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镝风云录

第六十二回 击退魔头逢旧友 找寻爱女到中原

公孙璞豪气勃发,朗声说道:“我偏要斗一斗这个魔头!”

洪圻说道:“公孙少侠,我佩服你的英雄气概,但这可不是逞意气的事。”

于鲲冷冷说道:“公孙少侠,你本领高强,西门牧野或许奈不了你何;我们这些人可是

本领低微,决计难逃他的毒手。”

宫锦云冷笑说道:“公孙大哥,你听清楚了没有,他们是怕受了咱们的连累!”

公孙璞黯然说道:“好,那就算是我公孙璞多事,告辞了!”

洪圻说道:“公孙少侠,请莫误会,洪某可不是贪生怕死的人。你今番恩德,洪某是生

是死,一样感檄。唉,但事已如斯,我也没有什么好说了,但愿,但愿……”

公孙璞道:“洪帮主,我知道你是一条好汉子,但愿咱们后会有期。”

正待要走,忽听得一个阴侧侧的声音说道:“公孙璞,你老远赶来,这么快又想走么?

嘿,嘿,只怕你是来得去不得了!”

声到人到,只见聚义厅上突然多了一个人,可不正是那个大魔头西门牧野!

随着西门牧野的两个弟子濮阳坚和郑友宝也都来了,一左一右,守在门口。

群豪大惊失色,不自觉地纷纷退后。于鲲更是瑟瑟缩缩地退到一角,颤声说道;“西门

先生,这小子可不是我请来的。于某率领长鲸帮上下,正在这里恭候你老人家的大驾。”

西门牧野侧目斜睨,对于鲲毫不理睬,却紧紧地盯着公孙璞冷笑说道:“你这小子是泥

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居然还敢逞能,到这里救人!”

公孙璞恍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把玄铁宝伞拿在手中,也是紧紧地盯着西门牧野。原

来他正在默运玄功,准备应战,可顾不得和对方斗口了。

双方如箭在弦,一触即发,宫锦云灵机一动,忽地笑道:“西门先生,你来得正好。我

的爹爹正想见识见识你的化血刀功夫!”

西门牧野心头一凛,说道:“什么,你的爹爹也来了么?”

宫锦云笑道:“我来了,爹爹怎能不来?他说锦儿,咱们黑风岛的七煞掌与桑家的化血

刀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是一些见识浅薄之辈总是说咱们的七煞掌比不上人家,我倒想试一试,

就只怕西门牧野这老家伙不敢见我。我说爹爹你让我和公孙大哥先去,他没有看见你老人家,

不是就敢现身了么?”

宫锦云咭咕呱呱的乱说一通,把西门牧野说得倒是将信将疑。原来宫锦云用的是缓兵之

计,即使不能吓退西门牧野,也可以让公孙璞多些时候运功。

西门牧野老奸巨滑,见宫锦云东拉西扯,起了疑心,心念一动,突然斜身一掠,以迅雷

不及掩耳的手法,把躲在屋角的于鲲一把抓着,拖了出来。

他这两下兔起鹘落,群豪尚未看得清楚,于鲲已是落在他的手中。这些人本来就是畏他

如虎,此时更是吓得大惊失色,不敢作声。

于鲲魂飞魄散,叫道:“西门先生,我可没有得罪你老人家。”

西门牧野沉声说道:“你是不是忠心于我?”于鲲连忙说道:“你老人家若有差遣,于

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西门牧野冷冷说道:“我不要你赴汤蹈火,只要你说实话,否则我叫你死得比赶汤蹈火

还更痛苦!黑风岛主是不是已经来了?快说!”

于鲲颤声说道:“宫姑娘是骗你的!”

西门牧野哈哈一笑,把于鲲抛开,说道:“你这丫头好大的胆,竟敢胡说八道骗我。哼,

你以为我当真怕你爹爹不成!”

