅、侍菊刚才听说主人要请客赏画,早已在四壁挂上宫灯,光如白昼。

这间画室比琴房大得多,奚玉瑾放眼一看,只见满壁琳琅,她在韩佩瑛香闺看过的那些

名画果然都在其中。

辛十四姑笑道:“韩大维把他珍藏的名画全都送了给我,你不觉得奇怪吗?”

奚玉瑾的确是觉得奇怪,但却装出漫不经意的样子,接下话柄,顺口说道:“宝剑赠壮

士,红粉赠佳人。名画易得,知音难求。同道中人,赠画缔交,正是一件雅事。”

辛十四姑又是微微一笑,说道:“你这张小嘴儿真会说话。不错,我和韩大维的交情确

实算得是好朋友,但他把藏画送我,却并非完全是为了知己的缘故,其中另有因由。奚姑娘,

你想知道吗?”

奚玉瑾道:“不敢冒昧动问。”

辛十四姑道:“我知道你与韩大维的女儿情如姐妹,说给你听,也是无妨。他把藏画送

我,那是因为他自知大祸将要临头的缘故!”

奚玉瑾吃了一惊,说道:“我刚才到过韩家,我正想请问韩家出了什么事情,如今竟然

是家毁人亡?前辈想必知道吧?”

辛十四姑道:“我当然知道。这就是我今晚请你来此的缘故,你耐心听我说下去吧。”

辛十四姑在顾恺之画的一幅山水画前面停下脚步,歇了一歇,继续说道:“韩大维有个

极厉害的对头,处心积虐,要向他报复。三个月前,韩大维知道那个对头已经准备妥当,即

将向他发难。他自忖凶多吉少,只怕身家性命,都是难以保全。因此及早安排后事。这些画

是他心爱之物,他不愿落在外人之手,是以付托给我。我并不想要他的,我打算代他暂时保

管,将来交回他的女儿。”

奚玉瑾道:“韩伯伯既然预知仇人将要向他报复,何以不也早作准备。据我所知,他相

识的武林高手不少,前辈住在此地,与他为邻,也是一个强援……”

辛十四姑不待她把话说完,便即苦笑说道:“你莫非是怪我袖手旁观吧?实不相瞒,他

那个对头,和我亦是相识,我是不便出手助他的。而且我的武功,也比不上他的对头。

韩大维的倔强脾气,想必你亦有所知闻。他不愿求人相助,对我都没有出过一句声,更

不要说请别人了。

韩大维的确是有许多武功高强的朋友,但敌得过他那对头的却也没有几个。比如说近在

洛阳的丐帮分舵舵主刘赶驴,他在江湖上也算得是—流高手了,不是我说大话,只怕他就未

必打得过我这两个丫头。

故此韩大维自知大祸临头,却不肯告诉朋友,他只能拜托知己为他料理后事。他把藏画

送给找,把家财送给刘赶驴。韩家富可敌国,奚姑娘,想必你也未知道呢!他把藏宝交给刘

赶驴处置,为的就是要通过丐帮,援助义军。”

奚玉瑾尚未曾见着韩佩瑛,当然不会知道,韩家的宝藏,虽然是和辛十四姑所说的那样:

委托丐帮转送义军。但这却是韩佩英所为,并非出自韩大维之手。

奚玉瑾听了此言,大为欢喜,不觉说道:“这我就放心了。原来任天吾果然是个骗子!”

辛十四姑怔了—怔,说道:“你说的这个任天吾是不是谷啸风的舅父?”

奚玉瑾喜道:“不错。原来前辈也知道啸风么?”

辛十四姑道:“谷啸风是韩大维的女婿,且又是武林中最著名的后起之秀,我岂能不知?

谷啸风的舅父和你说了些什么话?”