公孙璞生怕他转向宫锦云施展杀手,此时他已气沉丹田,但尚差一两分火候,玄功未曾

运行得十分完满。当下一跃而起,撑开宝伞,挡在宫锦云前面。

西门牧野喝道:“好,你这小子急着投胎,我就先毙了你!”

公孙璞一招“大鹏展翅”,把玄铁宝伞张开,向他扑去。西门牧野识得宝伞的厉害,掌

心用了个“卸”字诀,贴着伞面轻轻一转,呼的一掌便劈进去。公孙璞的功力毕竟是差了一

筹,给他掌力一震,斜退三步,宝伞一合,当作小花枪使,锋利的伞尖,刺他掌心的“劳宫

穴”。

公孙璞仗着宝伞之利,化解了西门牧野的两招攻势。但在这两招之内,他已是险象环生。

群豪虽然不是武学的大行家,谁也看得出来,公孙璞决计不是西门牧野的对手。

洪圻忍不住叫道:“咱们五大帮会可不能让好朋友为了咱们送命!”

西门牧野喝道:“我杀了这小子,自会给你们医治化血刀之伤。你们若是不讲感情,那

可也休怪我大开杀戒!好,言尽于此,你们哪个不怕死的就上来吧!”

除了洪圻之外,那七个受了化血刀毒伤的人心里俱是想道:“不错,我们若然与他作对,

他眼看就可把这小子毙了,那时谁给我们治伤?何况我们纵然以多为胜,也未必就能胜得了

他。”于是齐声说道:“西门先生切莫误会,这小子只是洪圻的好朋友,和咱们可是素不相

识。”西门牧野哈哈大笑,一掌比一掌凶猛,攻得更加紧了。

洪圻悲愤填膺,怆然说道“大丈夫宁折不弯,与其给这魔头奴役,不如死了的好。公孙

少侠,我帮不了你的忙,唯有一死以报。咱们来世再见了!”说罢,抽出一柄匕首,向自己

心窝插下。

公孙璞本来正在连连后退的,忽地转守为攻,呼的一掌,从宝伞下面劈出来,掌心鲜红

如血,劈向西门牧野的胸膛。

西门牧野见他忽地和自己拼命,也不禁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这小子的化血刀功夫,

只怕比我还要精纯,与他拼个两败俱伤,可不值得。”

要知“化血刀”乃是桑家两大毒功之一,公孙璞的母亲桑青虹正是桑家如今还活在世上

的唯一传人,西门牧野对公孙璞的毒功自是不能不有点儿顾忌。反正他已胜券稳操,自是不

愿以毒功和他硬拼了。西门牧野心念一动,让开两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公孙璞把手一

扬,“叮”的一声,飞出一枚铜钱,把洪圻手中的匕首打落。原来他在洪圻怆然道白之际,

已知他蓄有死志,是以立即以攻为守,迫退西门牧野,飞出钱镖,救了洪圻的一条性命。

出掌、掏钱、袭敌、救人,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堂上群豪,虽然震慑于西门牧野的积

威之下,有几个人也不禁喝起彩来。

站在旁边监视群豪的西门牧野两个弟子大怒,不约而同,便向洪圻扑去。

公孙璞叫道:“云妹,这位洪帮主是好朋友……”话犹未了,宫锦云早已拔剑出鞘,挡

住了濮阳坚和郑友宝,朗声说道:“大哥,你别分心,我不会让这两个小贼害了咱们的好朋

友!”

西门牧野哈哈说道:“洪圻跑不了的,不必忙着去理会他。你们给我拿下这个丫头,但

也不用伤她性命。”

濮阳坚、郑友宝齐声答了一个“是”字,当下便即左右分亡,夹攻宫锦云。濮阳坚咬牙

切齿地说道:“臭丫头,看你还能逞能,若不是师父有命,我不剥掉你的皮才怪!哼,你要

想免受折磨,快快投降!”

宫锦云格格笑道:“有胆的你就杀我,你杀了我,我爹爹杀你满门!”

西门牧野哈哈笑道:“小丫头,你的谎话早拆穿了,还要用你的爹爹吓人。不过你这么

一说,我不杀你,倒显得是我怕你爹爹了。濮阳坚,这丫头若还顽抗,我准许你杀了她!”

语气虽然凌厉,其实是还留余地的。用意只在于恐吓宫锦云,叫她不敢“顽抗”而已。濮阳

坚懂得师父的意思,应了一声“是”,加紧向宫锦云进攻,但却暗地留心,避免误杀了她。

宫锦云与他们绕身游斗,衣袂飘飘,俨如蜻蜒点水,海燕掠波。剑光刀影之中,只听得

“嗤”的一声,濮阳坚的衣襟给她一剑刺过,但郑友宝的月牙弯刀亦已向她的膝盖削了下来。

濮阳坚大喝一声,“撒剑!”横掌如刀,向她小臂关节劈下。这一掌若是给他劈个正着,

宫锦云的一条手臂就非得和身体分家不可。

宫锦云在刀掌夹攻之下,无法兼顾,百忙中只好冒险施展轻功,斜身窜避。脚尖一点,

身形平地纵起,斜飞出去。

饶是她闪避得快,避开了郑友宝削向她下盘的一刀,却避不开濮阳坚斜抹劈下的一掌。

关节要害没给劈个正着,虎口已是给他的掌缘抹过,登时一阵酸麻,长剑坠地。

原来他们二人要把宫锦云生擒,故而用这诱敌之计。濮阳坚冒着她利剑穿裳之险,这才

把她的剑打落的。若然不是因为他们的师父对黑风岛主有所顾忌,预先吩咐他们,宫锦云早

已受伤了。

濮阳坚一击成功,亦已吓出一身冷汗,跟踪追上,怒声喝道:“好狠的丫头,你现在还

不肯低头吗?”

宫锦云冷笑道:“好,我给你磕头啦!”霍的一个“凤点头”,欺到濮阳坚身前。这身

法古怪之极,濮阳坚一抓抓空,只听得“啪”的一声响,已是给她打了一记清脆玲珑的耳光!

可惜她的气力不足,这一记耳光打得濮阳坚肿了半边腔孔,却也只是轻伤。

濮阳坚大怒道:“臭丫头,我不杀你,你却行凶,你是不想活啦!”

宫锦云冷笑道:“有胆的你尽管杀我!”郑友宝喝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看刀!”

他使的月牙弯刀,刀法颇有独到之处,霍霍展开,把宫锦云四方的退路全都封住。濮阳坚使

用大擒拿手法,着着进攻。不过由于刚才吃了亏,却也不能不加了几分小心,不敢太过迫近。

宫锦云若是有剑在手,单打独斗,可以胜过他们,但也不能以一敌二。如今失了兵刃,掌法

纵然精妙,也是更加吃力了。

公孙璞见她频频遇险,又惊又急,几次想冲过去,都给西门牧野堵住,摆脱不开。西门

牧野“哼”的一声,冷冷说道:“你这小子已是泥菩萨过海自身难保,还想救人吗?”

公孙璞咬牙苦斗,忽觉腹中隐隐作痛,原来他用力过度,真气已是渐渐散乱。西门牧野

见他大汗淋漓,冷笑道:“好,我和你比比毒功!”“蓬”的一声,双掌相交,公孙璞蹬蹬

蹬的连接退出三四步,面如金纸,摇摇欲坠。西门牧野哈哈大笑,喝道:“好小子,往哪里

跑!”

眼看公孙璞就要毙在西门牧野的毒掌之下,宫锦云无法救他,心头一凉,想道:“大哥

若是死了,我决不独生,自断经脉陪他便是。”

心念未已,忽听得一声长啸,宛若龙吟。西门牧野刚要再劈一掌,取公孙璞的性命,听

得这个啸声,不觉大吃一惊:“是谁有此功力,难道当真是黑风岛主来了?”骤吃一惊之下,

那一掌失了准头,给公孙璞用个“醉八仙”的身法躲开了。

说时迟,那时快,啸声未止,陡然间,一个青衣老者已是出现在众人面前!