奚玉瑾最挂念的其实还不是韩佩瑛而是谷啸风,她本来想要打听谷啸风的下落的,话未

说完,辛十四姑就接过去说了。奚玉瑾听她说出“韩大维”的女婿这几个字,脸上不禁发烧,

暗自想道:“她是韩大维的好友,当然是帮佩瑛的。我倒不可太着痕迹了。”但听得她没口

称赞谷啸风,心里也是十分高兴。当下

说道:“任天吾说韩大维是私通蒙古的坏蛋。”

辛十四姑怒道:“他才是个坏蛋!任天吾这厮胡说八道,不必理他。”

奚玉瑾应了一个“是”字,随即问道:“佩瑛姐姐现在不知怎么样了?十四姑可知道

么?”

辛十四姑道:“佩瑛回到家中,不幸也给她爹爹的那个对头捉去了,这件事我是刚刚知

道的。”

奚玉瑾大吃一惊,连忙问道:“就只韩佩瑛一个人么?”

辛十四姑道:“不错,就只她一个人。”奚玉瑾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想道:“原来

啸风并没有与她一同遭难。任天吾又说了一个谎话了。”

奚玉瑾定了定神,发觉辛十四姑似笑非笑的神情正在盯着自己,好像窥破了她的心事一

般,不觉面上一红,说道:“佩瑛和她爹爹给仇人关在什么地方,前辈想必知道。”

辛十四姑道:“就在那个堡垒里面。堡垒的主人,也就是韩大维的那个大对头了。”

奚玉瑾诧道:“朱九穆原来是住在那个堡垒的吗?”

辛十四姑笑道:“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朱九穆虽然也是韩大维的对头,但并不是

最厉害的一个。朱九穆四年前与韩大维斗个两败俱伤,逃到远处养好了伤,昨天方始重回此

地。他在这堡垒中作客,却并非堡垒的主人。”

奚玉瑾道:“那么这个堡垒的主人又是谁呢?”

辛十四姑道:“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过一位美艳非凡的侠女,人称武林第一美人,你

可曾听人说过?”

奚玉瑾想了一会,说道:“是不是外号‘雪里红’的孟七娘?小时候,我曾听得家母和

奶娘谈及此人。”

辛十四姑道:“是在什么情形下谈起的?”

奚玉瑾道:“奶娘给我妈做了一件新衣,这件衣裳很美,妈穿上身,初时很高兴,后来

揽镜一照,不知怎的就不欢喜了,叫奶娘拿去送给别人,说是不喜欢学人家的装束。奶娘说

人家都说‘雪里红’孟七娘是武林第一美人,但你若穿上这件衣裳,可就把她比下去啦。这

当然是恭维我妈的话。”辛十四姑插口道:“不是恭维,有其母必有其女。奚姑娘,你就长

得比当年的‘雪里红’还美。令堂当然是位绝色美人。”

奚玉瑾续道:“妈说我为什么要和‘雪里红’相比?快拿下去!后来我偷偷问奶娘这

‘雪里红’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妈为什么不喜欢她?奶娘说‘雪里红’孟七娘是位本领高强

的美女,但在江湖上只是昙花一现就不见了。有人说她是短命死了。大约因为这个缘故,所

以我妈不喜欢和她相比吧?”

辛十四姑道:“那件新衣裳是不是白绸做的料子,衣上用红色的丝线绣有花朵的?”

奚玉瑾道:“一点不错。你怎么知道?”

辛十四姑道:“这就是‘雪里红’这个外号的由来了。孟七娘当年最喜欢穿着这样的衣

服。可是你奶娘却说得不对,‘雪里红’孟七娘现在还活着,她就是这个堡垒的主人。”

奚玉瑾吃了一惊,说道:“她就是韩伯伯最厉害的那个对头?”

辛十四姑微微一笑,说道:“不错,她也正即我的表妹。”

奚玉瑾方始恍然大悟,心想怪不得她说不便帮忙韩伯伯对付他的这个仇人。

辛十四姑接下去说道:“不过,红颇多薄命这句话用在我表妹的身上也有点对。她虽然

不是短命早死,但心却真是早已死了。

“表妹年轻的时候喜欢一个人,这个人不知怎的却不喜欢她,娶了—个才貌都比不上她

的人,把她气得要死,从此就在山中隐居,不再在江湖出现了。”

奚玉瑾道:“这个男子一定是韩伯伯了?”辛十四姑点了点头,说道:“孟七娘因爱成

恨,性情变得极为古怪。她立誓要把韩大维抓到手中,慢慢将他折磨。韩大维另外的两个仇

人闻风而来,和她联手,终于弄得韩家家破人亡,这两个仇人就是朱九穆和西门牧野了。”

奚玉瑾道:“她要折磨韩伯伯那也罢了,却为何如此毒辣,把韩伯伯的家人也都杀了?”

辛十四姑道:“这不是我表妹的所为,是西门牧野干的。”奚玉瑾道:“这西门牧野又

是什么人?”

辛十四姑道:“是一个隐居关外,最近才出山的老魔头。十余年前,不知如何给他获得

公孙奇留下的武功秘笈,练成了桑家的两大毒功。尤以‘化血刀’最为厉害,中了他的毒掌,

就会血液中毒而亡,本领之强,只怕还在朱九穆之上。他想做天下的武林盟主,所以第一个

就要对付韩大维。”

奚玉瑾吃惊道:“如此说来,韩家父女落在他们的手上,岂不糟糕?”

辛十四姑淡淡说道:“有孟七娘在那里,那两个魔头是不能加害他们的。孟七娘之志不

在取韩大维的性命,不过,韩佩瑛姑娘只怕也是不免要受她父亲连累,受点折磨了。”

奚玉瑾暗自思量:“只一个朱九穆已难对付,照十四姑的说法,堡垒主人的本领还在朱

九穆之上,再加上一个武功至少与朱九穆相等的西门牧野,即使把丐帮帮主请来,只怕也是

难以救得他们父女了。”不觉顿足说道:“这怎么好!”

辛十四姑望了奚玉瑾—眼,忽地似笑非笑地说道:“听说你和佩瑛的感情很好,但她是

谷啸风的未婚妻子,这,你想必也是知道的了。你愿意救她出来吗?”

奚玉瑾—听此言,情知辛十四姑已经知道她与谷啸风之事,不禁面上—红,说道:“我

与佩瑛情如姐妹,只要救得她出来,我赔上一条性命亦是愿意。只是我本领太差,自知赔了

性命也绝不能如愿。请前辈鼎力帮忙。”

辛十四姑道:“好,你既然有了这样决心,那就好办了。”

奚五瑾大喜道:“多谢前辈帮忙。”

辛十四姑笑道:“你会错意了。我不是说过我不便出手吗,而且我的本领也比不上我的

表妹。”

奚玉瑾诧道:“那么前辈说的‘好办’,不知又是什么办法?”

辛十四姑道:“办法就在你的身上。”

奚玉瑾道:“我,我怎么能够?请前辈细道其详。”

辛十四姑道:“韩大维受了朱九穆的修罗阴煞功之伤,以致半身不遂,卧病四年。这件

事你是知道的了?”奚玉瑾道:“知道。”

辛十四姑接着说道:“韩大维就是因为受伤未愈,故此这次才逃不脱西门牧野的魔掌,

又受了他的‘化血刀’之伤,这才被擒的。否则西门牧野虽然厉害,也未必就胜得了他。因

此想救他们父女脱险,只有先医好韩大维的伤,而且不能让堡里的人知道。”

奚玉瑾道:“前辈的意思是要使得韩伯伯自己能够逃出来?”