宫锦云惊喜交集叫道:“厉伯伯,西门牧野贼师徒欺负我!”

原来来的并不是她的父亲,却是明霞岛主厉擒龙。

厉擒龙道:“乖侄女别慌,你要他们怎样?”

宫锦云道:“我要他们给我磕头!”

厉擒龙道:“这个容易!”双手疾伸,一手一个,把濮阳坚和郑友宝抓了起来,轻轻一

摔,两人都是身不由己地跪在地上,咚咚的叩了两个头。手法的巧妙,当真是难以思议。

西门牧野这两个弟子的武功虽然并不怎么高明,至少在江湖上也算得是二流人物,如今

竟给厉擒龙好像抓小鸡一样,一抓就抓到手中,毫无抵抗的能力。

西门牧野见了,也是不禁大大吃惊。

宫锦云道:“这个老贼叫他的弟子杀我,我也要他给我磕头。”

厉擒龙笑道:“要西门牧野磕头我恐怕未必做得到了,杀他或许还比较容易。”

宫锦云道:“好,那你就替我杀了他吧。”厉擒龙道:“不用着忙,我此来正是为了要

对付他的。”

公孙璞“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再也支持不住,坐在地上。西门牧野痗神注视着厉

擒龙,对周围的一切宛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要知高手搏斗,岂容稍有分心,纵然取公孙璞

的性命只是举手之劳,他亦是无暇及此了。

厉擒龙的目光缓缓从公孙璞身上移到西门牧野身上,打量了一会,点一点头,说道:

“不错,桑家的毒功秘笈果然是给你愉了去。可惜化血刀的功夫你似乎还未练得十分到家。”

西门牧野道:“厉岛主,我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你是何故特地要来与我为难?”

厉擒龙缓缓说道:“你说错了。第一,宫锦云是我的侄女;第二,我是受人之托,要取

你一件东西,我可非得遵守诺言不可!”

西门牧野哼了一声,说道:“托你的人是谁?”厉擒龙冷冷说道:“这你就不必知道

了!”

西门牧野自从练成了桑家的两大毒功之后,再出江湖,未逢敌手,是以他对明霞岛主厉

擒龙虽然颇有顾忌,听了这几句话,也不由得心头火起,当下嘿嘿嘿的几声冷笑,说道:

“不错,西门牧野的仇家多到数不清,原也不必知道他的姓名。你既然受人之托,要取我项

上人头,那我也唯有舍命陪君子罢啦!”他以为厉擒龙所说的那“一件东西”,自是指他的

首级无疑。

厉擒龙哈哈冷笑,慢条斯理地说道:“那人要的并不是你的头颅,不过,你若是不允交

出的话,说不得我也只好伤你的性命了。明白的和你说吧,他要的是桑家的毒功秘笈!”

西门牧野怒极气极,反而纵声狂笑,说道:“要嘛这两样东西你都取去,要嘛你就一样

都得不到。嘿嘿,只要你有本领杀得了我,毒功秘笈自然就是你的啦。何必多言!”

厉擒龙淡淡说道:“这倒爽快,好,我今日就见识见识你的毒招吧!还不进招,更待何

时?”

西门牧野吸了口气,暗运毒功,双掌鲜红如血,就在厉擒龙那“进招”二字吐出之际,

倏地跃了起来,一招“鹏搏九霄”,呼的一掌向厉擒龙击下。

厉擒龙喝声“来得好!”霍的一个“凤点头”,双掌如环,凝身一动,以逸代劳,反削

对方双腕。

这一招乃是他的“擒龙手”得意绝招,不但是最上乘的大擒拿功夫,而且还藏有分筋错

骨的手法。

西门牧野想不到他明知“化血刀”毒功的厉害,居然还敢硬拼。双方都是武学高手,一

旦硬拼,必然是力强者胜,力弱者败,其问绝无可以侥幸之处。

这刹那间,西门牧野心念电转,“万一我的毒功伤不了他,我这双手可就要给他废了。”