辛十四姑道:“正是如此。堡垒中人以为他业已受了重伤,插翼难逃,定然不加防备。

据我所知,现在轮值看守他的,只是西门牧野的弟子。他的伤若然好了,这些弟子,不足当

他—击!即使那两大魔头联手,可以胜他,但亦拦他不住。除非是孟七娘也来,三人联手,

方可将武功完全恢复了的韩大维生擒。但哪里有如此巧法,这三个人会同一时候赶到阻拦他

呢?他要逃走,当然是在黑夜里选择一个最适当的时机逃走。所以我说,这个计划有八九成

把握,可以成功。”

奚玉瑾道:“只是有什么办法可以偷偷给他医好了伤?”

辛十四姑道:“听说百花谷有自酿的九天回阳百花酒,奚姑娘为何还要问我?”

奚玉瑾心想:“这辛十四姑知道的事情倒真不少。”当下苦笑道:“不错,九天回阳百

花酒可以医治寒毒,我本来带了一坛准备送给韩伯伯的,但在路上给人抢了。说来惭愧,连

对方是什么人我也不知。”

辛十四姑微微一笑,缓缓说道:“我倒知道。那是一对少年男女,男的带有一把笨重的

雨伞,像个乡下少年。女的有一对明如秋水的眼睛,模样儿却是机灵得很,对么?”

奚玉瑾怔了一怔,说道:“那个模样像乡下少年的人你说得不错,但另一个也是男的,

偷入我的房间偷了那一坛酒就是他。”

辛十四姑笑道:“不,那人是个女扮男装的美貌姑娘,她故意扮成一个肮脏的小厮模样,

把你骗过了。”

奚玉瑾诧道:“前辈怎的知道这样清楚?”

辛十四姑道:“他们日间到了韩家,比你早到只不过三两个时辰,但不幸被孟七娘发现,

那坛九天回阳百花酒也给孟七娘抢去了。”

奚玉瑾大为奇怪,说道:“他们也到韩家?”

辛十四姑道;“据我所知,孟七娘已经查明他们的来历,男的是公孙奇的儿子,女的是

黑风岛岛主的女儿。公孙奇死了,但那两大魔头对黑风岛岛主还是有点儿顾忌的。至于他们

因何也到韩家,这我就不知道了。”

奚玉瑾道:“这个暂且不必管它。但既然那一坛九天回阳百花酒是给孟七娘抢去了,孟

七娘又是韩伯伯的对头,咱们还有什么办法可想?”

辛十四姑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把药酒送到韩大维手中,只不过要你冒一点儿风

险。”

奚玉瑾道:“若是救得他们父女,赴汤蹈火,我亦在所不辞,但不知是何办法?”

辛十四姑正要说出办法,忽听得那大丫头侍梅说道:“侄少爷来了。”带了一个少年,

走进这间画室,这少年约有二十五六岁年纪,满面风尘颜色,显然是远道而来。

这少年叫了一声姑姑,辛十四姑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回来了,却怎的这样晚才

到,事先也没报个信儿?我恰巧有客,侍梅没有告诉你么?”

侍梅说道:“我本来想告诉侄少爷说你有事,叫他明天才见你的。但侄少爷这么远回来,

一定是很挂念你老人家了。请你别怪侄少爷,是我擅自作主带他进来的。”

少年跟着笑道:“是呀,我一路惦记着姑姑,恨不得早一天回来见你。我想姑姑的客人

想来不是外人,我也就顾不得莽撞了。这位姑娘是——”

辛十四姑道:“这次你猜错了。这位奚姑娘芳名玉瑾,和我也是第一次见面的。不过,

我们很是投缘,当真说得是一见如故。”少年笑道:“是么,这么说我也不算完全猜错了,

奚姑娘,你不讨厌我来打断你们的谈话吧?”