半空中一个“鹞子倒翻”,避招出招,呼呼两掌,从正面扑攻,转为侧击。

厉擒龙心道:“这厮原来不仅是毒功厉害,身手也委实不凡。”赞了一个“好”字,掌

指兼施,掌截臂弯关节,指戳掌心的“劳宫穴”。西门牧野又是一个“盘龙绕步”,攻守兼

施,化解了厉擒龙的攻势。但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只能步步退守了。

厉擒龙暗暗叫了一声“侥幸”。原来他也并没有确实的把握可以不受毒伤的,开首第一

招的硬拼,乃是为了要抢占先手,不得不然。西门牧野果然给他吓住,这一来以后就只有招

架的份儿了。

公孙璞此时正在口角淌着鲜血,坐在地上。宫锦云吓得慌了,哪里还有心情观战,连忙

走过去把公孙璞扶了起来,说道:“大哥你怎么啦?”

公孙璞道:“不碍事,他的化血刀毒功要不了我的性命。不过,我却要一间静室自行疗

伤。”群豪面面相觑,谁也不敢答话。

楚大鹏适才把洪圻扶了进去,此时刚好出来,看见这个情形,不由得激起心中的一点义

愤,说道:“宫姑娘,公孙少侠,请随我来。”

宫锦云笑道:“楚帮主,毕竟是你有眼力。这老魔头决计打不过我的厉伯伯,可笑你们

这帮人还要那样怕他。我只可惜看不到这场精彩绝伦的高手比拼啦。”当下楚大鹏将他们二

人带入一间静室。

西门牧野看见他们两人离开现场,心里叫声“不好!”倏地就扑过去,可是他快厉摘尤

也快,西门牧野脚步刚刚着地,厉擒龙已是一个“燕子穿帘”,掠到他的前头,堵住了他的

去路,冷笑说:“有我在此,你的鬼蜮伎俩休想得逞!”西门牧野给他阻了一阻,公孙璞和

宫锦云早已进入内堂了。

原来西门牧野自知不敌,想要擒着宫锦云作为人质,不料却给厉擒龙看破,功败垂成。

西门牧野老羞成怒,喝道:“厉擒龙,我与你拼啦!”厉擒龙哈哈笑道:“这正是求之

不得!”

西门牧野双掌齐出,左掌鲜红如血,有掌漆黑如墨,厉擒龙见他同时使出“化血刀”和

“腐骨掌”的两大毒功,也是不敢轻敌。

正当他全神贯注,准备破解西门牧野的毒功之际,忽听得“哎哟”一声尖叫,西门牧野

已是把躲在屋角的一个人抓了出来,这个人是长鲸帮的副帮主于鲲。

于鲲再次落在西门牧野手中,吓得魂飞槐散,求饶的话一个字都未曾出口,西门牧野已

是把他当作人球,向厉擒龙掷去

厉擒龙见宫锦云和公孙璞业已脱离险地,旁人的死生并不放在他的心上,是以只顾全神

应敌,却不妨西门牧野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仍然是用这移祸东吴的毒招。

他把人当作暗器,这一掷的力道委实不可小觑。而且于鲲身上中了他的毒,厉擒龙也不

敢让他的身体碰着。当下腾的飞起一脚,把掷来的于鲲踢得倒飞回去!

于鲲怎受得了两大高手的一掷一踢,一声惨叫,登时毙命。可笑众人之中最怕死的是他,

却是第一个逃不过杀身之祸。

惨叫声中,西门牧野哈哈大笑,已是跑出去了。厉擒龙大怒道:“你就想跑得这样容易

么?”

厉擒龙疾追出去,两人都是一等一的轻功,电逐风驰,不消片刻,已是跑出了海砂帮总

舵的十数里之外。西门牧野钻入树林,冷笑说道:“姓厉的,有胆的你就来追!”

江湖上有“逢林莫入”的禁忌,厉擒龙心里想道:“莫非他在林中没有埋伏?但若抓不

着他,我欠黑风岛主的债务就没法偿还,却叫我有什么面子回去见他?”

那次乔拓疆率领手下侵入明霞岛,厉擒龙被围在乔拓疆所布的六合阵中,无巧不巧,恰

好黑风岛主来到,给他解了围。是以厉擒龙欠下了黑风岛主一笔人情,必须替他取得桑家的

毒功秘笈作为酬报。

厉擒龙艺高胆大,略一踌躇,终于还是紧迫不舍。但这略一踌躇,却又把两人之间的距

离拉开了十数丈了。

西门牧野暗暗叫苦,心里想道:“国师虽说要来,却不知是否能够及时赶到?明霞岛主

名不虚传,内力悠长,确是在我之上,国师若是不来,再过半个时辰,只怕我就逃不脱了。”

心念未已,忽听得有个人说道:“是厉兄吗?你在追什么人呀?”声音远远传来,但转

眼之间,那人已是在树林中出现,是一个年约五旬的青衣老者。

厉擒龙叫道:“宫兄,你来得好极了,这人正是盗墓贼西门牧野!”

这正是“屋漏却逢连夜雨,行船偏遇打头风”!西门牧野苦盼的大援未到,来的却是和

厉擒龙称兄道弟的黑风岛主宫昭文!

西门牧野吓得心胆俱寒,但他却也不愧是个老狐狸,从厉擒龙的说话中听出一点消息,

登时灵机一动,想道:“他骂我是盗墓贼?啊,我明白了!他要夺我的毒功秘笈原来就是为

了黑风岛主。”原来那本桑家的毒功秘笈乃是西门牧野挖开公孙奇的坟墓偷到手的。

果然便听得黑风岛主哈哈笑道:“天下竟有这样的巧事,西门牧野呀西门牧野,这回可

真是陌路相逢了!你知不知道公孙奇是我的好朋友?我岂能容你挖他的坟,毁他的尸,偷他

的秘笈?嘿,嘿,听说你练成了化血刀和腐骨掌两大毒功,我正要找你比试比试!”

这几句话正好与宫锦云刚才随口所说的谎言符合,西门牧野不由得魂飞魄散,暗暗咒骂

业已给他摔死的那个长鲸帮副帮主于鲲,“原来那小丫头说的话才是真的,于鲲却是骗我的。

哼,这厮真是该死,杀了他也未能解我心头之恨!”

黑风岛主与明霞岛主两路来追,眼看即将会合,西门牧野纵有天大的胆子,也是不敢接

受黑风岛主的挑战了。

黑风岛主加快脚步,冷笑说道:“你这老贼还要跑吗?哼,哼,不是我口出狂言,天下

谅也没有谁人能够逃得脱我和明霞岛主的掌心,除非我们不想抓他!”这话确实不算狂言,

黑风岛主和明霞岛主都是武林中顶儿尖儿的角色,两人高手合力追捕一个人,自是易于探囊

取物。

西门牧野人急智生,灵机一动,叫道:“厉擒龙,你已经拿了毒功秘笈,为何还要苦苦

相迫?黑风岛主,你我无冤无仇,你得了毒功秘笈也就算了,又何苦定要与我为难?须知你

们纵然杀得了我,我也不是没人替我报仇的啊!”

黑风岛主心念一动,想道:“听说西门牧野这厮已经投靠蒙古,有龙象法王做靠山,又

有朱九穆这班人是他朋友,杀了他的确是也有麻烦。”

心念一动,不觉就放慢了脚步,回过头问厉擒龙道:“此话可真?”厉擒龙怒道:“一

派胡言,宫兄,你怎能相信他的鬼话!”