奚玉瑾落落大方地说道:“哪儿的话?是我来打搅了你们,倒是应该我向你抱歉呢。”

辛十四姑道:“奚站娘,你别客气,咱们都是武林中人,无须讲什么男女避嫌。请人家都坐

下来说话,我给你们介绍介绍。”

这少年彬彬有礼,与奚玉瑾行过了宾主之礼,方始傍着他的姑姑坐下。辛十四姑说道:

“我这侄儿名叫龙生,是江南武林盟主铁笔书生文逸凡的弟子。他是五年前去江南投师的,

一直没有回来过。今晚第一次回来,就碰上你,你们也真的算得是巧遇了。”

奚玉瑾听说他是江南武林盟主文逸凡的弟子,不觉肃然起敬,说道:“原来令师是文大

侠,久仰了。”

辛龙生笑道:“我的师父名满天下,可我的本领还学不到师父的三成。”

辛十四姑道:“不是我夸奖自家的侄儿,龙生在师门的年月不算得长,在他的上面还有

几个师兄,但因他专心学艺,文大侠似乎特别喜欢他,听说前年已将他立为掌门弟子了,这

是真的吧,龙生?”

辛龙生道:“姑姑,你的消息倒很灵通。不过,师父喜欢我这是事实,但我自己却很是

惭愧,论才论德,我都不足做同门的表率,论理是不应立我为掌门弟子的。”

辛十四姑道:“少年人谦虚—点是好的,但太过客气就变成虚伪了。我倒想问你,你既

然新做了文大侠的掌门弟子,何以有空回来?”

辛龙生笑道:“挂念姑姑嘛!五年不见了,姑姑你可还像从前—样,一点没老。”

辛十四姑道:“瞧你小嘴儿说得多甜,说是挂念我,五年来也没捎个信儿,说正经的,

你这次回来,一定是另有事情,你不要骗我了。”

辛龙生道:“姑姑料事如神,这件事情,侄儿不说,姑姑也会想得到的。”

辛十四姑笑道:“你就是会讨我喜欢,多谢你的高帽了。好,那我就猜猜看。你的师父

身为武林盟主,这次叫你回来,定然是为了什么国家大事了。”

辛龙生道;“一点不错,就是为了蒙古兴兵侵犯中原之事。师父深知鞑子的野心不小,

这次用兵,恐怕不仅是要吞金,而且还要灭宋。金宋虽有长江之隔,百姓则是一家,武林同

道,更有守望相助之责。是以师父遣我回来,叫我和北方的武林领袖联络,沟通南北两边的

意见,大家才好采取同一步骤,抵御强敌。”

辛十四姑道:“你的师父果然是很看重你啊,把这样最大的任务交托给你。但你却怎么

有空跑回来看,不怕误了正事吗?”

辛龙生道:“我已经到金鸡岭见过北五省的绿林盟主柳女侠,这次是来和丐帮的陆帮主

联络的,听说他已经到了洛阳。不料昨日找到了洛阳城下,守兵却不肯开城。”

辛十四姑道:“为了何故?”

辛龙生道:“国为蒙古的骑兵已经攻下荥阳,汜水亦已发现敌踪。难民纷纷拥来,洛阳

的总兵官怕城中粮食不足,不肯开城。我在城中碰到一个丐帮弟子,听说陆帮主此际已经不

在洛阳,到别处公干去了,不过,过两天还要回来的。又听说蒙占的骑兵已经在汜水停顿下

来,暂时似乎未有南侵的迹象。洛阳丐帮分舵的刘舵主已在和总兵官商量,可能准许难民进

城。陆帮主既然要过两天才能回来,目前我又不能进城,这两天我正好偷空回家,向姑姑请

益。”

辛十四姑道:“原来外面的局势已是如此紧张,我在这幽谷之中还是一点都未知道呢。

我是个与世隔绝的人,对国家大事一向不闻不问,管他是谁打来都好,只要不打到我这儿,

我就不用担心。”奚玉瑾听了这话,当然是不以为然,但也不便驳她。

辛十四姑接着说道:“你在文大侠门下学了五年,想必已学到不少高明本领了,还要向

姑姑请益什么?”