西门牧野一面飞跑,一面冷笑说道:“也不知谁说的才是鬼话呢?嘿嘿,黑风岛主,最

好你不要相信我的‘鬼话’,那本毒功秘笈就可以让姓厉的独占了。”

黑风岛主和厉擒龙本来就不是有什么真正交情的好朋友,听了这话,不禁心里起疑,但

因捉摸不定,却也不敢再触厉擒龙之怒,重又问他。

厉摘龙道:“宫兄,你有猜疑之意,我也不怪你。但咱们只要捉着这个老贼,一搜他的

身子,不是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黑风岛主心想:“这话倒也有理,那本毒功秘笈料他也不放心放在别处,必是随身携带

无疑。”当下说道:“不错。我岂能猜疑老兄,当然是捉着这个老贼要紧。哼,哼,谅他也

跑不掉的!”

西门牧野的缓兵之计,只是拖延得了片刻,背后两大强敌又追来了。正在暗暗叫苦之际,

忽听得有人连宣佛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人间还是刀兵遍地,荒山野岭,那堪也见纷

争?”

只见一个红光满面的大和尚盘膝坐在地上,西门牧野一见此人,当真是欢喜得如同天上

掉下宝贝。那和尚向他使了个眼色,西门牧野心领神会,连忙说道:“大和尚救救弟子,这

两个人要杀我。”

那大和尚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佛门最戒杀生。贫僧岂眼见凶杀之事,你快走吧,

让我为你向这两位施主求情。”

黑风岛主大怒道:“你是哪里钻出来的野和尚,滚开!”

那和尚道:“我从来处来,往去处去。今日相遇,亦是有缘。俗语有云:得饶人处且饶

人,我劝两位施主还是罢手了吧。”

黑风岛主大怒道:“放你的屁,给我滚开!”他是武学的大行家,虽在盛怒之下,也看

得出这“野和尚”绝非泛泛之辈,当下陡地拍出一掌!

那和尚道:“阿弥陀佛,有老衲在此,岂能容你妄开杀戒!”说话之际,僧袍就像张满

的风帆一样鼓起来,挥袖向黑风岛主一拂。但却仍然是盘膝坐在地上,身形纹丝不动。

黑风岛主的七煞掌何等厉害,天下武学之士挡得他一掌的人还当真是寥寥可数,不料这

和尚竟然坐在地上,接他一掌,大袖一拂,竟然把他的掌力尽都消解。

厉擒龙看出不妙,一招“斩龙手”向他颈项劈下,那和尚双掌齐出,左掌格住厉擒龙,

右掌震退黑风岛主,站了起来,说道:“好功夫,老衲是给两位施主逼得无法坐禅了!”

厉擒龙功力较高,接他一掌,身形不过一晃;黑风岛主接他一掌,只觉对方的力道恍似

排山倒海而来,竟是不由自己地退了两步!

黑风岛主大吃一惊,喝道:“你是谁?”

那和尚笑道:“素仰黑风岛主见多识广,贫憎的来历难道岛主还看不出来?”

说话之间,那和尚左攻右拒,黑风岛主与厉擒龙联手攻他,竟是不能越过他所把守的路

口。此时西门牧野早巳去得远了。

黑风岛主道:“你可是蒙古的国师,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龙象法王?”

那和尚哈哈一笑,说道:“不错,我是蒙古国师,但天下第一高手的号称,这可是别人

给我脸上贴金的。两位施主名不虚传,老衲已是用到第八重的龙象功,还只是堪堪和两位施

主打成平手,老衲也是好生佩服。”

黑风岛主道:“我和西门牧野结的乃是私人仇冤,不知法王何以横加拦阻?”其实他早

巳听说西门牧野投奔蒙古,这一问不过是想加以证实而已。

果然便听得龙象法王哈哈一笑,说道:“西门牧野如今算是贫僧的记名弟子了,两位施

主和他结的既然只是私人仇怨,那就请两位施主看在贫僧薄面化解了吧。我们的大汗正想招

揽天下英雄,今日有缘相会,不知贫僧是否请得动两位的大驾?”

厉擒龙冷冷说道:“武功我不如你,你要迫我向你们的大汗称臣,可是万万不能!”龙

象法王道:“施主言重了,我是以礼相请。”厉擒龙道:“好,你以礼相请,我也以礼相答,

多谢好意,我不去!”正是:

虽非侠义道,风骨亦棱棱。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