辛龙生道:“侄儿得到师父的提拔,还是多亏了姑姑教我的这身武功。我是带艺投师的,

师父考察过我的武功,对姑姑教我的剑法,大为赞赏。”

千十四姑甚是高兴,说道:“你师父以一双铁笔,技压武林,居然也称赞我的剑法么?”

辛龙生道:“师父的点穴功夫自是武林第一,但在剑法上他却是很谦虚的,自承当世剑

术比他高明的,至少有五家之多,咱们辛家就是其中之一。故此他因材施教,把一套点穴的

笔法传给我,叫我自己融会贯通,化到剑法上来。所以我用的兵器仍是长剑而不是判官笔。”

奚玉瑾听得出神,不觉插嘴说道:“这样的教法倒很新鲜。”辛龙生道:“家师对于武

学一道,素来是不拘泥门户之见的。他常常说若然只知墨守成规,那就是没有出息的弟子。”

辛十四姑忽地笑道,“恭喜,恭喜。”辛龙生诧道:“何喜之有?”辛十四姑道:“恭

喜你年纪轻轻,就能够自创一门武功啊。你师父这样教法,不就是要你把家传的剑法和师门

的笔法融会起来,自创新招么?”

辛龙生道:“目前我还只是在摸索而已,哪里谈得到自创武功。姑姑,你老是夸奖自家

的侄儿,不怕外人笑话么?”辛十四姑答道:“你不是说过奚姑娘不算外人么?”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奚玉瑾不禁心中一动:“她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她是知道我和

啸风的事情,似乎不该和我开玩笑吧?”

辛龙生也似有点不好意思,忙把话岔开道:“对啦,我正想向姑姑请教一招剑法。若是

碰到高手以金刚掌的‘连劈三关’攻我,我应如何应付?我所拟的招数是用‘长河落日’剑

式,其中暗藏师传的‘直指天南’一招笔法,但师父说如此应付,雄浑有余,轻灵不足,师

父说若论剑法的轻灵,当以百花谷奚家的剑法第一。他说‘百花剑法’中有一招‘游蜂戏

蝶’,倘能揉合在我的自创新招之中,那就最妙不过了。可惜这一招的精妙变化,师父也是

知而不详。姑姑,咱们家传的剑法之中,可有像‘百花剑法’中‘游蜂戏蝶’这样的招数

么?”

辛十四姑笑道:“这位奚姑娘正是百花谷的衣钵传人,你何不向她请教?”

奚玉瑾面上一红,说道,“前辈取笑了,我这点本领,哪配与辛少侠切磋。”辛龙生正

正经经地作了一揖,说道:“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三人同行,必有吾师。请奚姑娘不吝指

教。”

辛十四姑道:“是呀。彼此武林同道,相互琢磨,取长补短,又有何妨?”奚玉瑾一想,

若再矜持,有失大家闺秀的风范,只好把这一招的变化和辛龙生说了。

辛十四姑道:“你到过表姑那里没有?”辛龙生道:“恐怕没空去拜见她了。不过,刚

才我经过她家,路上却碰到一个她家的客人,此人甚是横蛮无礼,一见我就盘问我的来历,

不许我过去。初时我不知道他是表姑的客人,气不过和他动起手来,刚使出了刚才所说的自

创新招,稍微吃了点亏。幸亏表姑的一个侍女出来,说清楚了,他才向我道歉。”

辛十四姑笑道:“怪不得你要急于向奚姑娘请教一招剑法了。原来如此。这人是个身材

高大的红面老头吧?”辛龙生道:“不错。”

辛十四姑道:“这人名叫西门牧野,是当今之世有名的五大魔头之一。你能够和他交手

而不受伤,已是很难得了。以后别再招惹他。”辛龙生皱皱眉头,况道:“表姑为什么请来

这些妖邪客人?”正是:

太惜桃源境,却招恶客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